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4章 再也不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2唐弈汝一听,十分的高兴,扇子摇摇,笑道:“既然你们谁都没有听过,那本公子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铁锅断案。”

    白九嗤笑一声,“什么铁锅断案,我瞧着倒像是鸡背黑锅!”

    鸡背黑锅……

    锅底漆黑,而鸡正好在锅下面,就像是背着锅一样,可不是鸡背黑锅嘛!

    这个容易倒是形像有趣,徐锦儿不由得莞尔。

    接下来的唐弈汝站在锅前,与两个婆子呈三角形站立,他清了清嗓子,朗声问道:“都准备好了吗?”

    王婆子点头。

    徐婆子犹豫了一下,最终也点了头。

    于是唐弈汝接着不紧不慢地说道:“即然两位都准备好了,本公子便先说两句。鸡现在已经扣在锅下面了,两位之中也定然有一位不是鸡的主人。两位同不同意?”

    这个是毕然的啊!

    王婆子与徐婆子两个齐齐点头。

    “那么接下来,咱们有请锅神降临!”唐弈汝说着,退后三步,向着铁锅拜了一拜。

    青松那边连忙焚了三株香置于锅前,那样子看起来煞有介事。

    徐锦儿都要被他逗笑了,但是为了不露陷儿,只能忍了。

    两个婆子在唐弈汝拜过之后,她被安排着烧香叩拜,并且郑重其事地在锅外面罩了一圈的白纱。

    一系列准备活动进行完毕之后,唐弈汝这才郑重其事的开口道:“现在锅神已经临位,请两位老人家依次把手放到锅上,这手放上去之后,鸡的主人自然是没事儿,但是如果那个人弄虚作假,那么锅里面的鸡便会鸣叫不止,同时锅神也会对这个人作出严厉的惩罚。”

    “在两们把手放上去之前,我想再严肃地问两位一次,谁才是真正鸡的主人?”

    王婆子把脖子一梗,大声说道:“这鸡是我从小一口米一口菜养大的,我怎么就不是它的主人?”说着把手伸了出来。

    于是大家的目光都投向了徐婆子。

    徐婆子见状,本来瑟缩的眼神闪过一丝坚定,嚷道:“放就放,谁怕谁不成?”

    唐弈汝见状,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示意仪式开始。

    两个婆子全都把左手伸进被白色布帘遮起来的铁锅上面。

    唐弈汝开始零零碎碎地问两个人问题,两个人均都对答如流。

    就这样,半刻钟过去,铁锅里面的鸡都没有叫上一声,让人都忍不住怀疑锅下面扣着的那一只鸡是否还活着。

    周围围观的人均是满脸疑问。

    白九哈哈大笑了起来,“小唐子啊小唐子,本王看你就是故弄玄虚,都问这么半天了,怎么还不见鸡呀?不会是那只鸡被你扣在锅下面闷死了吧?”

    “怎么会?锅很大的,里面的空气够鸡吸好大一会儿的。”唐弈汝把手里面的扇子一摆,笑道:“就算是真死了,肯定也不会是闷死的。”说着,他在大家的脸上一一扫过,最终指向王婆子,继续说道:“刚才她抱着鸡跑那么急,一下子把鸡甩出去那么远,大家可都是有目共睹的!”

    所以说,如果鸡死了,那么一定是王婆子摔的过了咯!

    徐锦儿不由得莞尔,这责任推卸的有理有据,听着怎么那么这人舒服呢!

    不过,也有可能不单单是因为这一摔的原因,之前那可怜的鸡身上的毛都被人拔得只剩下几根,可不是活生生遭受了非人的nuè dài的嘛,那个时就留下了隐患也不一定啊!

    这时候,两个当事人的手还在锅上呢,唐弈汝一边跟白九争辩着,一边指了指两个婆子。

    青松立刻扬声,对两个人说道:“我们公子说,两位现在可以把手拿出来了。”

    可以拿出来了吗?两个人明显便是一愣,王婆子不愤地瞪了徐婆子一眼,嚷道:“不是说请了神仙,谁偷了鸡,鸡便会叫的吗?怎么没有叫?”

    显然,这个问题也是在场许多人想要问的问题。

    徐婆子抽回手,明显地松了一口气,然后飞快地把双手背在了背后,同样把目光投向唐弈汝,撇撇嘴道:“这神锅呢,也不神嘛,这老婆子伸手,鸡都没有叫!”

    “哦?”唐弈汝轻轻一挑眉,笑道:“徐婆婆,我这神锅可是很神的,百试百灵,要不然你们两个把手摊开,让大家看看,你们的手上是不是有我这神锅留下的印记?以印记为信,很快便能知道谁是偷鸡贼了。”

    “真的?”王婆子把双手摊开,她的左手,五根手指有四根指尖黑黑,看着这些黑,她有些傻眼,嚷道:“那鸡就是俺养大的,它就是俺的鸡,神锅怎么还在俺手上做记号呢?”

    徐婆子一听,心里面暗暗得意,原来锅神在王婆子手上留下印迹了啊,那就证明鸡不是她的,她在说慌啊,这样正好,晚上她依然还能喝得到鸡汤,想想味道鲜美的鸡汤,徐婆子只流口水。

    然后,便十分自信地把自己的两只手伸了出来。

    一双铁钳一般、粗糙不堪的手伸出来,每一根手指都不十分干净,但是却没有沾染丝毫的黑色,“瞧瞧,我手上没有锅神的印迹!”徐婆子举起两手,甚至有些得意洋洋。

    徐锦儿看着这样的徐婆子,忍不住抚额,就这智商,还真是让人着急啊!

    徐凤儿见状,脸上便是一阵欣喜,急忙忙走到了徐婆子身侧,向着唐弈汝与白九直接便跪下了,一双美目里面泪水盈盈,令人忍不住生出几分怜惜之情,“两位公子,我阿奶为人最为正直,一定不会偷别的人东西的。现在结果出来了,大有都信了吧?我阿奶是无辜的,请各位公子帮我阿奶主持公道啊!”

    徐锦儿还没有为徐婆子智商着完急,突然又发现这么一个急于表现的主儿,真是彻底对她们佩服了一个五体投地,默默地走到一边儿,实在是不想理人。

    这时,徐燕儿悄悄从人群中移了出来,偷偷拉了偷她的衣角,小声说道:“阿奶抓的那只鸡是自己跑进咱们院子里的,我回去的时候,阿奶正在抓……”所以她也顺便被抓了壮丁。1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