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飞越泡沫时代 >

316. 生来注定

    有一点少年气的短发,个子小小一只的女孩子,对着岩桥慎一用力低下头。岩桥慎一看过去,正好看到她圆圆的发旋。

    “没关系。”岩桥慎一随口回了一句。

    会撞到他身上,是因为女孩子走得太急,没有留意到前方。不过,走廊本来就让摆满了的花篮弄得很窄了,岩桥慎一停在这儿看花篮,也要负一半责任。

    所以,回了话以后,他又问了句:“您没事吧?”

    少女直起腰来,“不要紧。”一边又向他道歉,“刚才我太莽撞了。”她小小一只,要和岩桥慎一说话,只能扬起头来。

    露出正脸,她是个长相精致可爱,有一双灵气十足的眼睛,浑身上下充满了青春气息的美少女。没由来的,让岩桥慎一联想到刚出道时,还没有被事务所的重压压垮的冈田有希子。

    但是,跟刚出道时的有希子又不太一样,这少女的眼睛虽然灵动,却有点飘忽不定,没来由的给人一种孤僻的感觉。

    能让他联想到冈田有希子,还出现在她的演唱会后台的少女,岩桥慎一心里一动,联想到了某个名字。

    再端详她那张美少女的脸,微妙的感觉到了些许的熟悉。

    “您也是来看冈田桑演唱会的吗?”岩桥慎一不动声色,问了一句。

    “是的。”少女回答完,猜测能够出现在后台,还不是演唱会工作人员的人,多半是业界人士。

    想到这,她又低下头,做起了自我介绍,“我是有希子桑同事务所的后辈,去年正式歌手出道的酒井法子。”

    “哦。”岩桥慎一点点头。

    顿了顿,才回了一句:“原来如此。”

    十六七岁的少女酒井法子,面对他如此正式的做着自我介绍,岩桥慎一听到这个名字,下意识反应了一下。一瞬间,现在这个青春可人的少女,和后来那个社会新闻女主角,脑中两个形象交替着。

    就像是冈田有希子被选为松田圣子的接班人那样,现在的酒井法子,应该被称作是冈田有希子的接班人吗?

    “那个……”

    少女酒井法子略带迟疑的声音,将他脑中的想象拉回到现实,“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失礼告辞了。”

    偶然相遇的插曲而已,岩桥慎一点点头,“好的。”

    脑中方才联想到的那个社会新闻女主角不见了,面前有的是一个看上去清纯可爱的美少女,背影和脚步都充满活力,不输给任何一个当红的少女偶像。

    之前,早就从冈田有希子那里,听了一些关于沟口伸郎又亲自发掘了一个叫酒井法子的新人的事,但是,见到真人,还是让岩桥慎一有点感慨。

    当年把酒井法子的海报贴在墙上,在作文里写要和酒井法子结婚的人,谁也不会想到后来她沦落到那种境地。

    但是岩桥慎一正好相反,十六七岁的少女酒井法子看上去越是楚楚动人,作为知晓她今后人生命运的人,就越是对她这种楚楚动人和清纯可爱感慨万分。

    不过,脑中这样的想法只稍微跑偏了一点,就立刻被岩桥慎一给拉了回来。

    现在想这些,用“今后命运”这样的词来想她的事,未免有些可笑。何必要带着对还未发生过的“未来”的印象看待现在的少女?

    酒井法子是个清纯可爱的少女偶像,现在suni力捧的新人。

    只要这么想就足够了。不该把未发生过的“未来”放到一无所知的“现在”这里。这对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女酒井法子是不公平的。

    丢开那些虚无缥缈的印象,再看待酒井法子这个名字,就是个新晋走红的少女偶像而已。

    想着这些事的时候,岩桥慎一的目光无意识的扫过走廊上的花篮,终于在集英社和荻野目洋子的花篮中间,看到了中森明菜送的那一束。

    “祝有希子演唱会一切顺利。”

    岩桥慎一看到了想看的东西,寻宝游戏顺利通关,顿时心满意足。走廊这么狭窄,为了不再出现刚才的情形,他也不继续在这逗留了,往演唱会后台前去。

    不管是哪个歌手的演唱会,后台都总是忙碌又乱糟糟的。岩桥慎一时不时跟脚步匆匆的工作人员擦身而过,终于来到冈田有希子的休息室附近。

    还没到门口,先一眼看到站在门外的酒井法子。

    正和她说着话的,是个年纪在四十岁左右,穿着朴素的西装,戴着古板的方框眼镜,一副勤恳上班族模样的男子。

    这名男子正说这些什么,酒井法子一脸认真的听着,时不时点头,虽然离得远,看她的样子也猜得出嘴里正在回答“是”之类的话。

    先留意到有人正看着这边的是酒井法子,她下意识往这边看了一眼,见到站在那里的,是刚才自己撞到了的那个青年。

    虽说如此,她却并没有表现出意外,显得很平常。刚才的插曲,在她这里似乎已经翻了篇。

    受到她的影响,那名正跟她说话的男子也跟着看了过来。休息室外的走廊狭窄到两个人对向走过来勉强能错开的程度,既然被发现,岩桥慎一直接走上前去,主动打招呼:“您好。”

    这是和这名男子寒暄。一边寒暄,一边递上名片,“我是geno的岩桥。”说完,又向几分钟前才刚碰过面的酒井法子微微点头致意。

    酒井法子也冲他欠欠身,仿佛是初次见面一样,生疏的恰到好处。

    “哦。”男子接过名片大致一看,“岩桥桑,您好。”也拿出自己的名片递过去,“我是suni的沟口。”

    说完这句,犹豫了一下,又多说了一句:“有希子承蒙您的关照了。”

    冈田有希子提前对沟口伸郎报备过,今天开演之前,有位岩桥桑要到后台来。有希子没有说这位岩桥桑是谁,只说是重要的朋友,自己受过他许多关照。

    那时发生过的事,冈田有希子没有对沟口伸郎提起过,因此,听到冈田有希子这么说的时候,沟口伸郎猜测这位岩桥桑或许是她大学里的朋友,甚至是有好感的男性也说不定。

    不过,沟口伸郎并没有深究这个“岩桥桑”是什么人。

    反正今天是她的引退演唱会,过完今天,冈田有希子就是普通人,她要过怎样的生活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因而,听她这么说的时候,沟口伸郎的态度很平静。

    不仅是平静,甚至还带着点希望她能幸福的心态。

    但是,接到岩桥慎一的名片,得知这个岩桥桑并非是圈外人士,而是一家叫geno的制作公司的社长,这让沟口伸郎有些意外。

    有希子原来还认识这样的人,还是她重要的朋友?趁岩桥慎一接名片的时候,沟口伸郎不动声色打量了他一番。

    看上去挺踏实可靠的。这是沟口伸郎的第一印象。不过,岩桥慎一这个名字,好像有点耳熟?沟口伸郎觉得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而在沟口伸郎打量岩桥慎一的时候,岩桥慎一拿着名片,看着上面的名字,心里也在对他做第一次见面的印象评估。

    沟口伸郎是业内出名的经纪人,不仅一手打造了冈田有希子和酒井法子,也曾经当过松田圣子的经纪人,是suni的顶梁柱。

    除此之外,还是坚守“正统青春派偶像”这块招牌的传统经纪人。

    单就外表来说的话,沟口伸郎也的确很有那种“传统经纪人”的派头。这次冈田有希子的引退演唱会,也处处可见他的手笔安排。

    冈田有希子对他说过,将引退演唱会留作最后一份工作,偶像生涯结束在演唱会结束的那一刻,这样的安排,是沟口伸郎多方周旋促成的结果。

    从冈田有希子摊牌合约结束将要引退开始,沟口伸郎就在为她最后的引退做准备,即使工作重心已经转移到酒井法子身上,他也还是分出时间,亲自担任冈田有希子引退演唱会的制作人。

    因为这样,冈田有希子对沟口伸郎充满感激,也对毁了他的梦想这件事,至今仍旧感到愧疚。

    不过,岩桥慎一却在他的做法当中,读出另外的意义。

    沟口伸郎会这么上心,当然是因为他对冈田有希子心中有愧。

    当初,是他亲自把少女从名古屋带到东京来,向她的父母保证会照顾她。结果却险些酿成悲剧。因此,这次她要引退,沟口伸郎决意为她全力以赴。

    但是,会做到这样的程度,也不仅仅是因为心中有愧而已。

    要是沟口伸郎这种传统经纪人,在他看来,任何职业都要有始有终,偶像这份职业尤其如此,出道时要漂漂亮亮,引退时也要风光得体。

    正因为这是代表结束的一个句号,他才更希望能为冈田有希子圆满画下。

    那些没能在冈田有希子身上实现的梦想,就在这场演唱会结束的时候放下。选择亲自为她制作演唱会,也是在为这场栽培“太阳女神”的梦画上句点。

    岩桥慎一想到这层意义,看待这个即使到了现在,也还是坚持认真做着梦的经纪人,不由得对他油然而生一种尊敬。

    ……

    “岩桥桑!”

    冈田有希子充满活力的声音,打断了休息室外偶遇的寒暄。

    已经换好了第一套演出服装,打扮的光彩照人的冈田有希子从休息室里出来。

    她在休息室里,听到外面岩桥慎一说话的声音,急不可待,出来看看。

    “沟口桑,这位就是岩桥桑。”冈田有希子把他介绍给沟口伸郎。

    一副勤恳上班族模样的沟口伸郎,面对冈田有希子,露出父亲般的神情,“我刚才也正和岩桥桑说话呢。”

    “有希子,祝你演唱会一切顺利。”岩桥慎一看着她,微笑道。

    “谢谢您。”冈田有希子说。

    酒井法子在旁边看着冈田有希子和岩桥慎一的互动,觉得很奇妙。明明这位岩桥桑看上去跟有希子桑差不了几岁,但是,有希子桑看待他时,却有种对待亲近的长辈的感觉。

    仿佛是个被妹妹尊敬信任的兄长。

    发现了这点,酒井法子心里,又忍不住有些羡慕冈田有希子。

    酒井法子的父亲是出吕组系的干部,身为极道份子的父亲不是那种能够让人觉得踏实的人,小时候她被生母抛弃,又被第一任继母nuè dài,后偶来,也作为养女寄人篱下,和叔父一家生活。

    叔父和父亲一样是极道的干部,为人行事跟父亲差不多,跟安定和踏实这两个词沾不上边。不管是跟着叔父的时候,还是回到父亲身边以后,家中平时出入的年轻人,也都是那种让人感到不安定的极道份子。

    安定和踏实,这是酒井法子的生活当中所欠缺的东西。

    而像是岩桥慎一这种带有兄长般的踏实的人,酒井法子从来都没有遇到过,一次也没有人这样看着她说话。

    有希子桑在名古屋老家,有个和睦的大家庭,家庭之外,还有这样的人关照她……酒井法子想的是冈田有希子真幸福,眼睛却不自觉地盯着和冈田有希子说话的岩桥慎一。

    家庭出身这种自己不能选择,生来就注定的东西,她从来不敢奢求。而现在,之所以觉得羡慕,大概是因为岩桥慎一并非冈田有希子的亲哥哥,不是她生来注定的东西。

    ……

    岩桥慎一没有觉察到酒井法子看他的目光,只和冈田有希子说话,期间,身为经纪人的沟口伸郎也时不时插句话。

    聊了几句,沟口伸郎识趣,主动说:“我带法子到前面去。”

    等到沟口伸郎和酒井法子离开,冈田有希子问岩桥慎一,“岩桥桑,您不进来看看吗?”

    岩桥慎一看看手表,“算了……时间不早,还是不多打扰你了。”

    从西装的内袋里拿出准备好的礼物,交给她,“对了,这个给你,是礼物。”

    冈田有希子接过来,“这是……员工证?”

    “嗯。”岩桥慎一点头,“之前不是打赢过你,引退以后可以到我那里去打工吗?随时欢迎。”

    “而且,”他笑了笑,“这是专属你的员工号,就算之后你大学毕业去就职了,这个员工证也不会再收回。”

    “真的吗?”冈田有希子听他这么说,眉开眼笑,“谢谢您!我很喜欢您的这份礼物。”

    说完这句,像是才想到,对他说:“对了,岩桥桑。”

    “嗯?”

    “明菜桑今天也来了哦。”6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