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四百一十七章 不小心用力过猛

    卓沐风察觉到人越来越多,到时无法突围就糟了。反正目的已经达到,当即不再停留,朝外杀去。

    “小子休走!”

    “杀了人就想跑,哪有这么好的事?”

    虽然被卓沐风的武功震慑住,但所谓人多势众,在场的隐村长老不可能坐视卓沐风离去,当即招呼一声,足足二十几人联手攻向卓沐风。

    这还不止,远处有连绵破空声响起,从气势分析,必然也是隐村好手无疑。

    “拦我者死。”

    不是犹豫的时候,卓沐风以神剑诀开道,白『色』剑气纵横之间,当真狂暴无匹,两名星桥境三重的老者被震得手臂发麻,骇然失『色』。

    而星桥境二重,乃至一重的长老只是被余波碰到,便感受到剑气的强劲,一对一,他们怕是会被劈成两半。

    “妖孽留下!”

    一声闷雷般的大喝响起,却是一名星桥境四重的长老赶到了。由于距离较远,他来得稍慢,见到场中的情形,怒发冲冠,想也不想地一拳捣向卓沐风。

    势如排山倒海,惊涛击岸,只见漆黑『色』的硕大拳头卷起黑雾,在夜『色』的掩护下直袭卓沐风,隆隆的破风声,令四周不少人气血翻涌,难以想象这一拳的力量。

    卓沐风面不改『色』,刚才他之所以没有动用绝技,正是察觉到对方接近,生怕让对方警惕。此时再不犹豫,双手握剑,似缓实快地一剑斜劈向前。

    璀璨的五『色』剑光,绽放于这个避世小村,光照八方,层层波动的力量在剑光中涌动,那是卷风暴的奇异运力方式,使得这一剑锋芒大盛。

    磅!

    恍如大地震一般的巨响中,长空激烈震颤,气劲沸滚着涌向四面八方,将一应篱笆搅碎,掀起满地烟尘。

    不愧是星桥境四重高手,已经打通了任督二脉,功力之强无与伦比,五『色』剑光被震碎,不过黑『色』拳劲也损耗了七成有余。

    其实自从离火玄冰真气达到圆满后,卓沐风的真实内力,足以跻身地灵榜前十级别,胜过许多星桥境巅峰高手。

    但碍于他的修为,一身内力根本无法尽数发挥,无法像星桥境高阶武者一般,通过更多的正经组合通道输出。

    虽然在正面比拼中落于下风,不过同一时间,就见一股半透明内力剥离出剑光,形成红白二『色』,绕过黑『色』拳劲,又重新聚合,袭向那名黑脸老者。

    离玄真气离体!

    惊咦声中,黑脸老者眉头一皱,挥手震裂同样消耗不少的离玄真气。

    望见这一幕的卓沐风说不吃惊是假的。他倾尽全力的一击,都没能伤到对方分毫,那么留下来也注定是找死。

    别以为只有他的内力生生不息,他看得出来,黑脸老者的内力同样很浑厚,加上四周群敌环伺,拼到最后吃亏的肯定是他。

    卓沐风却不知道,黑脸老者及其四周的隐村众人,这一刻心中有多么震惊。此战的结果哪怕传扬到东周武林,同样会引发疯狂。

    星桥境一重正面对抗星桥境四重而不败,江湖中多少年没有这样的战绩了!

    “快拦住这小子!”

    见卓沐风往另一侧突围,而其他的星桥境四重长老正在赶来,黑脸长老余泰怒声断喝,追在卓沐风后方。

    那些星桥境四重之下的长老提起精神拦截,面对纵横斩来的五『色』剑气,齐齐用尽全力,总算击溃了五『色』剑气,反杀向卓沐风。

    但还没来得及高兴,卓沐风已如幽灵般闪烁而至。

    一名星桥境二重的倒霉鬼刚好距离卓沐风不远,被他随手一掌拍出,骇得慌忙用刀抵挡,结果掌劲透过刀身涌入。他抵受不住,哇地口喷鲜血,坠地翻滚。

    缺口打开,卓沐风用尽全力,傲啸冲出。

    可就在这时,远处有一道流星赶月般的白『色』身影眨眼即至,速度快得超乎众人意料,也包括卓沐风。

    卓沐风一阵『毛』骨悚然,想也不想地施展卷风暴,斩出一道五『色』剑光,同时强提真气,意图拐弯绕过。

    可对方的掌劲看似绵绵无力,实则暗涛汹涌,五『色』剑气甫一被笼罩,立刻分崩离析,连片刻都坚持不住。掌劲尤有余力涌来,一股强烈至极的无形引力拉扯住卓沐风,令他速度暴跌。

    而直到此时,白『色』身影的后方,才响起破空而来的呼呼声。

    这是什么人?

    卓沐风骇得头皮发麻。这厮怎么都料不到,隐村居然还有这样的高手,貌似连老孟都没这么强大吧。自己引以为傲的内力,在对方的双掌下连一点浪花都翻不起来。

    一瞬间,惊恐,彷徨,焦虑等种种情绪闪过。

    卓沐风闻到了一阵沁人心脾的幽香,只觉得肩膀被一只温软的纤手按住,浑身动弹不得,只能任由手的主人将他带到地面上。

    从对方出现到被制服,说来话长,其实只过去了短短片刻。卓少侠心如死灰,觉得自己大意了,等待他的,恐怕将是整个隐村最为残酷的报复!

    他急得额头冒汗,虽然心中慌『乱』,却强迫自己冷静,脑子飞速运转,想要找到一条活命的办法。

    “是白姑娘!”

    “哈哈,白姑娘果然厉害,轻易就擒住了这小蟊贼!”

    众多隐村长老也为这一幕而惊,呆愣了足足片刻。

    一直以来,他们都以为这位白姑娘的武功不逊『色』村长,可从刚才的情形来看,哪里是不逊『色』村长,分明还在村长之上。

    难以想象,这么年轻的女人是如何练出如此高深武功的。幸亏对方『性』格纯真无害,还帮他们擒住了卓沐风,否则对隐村不啻是个巨大威胁。

    “小杂种,你敢杀我隐村长老,还重伤我隐村多人,老夫剁了你!”

    黑脸长老余泰,怒气冲冲地奔袭而来,卓沐风从其眼中看到了深藏的杀机,心中一跳,大叫道“住手!”

    但是没用,余泰伸出手,携着内力抓住卓沐风的手臂,看那架势,竟是要以卓沐风对付隐村长老的办法折断卓沐风的手臂。

    千钧一发间,卓沐风的脑子是空白的,他以为这只手废定了。直至余泰突然被人拍得后退两步,手臂滑落,他都没反应过来,思维有片刻的停顿。

    等发现手臂还在,安然无恙后,无穷的后怕涌上心头,卓大官人的后背都湿了。

    “白姑娘为何阻挠老夫?”余泰看向卓沐风后方,声音中带着怒气。

    然后卓沐风就听到了一阵极其柔软的声音“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余长老何必下此重手?”

    这声音令卓沐风有些发怔。天下大部分女人的嗓音都平平无奇,所以一旦碰到天籁女音,他的印象都会很深刻。

    巫媛媛的声音算是一种,但偏向娇柔磁『性』。苗倾城也算,但少了几分娇柔,多了几分典雅。绫洛泱又与前两者不同,带着几分清冷。

    而此时耳边响起的声音,却比上述三者都要柔软甜美,闻音识人,主人必是个心『性』善良的女子。

    但最重要的是,卓沐风确信听过这个声音。在哪里听过?生死时刻,这厮的脑子比任何时候都转得快。种种画面在眼前闪过,他猛地想到了什么……

    “白姑娘,莫要『妇』人之仁!事情已经很清楚,这小杂『毛』以残忍手段杀了倪三爷孙,并重伤多名长老,所有人都亲眼目睹。请将他交给我等。”

    余泰盯着卓沐风,恶狠狠地说道。

    其他长老也出声附和,那语气中的森冷,令周遭温度都下降了几分。

    这时,更多的隐村长老也来了,从旁人口中听完事情的经过后,一个个面泛怒容,恨不得将卓沐风抽筋剥皮。

    白姑娘皱着秀眉,一脸的为难。她生『性』仁慈,不愿有人因她而遭难,少年是被她截住的,若交给这群长老,怕是下场难料。

    可长老们言辞凿凿,证明少年确实杀了人,她委实有些骑虎难下。

    正当她犹豫不决时,前方背对她的少年忽然喊道“白衣姐姐,是你吗?我是小弟陆峻天啊,你还记得我吗?”

    白衣姐姐愣了愣,好奇之下走到少年跟前,一看顿时呆住。

    那次在桃花镇的经历,对白衣姐姐来说十分独特,自然印象深刻。一见卓沐风的脸,她立刻想起,这少年正是从尤醉伶手中救了自己的陆峻天。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白衣姐姐,自从上次一别,小弟想你想得好苦呐!后来曾在江湖中多番向人打听你的芳踪,但都一无所获。我想定然是上天可怜小弟,竟让小弟在这荒山僻壤,与姐姐你重逢,小弟真的好开心!”

    卓沐风一脸激动地看着白衣姐姐,哈哈大笑,最后都喜极而泣了。

    白衣姐姐何曾听过如此直白大胆的话,近乎于告白了,顿时臊得俏脸通红,连忙说道“陆公子莫要胡言『乱』语。”

    这厮就指着白衣姐姐活命呢,心中狂呼柳暗花明又一村,群狼环伺之下,哪肯放过这根粗壮大腿。

    立即动情道“我没有胡言『乱』语,请姐姐抬头看天上的月亮,月亮足以代表我的心。那夜你的伸手救援,你的温柔拥抱,你的嫣然一笑,至今令小弟活在『迷』醉之中,教我思念到如今,一刻都无法或忘。姐姐永远不会知道,这些天小弟是如何渡过的!”

    “你,你快住嘴!”

    白衣姐姐被他说得心跳加速,面红耳赤,当然不是因为激动,而是害臊。当着这么多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面,被一个少年人说出如此赤果果的告白情话,以白衣姐姐的薄脸皮,哪里受得了?

    别说她了,哪怕是一些久经阵仗的女人都未必承受得了。这个世界的礼教大防十分严重,可没如此生动的情话。

    卓大官人求生欲爆棚,一不小心用力过猛了……22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