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6章 迁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想到此,她愤怒的望向徐锦儿,恨不能把她的身上看出两个窟窿来。

    徐锦儿在徐婆子的目光中依然笑意盈盈,目光泰然自若地迎了上去,柔声问道:“阿奶怎么这么看我?”

    原本大家的注意力还都留在唐弈汝对这一“偷鸡”案件的强力推理当中,突然被人这么一打断,全都不约而同的寻声望去,然后顺着徐锦儿的目光望向了徐婆子。

    “难道是……”徐锦儿满脸的疑惑,“难道是……唐公哪里说的不对?”

    徐锦儿绕到徐婆子跟前,轻轻拉住她的衣袖,笑道:“如果唐公子刚才哪里说的与事实对不上,阿奶尽管说出来,唐公子那可是深明大义的人,相信不会因此责怪您的。”

    说着,徐锦儿抬头,对着人群中灿然一笑,把球扔了出去,“凤儿姐姐,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徐凤儿站在人群中,只觉得徐婆子丢了她的人,此刻正努力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深怕一个不小心,让两位如天神一般的贵公子把自己与徐婆子联系在了一起,从而对她感生厌恶,根本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叫她。

    当徐锦儿的声音传来,她便明显愣了一下,缩了缩身子,并不想回答她的问话。

    可是,徐锦儿哪里会让她如意?再次轻笑着问道:“凤儿姐姐,您说呢?”

    所有人的目光被引到了她的身上,她只觉得一阵的厌恶,盯着徐锦儿的目光便是淬了毒一般,但还是在脸上挤出了一丝温婉的笑容,轻声说道:“唐公子乃是人中龙凤,自然是心胸宽广,深明大义,又如何会与一个乡野村妇计较呢?”

    “我就说嘛,阿奶,听听,阿姐也这样认为,阿奶心里面有什么话,就大声的说出来,如果有道理,唐公子一定会为您主持公道的!”徐锦儿摇着徐婆子的胳膊,再次催促道:“您若是不说,别人可不知道您心里面到底藏了什么委屈!”

    “哦,徐婆婆不服?”唐弈汝微微眉,看向徐婆子。

    徐婆子低头看看自己干干净净的手,脸上一片苍白,喏喏地说不出话来。刚才人家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而且全都说到了她的心砍上,她可不就是心虚才没有敢碰那口锅的吗?

    这让她怎么说?

    看看眼前这个仪表不凡,容颜俊美的贵公子,徐婆子只觉得心里面发苦,心里面一口气闷在那里,十分的难受。

    可是,她能跟人家发脾气吗?

    借她三个胆儿她都不敢啊!别说是大将军家的公子了,就是县太爷家的公子她都不敢啊!

    难道就这样忍下了?

    徐婆子愤闷地四处看,首先看到的是徐锦儿,看着她笑眯眯的样子,只觉得十分的碍眼,火气蹭蹭地往上窜,一把抽|出了自己的胳膊,刚想发作,却感觉到两道利箭一般的目光向她射来,差点儿就要被射个透心凉了,身子便是一个瑟缩。

    抬眼看到不远处的徐凤儿,不行,这一个是她从小疼到大的,哪里舍得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徐婆子只觉得徐锦儿就是一个灾星,自从她被卖了又跑回来之后,家里面就没有一件顺心事儿,可又不能当着贵人们的面儿责骂这个贱丫头,心里面暗暗下定决心,等人都走了,非得好好的把人打骂一顿解气不可。

    只是,她却忘记了,如果没有徐锦儿,她们这一家现在可能还在哪个犄角旮旯讨饭呢,说不定这个时候都饿死几个了。

    突然,人群一动,一道瘦弱的小身影进入了徐婆子的眼帘,徐婆子心中便是一喜,一个箭步便冲了过去,扒开人群,一把揪住了那个人的耳朵,大声呵斥道:“你个杀千刀的小直娘,看!看!看!也不怕看瞎了眼——”

    人群被徐婆子这么一冲,全都自觉地退向了两边。

    也是啊,这里本来就没有别的人,人群里面除了被抓住耳朵,疼得直掉眼泪儿的徐燕儿,便都是白九带过来的人了。

    白九是什么人啊,能入了白九眼的,又都是什么人,自然是个个眼高于顶,平时遇到徐婆子这样的山野村妇,自视身份,那是看都不会看一眼的,就是现在谁会跟她一般见识?

    于是,很快徐婆子与徐燕儿的周围便空出好大一块地方,同时也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儿。

    “看!看!看!看老娘出丑,贱蹄子你是不是很得意?”

    徐燕儿忍着眼泪,弱弱的为自己辩解,“阿奶,我……”

    “你什么你——”徐婆子胸膛剧烈的起伏着,手上的力道更盛。

    “阿奶,我是怕……你吃亏,所以……才来看看……”

    徐凤儿看着疼得脸色发白的徐燕儿,脸上绽开一丝冷笑,视线若有若无地往徐锦儿身上瞟,这死丫头常常偷偷向徐锦儿示好,当谁不知道呢,可是事到临头儿,看看徐锦儿能不能救得了她,哼!

    徐锦儿与徐燕儿这小丫头接触并不多,也就那么几次,但是她释放出来的善意她还是感觉到了,看着徐婆子这样不分清红皂白的瞎发脾气,她也真是醉了。

    就算是柿子找软得捏,那也得分个内外吧?

    徐燕儿再不好,那也是她的亲孙女儿啊,总不好拿自己家里人出气吧?

    徐锦儿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儿,就这智商,也不知道怎么强横了一辈子的?

    再看看徐凤儿那似有若无的得意,徐锦儿也真是醉了,自家祖母欺负妹妹,你丫的得意个什么劲儿啊?难道妹妹被欺负得死死的,就能显示出来你自己的高贵了?

    真是不知道所谓啊!

    “阿奶,您手上再用些力,直接把燕儿妹妹的耳朵揪下来,那才好呢!”徐锦儿悠闲地拍拍手,“到时候嫁不出去,正好让大伯养一辈子,也免得到了别人家再受欺负。”

    徐燕儿听到徐锦儿的话,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吃惊地望着她,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徐婆子也不干了,立马丢开了徐燕儿,转头愤怒地望向徐锦儿。2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