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明末腾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2章 雨中作战(两章合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少爷!你醒醒!东哥来了!有急事要见你!”

    天波揉揉眼睛,说:“几时了?”

    “辰时刚过,您看?”

    “让他进来,又不是大姑娘!快去,”

    天波就这样躺在床上,阮东来了,天波直接指床边上的凳子,示意坐。

    “国公爷!我们拉鲁的人传来消息说拉鲁已经出兵,五万人,全是骑兵。洛桑带了不少马到拉鲁那边去了!”

    “现在外面雨怎么样了?”天波最关心的还是天气。

    “天没亮的时候,停了一会,现在又下了,小雨。”小虎在一旁说道。

    “你一晚没睡吧,再坚持一会。小虎,你去让大家到我这儿来,我们一起商议下。”天波先对阮东说,然后又吩咐小虎。

    天波也起来了,虽然他很喜欢雨天睡觉,听着外面“滴答!滴答!”的声音,就像催眠曲一样。

    天波喝了两口粥,就来到了大厅,这里已经改成作战室了。

    “都坐吧!”天波边说边坐了下来。

    “看情况,这个雨还是在下啊!现在收到消息,拉鲁的人马快的话,中午就能到,我是这样想的,现在雨不大,我们的大炮还是能开的,先用大炮轰他们,然后派骑兵和马车兵出去追击,你们看了?”天波直接说了心中想法。

    “行!”

    “正好替昨天的兄弟报仇!”

    “那好!就这么办了,大炮统一由雷行安排,他们会从西边来,那么也会攻我们东门,正好东门也没有修好,也不要修了,在里面驾好炮,让他们知道什么是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王升和王启隆还是分别统领骑兵和马车兵,会和抓紧时间准备,李虎部防守其它三门,刘健部待命,做好出击的准备!。”

    天波说完后,看看张立功,张立功点点头。

    天波接着说道:“晚上要把伤亡人数统计出来。”

    “是!”

    大家走后,天波也和参谋长向东门走去。

    草原上,雨下的不大,西面一群又一群的马队向着东面赶来,全是骑兵。“洛桑!华夏军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拉鲁!要不是向巴克珠撤的快,我差不多现在也成了华夏军的奴隶了。我的城就是被大炮轰开了,不然他们休想打进来。”洛桑骑在马上,心中还是不干。

    “你确定雨天他们的大炮和火qiāng不能打?你知道的,我就这5万人的兵,要是打光了,我也和你一样逃跑了。”

    “大炮要用huǒ yào的,没有huǒ yào也不能放。现在下雨,他们怎么装?湿了就打不响了,火qiāng也是。而且东门已经炸开了,他们一天是修不好的,我们正好全是骑兵,直接冲进去,你想想?他们的大炮,火qiāng还不都是我们的吗?

    还有新造好的西宁城,城墙是用砖的,里面堆满了物资,香水,茅台酒,土豆。这些不是你想的,只要把这些人杀了,我们在杀回西宁城,到时候城也是我们的了。”洛桑越说越兴奋。

    “干,妈的,这些华夏军怎么有什么多的好东西,全是我们的拉!哈哈哈!”

    “哈哈哈!”

    两人在雨中大笑,

    “驾!驾!”

    笑完后,他们赶的更快了!

    这时的天波和张立功两人来到东门,先去看了炮队的阵地。

    “国公爷!参谋长!”雷行来到两人面前,敬礼!

    “怎么样?别到时候打不响我可要找你的哦?”

    “放心!这个雨没有问题,我们现在阵地已经搭好!用的是羊皮!里面还有一层干草,雨就是再大也临不到大炮。嘿嘿!”雷行也是第一次指挥这么多大炮。说话的时候还有点别扭。

    “dàn yào够吗?”天波问道。

    “够的,这边加上参谋长补充的,有5000发,以打100轮。足够了。”

    “好!注意防水!我去别处看看!”

    天波和张立功两人又到城头看看,草原上的雨还在下,没有停的迹象,还好没有风。

    王升和王启隆两人在检查兄弟们的武器和装备!而刘健也在东门,时刻准备着出发,用他的话说:“我就是用两条腿跑,也不比你们慢。”

    刘健也是急了!到现在军中的兄弟qiāng还没有开过了,不打仗怎么能建功立业了!

    看完后,两人也没走,就在东门的小指挥部里一起吃个饭,等待着敌人到来。

    “报!洛桑大军还有十里就能到了!”

    “好!下去吧!”

    大家听到这个消息并不意外,都准备了这么久了,不来还真是奇怪了。

    草原上,“让奴隶们都上马吧!直接从东门冲进去,给下面的人说,我不要看到活物,一个华夏军兵的头颅5头羊!”

    “是!族长!”

    “洛桑,你的人也从东门进?”

    “是的,我这边还有二万人。还好当初我把这些马放在东边放牧,不然这些也没有了。我们一起冲,先把这些人解决了,里面的我只要4层,说话算话。”洛桑说的时候看着远远的城。

    拉鲁看看洛桑这么坚决,“宗洛!去吧!和仁青一起攻吧!”

    “是!”

    “报!洛桑的骑兵已经不足三里了!”

    “参谋长!您来吧!我学学“

    “好!“

    张立功和天波两人一起走到城墙上,这才是万马奔腾啊!天波心里想着。

    “报!还有两里!“

    “张参谋,准备发信号!让雷行,王升,王启隆和刘健准备好!“

    “是!“

    张修文拿出黄色旗在城墙上摇了三下。这黄色旗代表准备,红色旗是进攻,白旗是撤退。

    “报!还有1里半了,“

    “让炮队开炮!“

    “是!“

    张参谋拿出红旗摇了三下,

    “轰轰轰!“

    “轰轰轰!“

    前面族兵的人马炸到处是人仰马翻,

    “轰轰轰!“

    二轮过后!“洛桑你不是说雨天不能开炮吗?这是什么?“

    “拉鲁!现在不是争这个的时候!现在已经快到城门了,只要我们冲进去,大炮又能如何?“

    拉鲁想想也是!大声的叫:“杀华夏兵,羊五头!“

    “轰轰轰!“

    虽然离城越来越近,但城下的骑兵和马车兵并不慌乱,士兵们都还没有上马,有的在抚摸着马。

    “轰轰轰!“

    dàn yào炸到之处,是连着草皮都飞了处去,更何况人和马了。

    城墙上,“传令兵!通知王启隆和王升,过会红旗是让王启隆出击,王升骑兵部待命,刘健部待命!“

    “是!“

    张立功说完后对着身边的天波说:“国公爷!我让王启隆先出击是为了发挥我们的火器,这样我们死伤也少,反正马车兵在里面,他们的箭都射不到。过会让王启隆先冲一冲。“

    “受教了,张叔!“

    “国公爷!不敢当,等你到我这岁数的时候,你比我的经验更丰富。“两人虽说着话中,但一直看着前面。

    “轰轰轰!“

    大炮已经轰了五轮了,越来越多的伤兵伤马,死兵死马,停留在草地上。这是草原,冲锋的人只感到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大炮听着声音挺大,但没有炸到的,不会看后面,也不知道后面怎么样?

    骑兵离的越来越近了。

    “全体上马!“王升这边吩咐兄弟们上马,但脸上一脸的不高兴,就好像别人借他银子不还一样。也难怪,本来是大炮响后,他和王启隆一起冲锋的,现在好了,看着王启隆那边整装待发的样子,他就难受。

    王启隆也不管他,眼睛看着前方的骑兵!

    “轰轰轰!“

    “轰轰轰!“

    大炮停了,城墙上的红旗已经摇了起来。

    “兄弟们!冲啊!用你们手中的qiāng,干他娘的!“

    “冲啊!“

    “叭叭!叭叭!“

    2000辆马车,一车五人,五个军的火qiāng全集中在马车兵上,这就是tú shā!族兵们放箭,用刀砍,都没有用,直听到qiāng响后,一个又一个的倒下。

    大力的护卫队在城下已经站好了队,防止有敌人冲进城来。

    “叭叭!叭叭!“

    “叭叭!叭叭!“

    城头上的张立功说:“国公爷!不到一注香的时间,这些族兵们就要跑了,他们现在才想起来砍马腿,已经来不及了,“

    天波看到草原上,族兵们一个个对着马车上的马腿射箭,真的晚了,前面的人不知道后面现在已经乱成什么样了,在城墙上看的清清楚楚,被大炮轰的,硬分成两节。

    “张参谋!发信号!“

    “是!“

    王升和刘健两人一直盯着城墙上看着红旗,再看看草原上的族兵们,再不出去,功劳都是王启隆的了,能不急吗?

    “军长!红旗!“

    “冲啊!“王升一看到红旗,就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

    “兄弟们!让我们跑起来,冲啊!“刘健也冲了出去。

    草原上,拉鲁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大吼道:“洛桑,这就是你说的大炮不能打,你看看我的兵,都被分成两半了,现在华夏兵已经冲出来了,怎么办?“

    “拉鲁!没有别有办法,直能拼了,我们没有城池,没有奴隶我们什么也不是啊!现在他们大炮已经不能打了,我们直接和他们拼了,在草原上,我们难道还怕他们吗?“

    拉鲁现在心里有个感觉,就是洛桑说的都是对的,但现实就是反的。但听到洛桑说没有奴隶和城,就什么都不是时,他也下定了决心。

    “杀啊!华夏军头颅,十头羊,冲!“

    “杀啊!华夏军头颅,十头羊,冲!“

    “冲啊!“后面只剩下拉鲁和洛桑,还有身边十几人的卫队,都冲出去了。

    王升的骑兵队伍加入战场,和马车队正好相互配合。族兵们现在更不敢射箭了,王升的骑兵直接拿着刀对着族兵们砍,刘健部的步兵跑的快的都进入了战场,专门对受伤下马,和在下面的骑兵砍去。

    城门前的骑兵全部清缴了。

    王升的骑兵队伍中有一对兄弟,他们是白玛赤林和计明南巴。

    “谢了哥!”计明南巴刚砍完一个族兵,谁知道后面来了一个人偷袭。“小心点!跟着我!”

    “兄弟们跟着我冲啊!”白玛赤林救完弟弟,挥着手中的刀叫喊着。白玛赤林骑术在军中是数一数二的,力大过人,被升为小旗。自从上次到云南参加过婚礼后,他更想建功立业,他想当将军。

    白玛赤林一刀砍去面前的族兵,族兵直接用手挡,“啊!我的手!”接着又是一刀砍去,从头部到胸部,这下这个族兵没有叫了,直接躺在草地上了,

    “当!”白玛赤林的头上被砍了一刀,半圆的头盔很好保护着他,族兵不敢相信面前发生的事情,正要再砍一刀,但被白玛赤林一刀砍去,直接从马上倒了下来。白玛赤林摸摸头上头盔,笑笑。

    “杀啊!”

    白玛赤林的整个人就像从血里泡过一样,疯了一样骑在马上一边喊着“杀!”一边挥着刀。

    王升看着前面冲锋的兵,口中说着“疯子!”自己用刀拍打着马屁股。“杀啊!”

    城墙上,“国公爷!现在也只有大力3000人有马了,是他们冲锋的时候了!”

    “好!”

    “张参谋!通知大力冲锋!”

    “是!”

    张参谋恨不能飞到城墙下,一边跑一边喊:“大力,国公爷命令你冲锋!”

    “大力,国公爷命令你冲锋!”

    人还没到!但大力已经听到了,“全体上马!为我们兄弟报仇!”

    “报仇!”

    “报仇!”

    “报仇!”

    城门的队伍已经全部出发了,只有李虎守着城墙。

    大力带着一路向前,离城门近的已经被清理了,现在只有冲到前面才能杀到族兵。

    草原上,“拉鲁!我们还是跑吧?”

    拉鲁看着前方倒了一个又一个的骑兵,这都是他的奴隶啊!只要靠近马车,不是人倒下了,就是马倒下了,接着就是被华夏军砍死了,他也知道不行了,只是心中还是有点念想。

    等听到洛桑的话后,拉鲁直接挥起手中的刀,一刀砍向洛桑,中中骂道:“都是你,好好的惹华夏兵干吗!我的奴隶,我的马,我的羊都打没了,”

    洛桑一刀被砍死,直接倒下了!边上的卫队几个人也不敢动,直接骑马跑了!

    “吹号子!撤!”

    “呜呜!”“呜呜!”“呜呜!”

    草原上的族兵们听到号响!一个个回头驾马拼命的跑啊!草原追逐开始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