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7章 你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徐锦儿的这一句话,问醒了在场的所有人,一个个对她这边指指点点,“这姑娘莫不是疯了?就她现在这样,别说是富贵人家,就是普通老百姓都要考虑考虑。”

    “还考虑什么呀?她那脸恐怕是没有指望好了,就算是能好,将来也必定落一脸的麻子!”

    “我的那个妈呀,真吓人,也不知道传不传染?看上去比天花还可怕!”

    “那不会就是天花吧?”

    一提到天花,人人脸上变色。

    要知道,这个世界的医疗水平并不发达,一有时疫,那可是会整个村子,整个村子的死人,其中最恐怖的就是天花了。

    没有别的原因,其他的病不家治好的可能,染上的也不一定人人都死,可是天花不一样,那是一旦染上,一百人里面最多能活一两个,因此人们对此病的恐惧那是已经深入到骨子里面去了。

    这不,一听到徐锦儿的病可能是天花,周围的人已经散去了大半,只余个别不怕死的,远远地看着。

    徐宅门前的马车更是在十八个壮汉的驱使下,撤通了近百米。

    为怕传染,之前下车与徐锦儿接触过的美婢再也不允许上车。

    徐凤儿在门内,差点儿晕过去,徐锦儿那贱人竟然得了天花,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传染上啊?她生得花容月貌,正是一生中最好的时候,怎么舍得去死?于是,连忙转身向院内跑,到了院中,直接让人烧了许多热水,直接到自己泡了进去。

    可是即便是这样,心里面也是一阵阵害怕。

    希望她没有染上那种病,若是染上……伸手摸摸自己光滑细嫩的脸,那可教她如何活呀?

    徐蝶儿看着跌坐在地的徐锦儿,心有戚戚然,一转头不见了徐凤儿身影,一问徐燕儿,这才知道那只骄傲的土凤凰已经跑走了。跑去干什么,不言而喻。

    又过了一会儿,美婢去而复返,看着徐锦儿,眼神十分的繁杂。

    “徐大姑娘,看在姑娘有病在身的份上,我们也不强逼着姑娘非要到我们府上做客了,不过姑娘这样的病症,已经是十分的严重,望姑娘吉人天相。”

    “不,不,不。”徐锦儿心里面高兴,脸上却做出一副痛苦的模样,摇头道:“这可不行,我阿爹昨天输给了你家主子,这件事千真万确,许多人都看到了的,从小阿娘便教锦儿,做人要重信诺。”

    “古人有言,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锦儿虽是一个小小的女子,可是这个道理还是懂的。我还是跟您一起走吧?”说着,摇摇摆摆地站了起来,便想要去牵那美婢的手。

    只是还没有到根前,美婢的手已经被她严密地藏到身后去了。

    “什么驷马三马的,我们公子说不用就是不用!”

    徐锦儿一脸的用难,迟疑着问道:“那我阿爹的债务……”

    那美婢恶狠狠地拿眼睛挖她,“你等着,我去问问公子!”说着,屁颠屁颠地跑走了,说真心的,若是她是她家公子,宁肯这欠债两清,都不可能这徐锦儿这样一个危险分子留在身边。

    真在是太恶心了。

    美婢哒哒跑了过去,这一次连车帘都没有挑,直接低头回话,车里面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美婢又哒哒哒地跑了回来,抑起下巴,骄傲地说道:“我们公子说,那债务就算了,你也不必跟着了!”

    什么人啊?

    身上带着那样的病症,还妄想攀上他家公子,真是不自量力!

    徐锦儿看着他们,眼睛眨呀眨呀,挣扎着站起来,越过那美婢,向着马车的方向追去,“不行,我要亲自去问问!”

    美婢心底便是一跳,知道如何自己放她进入公子的马车五米以内,便小命不保了,急得转身就跑,怎一个快字了得!

    只是还没有等她靠近马车,马车已疾速行驶了出去,一会儿便再也看不到踪影。那十八年壮男连忙一个个甩开膀子急追而去。

    徐锦儿看着留在原地,不知所措地那个美婢,轻笑出声,“姐姐啊,你们这个主人,这是怎么了?”跑得比兔子还快!

    徐锦儿转头,看向那个美婢,笑道:“你们公子似乎忘记让你上马车了,您是自己回府,还是让我送你回去?”

    反正就算是回去,她那个所谓的主子肯定也不会再找她近身伺候了,就算是她没有被传染也一样。

    徐锦儿可不同情她,为虎作伥总要付出此代价的,若不是她计高一筹,说不琮吃亏受罪的就是自己了。

    那美婢想死的心都有了,可是偏偏又无可耐何,眼看着前面的马车已经消失在拐角处,美婢气是七窍冒烟。

    徐锦儿一听,顿时眉开眼笑起来,把手向着那美婢一摊,“买卖和同书呢?”

    美婢向不远处扫了一眼,闷闷不乐地走了。

    绣桔早已经看到了被从车窗丢出来的东西,见人都走了,急急忙忙冲了上去,捡了起来,递给徐锦儿。

    徐锦儿拿起来,看了一眼,见是一张纸,上面用上面用各种光鲜红的印章扣得几乎都没有什么好地方了。

    呵,还真是一份卖女文书!

    徐锦儿一把抓过,撕了一个粉碎,然后向着桂叔看了过去,笑道:“桂叔辛苦了,回到找绣桔多领两个月的月钱。”说完,大踏步地往家里面走去。

    徐婆子此刻已经得到了消息,有那么一个恨不得家里面的姐姐弟弟全都遭殃的姑娘在,还能有什么传得不快的?

    所以,徐锦儿前脚刚回到自己的院子,徐婆子后脚便到了,一看到徐婆子便是冷笑连连,指挥着身后的两个媳妇道:“徐锦儿得了天花,快派人把她抓起来,远远地送出去,若是还任由她在家,那还得了?”

    徐锦儿看向徐婆子,一勾手指,把脸上的疙瘩露了出来,淡笑道:“阿奶好像觉得我这脸上长得必定是天花?”

    “当然是天花!”徐婆子虽然没有去现场,可是有了作凤了,她便像是看了一声现场直播一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