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强宠娇妻:总裁很傲娇 >

第465章 果然是要对金家出手了

    “这次,我决定放弃让娱乐圈中当红明星代言的惯例。”他说,“就让设计回归本质吧。”

    “……”冷无咎不太了解萧释的脑回路。

    但,相对于总是高高在上的冰合国际来说,接接地气倒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从摆在云端的设计到放在心里的设计,这种理念也更加具有人文关怀。

    在这个卖情怀的年代,或许能行。

    “可以试试。”冷无咎说。

    萧释双手放在额边,捏了捏头,“具体的操作,还需要你跟盛意来操作。”

    “新品设计这块,我跟舒喻来操作。”

    “这次发布会如果能跟预料中一般成功的话,或许也能改变一下冰合国际的浮夸和和花瓶。”

    他说完,站起来,推开暗门。

    “好。”冷无咎也跟着站起来,“还有事吗?”

    “没有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萧释的身子顿了顿,“冷无咎,你们冷家,有没有想进军娱乐圈这块?”

    “啊?”冷无咎一愣。

    “这个行业的确是个暴利行业,不过我们家老爷子不太喜欢。”他说着,瞪大眼睛,“萧释,难道你想进那里面捞点钱?”

    “不过你也不像缺钱的人啊。冰合的钱就够你挥霍一辈子的了。”

    “我没兴趣。”萧释看了看他,“如果你们想进娱乐圈这个产业的话,我可以投资。”

    “啊?”冷无咎怀疑自己听错了。

    “萧释啊,整个娱乐圈产业中,金家一支独大,就算我们能进军……”

    他说到这里,突然明白了萧释的意思。

    金家……

    那个赫赫有名的金家!

    萧释受伤,就是因为金家的人在黑市发布了萧释的悬赏令。

    还因此引起一系列的反应。

    金家不仅仅是伤害了萧释,还伤害了萧寂。

    以萧释这种护短的性子,是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

    他,果然是要对金家出手了。

    “你,确定了吗?”冷无咎的脸色很严肃,“你可知道,一旦出手,就再也无法回头了。”

    “更何况,那个胖子,也只是金家的一条狗而已。”

    “就算是我们老爷子那一辈,对金家出手也会掂量掂量。我们要不要先去谈判?看看金家的态度再做定夺?”

    “不必这么麻烦了。”萧释的声音冰冷如刀,“金家刚对我们出手,必定不是那个肥猪一人的主意。”

    “而且,除了对付金家,我觉得,预防凤家更有必要。”

    “凤璿可不是那种善罢甘休的人。尤其是上一次他占了便宜,又卖给了金家一个人情。我想,以凤璿的性格,很有可能会借机利用金家。”

    冷无咎邪魅的眼睛里闪着精光,“你的意思是,凤璿会通过娱乐圈的产业来扩大自身,然后一点点蚕食掉我们的产业?”

    “如果那个人是凤璿的话,很有可能。”萧释说。

    冷无咎点了点头。

    他一脸严肃地坐回去,往沙发上一躺。

    手指捏着下巴。

    萧释分析得很有道理,凤璿的性格,的确喜欢猫捉耗子,然后把耗子活生生虐死的过程。

    “我知道了。”冷无咎笑了笑,“我会尽量说服老爷子。”

    萧释没有再继续说什么。

    他推开暗门,看到秦潋滟正和卫颉围在舒喻身边,表情缓和了很多。

    “怎么样了?”他问。

    “上了药,已经好多了。”卫颉放低声音,“她肚子疼得厉害,我给她打了安定针,现在刚刚睡着。”

    卫颉踟蹰了一会,欲言又止,“那个……”

    “有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说。”

    萧释挑眉,“什么?”

    卫颉挠着头,“我给她把了把脉,发现她的脉象又变了。”

    “好像,并没有怀孕……”

    “真是太奇怪了,昨天我明明感觉到了。可今天,我试了好几次,根本不是怀孕的脉象。”卫颉的脸色有些白。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也没有流产的征兆。”

    “身体健康,跟正常人的脉搏没什么区别,实在太奇怪了。”

    “……”秦潋滟额角挑了挑。

    如果是别的事情还有可能,但怀孕这种事,可以一会怀,一会没了?

    这不是瞎扯淡么?

    萧释倒是不太在意。

    他摸了摸舒喻的额头,没有发烧,睡眠状况良好,稍稍放下些心来,“等叶容源醒来之后再说吧。”

    他顿了顿,接着说。

    “你们两个,是不是在这里逗留的时间太长了?”

    秦潋滟脸黑了黑。

    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大概就是说的萧释这种人吧。

    “是啊,我们在这逗留了太久。”秦潋滟推着卫颉出去,“不过,你家姑娘现在不太合适做那种事。”

    “要节制哦。”

    她非常“贴心”地帮萧释关上门,将萧释的黑脸关到屋里。

    萧释额角的青筋跳得很欢快。

    要节制,节制个鬼啊。

    舒喻并没有睡太久。

    卫颉大概是觉得她的身体状态有些奇怪,不敢用太多药。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瞧见萧释正坐在桌子旁,认真地图画着什么。

    认真起来的萧释很好看,从舒喻的角度看去,能看到他完美的侧脸。

    他时而皱着眉头,时而松开,清冷的面容像是有魔力一般。

    舒喻就那么呆愣愣地看了他很久。

    直到萧释放下笔。

    “你醒了?”萧释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早醒过来,“感觉怎么样?”

    “没事了。”舒喻眨了眨眼,“卫颉的药很管用,脸上一点都不疼了。”

    肚子也不疼了。

    她摸着小腹,总觉得叶容源那个混蛋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按照常识来推算,她的呕吐反应,的确是妊娠反应。

    可她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异常。

    这种玄幻一般的情节,眼下也只有叶容源能够解释清楚吧。

    舒喻这么想着,瞧见萧释正盯着她看。

    “我脸上有字么?”她摸了摸脸,正面对着萧释的注视,有些害羞。

    脸微红,忙低下头。

    “啊,对了,你刚才在画什么?”她转移了话题。

    萧释拿了刚才画的几张设计图,“我刚才做了一些设计图,你看看怎么样。”

    舒喻有些惊讶。

    她稍稍坐起来一些,拿过那些设计图,很新颖,也很见功底。

    虽然还不是完成品,她却能预感到这些设计品一旦发布,肯定会大火。

    “我觉得挺好的。”舒喻将那几张看完,眉头微微蹙起。

    “有个问题,其实我很早之前就想问了。”她说。

    “嗯?”萧释挑眉。

    “你先前说过,你是冰合国际和云合国际的持有者?”

    萧释愣了一下,点头,“可以这么说吧。”

    “所以,你也姓萧,萧冰合到底是你什么人?”

    不仅仅是这样,萧释的设计手法,跟那个萧冰合如出一辙。

    “这个嘛……”萧释垂下眼,想着要怎么开口解释。

    “我先前就觉得萧冰合是你叔叔什么的。”舒喻说,“你给否认了。”

    “难道,萧冰合是你父亲?”

    她这么想着,越发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萧释的年纪也就二十来岁,冰合国际已经成立二十年了。

    所以,萧冰合是他父亲的可能性非常大。

    萧释原本在想着,该怎么给舒喻解释这个问题。

    听到她自顾自在说什么萧冰合是他父亲之类的话,轻轻笑了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饿不饿?”他摸着她的头,“想吃点什么?”

    舒喻真没什么胃口,她伸出手,“给我。”

    “嗯?”

    “给我笔。”她轻轻笑了笑,觉得高冷的萧释呆萌起来非常可爱。

    萧释将笔递给她,目光炯炯,“可是想到了什么?”

    “也没什么。”舒喻歪了歪头,“就是觉得缺点东西。”

    她一张设计稿上认认真真画了很久,“你觉得怎么样?”

    萧释挑眉。

    能够在他的稿子上加东西的人,也只有舒喻了吧。

    这设计稿,他采用了银杏叶的形象。

    秋天的银杏叶通体金黄,婀娜多姿,又轻盈如蝴蝶。

    虽然整体的设计基调很普通,但仔细看去,能给人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舒喻在银杏树叶上增添了许多纹路,又在叶柄上加了一个小小的凹陷。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舒喻将设计图纸倒过来。

    萧释这才发现,那银杏叶子上的细小纹路,倒过来看,竟是一个背着行囊的,正在行走的人。

    他瞪大眼睛,“这个……”

    “落叶,我想到了离愁。所以想到了行人。”舒喻轻轻地笑着,“感觉这气质很符合呢。”

    萧释平常最喜欢设计这种东西,看到这种精巧的设计,越发爱不释手。

    “你觉得这一张如何?”他又拿来一张。

    这一张的设计比较简单,只是一个弯弯的月牙。

    “这个也是你画的?”舒喻有些惊讶。

    “是啊。”

    “可真没什么技术含量。”她拿了笔,稍微在上面修改了一下。

    月牙之上,镶嵌了一些柳叶。

    只是两三片的样子,比只有月牙要雅致饱满一些。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舒喻在那张纸上画了一个反面的。

    在反面刻画了简单的人影,是男女相互依偎的形状。

    萧释越发惊愕。

    他平常最喜欢一些有温度有生命的创意设计。

    相比起设计部那些精巧的设计,这种或者温暖或者悲伤的设计感,才是精髓所在吧。

    “如何?”舒喻问。

    “很好。”萧释轻轻地挑着眉角,拿出第三张的时候。

    舒喻看都不看就扔到一边。

    “我觉得我事先没给你谈好价格。”她盯着萧释的眼睛,“我可不是随随便便就给人改的。”

    “啊?”萧释一愣。

    “我的职位是助理,不是设计,所以这算是额外的工作。”舒喻伸出一根手指,“改一张,给我……”

    “一块?”萧释问。

    舒喻额角跳的很欢快。

    好歹这男人也算是个有钱人,怎么能这么小气巴拉的。

    “改一张一万,价格公道,童叟无欺。”舒喻的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

    “愿者上钩。”

    萧释低声笑了笑,从兜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来,“要不,我把工资卡上交?”

    舒喻瞪大眼睛,“你还有工资卡?”

    她接过来,看到那卡片上的卡号嘴角抽了抽,“骗人的吧。”

    “萧释。”

    “嗯。”

    “你说。”她轻轻地笑着,“如果我们两个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的?”

    萧释微微一愣,笑得很是开心。

    “大概,会跟你一样吧。”

    “啊?为什么会跟我一样?”舒喻撇了撇嘴,果然还是跟萧释一样才更好一些吧。

    如果是个男孩,长相如此俊美,肯定很受欢迎。

    如果是个女孩,跟萧释那样,大概会是个冰雪美人。

    “我来告诉你,盛意回来了,有事要上报。”

    “情况似乎要比想象的严重一些。”

    “具体的情况,还是让盛意来汇报吧。”

    萧释皱了皱眉头。

    他凑到舒喻面前轻声说,“乖乖躺着休息一下,我去去就来。”

    舒喻不好意思起身。

    她点点头,看着萧释和冷无咎出门,才好意思从被子里探出头来。

    被人撞破的感觉,实在太差劲,太令人害羞了。

    萧释和冷无咎走出来的时候,盛意正黑着脸坐在外面。

    见萧释出来也没有好脸色。

    “这是怎么了?”萧释有些纳闷,这个盛意的脾气和性格是最沉稳的。

    他不苟言笑,做事认真,又话少,平常对他也是恭恭敬敬的。

    像今天这种情况,非常少见。

    “仓库里的货物,百分之三十被调包成了假货。”盛意言语中有些怒气。

    “这百分之三十已经卖出去很多,主要是电商渠道。现在舆论已经无法控制了,对我们的品牌影响非常大。”

    “这一次的事件是有预谋的,有计划性的,性质非常恶劣。”盛意说,“虽然我已经报警,但……”

    “我总觉得事情比我们现在所看见的还要复杂。”

    萧释坐在他对面,“你的意思是,这件事不是普通的事件,而是有预谋的?”

    盛意点点头。

    他平常很少生气,也很少有这种表情。

    所以,他黑着脸坐在那,就连萧释和冷无咎也感觉到了压力。

    “我觉得这背后一定有一只手。”盛意双手交叉,“萧总,冷总,我决定,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将这只手揪出来。”

    “我需要你或者冷总的帮忙。”

    萧释眯了眯眼睛。

    他看向冷无咎,“交给你?”

    冷无咎摆了摆手,“别啊,盛意好不容易燃起来了,我们就放手吧。”

    盛意张了张嘴。

    他垂下眼睑,“我想要一些权限。”17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