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6章 乱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无论大家私下里怎么议论,都已经传不到徐锦儿的耳朵里面去了,因为她此刻整个人已经坐在了屋内。

    屋内静悄悄的,也只有她跟唐弈汝两个人。

    唐弈汝毫不避忌,笑呵呵地看着她,“原来你喜欢梅花啊?我派他们帮你采去,要多少有多少,好不好?”

    “不好!”徐锦儿扭头,气鼓鼓地看向唐弈汝,“你当我是那个杨妃吗?还值得你红尘一骑妃子笑?”

    唐弈汝一听,马上来了精神,笑嘻嘻的凑了过来,舔着脸问道:“这是什么典?听着新奇,竟不知道我家小娘子什么时候竟如此的博学了。”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古人诚不欺我!”说着他又老学究一般感叹道。

    “你竟不知道?”徐锦儿微微一愣,随即想到这个时空的历史似乎与她所知道,有许多的偏差,只是以前条件有限,她根本就没有办法从什么地方弄到像样的书籍,从而全面的了解这个时空的历史。

    所以说,他们这边竟然不知有唐吗?

    如果真是这样,她便不好乱说了。

    于是,讪讪一笑,“唐公子又在说笑,锦儿不过是一介村野女子,就连认字儿,都是最近新学的,那里就称得上博学了?”

    唐弈汝看着她,神色特别认真,“但是你知道占用驿道,为后妃运送水果的那个皇帝,不是吗?”

    徐锦儿听他如些说,心里面便是一动,难道杨贵妃这一号人物,在这边的历史长河里面,竟然真的出现过吗?可是刚才唐弈汝的反应……

    徐锦儿略微一想,打算也跟他模糊其事,笑道:“我说的,不过是乡野传说罢了,也就是闲暇大家听着一乐而已,那里就值得这么认真的?”

    徐锦儿说着,装似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简单地把唐明皇与杨贵妃那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说了一遍,当然没有说差点灭国那一段儿。

    唐弈汝听完,整个人都怔愣在了那里,好半天这缓过神儿来,对徐锦儿说道:“你且等着。”

    说着,转身跑了出去,神色从未有过的严肃。

    徐锦儿倒被他吓了一跳,跟到门口往外看,哪里还有他的身影?

    院子里面的满地落花皆已经被人清理干净,根本看不到它们的一丝踪迹。若不是徐锦儿亲身经历,他都要以为这是在做梦了呢!

    就在这时,唐弈汝处而复返,怀里面抱着厚厚的一大摞子书。

    那些书看上去都十分的陈旧,纸张泛着岁月所得有的沧桑。

    “这是……”徐锦儿满脸的疑惑,只不过偶尔讲一段爱情故事,这人到底是抽什么疯?

    唐弈汝没有回答,抱着书径直进屋,直接放到了临窗大坑上,拿起其中一本,翻了几页,指着上面的内容问道:“你来看看,是否就是你说的那件事儿?”

    可是一回头,发现徐锦儿竟然还呆立在门口,急切地向她招了招手儿。

    见她依然还是站在那里,然后不紧不慢地往回里走,长叹一口气,两三步走了徐锦儿的跟前,一把拉住她的手,“哎哟,我说姑奶奶哎,你能不能快些?”

    徐锦儿心头的疑惑更堪,皱着眉头,任由他拉着,对他的反应更觉得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双肩被按着,坐在了坑边儿,她都没有想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喏,你看看!”唐弈汝把刚刚翻出来的书拿过来,塞到徐锦儿的手里面,然后又低头在一堆书里面奋战。

    徐锦儿好奇地低头向着自己的手里面看去,只见这是一本纸装的手抄书,笔记遒劲,力透纸背,纸张已经泛黄,看上去十分的老旧。

    她慢慢的,逐字逐句的读过去,发现这本似乎是三十多年前世人所写,记得大约是写书人一生经历见闻之类的事,很像是后世的传记,又像是游记,或者更像是回忆录。

    唐弈汝翻开的这一页,寥寥数语,大约记得就是当初前往南方的驿路被宫中所站,往返运送新鲜水果荔枝的盛况。

    这个人文笔还不错,短短数笔,把这样一件事儿记得十分详细,并且着重描写了人们对这件事儿怨声载道,但是却没有详细提宫中到底是什么人占用驿路,也没有提为谁运送水果。

    这一段千年佳话,到了这里,怎么写的如此的隐晦?

    这不正常。

    太不正常了。

    徐锦儿把眉头皱起,百思不得其解。

    唐弈汝见她看完,再次快速地把一本书塞到了她的手里,而这一本书依然是事先被打开了。

    徐锦儿干脆连翻回封面看的动作都省略了,直接看打开那两页纸上的内容。

    这本书不再是写宫中占用驿路这样的事儿,她读来读去,只读出一句有用的消息,那便是先帝与妃杨氏感情堪笃。

    堪笃,两个字写在这里,那就是很好,十分好的意思了。

    所以说,他怀疑,宫中占用驿道与杨妃有关?徐锦儿把目光投向唐弈汝,依然是摸不着他在想些什么。

    就算是他对她所讲的那一段典故感兴趣,可也没有必要这么大废周章的折腾出这么一大堆东西出来吧?一个故事而已,反正都已经成为往事儿,是真是假真的那么重要吗?

    反正据她所知,不是。

    世人都传秦始皇建造阿房宫,绵延六百里,后又说项羽火烧阿房宫,可是根本没有谁真的在意,那个时候是否真的有那么一座宏伟的宫殿,人们在意的只是这件事情所带来的趣味性而已。

    唐弈汝这是钻牛角尖了。

    徐锦儿几眼看完唐弈汝塞过来的书,便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在她看来,研究这件事儿,与他当初采摘了落梅院所有的梅花下花瓣雨一样,只是兴之所至,玩过去也就罢了。

    就在这里,唐弈汝已经找到了第三本书,三下两个翻到折着印记的地方,递给徐锦儿看。

    然而,这一次,徐锦儿却没有接,而是微笑着看着他,轻声问道:“你这是想要说什么?”

    如果是想扣故事,她讲给他听,可是这样便有些过了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