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国大人——果然是周瑜坏了大人的好事,你看这是刘辨下的天子诏,已经有十八路诸侯结成了讨董联盟,汜水关是他们的进攻洛阳的必经之路,不知道相国大人如何安排?”说话的是董卓麾下的李肃,此人也算是董卓的幕僚之一,以前这种大事只有李儒和贾诩参与讨论,只是贾诩被不明来路的人马劫持不知去向,李肃便能够顺势补缺成为了董卓身边的幕僚。吕布是他的同乡,李肃能够这么快上位也是沾了这个光,董卓不甘心待在太师的位置上,索性自己给刘协下令将自己封为大丞相,大丞相位列天子之下,总领所有的军国大事,只差一步就能登上这个人人都想要坐的宝座,不过董卓现在头疼的是陈留外集结的十万大军,失踪的刘辨果然是周瑜搞得鬼,实在是i没想到这小子还有这么多花花肠子,弄出来几路疑兵,让他的西凉大军疲于奔命,最后自己还乐呵呵的把周瑜送出了洛阳城,这个可是成为天下的笑柄,用一句俗语说那就是被人卖了还在帮着别人数钱,典型的缺心眼——只是没有敢这么明着骂董卓是个傻缺而已! “李肃——你觉得该如何应对?”对于李肃此人董卓还是比较满意,就算是关外有十万人马在等着拿自己的脑袋了,董卓丝毫没有慌乱,他作为一个上位者更学会什么叫做劳心,只需要自己麾下的谋士们给出自己合适的建议自己选择就好。 “大人——我以为此战应该派吕布将军率军前往,吕布将军的武勇是众所周知的,他还是您的义子!只是这么长时间寸功未立,在西凉军中颇有微词,不如这一次又吕布将军出战定然能够为相国大人杀得那一群反贼和少帝片甲不留!”李肃举荐了吕布,一是这个是自己的同乡,而是吕布的武艺的却是独步天下,加上又是董卓新收的义子,如日中天的吕布也有自己的窘境,那就是吕布依旧无法融入到西凉军的体系,他手下还是并州的原班人马,看着风光无限实际上是说话没有什么底气。作为同乡李肃自然要帮助吕布,这样自己才能在董卓这里得到重用,到时候荣华富贵财源滚滚而来。 “奉先我儿的确是让我放心,他的武力和领军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文优你对付这些十八路诸侯有什么建议?大家也不要藏着掖着,直接先给我收了他们再说,每天一个战报看着都心烦的不行!”相对于李肃而言,李儒在董卓心中的重量可以说是到了举足轻重的地步,李儒既然在场那就要听一听他是怎么想得?好歹是自己的女婿,怎么都不会害了自己—— “呵呵——让我李儒说来这十八路诸侯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你们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首先曹操此人之前对于大汉而言还是一个忠臣,只是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矫诏召集兵马勤王,难道这中间就没有人看不出来其中的道理?这十八路诸侯中没有一个人是傻子,都清楚这是矫诏却还带着兵马前来那就是心中必然有了一些不属于他们的想法,那就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壮大自己,他们都是野心勃勃之辈。至于周瑜救出刘辨之后,想来也是要挟天子以令诸侯,只是曹操辛辛苦苦的白白的为周瑜做了嫁衣,现在最憋屈的莫过于袁绍、袁术兄弟二人,按照他们四世三公的地位一定能够在其中获得重要的位置,可是他们不过是被当作了开路先锋、粮草官,陶谦此人如果舞文弄墨还行若是行军打仗可就差的太远,如此一来我认为不需要奉先将军出马,前往洛阳有两座关隘汜水关、虎牢关,汜水关我建议有华雄将军出战,副将李榷将军,还有至于军师那就劳烦李肃走一趟,这样的组合带着西凉铁骑也能打的他们落花流水。咱们只需要坐镇洛阳就能看到他们分崩离析——”李儒已经看透十八路诸侯十八颗心,不可能一条心的把自己得兵马交给什么都没有的少帝刘辨,暂时的联合或许能够同仇敌忾,一旦受挫之后必定会马上一溃千里,李肃的心思李儒明白那即是吕布一旦立功之后便有可能威胁自己再董卓这边的地位,他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出现。 “文优——这么多人里面稍微强势的是周瑜手下的典韦实力很强,还有就是乌程侯孙坚、公孙瓒都是劲敌,最让我生气的是咱们西凉的地界上马腾这个混蛋也敢出来蹦跶,传令给张济、张绣将马腾一家老小给我解送洛阳来。只是文优看你的样子你是不是还有别人后招?”董卓听着李儒的分析之后也觉得他们这些关东联盟也没有那么可怕,自己的安危是第一他也同意吕布保护自己,华雄虽然比吕布弱了不少不过也是足以傲视关东诸将的存在。只是李儒嘴角留着一丝不经意的笑容,熟悉他董卓知道这个好女婿还有后手,每次都是等着董卓问这家伙才会说。 “嘿嘿——您没有发现这关东诸侯的弱点就在少帝刘辨身上?我想得就是刺杀刘辨,本来少帝刘辨就应该是一个死人,只是让他多活了几天而已,只要刘辨一死关靠着陶谦这个谦谦君子根本压不住那些人,所以破关东联盟少帝刘辨也是关键。与此同时咱们还需要让刘协下一道诏书,上面要叙述关东诸侯不臣之心祸乱天下,曾经的天子也就是禅位后的弘农郡王被人假冒,只要咱们一口咬定刘辨是假的,他们就没有名正言顺的理由。其他各地的诸侯也不会假如他们,他们会观望咱们和关东诸侯的对决,只要咱们能打赢他们天下就是安稳的。我觉得应该让徐荣前来镇守在函谷关,不管天下大事如何,咱们进可攻退可守都有余地。至于朝内想要蹦跶的人就交给我好了,你就将心放在国家大事上!”李儒手下也有死士,刺杀刘辨是代价最小的计策,华雄能够正面打败关东诸侯当然好,打不过再让吕布上,函谷关有徐荣驻守那就是万无一失,剩下的就是洛阳里面那些有异心的人,有些人是该杀一杀了! “好——有些人好像也忘了我董卓也是吃肉的,老夫的刀多日没有出鞘,他们就开始不安定了!就按你说的办——攘外必先安内,该杀就杀不要手软——”董卓这一刻也是杀气腾腾,自己也没有做什么tiān nù人怨的事情,怎么总有人要反自己呢?和自己做对的人都要杀,杀了他们就不敢有人扶自己的意思。 董卓和李儒的交谈之中已经敲定了方针,李肃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安排,谁让自己没有这个足够的说服力!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