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7章 梅花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关键的是,外面也没有这里安全啊!

    而且还有人免费替他改造着徐三这个人渣!

    掰着手指头数都知道留在这里,可比离开好处多多了,她徐锦儿就是一个小农家庭出身的女子,利益面前,奴颜婢膝一下下,也不算多么委屈,最主要的是唐弈汝这个家伙要颜有颜,要财有财,而且还文武全才,不知道多少闺阁少女哭着喊着要与他为奴为婢呢!

    怎么算,就是她沾了便宜。

    是那个网络伟人说的来着,有便宜不沾,王八蛋!

    她可不想自己吃着亏,还被人骂,所以免为其难,就给人暂时充当一下全职保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此一想,徐锦儿的整个人都晴朗了起来,嘴角含笑,面带春风,大步地走进了落梅院。

    只是前脚刚一进院落,天上便开始纷纷扬扬的下起花瓣雨来,那娇嫩的红黄在空中翩然起舞,使得整个冬日都仿佛一下子多姿多彩了起来。

    徐锦儿惊讶的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有一些呆愣。

    此时一道白色的身影翩然而止,站与她的身侧,与她并肩而立,鲜艳娇嫩的花瓣落了他满头满肩,更衬托得他的眉眼如画,气质若仙。

    “唐弈汝,你干什么?”不过,如些良辰美景却被一个不合适宜,不解风情的声音打破了。

    唐弈汝略微一低头,手指轻轻抚过徐锦儿的发丝,攫其一片花瓣放面鼻端,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满脸都是陶醉。

    徐锦儿看着他美丽妖娆的样子,一颗心砰砰直跳,默默地感叹道:“所谓花年美男,大约也就这个样子了吧?”

    不过,随即她便是一阵暗恼,冷下发烫的脸来,凝声问道:“唐弈汝,你把满院子的花儿都让人摘下来了?”她原本还想采一些送到厨房,让人做新鲜的梅花酥,梅花糕呢,这下全完了,什么都没有了。

    余下的只有零落成泥碾作尘了吧?

    唐弈汝笑得如沐春风,“是啊,你瞧,美不美!”

    “美!”徐锦儿的“美”字几乎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同时推了他一把,双手在他的胸前一阵乱捶,“美的不要不要的!”

    唐弈汝一愣,抓住她作乱的小手儿,惊讶的问道:“既然美,你为什么不高兴啊?”

    不过,他此刻很高兴啊,柔若无骨的小手抓在手心,有些微的冰,那触感……让人忍不住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跟着振奋。

    于是他的手在徐锦儿的手上摸啊摸啊,最终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因为他感觉到这一双手的关节处很多地方都生着厚厚的茧子。

    他一个大男人,除了握刀剑的地方有些许的茧,别的地方都没有呢,而他的女人却满手都是茧,可见她以前生活的多不好?这一点儿让他很心疼,抚摸着她手的手指便更加的小心翼翼起来,好像生怕微微一用力会弄疼了她一般。

    “你还我的梅花糕,还我的梅花酥……”徐锦儿愤怒地瞪着他,一双眼睛瞪得溜圆,配合起她稚气的脸庞,看上去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奶猫一般,不但感觉不到凶悍,还让人觉得十分的有趣儿。

    唐弈汝看一眼脚下已经被踩脏的花瓣,好笑地看着徐锦儿,双手继续吃着豆腐,“不就是一些梅花吗?这座院子里面没有了,山下还有,山下没有了,京城当中总还有。乖,别气了,本公子何证,总不会少了你的糕点吃,而且,就算是你大夏天的,要梅花味的糕点吃,本公子也保证让人给你寻来梅花做,好不好?”

    徐锦儿听着唐弈汝这话,觉得无比的顺耳,免为其难地点了点头,不过依然为地上浪费了的新鲜花瓣惋惜不已,冷不丁看到对方的动作,这才意识到两个人现在的举止有多亲密。

    再一看周围,那里还有一个下人守着?应该早就不知道避到那里去了吧?

    徐锦儿恨恨地瞪了唐弈汝一眼,愤愤地抽回走了,把两只手藏在身后,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越是藏,越是觉得刚才被他抚摸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烫,就连心头都忍不住浮起一股莫名的燥热,两颊更像是红通一般。

    “混蛋。”徐锦儿恼怒地嗔他一眼,抬脚逃也似地进屋。

    唐弈汝紧跟在后面,脸上都笑出花儿来。

    在他看来,徐锦儿刚才那一瞪,于其说是瞪,不如说是变像地向他抛媚眼,这温柔得都能掐出水儿来了。

    两个人进屋,院子里面这才再次热闹起来,刚刚不知道躲到那里的下人,一个个全都走了出来,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小声地讨论着刚才的事儿。

    唐弈汝看一眼脚下已经被踩脏的花瓣,好笑地看着徐锦儿,双手继续吃着豆腐,“不就是一些梅花吗?这座院子里面没有了,山下还有,山下没有了,京城当中总还有。乖,别气了,本公子何证,总不会少了你的糕点吃,而且,就算是你大夏天的,要梅花味的糕点吃,本公子也保证让人给你寻来梅花做,好不好?”

    徐锦儿听着唐弈汝这话,觉得无比的顺耳,免为其难地点了点头,不过依然为地上浪费了的新鲜花瓣惋惜不已,冷不丁看到对方的动作,这才意识到两个人现在的举止有多亲密。

    再一看周围,那里还有一个下人守着?应该早就不知道避到那里去了吧?

    徐锦儿恨恨地瞪了唐弈汝一眼,愤愤地抽回走了,把两只手藏在身后,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越是藏,越是觉得刚才被他抚摸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烫,就连心头都忍不住浮起一股莫名的燥热,两颊更像是红通一般。

    “混蛋。”徐锦儿恼怒地嗔他一眼,抬脚逃也似地进屋。

    唐弈汝紧跟在后面,脸上都笑出花儿来。

    在他看来,徐锦儿刚才那一瞪,于其说是瞪,不如说是变像地向他抛媚眼,这温柔得都能掐出水儿来了。

    两个人进屋,院子里面这才再次热闹起来,刚刚不知道躲到那里的下人,一个个全都走了出来,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小声地讨论着刚才的事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