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女生频道 > 路边捡到一只猫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留在我身边

    半个小时之后,一丝细微的破裂声从缺口处传来。

    秦思思和夜幽均是一喜,咬紧牙关继续释放魔法之力。

    “咔嚓咔嚓……”

    碎裂的声音继而连三的响起,屋顶缺口处的禁忌之术终于被破除了。

    秦思思和夜幽放下了手臂,长长地松了口气,然后相视一笑,手牵着手游了上去,顺利离开了沧溟阁。

    两人在沧溟阁的上方停了下来,望着那座雪白的建筑静默不语。

    海沧溟毕竟是曾经与凤凰一起创造魔域圣境的天神,他们可以拿走他的藏品,但不应该让他的居所就这样暴露在海水之中,让所有的生物随意进出,最终变成一个狼藉混乱的地方,就像那条巨大的沉船一样。

    夜幽释放出魔法之力,将周围的岩石挪移过来,把沧溟阁重新严严实实地覆盖起来。

    深埋于地下,也算是一种安宁。

    “我们走吧!”昨晚这一切之后,夜幽沉声说了一句。

    秦思思点了点头,她明白夜幽的意思,东方禁地无妄深海的生命神水已经得到了,他们要前往下一个禁地寻找第二份生命神水。

    也许他们还会有机会再次来到这里,但是,那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秦思思回头望了一眼海底那些高低起伏的岩石,前些日子它们还是深埋与海底底部的火红滚烫的岩浆,现在已经变成了暗沉冷硬的岩石。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与大自然相比,人生可能真的很短暂,所以才更应该好好活。

    她转过身,与夜幽一起向上方游去,从光线昏暗、神奇幽秘的海底,一直游到了阳光洒落的海平面。

    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遥望着空中明亮灼目的太阳,这多半年来的海底时光,仿佛是一个悠长的梦境。

    夜幽祭出了“无影”飞行器,与秦思思一起进入里面,稍作歇息之后,他操控着飞行器开始向西南的方向行进。

    下一个目标地点,南方禁地,黑暗森林。

    黑暗森林位于花香城的正南方,与碧云城和妙音城也有接壤。

    进入无妄深海的人很少,因为毕竟是海洋,只有一些迷失了方向的渔船可能会漂泊到那里,进而失去方向、成为禁地诅咒的牺牲品。

    黑暗森林则不同,因为据说黑暗森林中生长的植物比魔域圣境其他森林里生长的要更大更有灵性,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于是就有一些人为了谋取利益,时常在黑暗森林的边缘徘徊。

    但是没有人能过逃脱禁地的诅咒,在黑暗森林之外活动,怎么样都没关系,只要一踏入黑暗森林,立刻就会遭到一些动物的攻击。

    攻击人类的生物可能是一只巨鸟,一只猴子,或者只是一只小小的昆虫。

    但凡遭到了来自于黑暗森林的攻击,没有人可以活下来。

    所以,来自黑暗森林的传说比无妄深海要更加可怕恐怖。

    飞行器稳稳地在天空中飞行,下方一直是波澜壮阔的大海,晴天的时候是令人心旷神怡的湛蓝色,阴天的时候是阴暗昏沉的深蓝色,在阳光的照耀下会闪烁出点点粼光,傍晚的余晖又会给大海洒落一抹嫣红。

    离开海水七天之后,青浔炼制的草药失去了效果,秦思思和夜幽的鱼尾巴消失了,夜幽恢复了人身,秦思思变回了小白猫。

    她放松地舒展了一下身子,身体躬成优美的弧度,说实话,在海洋中活动,鱼尾巴确实挺好用的,但是在陆地上,还是用腿更方便一些。

    夜幽回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秦思思望着夜幽的背影眨了眨眼睛,纵身一跃,跳到了夜幽的肩膀上,四条腿紧紧并在一起,稳稳地站在那里,就像当初夜幽站在她的肩膀上一样。

    夜幽勾起了唇角,调整好方向让飞行器自行飞行,自己则把秦思思抱在怀里,轻轻抚弄着她小巧柔软的身体,轻声问道:“想我了?”

    秦思思依偎在夜幽温暖的怀里,停顿了一下,她开口说道:“小黑,我有话跟你说。”

    “说吧,我听着。”夜幽把她举到与自己的面部水平的位置,稍微一低头就能亲到她。

    秦思思却主动吻了吻夜幽的嘴唇,轻声说道:“小黑,如果我的病最终没能治好,请你也要好好地活着,不要迁怒其他人,好不好?”

    夜幽沉默了几分钟,问道:“为什么要这么说?”

    秦思思张了张嘴吧,没能说出话来。

    在听到夜幽威胁海沧溟说,要毁了雪沫的脸,然后当着他的面把人鱼族所有的人都剥鳞抽筋的时候,她感到有些心惊肉跳。

    可是她也清楚,那都是为了她,而且当时,夜幽也是被海沧溟逼得没有办法。

    夜幽也想到了自己曾经威胁海沧溟的话,他目光沉沉地说道:“思思,我可能会做不到。”

    秦思思心里一沉,刚要说话,夜幽已经继续开口了:“如果你不在了,我会很伤心,很愤怒,我会觉得命运不公平,为什么你走了,其他的人都还在,都还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地活着?我可能会忍不住想要伤害那些平安快乐的人,疏解我心中的怨气。”

    “不要……”秦思思惊慌地用爪子捂住了夜幽的嘴巴,眼神无助地凝望着他。

    夜幽叹息了一声,抓住她的小爪子,轻声说道:“那你就不要走,好好地留在我身边,好不好?”

    秦思思小声回道:“那你先答应我,不要随意伤害别人。”

    夜幽闭上眼睛沉默了片刻,努力克制着心底的情绪,然后睁开眼睛说道:“好,我答应你不伤害别人,我只伤害我自己。”

    “不许。”秦思思马上出言阻止,眼神变得焦急起来。

    夜幽无奈地说道:“这也不许,那也不许,你要是真的不在了,还管得到我吗?”

    他郁郁地躺了下来,把秦思思放在自己的颈窝里,柔软的毛发轻轻在他肌肤上划过,让他心底漾起一片悲伤的温柔。

    “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他低低地叹息。

    秦思思在他下巴上蹭了蹭,柔声说道:“那你以后就好好保护我,我也会努力留在你身边,你不许再说那样的话。”

    夜幽沉默不语,抬起手掌把秦思思紧紧揽住,久久不肯松开。8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