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明末腾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章 雨水的不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沐天波走后,这帮人全部围着张立功,说什么的都有。

    “张叔!我可一直是你的千户啊,我不要多,只要2000支火qiāng,100门火炮。”

    “这也叫不多,我只要1000支火qiāng,100门火炮。”

    “我说你们能消停会吗?你们以为这是什么地啊?想要多少,就有多少。都回去训练去,我和荣柱商量下,到时候你们都会有的。”张立功发火的说道。

    大家都想第一个得到这样的装备,三三两两的走了。都走的不干心。

    张立功看了一眼荣柱,说:“你也看到了吧,今天要不是我和国公爷在这儿,你怕要是被这帮人吃了。说说吧,什么个章程?”

    “参谋长,不是我不愿意给啊,是现在产量跟不上啊!现在生产任务太重,火qiāng、火炮、云南刀、头盔、盔甲、水壶和短刀。我真的忙不过啊,而且这不是人多就能生产出来的啊?”

    “那现在生产量如何?”

    “目前每月火qiāng一千支,火炮15门,刀是五千把。”

    “什么?你是不是在逗我玩啊,小柱子?你知道现在有多少兵吗?12万多啦!你现在一年只能生产一万人的装备,你还是等他们吃了你吧,到时候不要找我。”

    “张叔,现在人手和原材料都有问题。人手上次就说过了,阮东招的人还没回来。原材料这边我已经在加大了。等这些配齐,会加一倍的。”

    “什么?一倍?你也好意思说?这样,我现在正式给你下命令,火qiāng30000支和火炮800门。刀十万把。头盔、盔甲、水壶和短刀全部配齐。你不要和我说办不到,你自己想办法。这是最基本的。不然不用我出手,这帮家伙就撕了你,吃了你。”

    “张叔,您不能这样啊,你可是在国公府里看着我长大的啊!我会全力生产,争取不给您老添麻烦。”

    “国公爷,把这么重要的位置交给了你,不是让你办不了的,而是让你办得到的,只有一条,没有办法,想办法的办到。就这样了,我那边还有事情,刚和你说的数字是最基本的。等你的好消息。”

    张立功也走了,只剩下荣柱在风中凌乱。诶,这叫什么事吗?看来还要加大练钢量,增加人手。心里面就这样想着。

    另一边沐天波带着小虎走着走着就向沐天波的院子方向去了,路上沐天波也没注意,突然看到这个小院子,想到了雨水这丫头这几天的不正常,就试着问道:“小虎,这几天雨水你有没有发现不正常的情况啊?”

    小虎想想,说道:“这几天,雨水好像不开心,也不爱说话了,好像还偷偷哭。自从上次我看到他和一个男的说过话后就这样了。“

    “男的?你看到的是哪个男的?”

    “就是上次招兵的时候,我和雨水、小满去家属之家帮忙的时候,我看到她和一个男的说了好多话,回来后她就老是哭,还不爱笑了。”

    “你还记得男的是谁吗?长什么样吗?”

    “是谁我不知道,长的样子我要看到才能知道。应该是新招的兵,就在b区,如果找的话,应该能找到的。”

    “那你去找找这个男的,先到家属之家去找,然后到兵营去认人,他们那个区应该都是魏豹那边的。找到了就问问情况?回来和我说。要是找不到,不要急,慢慢找。”

    “是,我现在就去。”

    小虎说完后就去家属之家,每个区都有对应的队伍,直到每一幢。只要到家属之家确定下,然后再找魏豹,就好找了。

    沐天波只是感到好奇,对于雨水他一直感觉是生人勿近的感觉,有点小龙女的味道,可以说雨水是那种有事和没事都是一种表情的人,很明显这次她遇到了很大的事情,不然她不会自己一个偷偷的哭。

    沐天波回到了院子,走进了书房。雨水随后端着茶就进来了,沐天波看了一眼,眼睛是红的,又哭过了。沐天杯喝着茶,说了一句:“雨水,你上次按的很舒服,你再按会儿。””是。”

    这丫头是不会多说一句话的,更何况现在心情不好了。

    沐天波很喜欢这种感觉,按着头,从少女身上撒发出独有的淡淡香味,不一会就睡着了。睡神的名号就这样确定了。小满手里端着什么,轻轻的走进书房,只看见雨水手撑向外挥着。小满知道少爷睡着了,然后小心翼翼的走了。心里想着,真是睡神,还不到一刻钟了。

    沐天波在梦里梦见了清兵入关,老百姓生灵涂炭。就这样梦着梦着,感到有人摇自己,挣开了双眼,此时沐天波身上已经出汗,头上已经有汗珠了。

    “少爷!我看你睡着的时候,眉头紧锁,嘴里嘟嘟的,我怕,就把你摇醒了。”雨水总是这样轻声轻语。

    “没事,我睡了多久?有人找我吗?”

    “快两个时辰了,小虎在门外有事说要见您,我正好进来,就看见你做梦了。”

    “你让他进来吧,你出去不要让人进来。”沐天波知道小虎肯定查到了,不然不会这么早回来了。

    小虎进来后,看着沐天波,哭泣的说道:“少爷!真惨啊!您可要为雨水做主啊?”

    沐天波弄的莫名奇妙,说道:“把你知道的说给我听,慢慢的说,”

    小虎擦着泪,说道:“和雨水说话的男人我见到了,在魏大人军营里,是个新兵。是永宁府人。小时候和雨水是一个村的。那个男人说,雨水家本来是个殷勤的人家,因为家里有个家传的夜明珠,后来不知怎了,知府的师爷知道了说是想买,但只出十两银子,她家哪肯卖啊,后来知府给她家定了个沟通盗贼的罪名,官府拿人抄家,家里的奶奶,爹娘和哥哥都死了,后来剩下7岁的雨水,由于雨水年龄小,就到了孝坊司,后来不知怎得就到了国公府了。”小虎这边刚擦完泪,这边又流下了。

    沐天波听完后,也是感叹啊,以前经常在电视上看到这样的场景,但发生在自己的身边,是个身边人,那感觉又是不一样的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