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一夜回到改开前 >

第四百章 螳螂捕蝉

    沈铁军的疑问除了某个在路上的人以外是没法回答的,直到他在楚大招身上获得满足后的第二天一早四点时分,睡了才没多久时间的两人便被急促的电话声给吵醒,沈铁军披上衣服到了电话面前坐下,拿起后便听到了个沙哑的声音“沈生,我是郭宽亚,现在回到魔方办事处了。”

    沈铁军悬着的心一松,这货作为这次的具体操盘手,是在这次行动中成了所有仇恨的靶子,他先前还担心会不会被那些急了眼的人给拦住,到了这会儿算是彻底放心,看着楚大招跟着裹上睡衣起来,连忙捂上话筒开口道“是郭宽亚,你去休息吧,今天还要忙不少事儿。”

    楚大招揉着眼睛走了,沈铁军拿回话筒放在耳畔,就听里面传来了郭宽亚的声音“——前天在和瑞银办理抵押手续时才知道他们暗中对咱们公司进行过资产评估,单是魔方实业魔方航空魔方传媒三家公司就给出了六亿八千万美元的评估。

    其中实业这边固定资产为一亿五千万美元,相关专利权三亿六千万美元,传媒这边由于和内地启动的拍摄计划给出了五千万美元的评估,算上从nhk手中获得的专利使用权为一亿美元,魔方航空则由于是股份持有则给了两千万的估值。

    但是能够让瑞士银行港岛分行资产评估专家开出这么高估值的,还是魔方传媒亚太公司与共和国中央电视台的合作,他们认为魔方能在不花费一分一厘的情况下,将nhk高清技术推广到了具有如此潜力的国家,并且使之能够接受和使用的策略,可以当做最完美的商业案例!

    而有鉴于他们在tvb技术展示大厅里对高清电视显示设备的观察和了解,拥有这种设备制造技术的魔方将会埋葬市面上所有rt电子显像管显示设备的生产厂家,进而可以凭借如此领先的技术实力而达到制定行业准则的地步。

    最终由此两点,瑞士银行港岛分行的行长伯恩先生说,如果咱们魔方想要róng zī或者贷款的话,他会给咱们争取最优惠的条件!”

    郭宽亚的声音有些兴奋,沈铁军听到这里却是高兴不起来,他没想到自己关于nhk高清技术的布局竟是都落在了别人的眼里,不知是穿的少还是被这个事儿给惊到,这会儿后背传来了阵阵的凉意,因为都被人看到不说,还都是猜中了!

    nhk高清技术在近乎十年前出现,这么长时间来都是处在无人问津的范畴里,除了京东电视台在转播欧美的赛事和重大事件报道中会用到,包括nhk自己在内都没想着去推广这个技术,当然最大的可能是想推广开来,但是因为资金问题和不知道怎么去做任由技术在那里发霉长毛,直到被沈铁军发现。

    初次发现这个技术,沈铁军很是被得到的消息给吓到了,这么个在上辈子里横行天下的技术竟然会有无人问津的情况,后来进行了解后才知道要将这个技术推广开来,首先要面对的便是欧美的相关管理部门——大概步骤就是去申请,提出协议谈妥条件,可以理解为py交易,好取得进入的许可证,据说耗时的单位不是天也不是月,而是年!

    原本沈铁军的计划是从港岛开始推广,不过签下协议后才发现,港岛也不是法外之地,而是由伦敦的电信管理部门管理,如果在这里推进的话就只能是按部就班的进行交易,于是乎和在欧美推行没什么区别。

    直到发现齐磊的小说里面有《红楼梦》和《西游记》,沈铁军才制定了这么个曲线救国的计划,四大名著里的投资计划是七千万美元,便是第一期的这两部拍完也是四五年后了,然后再启动资金庞大的第二批《水浒传》和《三国演义》,但是他用无偿的方式将在拍摄中提供高清技术支撑写入了协议里,而不是标明了这些技术价值有多么高的去虚增投资额的目的,便是不想让人去注意这个技术是国外还没通过国家级电信管理部门审核的——这会导致某些异样的声音出现。

    当然,沈铁军也早早的对这些声音的出现做了应对的准备,毕竟魔方挥舞着堪称巨大的资金量来投资的,只要缺钱的大领导们不反对,那国内的相关部门就可以无视了。

    然后等到使用高清技术拍摄的《红楼梦》播放时,作为世界上第一部进行全球角色海选的电视剧,也必然会引起全球范围内华人的关注,这个技术也就算是打响了走向全世界的第一qiāng,到时候再去推广制定规则啥的才算是水到渠成。

    不过这会儿沈铁军也就是想了下便将这个事儿扔到了脑后,开口道“资金算是增加了一倍,咱们总共打下了多少钱的港股?”

    “十五亿八千万美元按照一比五的汇率抵押给瑞士银行,借出了七十九亿港币抵押给券商借出七十七亿一千万的蓝筹股抛掉,由于我集中到了最高市值的五家股票,平均打下了百分之七十的股价,也就是大概在一百二十亿左右,然后再用这笔预期收入继续抛售市值其次的房产蓝筹股,然后打下了百分之八十的价格,如此类推共计打下了超过两百亿的股票——如果复市后全线下跌,那这笔钱就是咱们的了。”

    听到话筒里不再有声音传出,沈铁军知道郭宽亚的话没说完,他是很想说自己已经做好了布置,然而想到地球另一边的报道,也就开了口“其他的你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

    “那就不打扰您休息了,再见,沈生!”

    话筒里郭宽亚的声音是异常的恭敬,恭敬到在沈铁军听来甚至是有些谄媚的地步,然而换位思考下现在这位操盘手的境地,他也能想象的出来这位以后怕是能成为自己最忠心的手下——在干出了把港股中的房产股都抢劫一遍的事儿后,这个世界上能够保住郭宽亚的人并不少,可没有利益还会得罪那么大帮人的情况下,谁也不会吃饱了撑的路见不平。

    听着话筒里良久没有传来挂掉话筒的声音,沈铁军将话筒轻轻的扣在了电话机上,站起身看向了泛着鱼肚白的窗外,空气清新到仿佛被清洗过似的,可是这心怎么平静不下来?那篇文章真的会按照自己要求的,出现在1982年1月25日的伦敦新闻晚报上?

    “铃铃铃——”

    当沈铁军凝望着海岸对面的时候,在进门大厦的十八层套房里面,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程青惊的眼皮子一阵狂跳,如果说他在十年前一无所有的到达港岛时,那种面对着未来的无措是刻骨铭心的话,那么现在这种窝在心底的恐惧真是刻入到了他的灵魂里面。

    瞅着不停作响的电话机,过去的十二小时里面程青就没干过别的事儿,原本应该是安心享受的年夜饭上都接了十几个电话,现在他不用接起也知道电话里的内容是什么。

    可程青能说的是都说了,当然不能说的他也没说,就如同此时看着电话不停的响,也就只能是拿了起来,距离耳朵一尺的地方停住,果然里面传来了吼声“程青你终于接电话了,咱们之间什么关系,你竟然不通知兄弟一声——”

    撕心裂肺的怒吼终于结束,程青听着话筒里面传来的声音变小,将话筒靠近了耳朵一些,开口道“兄弟我是早就说过了,那郭宽亚今天——抱歉我到现在还没睡,现在来说已经是昨天早上的事情了,他跑来说让我自己打压自己的股票,如果不同意的话就会帮我打压——”

    巴拉巴拉的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程青不等对面的人开口啪的将电话扣在了电话机上,有气无力的翻了个白眼,看了下墙上的挂钟和窗外的鱼肚白,这都特么的快五点了,他连点睡意都没有,想起距离给诸位大佬要拜年,便站起身到了窗台处,望着一海相隔的雾蒙蒙大陆走起了神。

    郭宽亚是个棋子,这点自然是毋庸置疑的,程青不相信他能扮猪吃老虎到这个地步,只因为这货是个地地道道的港岛人,只要是地道的港岛人,就不会干下这个得罪了整个港岛的勾当,那不是赚钱,那是想让自己quán jiā sǐ guāng光!

    然而这货偏偏干了,还干的异常利索和痛快,程青脑海中闪过那个所谓的s先生,他对于外界曾经做出过暗示,暗示自己的资金很可能来自那个神秘的首都,并以此来增加自己的神秘性,这个s先生神秘的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二代?

    并不像,据他所知这些在小报中经常出现的同志们都是属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在报道上这些人在那个国度里拥有至高无上甚至是古代帝王才有的权利,然而今天发生的事情又超出了他之前的想象。

    虽然一口气将港岛房地产界都得罪了这种作风比较符合自己对那边的幻想,可这个行动里的资金量是这些人无法拥有的,只是按照券商那边传来的消息就能看出,想要一次性拿出七十九亿港币的实力,那在全世界的范围内来说都是少有的!

    可惜资金的来源是瑞银,那个国家的银行是以嘴巴严为守则的,怕是大都督出马都打听不出来消息,只要没有办法证明存入的钱是赃款,就无法得到任何的资料!

    现在看来郭宽亚是把自己坑了!

    想到这里,二十四小时没笑过的程青不禁露出了苦笑,随着港股五大房企的蓝筹股在休市前遭受到了恐慌性的抛售,他是第一个跟进将手中股份大规模抛售的房企,也是整个股市当中唯一不是蓝筹股然而却好似被人做空一般狙击的,虽然一定程度上避免了随后的郭宽亚扫荡,可也算是在脑门上刻了字,抛售的股票可是他自己名下的,而不是从券商那里融券拿来的——

    真是不知道该不该恨这个家伙!

    程青面上的苦笑渐渐敛去,随着休市的时间开始,股市里的各种消息满天飞,有说是红色资本干的,有说是华尔街的过江龙,还有人猜是日本的东京银行下的黑手,直到时间推移消息逐渐汇总,好似有双手扒拉开了看不清摸不着的迷雾,郭宽亚的名字开始在人人口中传扬,其背后藏着的竟然是港岛最为神秘的魔方身影,因为他离开大户室时就是坐着港岛唯一的黑色路虎走的,于是认定了魔方便是这件事的幕后黑手。

    随之发生的事情好似在帮助港岛上下确认这个消息,突然间魔方传媒和魔方实业在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大批黑西装黑墨镜的魔方安全人员护送下离开办公地点,坐上了早已准备好的大巴离开了城区,据说包括这些工作人员的家属都进入了关内!

    至此,前所未有的恐惧降临在了港岛有钱人的头顶上,魔方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魔方背后那时隐时现的影子,以及那影子所带来的可能性——难道那边终于是忍不住了,要在这个时候下手?

    眼前好似闪过一道闪电,程青浑身巨震的扶助了窗户,他是越想越是如此,现在遭遇了全盘抛售的股票都是来自于券商,这一点已经肯定了,然而借券商的股票是要还的!如果复市后股价不跌反升的上涨,那抵押给券商的钱可就全打了水漂了,这个损失没人舍得!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些房企的股票会下跌,跌的越惨这次的幕后黑手就赚的越多!

    然而,什么样的消息,会让港股房企的股票跌穿地板呢?

    只能是没人要的房子,才会导致开发商的股票跌成这样!

    那么什么样的情况会导致房子没人要?!

    程青猛然睁大了眼睛,一个念头控制不住的从他心里冒了出来,先前对于郭宽亚的怨念顿时化作了泡影,真要是按照自己想象的那般,现在这个地方,怕是会成为一片废墟!

    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程青飞快的转身大步到了电话前,伸出的手才抓住电话话筒,整个人也就愣住了,这有很长时间没有电话进来了吧?

    “铃铃铃——”

    随着一阵铃响,程青浑身打了个激灵,飞快的拿起了电话开口道“我是程青!”

    “老程!快看电视!!快打开电视!!!”

    一阵尖叫从话筒里传来,程青直接扔下了话筒扑向电视,按下开关正想着要调哪个电视台之际,便见画面一阵闪烁,里面出现了个声音和张报纸的特写,从小生活在英文殖民地的他只是看了一眼,也就呆住了——

    “各位观众朋友,现在大家看到的是来自于伦敦,拥有一百年历史的《新闻晚报》上的报道,在这份六小时前才发售的报纸上,这篇分析据说是由该报社资深记者赛夫顿·阿尔西撰写,我们可以抛弃当中的大部分,只看由红线划出的字段。

    该记者认为共和国关于日前美利坚华人联合会会长访问时,设计师在与之会谈中透露出的明确消息在实现国家一统的前提下,国家的主体性实行社会义主制度,港湾可以实行资本义主制度。

    由此可见,共和国针对包括港岛和港湾以及澳岛在内的争议领土进行了规划,可以认为共和国已经开始着手解决三地和大路之间的历史遗留问题,如果按照与大路之间的紧密程度来推断,首当其冲的便是具有极大依赖性的港岛——”

    沈铁军的西关大屋里面是有电视,然而由于信号屏蔽的原因,他是没办法看到港岛那边的节目,不过此时话筒里传来的声频直播,也和亲眼看到报道没有什么区别,听到这里后翻江倒海的心潮终于有了平复的迹象,至此大势已定!

    这真真是个前所未有的好兆头,新年发大财!

    有了这篇报道打底,沈铁军知道剩下的也就是舆论引导的问题了,拿着话筒听到那边的声音还在直播,倒是不知该不该放下,就在他犹豫之际,话筒里传来了个声音“铁军,恭喜发财!”

    “现在来说,还为时过早!”

    沈铁军原本想痛快的承认,然而想起杨钢大清晨的给自己做直播,继续开口道“钢哥,人都说落袋为安,现在八字才一撇——”

    “捺也有了!”

    杨钢的声音里好似具有稳定人心的力量,继续开口道“在今天的人们日报上,将会有一篇新春社论,主题是《展望新时代,不忘旧时代》!副标题是维护共和国的领土完整,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历史使命!”

    “什么?!”

    沈铁军豁然从凳子上站起,不想好似起的太猛,后背两侧顿时传来了阵剧痛,饶是刺的他一声闷哼,可也没冲掉心中的惊喜,失声道“这是何叔的手笔?”

    “你错了,这是老一辈们的历史使命!”

    杨钢的声音透过话筒传出,铿锵作响的掷地有声“你也只是恰巧踩在了这个时间节点上,大哥都说不得不对你这个运气写个大大的服字,行了,该吃饭了,咱们过会见!”

    “哦,好,那过会见!”

    沈铁军轻轻的放下话筒,才想站起便摸了摸后腰上的两条肌肉,刚才显然是坐的时间长了,有点受凉后动作又那么大,然而想起这风起云涌踩之而上的际遇,缓缓的站起身回到了卧室里,探手摸进了被子内的柔软处——

    “凉~”

    楚大招缓缓的睁开眼换了个姿势让他的手顺利的探入深处,腻声道“没事儿了?”

    “没事儿了,确切的说是大势底定。”

    沈铁军说着爬上了床,等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便感觉两眼好似被胶水粘住了似的,穿戴一新的楚大招正手忙脚乱的给他找衣服“快七点了,赶快起,还得去给娘拜年呢!”

    “哦,好!”

    沈铁军强打着精神开始穿衣洗漱,等到人模狗样的出现在沈大亮家门前胡同口时,已经是半个多小时后的七点多了,正好遇见拜完年的王盛奇和孟小虎以及李小强还有楚九章四人出来,两人带着谭红军扫了眼路两旁停的六辆黑牌轿车,也就听到了群称呼“小师兄,大招~”

    “小师兄,姐!”

    “大招你先进去吧,给娘说声我和他们说会话。”

    沈铁军也没和诸人打招呼,而是转头对着楚大招说完,目送她进了胡同里,转头看向了和兔子眼似的王盛奇和孟小虎,开口道“你们俩也一夜没睡?”

    “没睡,哪能睡的着,那么大的动静呢!”

    王盛奇摘下了墨镜露出个发涩的红丝眼球眨眨,便又戴上了墨镜,开口道“也就是在国内,要是在国外的话,就是有那些保镖我也不敢睡,我怕睡着了就醒不过来了——不知道还要过几天这样的日子?”

    “所以我就是趁着过年搞一下,大家都回家过年了~”

    沈铁军摸了摸鼻子,当然他是不会把所有经过和考虑都说出来的,瞅着远处的盖静走了过来,开口道“今天结果已经出来了,魔方初八前应该就可以了,当然出行的时候注意带上保镖,嗯,女保镖不够,就让女眷们尽量别出门了,等到他们熟悉了这个套路,也就差不多了。”

    “今天结果出来了?今天不是大年初一吗?能出什么结果?”

    王盛奇眨了眨眼有些不敢相信,他和孟小虎在港岛都是钻石级的王老五,自然家里是没有女眷的,当然逢场作戏的就不能算了,那是真的想算都算不过来“那是不是可以买房子了?”

    “你们这么快就想着买房子了?”

    沈铁军有些蒙,不想他问完王盛奇更是蒙“你不是说房价高的时候卖,低的时候买?”

    “嗯,这个是我说的,没毛病!”

    沈铁军挑了挑眉头看向王盛奇,左右看了看四周,目光在盖静脸上一闪而过的落在了孟小虎的脸上,开口道“你们忘了我为什么会向港股下手了?”

    “呃?!”

    王盛奇神情一愣,接着面上闪过恍然之色,飞快的点了点头,然后又看了看天空,吧喳着嘴巴吧喳着,半天憋了句道“嗯,今天天气不错——”

    “我懒得理你。”

    沈铁军默默的扫了眼王盛奇的大鼻孔,转头看向了一直默不作声的李小强,开口道“你没事儿乱跑什么?过会我还得去你家拜年呢,还是说你是来接我的?”

    “啊,这你都知道了?”

    李小强飞快的摸了摸鼻子,转头看着其他三人后回过头道“你忘了去年你还是蹭他们的车去的,正好去年我没在羊城,没办法给婶子拜年,正好想着今年算是都补上了。”。

    2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