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9章 乱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徐婆子不到傍晚便来了。

    她很直接,来了之后往椅子上坐,开口道:“再过几天便是花朝节了,凤儿,蝶儿都收到了请贴,要去参加宴会,你让人给她们做几身衣裳,到时候穿!记住,颜色一定要鲜亮,款式就选当下最时兴的吧!”

    徐锦儿喝了一口茶,笑眯眯地看着她,轻轻点头,“行,可以。”

    徐婆子见徐锦儿一口答应,站起身来便往外走。

    徐锦儿身子轻移,挡住她的去路,笑问道:“阿奶,按着您说的规格,一套衣裙是五十两纹银,如果再配上相应的首饰,那么至少要一百两。您是现在付,还是等人家铺子送东西过来的时候直接交给铺子的掌柜的?”

    “什么?”徐婆子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般,“就要你几套破衣服,你给我要一百两银子?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

    徐锦儿笑得温和,轻轻点头,“要不说知我着阿奶呢吗?我都没有说,阿奶便知道我现在穷疯了啊!阿奶啊,明白人面前,我也就不说废话了,您自己之前也管家,应该深深了解这柴米油盐贵,更何况如今大伯一家,二伯一家,全都是白吃白住,十好几张嘴呢,任是金山银山都要吃空了?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再者说了,当初买房子,那可是从外面借了不少的外债,如今一点儿都没有还呢,我也是压力山大呢!您是长辈,是不是居中,帮我跟两位伯父说和说和,以后大家挣了钱,都交一些出来,帮作大家的生活费,如何?”

    徐婆子听了徐锦儿的话,脸黑得如同锅底一般,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急匆匆地走了。

    徐锦儿看着她的背影,嘴角轻轻勾了勾,转头叫上绣桔,两个人往王氏的住处行去。

    还未走到,便看到徐婆子、柳氏、庞氏三婆媳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果然这人啊,就爱捡软柿子捏,见从她这里得不到好处了,不去找徐三儿,而是来寻最好说话的王氏来了。

    “阿奶,大伯娘,二伯娘,三位可真是清闲,刚要我哪里吃了半天的茶,这会儿又想跟我阿娘坐坐?”徐锦儿笑着看向她们,笑意不达眼底。

    三个人具是一愣,显然没有想到会这么快被抓包,眼神都有些瑟缩。

    还是柳氏脑子转的最快,只见她眼睛转了转,笑了起来,“锦儿啊,你也找你娘?她在不在家呀?我们是想着,这花朝节不是快到了吗?家里面数你娘的女红最好,我们啊,跟她商量一下,姑娘们的衣裙绣什么花样儿。”

    徐锦儿含笑点头,“是啊,我阿娘的手艺自然没话说,要不然在徐家庄的家用都得她做女红贴补了,阿奶与两位伯娘说,可是这个理儿?”

    这句话把徐婆子咽的够呛,柳氏与庞氏两个也是面面相觑。

    徐锦儿看着她们的样子,顿了顿,接着说道:“其实呢,阿奶与两位伯娘也不用羡慕我阿娘,谁不知道这女红本就是细细磨的功夫,阿奶倒也罢了,毕竟年岁大了,可是两位伯娘不一样啊,你们两个青春正茂,若是像我阿娘以前一样,用心捉摸女红,说不定还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呢!”

    “阿奶以为呢?”徐婆子冷哼一声,把头转向一边儿。

    徐锦儿便笑眯眯地看向柳氏与庞氏,“两位伯娘觉得呢?”

    柳氏脸上的笑都快要挂不住了,庞氏大手挠挠头,“锦儿啊,你让俺拿棒槌都比拿着绣花针强!那东西……”她急得连连摆手。

    “徐锦儿,不就是给人当了个外室,你得意个什么劲儿啊?”

    正说着,从树丛当中冒出两三个人来,为首的一个正是徐凤儿,她身旁站着徐蝶儿,两个人的身后跟着小尾巴一样的徐燕儿。

    三个人都已经不是原来的乞丐装,除了徐燕儿穿得差些,那两个的衣服看上去徐锦儿这个挣钱的人都要光鲜,尤其是徐凤儿还染了指甲,化了妆。

    徐锦儿看到这三个人,微微眯了眯眼睛,有绣桔在,其实她早就知道那里藏了人,只是没有想到她们竟然有勇气站出来而已,而且一站出来,专捡别人的伤疤揭。

    “原来三位姐妹也在,这还真是巧得很,恰好也证明,大家都太过清闲了。回头,我让人到外面去请一个女红师傅回来,大家一起学起来才好!”闲出事故,只有让这些人忙得脚打后脑勺,才能安生一些。

    徐凤儿嗤笑一声,“你会那么好心?”不过,她很快想到一种可能,脸色变了变,“你不会是没有收到请贴,嫉妒我们,弄个女红师傅回来,把我们困在家里面,跟你一样,做个缩头乌龟吧?”

    徐锦儿淡笑不语,看白痴一样看着她。

    绣桔见徐锦儿不语,冷笑道:“什么样的宴会我们姑娘去不得?只是我们姑娘不稀罕去罢了。”说是实话,青松那边可是透过话来了,她们姑娘去那家宴会,唐弈汝便会去那家。

    你想想啊,唐弈汝是什么人啊?哪个王孙贵族不是求着他去?更何况还有太后娘娘的意思在里面?太后娘娘可是皇上的亲娘,讨好了唐弈汝便等于讨好了太后,讨好了太后就是讨好了皇上。

    可是,这样的话没法根这几个土包子说,说了她们也不懂。

    “你……”徐凤儿气结,最后一甩袖子,冷笑道:“不稀罕去?恐怕是没有人请你们去吧?一个外室而已!”

    绣桔心想,我们姑娘跟公子可是清清白白的呢!别说外室,若是姑娘想要做正室,都做了几回了。只见她淡淡地说:“可是有些人啊,想要做外室,都没有人看得上眼儿呢!”

    徐凤儿一向自视甚高,尤其是在徐家的一众姑娘里面拔尖惯了,突然之间发现这么一个让人难堪的事实,直气得浑身颤抖。

    徐锦儿这一次来,并不是想来跟谁置气的,而只是单纯的想要阻止这些人去见王氏,给王氏填堵,所以轻轻瞟了一眼绣桔,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阿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