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5章 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见王氏没有答应,瑞王爷笑了,轻声问道:“换了一个环境,姐姐怎么倒好像不想人本王了?”

    别看着他说话和气,但是王氏吓得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浑身更是不停的颤抖。

    徐婆子等人见王爷叫王氏姐姐,真真是吓了一跳,以前,整个家里谁没有欺负过她呀?

    若她真是王爷的姐姐,那么……那么人家就是公主啊!

    公主啊!

    那是何等的尊贵?

    他们以前一个个真是眼都长到狗身上去了!

    不过,也有可能不是!这不王氏自己还没有承认吗?

    于是,在好多的人心里面,一个黑色小人大声的呐喊,王氏不是公主,王氏不是公主!

    瑞王的这一称呼,人人都震惊,可是若是非要分出个高下,那么最震惊的不是王氏本人,而是一旁不远处的徐三儿。

    徐三儿已时此刻脑子都已经不会转动了,心情复杂异常。既希望这是真的,又渴盼千万不要是真的,那份繁杂根本没法用言语来说清楚。

    “她是公主?”安国公五姑娘纤指指向王氏,心情同样复杂。

    徐锦儿的那一张脸跟王氏有五成相似,一看就知道她们是什么关系。

    如果、如果……徐锦儿的娘亲真的是公主的话,那么她的竞争实力会瞬间上涨许多,她这个安国公府的嫡出姑娘恐怕都有些不够看!

    徐锦儿上前一步,扶住王氏的胳膊,帮她担去身体一多半儿重量,好让她不至于坐立不稳,突然摔倒,然后把目光投向了瑞王。

    这个人嘿……到底什么意思?

    大庭广众之下,公然称王氏姐姐,怎么就不看看他自己什么身份?这一叫不是把人放到火上烤了吗?

    “锦儿在这里替阿娘多谢瑞王爷抬爱了,只是之前也就是错认,而且王爷当时也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所谓不知者不罪,您以后千万不要再拿这件事儿取笑了,我们平民小老百姓的,真的是承受不起啊!”徐锦儿向着瑞王郑重行礼,王氏此刻就如同一个木头人儿一般,徐锦儿做什么,她便学什么,倒是恭敬的很。

    此话一出,周围顿时传来此起彼伏的舒气声,一个个放松下来的同时,向王氏投去鄙夷的目光。

    安国公五姑娘更是轻叹一声,“冒认皇亲,那可是欺……死罪。”

    冒认皇亲到底是不是死罪,徐锦儿对大楚的律法不是很熟,这个还真的不知道,不过她确定,她们可没有想要冒认什么皇亲,这么多人在场,看得清楚,想毕某些说话的人心里面更清楚。

    可是,她能直接说出来吗?

    如果说出来,后果会怎么样?

    徐锦儿心里面一点儿都没有谱,穿越过来之后,她唯一交往比较深的便是唐弈汝这个不像是公子哥儿的公子哥儿了,其他的,尤其是皇族中人,她可没有见过。不过,电视剧里面那些上位者大多都是一言不合提头来见的,她可不想血溅当场啊!

    徐锦儿犹豫的当儿,瑞王先开口了,“这算不得冒认皇亲,是本王要认人家,可是人家并没有承认……”

    这话……

    徐锦儿:“……”依然是一头的黑线。

    话说,他们一介小老百姓可真的承受不起啊!

    这话一出,瑞王妃与安国公五姑娘同时惊讶地看向瑞王,这么是他们那个古正端方的瑞王吗?

    徐三儿、徐婆子众人同时松了一口气,但是明明得到了期望的结果,可是这个结果让他们的心里面又无比的失落。

    唐弈汝上前一步,拱手为礼,笑道:“六皇子新封瑞王殿下,草民还没有恭贺呢!真是可喜可贺啊!只是不知道瑞王今天这是……”

    皇子出行,哪里是那么简单的?尤其是到一个小老百姓家中。

    瑞王轻笑,“你这是质问本王了?”说着,看了一眼人群中那个小小的身影,站起身来,径直往外走。都走出好几步了,瑞王妃还没有反应过来,坐在原地,直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

    瑞王似乎是感受到了这一道目光,脚步一顿,回头道:“本王这就回府了,王妃与五姑娘是回安国公府,还是同本王一道?”

    瑞王妃被问得愣了一下,然后便是狂喜,飞快地站起身来,笑道:“我跟妹妹也没有什么事儿了,自然与王爷一道回府。”然后深情款款地走向瑞王。

    然而她的情深似乎是做给了瞎子,瑞王已早一步迈了出去,只余一个背影。

    唐弈汝拱手为礼,大声喊道:“草民躬送瑞王殿下,瑞王妃!”

    见姐姐,姐夫全都走了,安国公五姑娘深深地看了唐弈汝一眼,心里面小鹿乱撞,一低头,脸红红地飞快地跑了出去,追前面的人去了。

    这三个人一走,他们的随从自然是哗啦啦如流水一般的退去。很快,徐宅之中便只留下徐家的人了,当然,还有一个唐弈汝。

    不过,他并不把自己当外人,而且徐家的这些个破事儿,从徐家庄开始,桩桩件件他都知道,徐锦儿根本都没有意识到要回避他。

    第一个有反应的是徐三儿,只见他一个箭步冲到了徐中跟前,劈手便把对方手中的赤金色子抢了过去,飞快地塞进了袖子当中。

    徐中十九岁,原本在徐家庄附近的镇子上学徒,并不常回家,对这个三叔也不十分了解,一个不查便被人得了手儿,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掌心,他胸膛起伏,“三叔……”

    那眼神分明就是抢一个小辈儿的东西,你要不要脸啊?

    徐三儿挑挑眉,“这本来就是三叔的东西!”所以他抢的理所当然。

    柳氏见自己儿子吃了亏,气得呼呼直喘,“这做长辈的不给小辈儿见面礼也就罢了?哪个见过从小辈手里面抢东西的?娘……”说着,哭向徐婆子。

    徐婆子一向最疼大房,徐中更是她的宝贝金孙,她早已经看不下去了,把手伸到徐三见前,大吼道:“拿来!”

    徐三儿哪里肯啊?看着地上的碧玉碎片,他也是一肚子的火气,“娘,您还讲不讲道理,这东西本来就是我的!还有徐东这小杂种打碎这个,也是我的,五百两银子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