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顾少娇宠小刺猬 >

第300章 报复

    不得不说,对于处在这样情况下的周建华而言,他说的这些话实在是太有说服力了。

    就连一边的孙筱安竟也开始有些担心周建华会不会动摇自己的心智了。

    良久,只听得孙筱安笑着说道:“你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要突出你的优势,然后让他明白自己的劣势是吗?

    没错,你说的很对他弟弟一直去骚扰他妈妈,这件事情的确是一件很难解决的很棘手的事情。

    但是你别忘了,他并不是你,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你这般没有底线的。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要走的路,并不是说需要一些并不属于自己的歪门邪道来改变自己要走的路。

    你已经很久没有照过镜子了吧?其实你可以抽空去照照镜子的。

    即便是你现在身负神力又怎么样呢?可是你依旧没有办法阻止岁月在你身上留下的是痕迹。

    你依旧没有办法像我们一样永远年轻。”

    孙筱安说这些话其实也只是为了试探对方而已。

    严以墨一直都在追寻永恒的力量和长生不老的能力。

    但是他可能已经很久没有照过镜子了,所以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长的什么样子了。

    周建华听闻孙筱安这么一说,这才十分利索的从自己的化妆间里取出来一面镜子。

    继而举到了严以墨的面前,只见严以墨立刻闭上了眼睛,继而一拳就将那面镜子给击碎了。

    良久这才捂着脸说道:“那不是我。

    孙筱安你肯定是用了什么障眼法来迷惑了我的眼睛。

    我还是我以前的样子,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你休想以此来扰乱我的心智,说到底今天晚上你们一个都逃不了。

    垂死挣扎这种事情实在不适合你先带去做。”

    孙筱安却轻蔑的笑了起来,良久这才说道:“到底有没有使用障眼法来迷惑你,其实你心里比谁都清楚。

    只不过,你现在没有任何的勇气去面对那张张镜子里的你而已。

    你难以想象,我甚至难以想象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不照镜子的原因。

    是不是忽然有一天发现自己的头发变白了许多,或者是许久不曾刮掉的胡子也白了许多呢?

    很难受吧?但是你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是不是很难以接受呀?

    可以这么许多年,你从来都没有照过镜子吧?

    其实你现在这个样子才是你们人类应该有的样子呀!

    谁都不可避免的需要衰老的。其实告诉你,我们也并不是永远都年轻的。

    只不过我们衰老的速度要比你们慢一点而已,毕竟我们的年纪摆在那里呀。

    我们可以活很久,所以衰老的速度自然也比你们慢。

    所以我就只是想告诉你,即便你身负神力,如今你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可以阻止你身体上的衰老的速度。

    如果有一天你变成了白发老人,变成了一个只能躺在床上不能行动的病人。

    是问你这一生神力放在你的身上又有什么用处呢?

    如果说的再直白一点,如果到了你只能靠氧气维持你的生命的时候,这一身的神力也没有办法让你多活一天。

    直面真实的自己做一个普通人做回原来的你自己难道就这么难吗?”

    严以墨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孙筱安质问道:“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我拥有了神力又怎么会衰老,又怎么会死亡呢?

    明明当初,我在你们的技术革里看到的内容并不是这样写的。

    那书上说了,只要我拥有了无上的能力,就有办法给自己续命让自己延缓死亡……”

    严以墨的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孙筱安再次轻蔑地笑了起来。

    然后只见她微微地摆了摆手,十分同情地看着她说道:“原来你是看了jìn shū呀!

    那我能知道当初你为什么那么执着的跟着我们回了我们的那里呢?

    你一开始不就是想要从我们身上获得永生的能力吗?

    所以如果不出我猜测之外的话,你应该是看他们一直忙于就我这件事情,然后不去兑现对你的承诺,你自己等不及了。

    所以你就去了我们的jìn shū阁,然后看到里面的书。

    那上边并没有教你如何夺取别人身上的能力,但是有一次机缘巧合让你得知了赤雪君那么想要复活女娲大神的这件事情。

    所以你一直都在暗中观察他们的动向,然后伺机行动对吗?

    其实你一开始并不知道那块石头是富有神力的吧。

    直到后来,你抢下了那块石头吃,云雀对你穷追不舍,你才意识到那块石头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吧?”

    严以墨冷哼了一声:“那又怎么样?如今女娲大神的神力悉数在我的身上……”

    “系数?你可知女娲大神作为创世神到底拥有怎样的神力?

    区区这一点点,你竟然就说他悉数都在你的身上吗?

    让我告诉你吧,如果你真的拥有了女娲大神全部的创世神力。

    现在我就不会站在你的面前和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我会直接告诉世人,让他们远离你提防你的。”

    孙筱安一边和严以墨说话,一边还不忘了让对方逐渐的放松警惕。

    是不是的,还会查看一下院门外头到底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声音。

    可是院门外却一直十分的安静,这让他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严以墨看着自己略微有些苍老的双手说道:“所以,你的意思是即便是我现在有了神力,也终有一天会死去喽?”

    孙筱安依旧点着头说道:“一来你并不是我们这样的人。

    二来你自出生起便是普通的人类,所以无论你怎么努力,怎么去想要改变这个定论。

    最后你都会发现你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的。

    否则,当初女娲创世时,将你们造出来是为了什么呢?还不是为了平衡自然?

    像赤雪君他们便只有那么几个人,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并不是佛眼里最适合出现的人类。

    而我们的出现,其实是后来女娲大神修补时空漏洞的时候,意外衍生出来的罢了。

    说白了,我们这么多年只能生活在那种环境下,也是因为我们并不是佛眼里可以出现的人类。

    但是佛慈悲为怀,并未为难于我们,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话又说回来了,你作为佛最满意的人类之一,却妄想着变成佛不满意的人类,如此逆天而行,你觉得最终你即便成功了,佛能容得下你吗?”

    不得不说,孙筱安的这场心理战打的实在是太漂亮了。

    良久,严以墨依旧坐在那里不发一言,孙筱安原本以为自己就快要成功了的时候。

    这忽然见到严以墨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然后看着他们说道:“既然我终究是要死的,让我永远没有办法实现我的愿望。

    那我留着你们做什么呢?让你们看着我死,然后畅快的对酒当歌吗?

    我可没有那么慈悲为怀,你说对了,如果我一定要死的话,那我一定会拉着你们给我做垫背的的。

    不仅是你们,整个霖市所有的人,都要陪着我一起死。

    你们不知道吧?你们被困住的这几天我去做了什么呢?

    世人可并不是全部都是周建华,他们有太多的yù wàng,有太多的贪心。

    他们听说可以获得神力,你知道他们有多高兴吗?

    他们现在正在慢慢赶来的路上呢,孙筱安记得你们那里是不是有什么规定呀?

    不能在除了你们那里以外的任何地方使用你们的能力是吗?

    诶呦呦让我想想。一会儿如果那些普通的人类攻击你们的话,你说你们是还手还是不还手呀?

    诶呦呦!这种场面我真是想想就觉得非常的刺激呢。

    说了这么多,我虽然觉得你说了许多的废话,但是至少有一点你让我明白了。

    你们不让我好活,我自然也不会让你们好活的。

    反正怎么着都是要下地狱的,那不如大家一起下去玩玩喽。”

    孙筱安闻言,当即脸色大变,继而看着他有些诧异的说道:“什么意思啊?

    你竟然真的把你的神力给了更多的人类?

    你疯了吗?你是要真的让这个地球变得混乱才甘心吗?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如果你并不是真的必须要死的话,原本你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严以墨冷笑了两声说道:“现在谈这个还有什么必要吗?

    好吧,说出来也无妨,那就让我来告诉你好了。

    我原本的计划是做这个地球上的主导者。

    要让这是人全部都膜拜我,全部都恐惧我。

    全部都顺从我,总之你们可以做那里的王,我也可以做这里的王。

    他们的生死就只在我的一念之间,这样的王者是不是想想都觉得十分的过瘾呢?

    不过现如今我又改变了主意,既然我到头来都是要死的,那我为什么不早点儿拉那些人下地狱呢?”

    听了这话,孙筱安竟瞬间觉得自己刚才似乎用错了策略。

    现如今的情形竟然越来越失控了,是艺术之间他又找不到更加适合的话来让对方暂时停止这些疯狂的事情。

    就在他苦思良策的时候,院门外却忽然响起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严以墨笑着说道:“看吧。我的小伙伴们都来了呢!

    你猜他们会怎么对付他们呀?你的朋友赢了,还是我的小伙伴会赢呢?

    我猜想一定是我的小伙伴儿们最终能够赢得了你们。

    不过他们这些战场上的事儿,我们就暂时不去搭理了。

    接下来来解决一下我们三个人之间的恩怨吧。

    孙筱安当年你和顾流笙孟灏川等人联手,可是让我吃了不小的苦头呢。

    我的家,我的父母,我的爷爷,还有我们家的集团,最终可是都毁在你的手里的。

    你说这笔账我们该怎么算呀?我所有痛苦的开端都是因为你而起的。”

    孙筱安愣了愣,忽然有些恼怒的说道:“那我的痛苦又是谁给的呢?

    你知道我嫁给你以后,我过的是怎样的日子吗?

    若非不是经历过一次痛不欲生的经历,我又等会再重来一次,之后又决绝的选择离开你呢。

    一切有因才有果,如果不是你种下的因,用了谁能给你那样的果呢?

    难道不是你自己自身不洁出轨在先吗?

    你背叛了我,我的痛苦又有谁可以替我承受。

    怎么反而你现在却觉得自己是个受害者,我反而成了那个施害者的人呢?

    这又是什么道理?”

    周建华站在一旁始终一言不发,似乎在件事情理他,也没有什么立场去说话了。

    作为最好的闺蜜,她背叛了孙筱安,作为最好的同学,她破坏了严以墨的婚姻。

    其实说到底,这些年他一直觉得当年的一切其实都是他的错。

    如果他早一点告诉孙筱安她和严以墨的事情,或许他们的友情也不会走到最终那个地步。

    可是他选择了沉默,他眼睁睁的看着她自己的爱人和自己的闺蜜结了婚。

    可是他又不甘心,然后就去破坏了闺蜜的婚姻。

    所以其实他一直都觉得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是他自己。

    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他没有任何的怨言,安于这样的生活了。

    他的父亲在临终的时候,最终还是向他道了歉,那一刻他觉得很多的坚持都没有了意义。

    做一次,可当他们两个人再次旧话重提的时候,他竟然觉得他已经没有了任何该说话的立场了。

    帮孙筱安吗?可是他又有什么资格站在他的身边替他说话呢?

    最初破坏他家庭的人可不就是他自己吗?

    反驳严以墨吗?可是最终,一直抓着他不放,然后想方设法把他抓在身边的人,也是他自己呀。

    所以他又有什么资格可以去埋怨严以墨呢?

    这样的痛苦持续了十几年,二十几年,到现在竟然被无限倍的放大了。

    严以墨愣了愣,下一刻果然就将目光转移到了周建华的身上。

    良久这才凉凉的说道:“作为那件事情的当事人,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说吗?

    周建华小姐,我记得当初是你一直不肯放过我吧。

    各种诱惑我各种暧昧的短信发给我。

    作为一个男人分手的数下半身的应该是极为少数的吧。

    毕竟在面对诱惑的时候谁又能把控的住呢?

    所以现在你的前夫还有你的闺蜜都站在你的面前,他们正在讨论当年的谁是谁非,你作为当事人我觉得应该有话要说吧。

    怎么反而现在站在这里一言不发了呢?我记得当年你的脾气可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你的伶牙俐齿呢?你的泼妇骂街呢?你那瞧不起穷人的高贵气势呢?”

    这一句句一字字都在无比的讽刺着曾经那个不可一世的周建华。

    只见周建华握紧了拳头咬着牙说道:“没有错。你说的对,所有的错都是我造成的。

    如果你真的要报复的话,放过他们报复我一个人吧……”

    顶点8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