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科幻小说 > 暗月纪元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彼岸的身份(为盟主幻云之剑风贺)

    “哦哟,死了,你该怎么看呢?1号!”站立在沙滩观战区的一块岩石上,简飞阴阳怪气的望着身边的铜面怪人如此说了一句。

    今天简飞特别的为自己的容貌装扮了一番,就算沙滩石椅区大人物齐聚,也认不出来这个站在岩石上很不起眼的人就是简飞。

    站在他身旁的,毫无疑问就是铜面怪人,今天的他不知道为什么连体型也改变了。

    除了依旧戴着面具,人们也没有认出来他就是那个惊鸿一现,将唐凌和唐龙打伤的家伙。

    原来他叫1号。

    “原本可以不死。他的手上可是有梦之域的时间戒。昆,那个家伙可是很护短的。”

    “一秒的时间就算不杀唐龙,完全可以逃生。”

    “毕竟,女王出现了。”1号评价的非常一针见血。

    “所以,你想说唐凌感情用事?”简飞语带嘲讽。

    “是的。如果他的心没有乱,就算下不了手,以他的聪明难道不知道事情能有变通之法吗?难道不会早作防备吗?就算唐龙那一拳是突然发难。”说到这里,铜面怪人停顿了一下,难得语气之中带着恼火:“然后,他就死在了来不及上,不是吗?堂堂天才,死在了来不及上!”

    “对啊,这小子那么深的仇恨,他哪里会想死?的确,心乱了,又下不了手,就死在了来不及上。”简飞点点头,并不否认铜面怪人的说法。

    可下一瞬,他就笑了:“也好,这不暴露了唐凌的弱点?在感情面前容易犯浑。你也就放心了。”

    “感情的弱点,很难改变。但,必须改变。”铜面怪人的声音中带着冰冷。

    “呵呵,你也算接受了教训。”简飞的语气中的嘲讽比之前更盛。

    铜面怪人转头望向了简飞:“你不要搞错了,我不是他。我只是一个1号。”

    “呵呵,这话说的”简飞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悲伤,然后兀自的碎碎念道:“是啊,你不是他,但你也不就是他吗?”

    “说到底,管你是不是他!不是应该感谢老子在拍卖会上做了手脚吗?”

    “不,你就算不做接下来的事情也一定会发生。封印在这种情况下原本就会解除一次。”1号的态度非常严谨的样子。

    “滚,你果然不是他。你gǒu rì de只是,只是”简飞的声音渐渐低不可闻。

    **

    唐凌死了。

    以一种在情理之中,却又是人们意料之外的方式死了。

    擂台上,唐龙呆滞,彼岸抱着唐凌的身影,平静之中蕴藏着一种让人感觉无比危险的气息。

    这气息是如此的明显,以至于就连站在山头上的人都想逃。

    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离开,因为总觉得事情好像还有未尽之意,接下来也许会发生惊天动地的大事?

    “杀了我吧。”唐龙终于开口了,他已经不想去想唐凌的不要究竟是什么意思?他只知道彼岸最后对他流露了杀意,也只知道在唐凌被他亲手杀死以后,他的内心竟然一片空洞,再无寄托。

    “他说不要。”彼岸根本没有看唐龙一眼,只是无比淡漠的说了四个字。

    此时,唐凌身体的温度在流失自己的身体难道不能将他温暖过来?还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重要?

    “尸体要及时处理,他变成尸人会很可怕。”船长开口了,即使现在的彼岸让人觉得恐惧,他也不得不这样做。

    倒不是因为真的怕唐凌会变成尸人,而是如果现在不立刻将唐凌的尸体控制起来,事情会变得非常糟糕。

    因为唐凌即便是死了,他继承唐风的基因链

    他的战种

    等等一切,都会引发很难以收拾的局面。

    为什么他一个堂堂大船长会来坐镇这一场比赛?就是黑老已经提前做出了吩咐。

    “唐凌很大概率会死!守好他的尸体,一定要守好。”

    黑老的话从来都是这样,没有前因,更不会有解释,可既然黑老吩咐了,就必须要做。

    “你要带走他?”彼岸抬头,微微歪着脑袋,表情就如好奇的小女孩,即便如此,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危险魅惑感。

    “请你理解。”船长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

    为什么啊?为什么无法移动脚步,明明自己是堂堂六阶紫月战士,面对一个连紫月战士都不是的小女孩,移动不了脚步?

    “不理解呢?”彼岸站了起来,怀中紧紧的抱着唐凌的尸体,莞尔一笑,那笑容让所有的人都为之一滞。

    怎么了?感觉比之前更美了!好像她越是危险,身上的美艳就越发的浓重

    又像盛放到极致的昙花,下一秒就会枯萎。

    这种感觉太强烈,有的人竟然开始有难过的感觉。

    “你必须理解。”船长失去了耐心,尽管恐惧,黑老需要他完成的事情必须做到,就算可能会死。

    “呵呵”彼岸笑了,眼中银光潋滟:“你要抢走唐凌,我就让这里的所有人陪葬。”

    “不要动她!”唐龙此时的变身状态已经结束,虚弱的他却用尽了所有力气,抓住了船长的衣袖。

    船长眉头一皱,彼岸的语气那么狂妄,要杀死这里所有的人?她究竟凭什么?

    而唐龙又在阻止什么?他知道什么?

    彼岸当然有能力杀死这里所有的人,她一点都没有狂妄。

    她的天赋是如此可怕,更可怕的是她那种与生俱来的天赋,不存在一步步的变强,而是一旦觉醒了,就是至强,甚至不需要突破基因锁。

    可是,万事有得必有失。

    彼岸的能力一旦动用到超出某条界限,她就会付出极大的代价,其中最大的代价就是死。

    这条界限是固定的,除非突破基因锁,它才会改变。

    唐龙对这一切再清楚不过他不能让彼岸死,即便是自己死也不可以让彼岸死。

    他已经忘记了妒忌,妒忌彼岸为唐凌疯狂。

    “呵,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让所有人陪葬的。”在犹豫了两秒后,船长忽然朝前一步。

    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唐凌的尸体必须带走。

    彼岸笑颜如花,一阵阵的旋风开始围绕在她的身侧,吹起了她的长发。

    原来对一切都无所谓了,剩下的只是疯狂。

    何况,是心中根本没有对错是非,只有自我的彼岸。

    “不要动她。”唐龙无法抵抗自己的虚弱,但不知道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在支撑着他,让他死死的抓住船长的衣袖不放。

    “不要动她。”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声音响起了,说着和唐龙同样的话,却是完全不同的语气。

    船长心中极其的烦躁,又是谁?

    他一转头,看到了许多的人,海中竟然冒出了许多的人,围绕着擂台,密密麻麻不下百人!

    全部都是三阶以上的紫月战士!其中甚至还有两名六阶紫月战士,八名五阶紫月战士。

    而说话的,竟然是朝着这边踏浪而来的龙十二。

    这是怎么回事?船长的头上冒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这些人虽然没有穿制服,但是从说话的人是龙十二来看,他们分明就是星辰议会的人。

    星辰议会是怎么做到的?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埋伏了那么多人?而且这里是黑暗之港的地盘啊?!

    另外,这龙十二又是怎么回事儿?他竟然有能力踏浪而行?虽然,这踏浪而行并不是多么了不起的事,但准紫月战士绝对做不到!毕竟就算准紫月战士的巅峰人物,唐凌和唐龙也做不到啊。

    “让我想想,这龙十二在地狱崖挑战他明明才13关。他在扮猪吃老虎?!他要干嘛?”一时间,船长的脑子有些乱了。

    但此时,龙十二已经踏浪而来,跳到了擂台之上。

    其余星辰议会的人则将擂台团团的围住了。

    看着吃惊的船长,龙十二鞠了一躬,微笑着说道:“尊敬的船长,原谅我的冒昧。可是,你真不能动她。会引来灾难的。”

    “你在吓我?!不要忘记了,这里是黑暗之港的地盘,你就算带来了这些人,也翻不起什么波澜。”船长的心中全是怒意,在冷静下来以后,他知道黑老预料到的结果发生了。

    “我真的没有吓你。彼岸曾经是星辰议会的人,人们都叫她女王。可是,你知道她真正的称呼是什么吗?”龙十二的神情非常认真。

    “什么?”船长疑惑了。

    就连沙滩石椅区的人们也疑惑了,女王的确名头很大,风头极盛。

    可是关于她的能力,她的一切都只有极少数的人才知道,这些人都位高权重,就包括正京城的翰皇。

    不过,这些和她的全称有关系吗?

    “其实她的全称,你们黑暗之港的主人是知道的。不然,你问问他?以免你不相信我的话。”可是到了这个时候,龙十二竟然卖了个关子。

    “你不要废话。真当我不敢动手?我一动手,黑暗之港也会”船长不耐烦了,毕竟自己堂堂大船长,被牵着鼻子走,那岂不是笑话。

    “好吧,是你逼我说的。”龙十二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反正她也不是星辰议会的人了。”

    “龙十二!”唐龙咬牙喊了一声,因为虚弱他的声音并不大,可是带着惊天的愤怒!这件事情龙十二怎么能说出来?!他想要害死彼岸吗?

    而彼岸却根本不在乎,只要没有人来抢夺唐凌,一切与她何干?

    可也许就是唐龙的声音不大,龙十二就像没有听见似的,淡淡的说出了四个字:“厄难女王。”24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