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6章 胡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哎哟,我去……

    这叫个什么事儿啊?

    包括门口的待卫在内,今早新来的这一群人心里面不由得全都打起了鼓。

    每一个人的心里面全都明白,唐大公子与自己的小厮这么一唱一合,分明就是栽赃陷害。可是,有关军事,他们这么小喽啰,错杀也就错杀了,没有人会看在眼里。

    可是,他们自己的小命自己在意啊!

    一时之间,许多人额头上面冷汗淋淋。

    “哦?镇国将军府竟然丢了东西?”此时一个女声悠悠扬扬地响起,紧接着一个穿淡紫色锦服,一身火红狐裘的女子站了起来,目光越过人群,望向唐弈汝,“就是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时辰丢的?也不知道是在我们这些人进来之前,还是进来之后?”

    她的声音清亮,一丝丝的骄傲好像渗进了她的骨血当中,然后又随着说话的声音,传播出来一般。

    “从这一刻进,我们这些人都可以呆在原地,配合公子调查。”说话间,那女子轻轻走出人群,下巴微抬,嘴角翘起一个微妙的弧度,然后一步一步走到唐弈汝的面前,轻轻拉开身上狐裘披风的带子,曼声说道:“为了自证清白,曼娘愿意第一个检查……”

    说着,她低头,脸上飘过一丝可疑的红云,声音也跟着低了下去,“不过,曼娘有一个请求,那就是要公子亲自检查……”

    唐弈汝望着新在咫尺的……姑娘,姑娘身上的芬芳萦绕鼻端……他慌忙连退两步,与之隔开了一段距离,这才把袖子一拂,板着脸,训斥道:“胡闹!男女授受不亲……”

    曼娘抬眼看向唐弈汝,用袖子捂住嘴,“吃吃”的笑,眼眸之间情意绵绵。

    刚才曾以喝斥过唐弈汝的那个婆子见状,忍不住在自己的嘴上拍了一巴掌,然后也跟着笑了起来,打趣道:“哎呀,看姑爷说的这话……”

    花妈妈见这边搭讪上了,也连忙接话道:“对对对,姑娘与姑爷本就是一家人,与另人授受不亲,与姑娘自然是……相亲相爱!”

    这话莫说是古代,便是在现代生活几十年的徐锦儿听了,都替他们有些脸红,于是便远远地顿住了步子,前走不是,后退也不是。

    唐弈汝一扭头,刚好看到门外一前一后的两个人影儿,腾了跳了起来,几步冲到徐锦儿跟前,顺手接过她手中的蓝子,问道:“一大早的,你们去干什么了?”

    绣桔但笑不语,后而是默默地后退了半步。

    因为她知道,自家公子嘴上虽然问得是你们,但是他心里面想知道的也只有徐锦儿一个人的去向而已。

    “去厨房看了看。”徐锦儿随意地答道,眼睛却一直默默地往院子里面瞟,不因为别的,实在是那个被左右环绕的人儿模样实在是太出挑了,又是华衣锦裳,盛妆打扮,不想被人注意都不可能。

    徐锦儿在打量别人的时候,更多的人也在观察她。

    然而此时的她,素衣布裙,头上没有任何点缀,看上去再是素静不过。

    于是,不明就里的人便暗暗撇嘴。

    相传,唐大公子不是宠这位姑娘宠得厉害吗?怎么就这样一副打扮,实在是太过寒酸了啊!要知道,这首饰便是女人的头面,就算是一般的人家,只要是日子过得去,都还要给妻子置办两件像样的首饰,何况是镇国公府这样的人家?

    所以,传言一定是假的。

    这唐大公子对这位姑娘也不一定那样尽心呢!

    “这位是……”曼娘眼中闪过一丝狠毒,笑意盈盈地向前走了过步,望着唐弈汝笑问道。

    徐锦儿看一眼对方,不等唐弈汝回答,淡定地答道:“徐锦儿。”然后转头,对唐弈汝道,“刚刚有一些心得,未来得及记下来,你们聊,我先回屋了。”说完,领着绣桔,穿过众人,径直往正房行去,如果不是那扇掉下来的房门有些挡路,堪至都不会发现周围有什么异样。

    本来嘛,唐弈汝身为贵族公子哥儿,有一两个贵族小姐的朋友,根本没有什么值得让人诧异的,好不好?反而是在制糖上,她有了一些新的想法,天不亮便带着绣桔到大厨房验证了一番,收获很大,现在就是要进一步的整理思路,如果行的话,那么将来在这一片土地上,制糖业便会有一片新天地。

    这怎么能让人不欣喜非常?

    所以,趁着现在思路清晰,要把自己能想到的全都写到纸上,然后再做进一步的研究……至于其他的,抱歉啊,她没有发现。

    眼看着这被人惦记许久,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姑娘,就这样匆匆忙忙的出场,然后又匆匆忙忙的离去,跟着安国公府姑娘出来的这些人一个个目瞪口呆,都不知道作何反应了,一个个全都把目光投向了李曼娘。

    李曼娘本来还想要在徐锦儿面前好好显摆显摆呢,自己出身高贵,又得了太后娘娘的青眼,论容貌论才学也不可能输给她一个村姑,可是她的优越感还没有好好的表现出来呢,那姑娘淡淡的丢下三个字便走了,让她好像一拳头打了棉花上面,根本无从发力,好不好?

    再看唐弈汝,那一双目光仿佛粘了在人家身上,人都已经消失不见了,那眼还收不回来,李曼娘更加生气了。

    只是,她知道,现在跟人置气,还不是时候,于是只得压下心中的火气,向着唐弈汝甜甜一笑,顺着唐弈汝的说道:“这徐姑娘还真是特别!”

    唐弈汝重重地点头,这世上再没有比她更特别的姑娘了。

    “她对任何人都这么淡然吗?”李曼娘接着问。

    唐弈汝想着两个人之间的过往,也不尽然,她有时候好凶,有时候又特别的心软……

    “镇国将军府丢了东西,会不会是刚才那个姑娘拿了?听说她一直住在公子的院子……”就在这时,不知道是李曼娘身边的那个人插了一句。

    唐弈汝瞬间从回忆回到了现实,脸色阴沉得吓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