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诸天行 >

第四百八十七章异变

    一休大师突然插嘴,“千鹤道长,你为什么不拆掉这帐篷,让它吸收多点阳光,减低点尸气?”

    千鹤道长一听,往帐篷上一看,一想也是这个道理,“你说的对,多谢大师提点。▲≥八▲≥八▲≥读▲≥书,.√.≧o”

    旋即对着自己四个休息的弟子大声叫道,“东、南、西、北,把这个帐篷拆了。”

    四个弟子异口同声地说了句,“是”,就凑到棺材旁边,要将帐篷给拆了。

    众人的举动引来了服侍那个轿子上小王爷的娘娘腔乌侍郎的注意,他挥舞着手帕,一副阴阳怪气的样子,盛气凌人地说道,“喂喂,为什么拆帐篷?”

    千鹤道长正在跟四个弟子一起拆帐篷。

    四目也从屋里走了出来说道:“殭尸的尸气太重,而阳光刚好可以降低尸气。”

    乌侍郎“啊”的一声,“是这样呀,那就拆了吧,小心点。”

    得到乌侍郎允许的千鹤道长走了过来,指挥着四个弟子动手。

    “千鹤道长。”李昂开口了。

    “什么事?小兄弟”千鹤道长疑惑地转过身子。

    “道长,现在是夏天,阳光虽然猛烈,但是雷雨天气也是说来就来。我看这天象,指不定很快就会下雨。到时候,雨水冲刷掉墨斗线,那就遭了…….”李昂一副“设身处地,为你着想”的样子。

    一休大师的脸不自觉地黑了下来,李昂这话不是在打他脸吗?

    一休大师在这部电影虽然是和尚身份,但却一点和尚宽宏大量的心肠都没有呀,反而更像是一个六根不净的老顽童,跟四目道长斗得不亦乐乎!

    就像原剧中四目道长吃了乌侍郎的瘪后,一休大师还笑着冷嘲热讽了四目道长一次。

    千鹤道长听了,沉吟不语,看了看天象,又看了看被拆掉的帐篷,踌蹴不决。

    “天气哪会说变就变,李昂小兄弟是不是过于杞人忧天了?”不知道为什么,一休大师就是忍不住反驳李昂。

    李昂闻言冷笑,“天气一变的话,那个时候重新架帐篷就来不及了。”

    李昂说的很有道理,但一休大师的脸面也不好随意反驳,千鹤道长一时陷入为难中。

    “师叔,糯米呀。”这时家乐拿了一包糯米过来递给千鹤道长。

    “谢谢师侄的糯米了。”千鹤道长笑着致谢。

    “师叔客气了。”家乐爽朗地说道。

    这时那个娘娘腔的乌侍郎又叉着腰,装腔作势起来,“诶诶诶,该启程了,还讲那么多干什么?”

    说着就招呼起他身后的兵勇,没好气地道,“启程了,启程了。”

    眼看着剧情按照电影一样发展,李昂又努力了一把,“千鹤道长,我看天气,不出半个时辰就会打雷下雨,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下雨就来不及了。”

    李昂也是看千鹤道长为人不错,最后自己尸毒攻心之后,宁可自尽也不想为祸苍生,十分可敬,况且这些演员的一张张面孔看的李昂有着别样的亲切感,要是就这样死在殭尸手下,实在是太可惜了。

    一休大师听到李昂这话也没有出声,虽然他跟四目道长是欢喜冤家,虽然不够宽宏大量,有仇报仇,但他本质的确是个慈悲为怀的和尚,哪怕李昂和他不对付,但是眼下的确是李昂的话更有道理,他到是不会为了面子继续强争,为了反驳而反驳。

    “这…….小兄弟你说得对,真到时候就来不及了,”千鹤道长到底被李昂给说服了,“东南西北,去把帐篷重新装起来。〖∈八〖∈八〖∈读〖∈书,.2∞3.↓o”

    “是。”虽然有些奇怪,但是尊师重道的四个弟子,又任劳任怨地重新装起了棺材上的帐篷。

    “干什么?干什么?你们又在干什么?”眼尖的乌侍郎发现了千鹤道长这边的举动,又怪叫了起来。

    这一次,吸取了教训的一休大师没有出声。

    千鹤道长挂起了笑容,从容不迫地迎向乌侍郎,“乌侍郎,是这样子的,我师侄说等下天气会有暴雨,怕雨水冲刷墨斗线,那时候就遭了,所以先把帐篷重新装上。”

    “哦,这样子呀?”乌侍郎在那里拿腔作势。

    “乌侍郎,既然等下会下雨,那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晚吧。”

    抬轿上的小王爷一锤定音道。

    “是。”乌侍郎这个狗腿子立马点头应道。

    “你们都停下,都停下,今天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晚。”乌侍郎指手画脚说道。

    那些兵勇侍卫一听,都重新放松了下来。

    虽然千鹤道长急着将殭尸运往京城,不过那位小王爷发声了,他也无法反对,只得走到家乐李昂一休大师面前,“不好意思了,今晚得在这里打扰了。”

    “哪里哪里,能与千鹤道长秉烛夜谈,贫僧欢喜还来不及呢。”一休大师笑眯眯双手合十道。

    “谢谢大师了。”千鹤道长回礼。

    “哇这么多人,那今晚这里就热闹多了。”家乐看着这一个个人头,忍不住说道。

    “师兄,叨扰你们了。”千鹤道长略带歉意地对四目道。

    “不麻烦,不麻烦”四目的微笑有些僵硬,心中却在盘算这么多人吃一顿饭够自己赶多少尸,而且这些人还是皇族,遭了遭了,上一趟白跑了。

    倒是其他人脸色都是欢喜的样子,就连那些兵勇也一样,好不容易有个歇脚之处好好休息也好,不用风餐露宿。

    李昂洒然一笑道:“留下休息也不错,不过这里住得下这么多人吗?”

    乌侍郎说道:“不要紧,这些人打地铺就可以,关键是小王爷要照顾好,你们不会连一间房都腾不出来吧?我们家王爷愿意在这修息是你们的荣幸,不知好歹,哼!”

    四目强忍一拳打爆这个乌侍郎脑袋的冲动,转过头去。

    “你们谁是屋主啊?”乌侍郎又问。

    一休大师说道:“这一间是我的,那一间是他的,方圆十里就只有这里有两间屋子,施主要是今夜要在这里留宿,便选一间吧。”

    “和尚哼,我们家王爷不喜欢和尚,不住在你家,那边那个,对对对,就是你!呐!”乌侍郎从衣服里拿出一条小金鱼,“黄金五两,住你这里一晚,便宜你了。”

    “哎呀呀,这怎么好意思呢,留宿本是应有之意,还给钱,真是,家乐,快起准备晚饭啊!”四目眉开眼笑的接过了小黄鱼。

    “好!东南西北,把棺材抬到你们师伯的停尸房!”千鹤道长等乌侍郎跟家乐谈好了话,这才吩咐道。

    “是!”四个素衣打扮的道士,立刻应道,便纷纷行动起来。

    “千鹤道长,我看着天色还不错,可以将棺材摆在停尸房外面,晒晒阳光,减少尸气,等真下了大雨,再把棺材运进去也不迟!”一休大师心里还是暗暗存了掰回一局的想法。

    “有道理!”千鹤道长闻言又是一震,欣喜说道。

    “东南西北。”

    “在。”

    “你们按照一休大师说的做!”

    “是!”

    一休大师欣慰地笑了,可是李昂不在场,他看不到这一幕。

    这时房间外传来喧哗声音,没多久,他的房间门口就传来一声声大力的啪门声音。

    “什么事啊?”李昂打开了大门,正好看到那个酷似包租公的乌侍郎正拿着手帕,准备又要用力啪门,看到李昂突然开门一脸惊吓的样子。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乌侍郎原本要敲门的手变成轻轻拍着自己的胸膛,一副小心肝乱跳的害怕样子,只是这幅脸孔放在一个任何中等姿色以上的女人身上,都会有激起男人保护yù wàng的效用,如果是放在乌侍郎这个擦着胭脂水粉,留着小胡须的男人身上,那就可就相当有趣了。

    尤其是乌侍郎长得和没有尸变的任老太爷有**分相似{他们都是包租公演的}若是任发在此,说不得还会误以为是自家老父亲又还魂了。

    暖了一会,乌侍郎才掐着兰花指,趾高气扬地道,“你,带着你的东西,出来,你的房间我们征用了。”

    “哦?”李昂微笑道“这间房你们要用吗?不是不可以,我看这孩子风吹日晒还蛮辛苦的,让出房间也没什么,但是你的态度有问题啊!”

    乌侍郎不得不心里暗叹一声,如果大清还在,你们这些狗腿子,哪里来的狗胆?

    他也不用亲自过来,一声令下,什么房间不得让出来。

    哪像现在,还要自己亲自过来。

    “我们出了钱的,黄金五两。”乌侍郎又道。

    “道友,道友,算了算了,他们毕竟是皇家的人,今天就将就一晚吧。”四目听到这边的动静连忙走了过来道“今天我和你还有家乐一间房就好了,客房腾出来给他们,给我个面子吧。”

    李昂倒是无所谓,便是几天几夜不休息也不会怎么样况且他本来就是客人,既然主人四目都这样说了,他也没有继续争执的必要,微微颔首,简单的轻点一下随身的物件就把房间腾出来了。

    李昂来到大厅,正好遇见了居中协调的千鹤道长。

    “道长。”李昂打了一声招呼。

    千鹤连忙还礼,刚刚四目简单的和他说了一下李昂的本领,他这才知道为什么这个年轻人自己的师兄如此重视,连忙还了一礼,不敢再叫小兄弟说道:“道友,乌侍郎他这个人就是这点不好,总爱使唤人,其实人倒是不坏,还请多多见谅。”

    “没事没事,没有什么好计较的,有道是心随境转是凡夫,境随心转是圣贤,咱道比不上圣贤,却比凡夫要多少强些,宠辱不惊,道是寻常啊”李昂轻轻说道。

    修行如何不是修心,到李昂这等修为,就算只剩下肉身之力,做个万人敌还是没问题的,可李昂却从不认为自己高一等,若是他想,惹怒他的人全数杀了又如何,可是杀了之后呢?什么都没有得到。

    若是只因为自己一时喜怒便杀人无算,自己不就成了自己以前最讨厌的人吗?

    越是修为高深,越应该约束自己的行为,否则就像李昂自己说的,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当你自认为可以肆意妄为的时候,就是越危险的时候。

    在麒麟血脉作乱的时候,正是这样的心性还有其他的原因才让李昂没有直接步入魔道,初心是什么,李昂还记得。

    千鹤高兴的点了点头道:“道友果然有见地。”

    李昂别过千鹤道长,来到停尸房,停尸房外,一座金棺在外面晒着太阳。

    几个兵勇和千鹤道长的弟子在旁守候。

    现在外面吵闹不休,他也不好继续修炼请神术,便走近来看一看这所谓的皇族殭尸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

    果然不一般,细细观瞧,李昂轻轻点了点头,虽然被墨斗线包裹,但是棺材四周还是有一股浓郁的尸气,更为奇妙的是尸气之中还隐含了一股威仪气息,若是李昂所料无差,这便是大清龙气了。

    这具殭尸的身份非同一般是皇亲国戚,所以沾染了龙气,这龙气若是在活人身上也看不出什么效果,如今在李昂眼中,这尸气龙气交缠,倒是发挥出了几分奇异的效果来了,只是似乎还少了一点催化剂

    李昂笑了笑,不以为意,也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已经天暗,倾盆大雨伴随着狂风闪电,倾泻而下。

    李昂抬眼就看到隔壁的停尸房外面走道上挤满了“行尸”,时不时还有几个兵勇从停尸房里面,抱出一具具行尸,也就是四目的“客户”。

    金棺还在外面淋着雨,千鹤道长和几个徒弟在雨中忧心忡忡地看着走道上指挥着的那个乌侍郎。

    李昂侧耳一听,只听得乌侍郎一脸嫌弃地说着,“快点,快点,快点把那些尸体搬出来,迎老王爷进去。”

    千鹤道长看不过去,走向前对着乌侍郎说,“乌侍郎,能不能先让棺材进去?”

    “不行。”

    “可是等下…….”

    “等下那些尸体搬了出来就行,现在不行。”乌侍郎掐着兰花指,装腔作势道。

    千鹤道长只得无奈看着那些兵勇将尸体搬出。

    这时千鹤道长一个弟子大叫,“师傅,棺材的墨斗线化了。”

    “什么?”千鹤道长赶紧望过去,发现棺材上的墨斗线被雨水都快冲刷没了,心里的不详预兆就更深了。

    “千鹤道长为什么不让棺材先进去啊?”李昂问道。

    千鹤道长闻言就是一阵苦笑,“那个乌侍郎要将尸体全部搬出来,才肯将棺材放进去。”

    “为什么?”李昂大惑不解。

    “因为那个乌侍郎说了,里面是皇亲国戚,哪怕死了,也不能跟那些泥腿子住在一起。所以他一定要将那些行尸搬出来才肯将棺材运进去。”

    “这可真是他自找的”李昂摇了摇头翻了个白眼。

    雨声将李昂的声音盖住了,乌侍郎没有听到李昂的话,千鹤道长倒是听见了,却是苦笑着摇头。

    这时一阵风吹斜雨而过,突然雨就停了。

    原本淋雨的东南西北四个人,都有些开心地说道,“哎,雨停了呀!”

    这场景李昂很是熟悉,双目陡然圆睁紧紧的盯着金棺。

    刚好兵勇已经将行尸全部搬出走道,并来到棺材旁边,准备帮忙四个道士推棺材。

    “好了,可以把王爷推进来了。你们小心点。”乌侍郎挥舞着手帕,道。

    “是。”兵勇应道,开始用力将棺材推进来。

    就在这时,棺材上面的尸气和龙气交织结合似乎也到了某个临界点,有一股异样的气息缓缓流转。

    忽然间天边一声炸雷,好巧不巧落在了金棺之上,也不知是这金棺上面的气息引来天雷,还是天道有感妖邪出世以天雷消灭,只不过结局倒是一样的。11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