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江军的后面,都不用礼部官员的介绍,他们一出来,京师百姓就认出来了。因为这支步骑车的军队,就是御马监辖下的三大营,是他们最为熟悉的一支大明军队。 这支军队的大多数将士胸口,可以说挂满了勋章。也不用礼部官员介绍,京师百姓都能猜出来,一共是那些战役的勋章:天津之战,土默特部之战,南阳之战,塔山之战,归化城之战,金州之战,草原之战,耀州驿之战。完全可以说,大明这些年来的战事胜利,几乎都有三大营的身影。 对于这支军队,京师百姓给予了最热烈的欢呼!而三大营也没有意外,给予皇上最大的欢呼。 从前面出场的情况可以看出,功勋越高的军队,是越晚出场。一个最直观的证据,就是他们胸口的勋章越来越多。不过,让京师百姓,甚至不少文武官员都稀奇的是,跟在三大营的后面,竟然还有一支军队。 这支军队明显是压轴的军队,都是步军,人数不多,一看就能看到,在他们的后面,并没有其他军队了。如此一来,所有看到的人就更奇怪了。有些心急的人,就迫不及待地问起身边人。 “这是哪支军队,竟然是压轴的军队?” “你问我,我问谁,我又不认识!” “好奇怪哦,他们胸口的勋章,看到了没有?就只有一块而已,他们是凭什么走在最后的?” “是哦,真得只有一块勋章却走在了最后,该不会是这支军队,有我们不知道的功劳吧?可是,也不应该啊,这支军队只有一块勋章而已!” “……” 他们都在议论之时,站在武官队列中的郑芝龙,虽然没有看到旗帜上的字,可他第一眼却认出来了,那就是他的手下,登莱水师中选拔出来参与这次阅兵的军队。 之前的时候,他就有纳闷。看着一支支军队过去,就没见到登莱水师的影子。他甚至都一度怀疑,该不会是发现水师立下功劳太少,又或者说打败建虏水师的旅顺湾之战太过简单,因此就取消登莱水师的阅兵资格了吧? 说真的,郑芝龙在看到东江军和三大营都出场,还不见登莱水师的身影时,他就有过这样的怀疑了。 事实上,水师一直没什么地位,这一点,也是公认的。就算出现这样的情况,在众人看来,也在情理之中,并无不妥。 不过此时,郑芝龙看到登莱水师竟然是作为压轴出场,他顿时就惊呆了。再怎么样,他也没想到是最后一个出场的。 在经过最初的惊愕,回过神来之后,郑芝龙作为和崇祯皇帝聊过未来的人,第一时间就大概猜出了皇帝的用意。将来,是属于水师的! 得到这个结论,郑芝龙顿时露出了非常激动的神情,转头看向崇祯皇帝,眼神中透着狂热:末将必定竭尽全力,把大明旗帜查到大洋的尽头! 此时,有京师百姓也已经看清楚旗帜上的字了,顿时都惊呆了,一时之间,奉天门广场上,竟然难得出现了安静的时候。 看着京师百姓的反应,登莱水师的这些将士,心中其实是忐忑不安的。 还在御马监营地时,当礼部官员过来安排出场顺序时,就有人质疑过,是不是搞错了,就连登莱水师将士自己,也以为是搞错了。 但是,当时礼部官员只是回答他们说道:“此乃钦定,绝不会有错!” 既然是皇帝要求的,那其他部队也就没话好说了。而登莱水师的将士走在最后出场时,他们心中难免就底气不足了。 京师百姓在反应过来之后,都开始窃窃私语,无非是疑惑为什么区区一支水师,竟然是压轴出场? 他们的这个话,虽然基于礼数说得声音并不高,可是,终归被不少水师将士给听到了。如此一来,他们就更心虚了。甚至连他们走路,都没有前面的军队有气势。 城头上的崇祯皇帝,一直是在阅兵的,看到这一幕,他便明白是什么情况。 因此,但登莱水师将士喊完“吾皇万岁”之后,忽然,崇祯皇帝就开口大声说道:“朕虽然只给登莱水师颁发了一块勋章,但是,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正是因为登莱水师在海上无敌,才保证了一系列对虏战事的胜利。朕可以说,没有登莱水师,大明就不可能一下扭转战局,打得建虏没有招架之力……” 听到这话,登莱水师的将士们心中想想,可不是!要不是有他们在,东江军根本就不可能存在,历次的战事,也不可能得到有效调度,物资也不可能得以最大程度的输送。没有他们,大明这边就只能从宁锦防线一步步地推过去…… 想着想着,登莱水师的将士们,那胸膛不由自主地挺直了一分。对于崇祯皇帝,在对皇上应有之尊敬的基础上,又多了那种知遇之恩的心态。 而其他人听了,对崇祯皇帝的解释,也算是可以接受。只有一些较真的人,则在心中暗暗地拿三大营来比较,感觉还是有点不信服。但是,皇帝都这么说了,那就只能以皇帝金口玉言为准。 他们正在想着,却听崇祯皇帝又开口说道:“天下之大变局,为有史以来之最大。我大明的未来如何,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你们。朕觉得,你们是够资格来压轴,朕相信你们,一定不会让朕失望的!” 他的这番话,就只有郑芝龙一个人预见到了。也只有郑芝龙一个人,能体会到皇上所说得天下之大变局,指得是什么? 不过,其他人,却都听傻眼了。 天下之大变局,为有史以来之最大?这不是建虏要灭了,这天下不是要太平了么?就算有西南沙普之乱,那也是无关痛痒的小事而已。皇上该不会是一时口误,说错了吧? 虽然是这么个想法,可是,皇上英明神武,肯定不可能会说错。而且皇上不是说了么,大明的未来,还得靠登莱水师,那这个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靠登莱水师来取胜,敌人是来自海上? 还真别说,不少人顺着这个思路想着。特别是那些朝廷重臣,知道皇上对西夷的态度,再联想到皇上之前所提过的一件件有关西夷的事情,顿时,他们大概就明白了,皇上为什么要这样说了。 不过,远在北方京师的这些人,不管是百姓,还是朝廷重臣,都对西夷的威胁,了解得并不够。因此,哪怕有人想到了,也有点不以为然。但是,皇上这么定下了,也只能是这样了。 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很快,崇祯皇帝的这个预言,就开始逐步显现。等到那个时候,他们一个个免不了赞叹皇上的先见之明。 阅兵结束之后,皇极殿大朝议,换种通俗的说法,就是开年终总结大会。 崇祯十七年的国库收入,因为银行经过这些年的积累,已经开始盈利不少。不过最大头,还是核实官绅优免限额和催缴欠赋。 有张溥这个“酷吏”主持这个事情,又经过常熟谋逆,罢免百官之案,文有南京吏部尚书孙传庭和南京左都御史杨廷麟支持,武有南京镇守太监领军随时支援。可以说,张溥在南方诸省的办差,是再也没有受到多少困难。特别是连糖衣炮弹都没用之后,就更是顺利无比。 清理出来的税田和催缴的欠赋,虽然没有进入国库,直接用于当地百姓,但是却极大地解决了国库的压力,使得其他方面,都是进多出少,盈余自然也就多了。 玻璃厂的盈利,虽然还没有成为国库收入的大头,却已经初露峥嵘。可以预见,就算明年没有成为国库第一大收入,那后年就肯定能成为国库第一大收入的。 谈钱之后,就是文武之事。 武得方面,最主要的是对虏战事,还有京营和京畿之地卫所的改制情况。从正规军中淘汰下来的军队,改变为工程兵之后,修路铺桥,用一句话概括,成就有限。 对此,崇祯皇帝并不在意。在这个年代,完全是靠人力修路,能有多快!再说了,连水泥都没有研制出来,这地面被雨水一泡,估计又有得忙。 这个事情,崇祯皇帝心中记下,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水泥配方,但好歹看过不少历史穿越。水泥这个东西,都会提过一嘴,大概是个什么情况,他多少是有印象的,回头交代宋应星去试验便是,肯定能试验出来的。毕竟这玩意,西夷早就有了,难度应该不会有多高。 文的方面,在过去的一年,也有不少的事情。 辽东以及朝鲜要新增设省,虽然建虏还没全灭,可皇上已经有旨,要选拔出来,先派一部分过去。这个情况是大情况,必须要禀告进度的。 另外,就是农司的成就,也要给皇帝禀明清楚的。由农司牵头的杂交水稻一事,还没有多少进展。毕竟没有塑料,没有大棚,完全在自然环境下试验,进度很慢。不过农司的其他事情,比如番薯、土豆、玉米等物的推广,却让皇上感到比较满意。 开物司这边,就更是轰动全国了。皇上教导太子的那一课,随着邸报已经传遍全天下,由此引发的震撼,可想而知。 事实上,崇祯皇帝在暗地里也有推波助澜,他就希望,科技的种子能有发芽的。 …… 一件件事情奏对完毕之后,崇祯皇帝便开口说道:“今年的情况不错,朕就期待来年能更好。在众卿即将过年之际,朕再宣布一件高兴的事情。” 说完之后,他冲司礼监掌印太监曹化淳点了下头。 曹化淳一见,立刻躬身向皇帝行礼,而后上前,从御案上小心地捧起一份圣旨,转头看向底下武将队列。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