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1章 新企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了这话,徐锦儿一家还没有什么反应,前来送房契的管事儿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地上,心想:“公子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一家人啊?不说别的,就他们园子里面的花草每一株都是名品,哪一株拿出去不得换它个十几亩地的菜钱?竟然要把这些名花挖出来种菜?”

    徐锦儿自从一进门便在忙,真还没有功夫察看这座院子里面的花草,不过这院子的建筑精妙绝轮,以前又跟着那样一个主子,恐怕就连花草都不是凡品吧?再加上眼前这个管事儿的神色,她立刻断定,王氏这个提意应该断然不能实行的。

    不过,想到王氏这也是全心为着这个家着想,便不欲打击她的积极性,笑道:“阿娘说的倒不矢为一个开源节流的好方法,不过……”她话音一转,“阿娘,这院子原本是唐公子的,现在让我们住着,可里面的一花一草都还是唐公子的,我们不勤加爱惜,反而肆意毁坏,似乎不大妥啊!”

    王氏沉吟片刻,也觉得徐锦儿说的有道理,便暂时放下了种菜的想法,不过她依然皱着眉头,显然是在思索别的赚钱的门道。

    “你这娘们儿,是不是傻啊?唐公子是什么人啊?有他在,你还瞎操什么心啊?难道人家那么大人一个公子哥儿还能饿着你不成?”徐三冷嗤一声,转头望向管事儿的满脸的谄媚,意有所指的问道:“请问唐公子这次让您来除了送东西,就没有额外说些别的什么?”

    那个管事儿一脸懵懂,傻傻地问道:“额外说什么?”

    徐锦儿看着他,“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向他摆摆手道:“没有什么,我阿爹开玩笑呢,您别在意。”说着,回头狠狠地瞪了徐三一下,看来这人就不能过好日子,安稳日子没有过两天呢,心里面又开始长草了。

    “阿娘,阿姐,这院子可真大,真漂亮,以后就给我们住了吗?”就在这时候,徐福小炮弹一般冲了进来,身后跟着气喘吁吁的徐娇与小丫鬟香菱。

    三个小人儿一起来,屋子里面顿时热闹了起来,这半年多吃得好了,徐福的脸上也渐渐显出肉来,脸色红扑扑的,鼻头上还挂着汗珠。

    他一下子便窜到了徐锦儿身边,直接把小小的身子靠到了她的腿上,然后仰着头,满眼希冀。

    相对徐福的不管不顾,徐娇则要显得稳重一些,初一进门儿便看到了屋子里面还有外人,于是很快便稳住了步子,不过虽然不再用跑的,可是小碎步紧走,速度也很是不慢。

    香菱则跟着徐娇的身后亦步亦趋。

    看着这三个人,徐锦儿心里面满满的温暖,向着他们微微一笑,扬了扬新到手的房契,柔声说道:“嗯嗯,这院子以后就是我们家的了,连房契都有了,还能做得了假?以后我们小福就一直住在这里,好不好?”

    徐福便是一声欢呼,跳了起来,直接蹦到了王氏身侧,握着王氏的胳膊,一双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儿。

    徐娇站在徐锦儿身侧,也跟着笑,只是她的目光无意间扫到一旁虎视眈眈的徐三儿,那笑瞬间凝固在脸上,之后随然依然在笑,可是眼眸之间却藏了深深的忧虑。

    只是此时所有人都沉浸在乔迁新居的喜悦当中,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一个小小的姑娘。

    徐锦儿又与王氏等人闲话了两句,然后亲自送走了唐府那个管事儿的,回来看着空落落的院子,心想是不是应该给家里添几个人了?

    不过,她也就是这么一想,等回到了自己的屋子,看到之前收拾时摊在桌子上的那几页纸,便顺手拿了起来,很快沉浸其中。

    这样一看就看了两个时辰,然后拿起纸笔,俯在桌上开始写写画画,并且写了改了,改了写,直接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方。

    绣桔发现,自己家姑娘疯魔了,除了整日整夜地坐在桌子前面写写画画,好像别的什么都不会了,晚上送过去的饭就没有怎么吃两口,早上的饭又是原样送过去,原样端出来。

    这可急坏了她,赶忙跑去找来了王氏。

    王氏看着徐锦儿的样子,虽然不知道自家姑娘在干什么,但是却也不敢随意打断,听说她连着两顿都没有怎么吃饭,亲自下厨做了几个糯米团子送了过来。

    以前家里面穷,这糯米团子就算是最好的东西了,一年到头都吃不上两次,而且很多时候都是其他两房的吃,他们看。

    想起以前的种种,王氏心中酸涩,忍不住别过头去,偷偷的擦眼泪。

    绣桔见状,赶忙接过盘子,送到徐锦儿面前,小声说道:“姑娘,太太亲手给您做的糯米团子,您好殚歹少吃一些,边吃边写……”

    一夜未睡,两顿饭没有吃,徐锦儿其实早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只是之前饭都摆在旁边的屋子里面,她那里有功夫过去,所以并不觉得如何。

    可是这一次,糯米团儿都已经摆在眼前了,那清香阵阵扑鼻,引得她的肚子更加的战鼓雷动,于是也对比得手上脏不脏,伸手抓了一个便往嘴里面送。

    三口两口吃完,又抓了一个到手。

    王氏见她开始吃东西,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觉得好笑,在一旁不停地叫道:“慢些,慢些,没有人跟你抢,沾些糖,沾些糖更好吃……”

    只是她的话没有来得及说完便戛然而止,因为徐锦儿真的如她所说的那样去沾糖,只是她对着桌子上的纸都也不抬,便直接伸手过去,于是悲剧发生了……

    可是徐锦儿还浑然不觉,咬了一口,又咬了一口……然后敏锐地感觉到周围的气氛似乎是不太对劲儿,一抬头,看到王氏与绣桔两个站在她面前,全都直盯盯地看着她,眼睛里面有惊讶,有疑惑,有震惊,更有各种繁杂。

    目光在她们两个身上扫来扫去,然而这种诡异的气氛依然在空气里面不断的发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