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科幻小说 > 光明行者 >

第303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第303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参考五名超品修行者的瞬间死亡,神主的甲虫法相和龙女的白雕法相属于动物类法相,海神的木偶法相或许与橡树法相同类,显然也都被斩日刀克制。神主等长生者固然有办法像天子那样规避法相反噬,可若己方的法相刚露头就被贺路千斩杀,还能有什么胜利希望?

    神主、海神、龙女彼此眼神交流,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畏惧和退缩。

    长生者有着悠久的生命,不必急着短时间内分出胜负。或者说,没有长远规划的准长生者和没有等待耐心的准长生者,都已经被时间长河慢慢淘汰了。

    例如龙女,她虽然恨不得与天子同归于尽,但只要没有百分之百希望与天子同归于尽,龙女总会耐心等待下一次机会。而当年真正不顾一切试图与天子同归于尽的义士,坟头已经被当地的耕田农夫当作野坟孤冢平了。

    看不到胜利希望,那便妥协求和,耐心等待十年后、百年后的转机。

    遥望捉刀杀来的贺路千,神主高声喊出和平口号“贺丞相,我们无意与你结仇。”

    莽撞与神主不死不休,只会便宜了也非好人的天子。贺路千遂善意停在神主等长生者百余米外,质问神主说“北方火炮阵地是谁的?”

    神主承认北方火炮阵地由他部署,却辩解说“我等耗时数年布置三假两真火炮阵地,目的是为了抵御天子和邪神的突袭,绝对没有围杀贺丞相你的念头。刚才炮声响起,我与海神、龙女都吓了一跳,不知道北方火炮阵地为何突然发疯。”

    海神、龙女也都异口同声作证,说火炮齐射命令并非由神主签发。

    龙女更恨恨盯着天子,恶意推理说“天子素以阴谋诡计闻名天下,北方火炮阵地无故轰炸长春不老逍遥功壁画,肯定是他在那里恶意挑拨离间。”

    天子理所当然不肯接受龙女指责,冤枉叫屈说“埋伏附近的炮兵都是你们的亲信、亲兵。我哪怕口吐莲花,也没有能力眨眼间说降他们啊。”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双方都不愿意承担火炮袭击贺路千的罪名。鉴于贺路千宽容留给大家充分的争辩是非时间,神主直接走向北方火炮阵地,当众审问全权负责北方火炮阵地的战斧国一品修行者图韦尔伊安。

    但出乎神主预料,图韦尔伊安竟然以大无畏精神拦下所有罪责,说火炮齐射命令的确与神主无关。

    北方火炮齐射真相似乎找到了,乃是图韦尔伊安贪功冒进并过度相信火炮齐射威力,妄想一次性杀掉贺路千和天子。

    神主却没有露出宽心笑容,脸皮越来越黑。

    盖因为图韦尔伊安的大无畏精神和闭目等死的坦然,令所有人下意识怀疑他在帮上司背黑锅如果火炮齐射建功,神主重赏图韦尔伊安;如果火炮齐射失败,惹来了贺路千和天子的复仇,图韦尔伊安便割下头颅平息众人的怒火。

    计策貌似是好计,可只要不傻不蠢,怎会相信图韦尔伊安是罪魁祸首?

    贺路千、天子等长生者都屹立在土著世界的顶点,法律是他们的统治世界的工具,而非限制他们行为的枷锁。长生者不需要法律,也不需要拿出证据,怀疑就足以判你死刑。所以,图韦尔伊安越积极背黑锅,大家反而越怀疑神主黑心策划了一切。

    连海神和龙女都忍不住望了神主一眼,以眼神交流委婉表示质疑“你瞒着我们搞事?”

    神主却知道,图韦尔伊安背叛了。

    神主压根没有下发炮轰长春不老逍遥功壁画的命令,也没有或直接或间接要求图韦尔伊安替他背黑锅。再者,图韦尔伊安只是乍看起来尽心尽职背黑锅;实际上,图韦尔伊安通过牺牲自己,以确凿无疑的证据,把火炮齐射贺路千罪责彻彻底底与神主捆绑一起。

    图韦尔伊安是神主的铁杆亲信,他的恶意攻击,神主怎么可能三言两语撇清干系?

    神主死死盯着图韦尔伊安。

    神主明白图韦尔伊安背叛了,却想不通图韦尔伊安为何背叛他。

    图韦尔伊安六岁时,父母亲戚死于战斧国内战,凄惨成为无家也无族的纯正孤儿。次年,图韦尔伊安因为聪明伶俐被选入神主的童子军,神主亦师亦父地看守图韦尔伊安成长为一名修行者顶梁柱。如果有时间辩解,如果有条件质问,神主肯定心痛地追问图韦尔伊安“我哪里对不起你了?”

    可惜,神主的解释毫无意义。

    连海神、龙女等同盟者,都不会轻易相信图韦尔伊安背叛了神主。这些年来,图韦尔伊安一直是神主的忠臣,前些年甚至因为死心塌地维护神主的名誉,被玉观音一脚踹伤吐血。如果神主当众指责图韦尔伊安背叛,不论图韦尔伊安怎样回复,大家都会想当然误会神主心肠歹毒榨干图韦尔伊安的最后一丝价值。

    神主情知此时很难取信大家,目光由图韦尔伊安转移到天子身上,心底恨恨埋怨“肯定是这家伙的阴谋诡计!”

    神主试着与贺路千协商“贺丞相,请给我七日时间调查出原委……”

    贺路千摆了摆手,打断了神主的拖延计划“没有必要。”

    图韦尔伊安蓄意拖神主下水,言行举止都有意识地引导大家怀疑神主。越是像贺路千这样不熟悉神主与图韦尔伊安复杂关系的陌生人,越能理智看清庐山真面目,晓得图韦尔伊安有问题。藏在图韦尔伊安背后的阴谋家,估计不是天子,就是神主的对手真神。

    但是,贺路千没有意愿替神主梳理内政。

    无论如何说,图韦尔伊安昨日还是神主的亲信,哪怕神主不是幕后主凶,他也得担负一定责任。

    贺路千可不愿白白被人炮轰十五分钟。

    贺路千拔刀出鞘,武力威胁神主说“不管真相如何,北方火炮阵地总归是你部署的。你仔细想想,如何赔偿我的损失吧!”

    追杀天子经验告诉贺路千,长生者明显比普通超品修行者高一段位,例如天子能够同时祭出三只法相、不惧法相斩灭、速度快于综合实力更强的贺路千、骑在没有实体的苍狼法相等表现。

    神主、龙女、海神等长生者能够与天子对峙至今,今日甚至有信心围杀天子,综合实力估计不会弱于天子太多。贺路千与他们真刀真qiāng干起来,大概率重演前些月的僵持局面贺路千虽然能够击败神主、龙女、海神等三位长生者,却没有办法真正杀伤他们。

    与其无意义到处结仇,不如携势逼迫三位长生者签下城下之盟,收割一点儿切实利益。

    奈何,贺路千猜错了神主的性格。

    神主对贺路千的印象,停留在昔年反击甄延沙等人时的“一日杀五超品”。今日亲眼见证贺路千呼吸间斩杀五名低阶超品修行者,神主想当然把贺路千误会成残忍好杀的笑面虎。神主眼里的贺路千,无论贺路千这一秒的笑容如何灿烂,下一秒都能毫不犹豫取人性命。

    神主由是自己吓自己,觉得贺路千口中的“赔偿”,要么是卸掉他的胳膊或腿,要么是让他无法忍受的大出血。神主渴望和平,却不想要这种没有希望、没有未来的无意义和平。

    因为误会贺路千开价较高,和平谈判话音未落,神主陡然激活所有爆发性武学,窜天猴般冲向西方丘陵荒山。

    龙女、海神非常熟悉神主的性格,也同样被贺路千呼吸间斩杀五名超品修行者的恐怖战绩吓破胆,没有底气与贺路千单打独斗。神主爆发霎那,两名长生者迅速明白了神主的逃命抉择,果断第一时间。

    三位长生者刻意分别逃亡三个方向。

    没了三位长生者监督,群龙无首的三位幸存超品修行者也毫不犹豫掉头逃跑,并有意识地与三位长生者错开。

    于是乎,神主耗费心力纠集的三名长生者、九名超品修行者的浩大阵势,转眼间五死六逃。

    目视神主等长生者仓惶逃离,贺路千茫然怔愣“怎么回事啊,和平条约都不想谈,你们这是准备和厮杀到底?”

    贺路千郁闷摇头“天子一直逃跑,神主、龙女、海神,也二话不说就跑。这些长生者之所以活到今日,是因为他们擅长逃命么?”

    贺路千茫然迟疑间,神主迅速拉开距离,眼看就要消失在山谷之间。

    但,还有天子。

    天子也非常熟悉神主的性格,神主爆发逃跑霎那,天子比他更快激活速度型爆发武学,并以恰到好处的距离稳稳吊在神主身后。待分头逃跑的龙女、海神与神主拉开一定距离,天子忽有猛地爆发所有实力,横身拦住神主“留下来罢!”

    天子曾与神主对战数次,结果都是战胜神主容易、击杀神主困难。

    天子晓得自己没有能力彻底困住神主,急忙狗腿子般呼叫贺路千增援“贺丞相,我帮你拦住了神主。”

    贺路千愣了愣。

    继而,贺路笑着摇了摇头“天子这是想借我之手除掉神主?”

    贺路千遥望龙女、海神,两名长生者注意到神主被天子拦住,却脚步不停的继续向前跑;转首再看向104级超品修行者、102级超品修行者甲、102级超品修行者乙,三名超品修行者也对陷入困境的神主视而不见,闷着头继续向前跑。

    贺路千忍不住啧啧感慨一句“真可怜啊。”

    神主与龙女、海神的联盟,实在太松散了,经不起任何危机考验;神主的御下之术也不怎么样,如今竟然没有一位超品修行者愿意牺牲自己,为神主争取逃命时间。贺路千突然有些理解图韦尔伊安为何蓄意把神主拖入陷阱——瞧神主麾下超品修行者一盘散沙的模样,图韦尔伊安肯定有着许多不为人所知的委屈。

    贺路千施施然赶路,施施然落脚一座矮山山峰,笑脸欣赏天子和神主的酣战。只见神主心急火燎地左突右冲,渴望突破天子的拦截;奈何天子技高一筹,三只法相配合手上的新月弯刀,牢牢堵住神主的去路。

    眼角瞥见贺路千越来越近,神主越来越焦急,神情越来越来绝望,甚至有点儿同归于尽架势。但焦急和绝望突破了临界点后,神主突然疑似做出新抉择,骤然恢复了理智和平静。一次佯装向西冲骗过了天子,神主果断转首冲向贺路千,而后出乎所有人意料跪下“贺丞相,我投降了。”

    天子对神主的投降视若未见,新月弯刀继续斩出。

    但贺路千晓得天子狡诈,更怀疑图韦尔伊安火炮齐射长春不老逍遥功壁画是天子的阴谋诡计,怎会配合天子袭杀神主?贺路千及时出刀,笑呵呵拦住天子的攻击“有话好好说,先别急着动手嘛。”

    天子表现得非常恭顺,即时收刀回鞘。

    天子却没有彻底终止进攻,仅仅把锋利的刀锋改为语言软刀了“贺丞相,你可别被神主骗了。这厮……”

    ===

    神主清醒明白自己的实力,晓得自己不是天子对手。

    神主也知道贺路千持续追杀天子的传闻,虽然尚未亲自验证这条传闻的真假,他今日却从贺路千呼吸间斩杀五名超品修行者的壮举,间接感受到了贺路千的恐怖。神主没有信心与天子正面搏杀,更没有信心与贺路千正面搏杀。

    适才决定逃亡,主要原因是神主觉得持续追杀天子许久的贺路千,不可能与天子亲密无间联合作战。天子此前蓄意把贺路千拉入战场的小心思,神主也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如果贺路千与天子互相提防,你怕我的黑手,我怕你的暗杀,自然而然没有余力追杀神主。

    直至天子全力阻拦,贺路千慢悠悠追来,神主才迟迟意识到自己判断错误“糟糕,这两位凶贼竟然联手了。”

    神主当即陷入绝望深渊“我单打独斗都赢不了,何况是两人联手?”

    虽然贺路千与天子的配合谈不上信任,可只凭贺路千没有趁乱袭击天子的念头,两人便足以完美堵死神主的所有逃跑路线……

    2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