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1章 成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话要是传出去……

    徐锦儿都不敢想象。

    京城之中那么多闺阁千金爱慕镇国将军府唐大公子的风姿,却独独被她这么一个乡下丫头占了先,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心里面诅咒她呢!

    可是这个人竟然一点儿顾及都没有……

    徐锦儿怨念丛生,再次狠狠的瞪了唐弈汝一眼。

    唐弈汝被瞪得舒服极了,满脸都是笑意,一副恨不得全天下人都知道的样子。

    几个大夫也是经常在富贵人家行走的,见状,顿时眼观鼻,鼻观心,全都便做了木头人儿,只等着一声令下,赶快走人!

    “公子,公子,大喜了!”就在这时,青松飞跑着冲了进来,大嚷一句,然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屋内的气氛有些不对,整个人石化在当场。

    唐弈汝脸上的神色飞快地变化,望向青松地眼眸微微一眯,“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回头自己领罚去!”

    青松被看得浑身一个哆嗦,连忙规规矩矩地上前行礼,然后无比沮丧的应了一声是,低头站到了一旁,连回事儿的心情都没有了。

    唐弈汝向周围挥了挥手,那么大夫顿时如蒙大赦一般,一眨眼儿功夫走了一个干净。

    徐锦儿眨眨眼睛,想了一下,刚想跟在后面,也出去散散,可是刚一转身,手便被人从后面拉住,那么用力一扯,整个人便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当中,再次被箍紧。

    唐弈汝旁若无人的玩着徐锦儿的发梢,漫不经心的问道:“什么事?”

    青松被问得一愣,快速地往后回忆,才惊奇地发现,自己进屋的时候有多么的激动。

    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讪笑道:“公子,确实是大喜事,奴才没有撒谎。”

    唐弈汝淡淡地看着他,如光如水,那意思很明显:知道你不敢骗我,还不说是什么事儿?

    想到要回禀的事儿,青松嘴角咧开,再次笑了起来,“回公子的话,目前的的确确有一件了不得的大喜事儿呢!”

    “京郊大营的常大元帅已经答应与六皇子合作,进京勤王。今天上午刚达成协意,下午便出了兵,围住了几处进出的城门要道。京里面得了消息,听说是已经乱了。”

    “就在刚刚……刚刚竟然有人偷偷为京郊大营的官兵大开了北面的大门,想必这个时候,六皇子以及常大元帅已经带着人长驱直入,进入皇城了!擒下八王爷,拿下京城,指日可待了。”

    唐弈汝轻嗯一声,神色之间交没有什么变化,目光扫过青松,问道:“这些跟本公子有什么关系?”

    “公子……”青松望着唐弈汝,满脸的幽怨。

    事实上,这跟公子能没有关系吗?别人不知道,青松作为他的贴身小厮,那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没有公子在后面出谋划策,现在京郊大营那边恐怕还在八王与六皇子之间摇摆不定呢,哪里能有如今的战果?根本也不会胜利在望,好不好?

    可是,他们公子说这跟他没有关系,那么经验告诉他,那就一定得没有关系,不然的话,公子处罚人的手段……青松忍不住啧了一下牙花子,然后偷偷揉了揉胳膊上立起的汗毛。

    “公子,虽然说,这跟咱们没有多大的关系,可是京城之中,还有咱们一座府邸,好几十、上百处的铺面,宅子呢!公子总要想办法让人进去打理的吧?京城解了围,对咱们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吧?”

    唐弈汝的脸色也才好看了起来,笑道:“算你小子说对了,下去吧,顺便到前头领十两银子的赏,就说是我给的。”

    徐锦儿心头一跳。

    十两银子啊!

    那可是普通农家四五年的总收入,就这么随随便便赏了人了?

    青松也是一喜,高兴地应了一声,道过谢,然后又把小脸跨了下来,央求道:“公子,那之前的罚……”

    唐弈汝一挑眉,“赏是赏,罚是罚,难道在你的心里本公子就是那等赏罚不明的人吗?”

    青松的小脸更苦,应喏了一声,缓缓地退了出去,也不知道是去领赏,还是去领罚了。

    屋里面再次安静下来。

    徐锦儿伸手用力在他的手上拍了一下,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唐弈汝的手纹丝不动,夸张的大呼出声,“谋杀亲夫啦!谋杀亲夫啦!”

    徐锦儿一双刀眼直剜向他,怒道:“胡说什么呢?还亲夫?谁是我的亲夫?本姑娘清清白白的,可还是没有许人家呢!”虽然以前定过亲,但是已经退了,忽略不计。

    还有,就她这么一点点儿力气,挠在他的身上,跟挠痒痒差不多,还谋杀?级别够吗?

    “小爷我才没有胡说。”唐弈汝圈在徐锦儿身上的手臂更加的用力,似乎想要把她的骨头都揉碎一般,“你答应了的,小爷娶不上媳妇,你就给小爷当媳妇。”

    徐锦儿扬声,“是啊,我是答应了,可是前提得是你娶不上媳妇!”

    娶不上媳妇,那怎么可能?

    据她所知,他可是抢手的香饽饽。

    不说别的,单这相貌堂堂就有不少少女春心荡漾;再加上镇国将军府唯一的男丁,那简直是在嘴里面含了金汤匙一般;如果还算上太后垂青的话,那更是不得了了。

    这样的人,别说文采斐然,就是傻点,憨点,都有人争着抢着要嫁。

    没有瞧见,那些身世稍差的女孩子们都已经想进办法挤进唐府,等着妾的指标了吗?

    她徐锦儿何德何能?

    “是啊,小爷就是娶不上媳妇了,难道你不要负责吗?”唐弈汝眉毛一横,耍起无赖,“小爷的媳妇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当的吗?别跟爷提京城里面的那些庸脂俗粉,一提起来……阿嚏,小爷就想打喷嚏。一个个鼻子不是有问题,便是眼睛有问题。”

    “身上的香粉都扑扑往下掉了,还往脸上糊;说起话来,非得先扭上三扭……”唐弈汝仿佛想起了无比可怕的事情,浑身抖了抖,然后无比深情地看向徐锦儿,“还是你这样的好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