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一夜回到改开前 >

第四百一十七章 马上到

    “嗯,喜当爹,这个喜就是太惊喜了——”

    余国光眨巴眨巴眼,便发现沈铁军说的这三个字太符合自己的心境了,当他还在愁着怎么选的时候,孩子都俩月多了,想到这里跟着他到了车棚里推出了摩托车,点火发动后想起了个事儿:“李东升和他媳妇离婚了——”

    “那也是得偿所愿吧。”

    沈铁军发动了车子说过,李东升长相比较符合这会儿国人的审美标准,被有心的女人缠上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儿,不像旁边这位虽然在他看来也不差,毕竟爷们只要不是歪瓜裂枣和矮冬瓜,那都随大流的长相,在媒人的口中属于“一般”这个标准。

    所以这货玩了这么长时间,友谊炮打了不知道多少,也没个是死啦活拉的要跟他的,这么想着也就闪过了个念头,沈铁军接着想想也不可能,敢绿了老余家的人,那是真的一辈子都不想舒坦了,开口道:“以后别在我面前提他,媳妇在家操持家务照顾老人和孩子,他自己在外边逢场作戏也就罢了,竟然日久生情的想把小三扶正,到时候被坑哭就知道厉害了——”

    上辈子沈铁军便不是个能够控制住自己的人,大保健和KtV里的妹子也是见识过的,更是听到过某些套路一般的段子,家里条件不好,父母身体不好,弟弟或者妹妹需要上学,干这个也是为生活所迫——

    但是沈铁军从来没想过去加个某信留个某q啥的,爱到死去活来的情是没有过的,他和周英在一起与其说是同病相怜,倒不如说是凑合过日子,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而以,至于感情方面也谈不上相濡以沫,毕竟没有推过三轮车去卖早点的俩人运气还是不错的,这么大的年纪再去招惹十几二十岁的妹子,这就挑战了他心中的道德底线——虽然大保健就是在底线上蹦跶了,可他认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事儿,扯那么多纯粹是找不自在。

    这辈子沈铁军的条件足够好,最年轻的硕士生和博士生,手上不缺钱还是个“诗人”,想要找个妹子交换下思想的冲动也曾经有过,可想想明年就要拉起来的大幕,到时候别被扣个玩弄女性感情的帽子,那搞不好轻则被关起来吃八大两,重则被人当了典型拉去打靶。

    出于这些原因,沈铁军对于要奉子成婚的余国光有了大大的好感,能够为孩子着想而勇于走进围城的男人最起码是个有责任心的人,当然如果已婚男人要为了小三肚子里的孩子去负责,他是会直接把脸拉下来的:“到时候想出去度蜜月吗?算了,你这个身份也不适合出去,想要什么兄弟送你,要不送你套房子?这城里随你挑!当然那个大院子不行,还有我家也不行——”

    “咦,我记得你好像答应武瑶说她能学到那个什么的话,你就把现在住的宅子还给她?”

    余国光知道沈铁军一向是大方的,特别是和说得来的朋友之间,据说年前私下里送了李科那小妮子一套价值百万的编钟,要不是都知道这货对那小妮子没啥感觉,怕是有人就要想歪了,当然不包括他在内:“那你给我套在后海边上的四合院吧——”

    “四年后要是武瑶真的掌握了Dna技术,那她是不会问我要回这套房子的,哪怕到时候她想要,她家里人也不会允许她向我开口的。”

    由于要聊天,沈铁军的摩托车骑的并不快,二十五的速度还没上辈子里某些两轮电瓶车跑的快,慢悠悠的开口道:“因为到时魔方生物实验室正式成立的时候,将会向全世界的生物研究机构发出倡议,倡议全世界的生物科学家们联合起来共同描绘人类的基因图谱,你可以把这个计划理解成生命科学中的曼哈顿计划和阿波罗计划——魔方将来赚的钱会有一部分投入到这个实验室里,而武瑶就是这个实验室的负责人。”

    “曼哈顿计划我知道——”

    余国光瞬间瞪大了眼,只要是军工这个圈子里的人就没有不了解这个计划的,当年美利坚终结了二战的核弹研制计划,可他无法了解生命科学中的这个计划是干什么的:“生物中的yuán zǐ dàn?”

    “如果把人体的感冒和发热认为是免疫系统针对外来的攻击进行防御和反击,那么当人出现感冒和发热的时候就知道身体健康出问题了,需要去买药或者挂点滴。

    而癌症这种源自于自身肌体病变的不治之症则很少能引起免疫系统的注意力,所以大部分患者在确认这种疾病时多数已经到了中晚期,除了等死就再也没有别的办法。

    对于细菌性和病毒性带来的感冒和发热这种不是发自于自身机体的病变,我们可以使用药物来帮助自身免疫力获得胜利,但是癌症这个玩意使用外来药物解决不了。

    而现在研究界有种观点认为,包括癌症在内的人类疾病都直接或者间接与基因有关,而脱氧核糖核酸是生物细胞内含有四种大分子之一核酸的一种。

    这个玩意带有生物的遗传信息,是生物发育和正常运作必不可少的生物大分子,也就是说你我之所以像我们的父系,就是由这个玩意影响的,它的英文简称便是Dna。

    这个计划就是破译掉组成人类染色体中几十亿个碱基对组成的序列,当然你现在可能听不懂这个玩意,我也只是大致的给你科普一下,破译了这个玩意可以让人们更了解它,并进而找出发病的原因和解决办法。”

    人类基因组计划自然是不止沈铁军说的这点,而他之所以要推动这个计划出来,甚至是想要掌握主导权,也不是因为去要帮助那些患病者乃至于造福全人类,这些原因都是次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源自于有钱人的通病——怕死!

    上辈子的沈铁军是个小市民,在底层奋斗勉强算的上是小有身家,而借助着无处不在的网络,让他了解了很多底层韭菜们想都想不到的东西,比如有钱人得了绝症会怎么办?

    第一种是普通的有钱人,会遍寻国内所有的医疗手段来治疗,比如被媒体们称之为富豪的拆二代们。

    第二种是有钱的有钱人,会遍寻全世界内所有的医疗手段来治疗,比如被媒体们称之为豪门家族的群体。

    第三种是超级有钱的人,会直接把全球最顶尖的专家们召集在一起,然后拿钱让他们为自己量身定制打造一套治疗手段,能做到这一步的便是连影视剧中都很少出现,因为这超乎了常人的想象!

    沈铁军身体没什么问题,去年二百医院里的老大夫做过的检查,想要再进一步检查就得去那些研究所了,然而有着上辈子的记忆,他知道自己这个身体的本钱还是不错的,趁着现在年轻还有钱可以扯虎皮做大衣,到时候要是有需要的人需要了也不用去找别人,反正单就放在钱这个问题来说,他是不怕花的——后面还有好多好多赚钱的机会,而且还都是赚大钱的机会。

    然而这项工程一旦推动,且不论魔方在其他领域内的建树,单就在生物分子学内就足以成为领头羊,武瑶也可以凭借这个资历成为基因组学中的一方大佬,至于她能不能搞出来属于她的东西,那就和沈铁军无关了,这位毕竟是个外人,他有那功夫还不如多替沈铁林想想,还有什么东西是值得这位未来的物理学诺贝尔奖获得者能用到的——

    回到家里找了个后海的房本递给余国光,沈铁军便感觉以前的目标是有些忽略了:“杨小妹出嫁你去不去?”

    “去,我去给周刚帮忙。”

    余国光扫过房本上的面积,也没和这货客气的揣进了随身的帆布包里,搓着手满脸谄媚:“那多不好意思——”

    “虚伪——”

    沈铁军将剩下的房本拿回屋里锁进保险柜,出来后赵老头和李老头都来了,齐磊和尤志伟正在往桌子上端菜,开口道:“都洗手,准备开饭了吧。”

    沈铁军给赵老头和余国光算是介绍过,后者才算是明白今天怎么收了套房子,可这院子后面没收拾完他也是知道的,这会儿听到了沈铁军的指派,也算是知道先前为什么说武瑶家人不会要回去的原因,都要用旧材来复原古建筑风格了:“这个没问题,您找好地方让人把东西清好,我找人一起拉过来——”

    楚大招走的有点早,沈铁军送她上了飞机又回到家骑车上班,所以中午提前早退也是想着吃点东西午睡会,现在可不像年前那么多副主任分工,必要时可以逃会懒,别下午再碰上什么会,到时睡着了才要出事儿。

    沈铁军心中默默的转悠着这个想法,手上的筷子和饭菜也就没停着,其他人是赵老头和余国光说完后也埋头吃饭,一时间屋里也就剩下了吃饭的声音,边上的电话陡然跳了起来,沈铁军放下筷子和碗到了条几旁,莫名的就感觉到是单位来的,拿起话筒开口道:“你好,我是沈铁军——”

    “铁军主任你好,我是咱们保卫科的蒋文涛,请问您认识付振海吗?”

    电话里的声音有些熟悉,沈铁军看了看电话机,他只认识保卫科干事蔡刚,这会儿也看不到来电的号码,接着拿起旁边的笔打开了笔记本,在上面写了“程控机”后开口道:“他是哪个单位的,我不认——”

    “可我认识你——”

    话筒里传来了个有些耳熟的声音,沈铁军还没开口接着又传出了蒋文涛的声音:“快把他控制起来——沈主任不好意思,我会按照规定处理他的,再见。”

    “再见!”

    放下话筒,沈铁军将旁边的笔记本合上回到了饭桌旁,蒋文涛说的处理方式不外乎叫来对方的单位,这是那个什么付振海有单位的话就这么操作,没有单位的就找当地的居委会,这是对京城人来说,如果是外地人的话那就要找到对方所在地的主要领导,这就和处理外来xìn fǎng户一个路子了。

    随着拨乱反正,许多地方上等不及的群众便纷纷朝首都写信,各大部委都可以收到莫名其妙的来信,有些甚至是直接留个某某部委收,面对这些来信单位里又不能不处理,所以大多数会在办公室里抽人专门看信,然后再印制一批部委字样的信封,将信做个记录然后转寄给当地主要部门,也算是起到个变相督促的作用。

    当然这只是大多数的普通情况,极少部分人是干脆找上门来,这情况放到农业部来说就更少见了,毕竟这会儿农业部的主要职责都被农委那边拿去,林业、农垦、水产啥的从政策制定到行政管理都在那边,要知道农委本来的职责就是帮助大主任分管农业,于是这会儿的农业部就只剩下了个架子。

    既然是个架子,那地方上的农业问题也不是这边能处理的,这个活门口的保卫们就能干的了,继续往北边走便是农委的所在地九号院,多走几步地的事儿也不远——

    所以面对找上门的付振海,保卫们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熟人,一个电话打到办公室确认回家了,那么再打到家里确认也很正确,直到沈铁军说了不认识——那就是打听领导行踪的有心之徒了。

    参加工作一年的时间,沈铁军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状况,挂了电话回到饭桌吃饭,也只是感觉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然而由于早上起的比较早,这会儿吃过东西的困劲儿上来,脑子也好似涩的转不动,吃过东西便洗了吧脸回屋休息了。

    等到再次被电话铃吵醒,时间已经到了一个小时后的一点钟,沈铁军揉着脸到了条几旁拿起电话,谭红军的声音便传了过来:“铁军主任,如果你没事的话,可以尽快到单位一趟,电话里不方便说——”

    “好,我这就过去,马上到~”

    沈铁军啪的挂上电话,到了厨房里拿出脸盆打过水抹了把脸,领带也没整的拿起外套就推出了摩托车,一溜烟的在大马路上飞驰起来。

    全本7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