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科幻小说 > 灵魂迷途 >

第十二章 暖梦度余生-22

    按苏致远所说,他要秀技能给何灵这样的平庸之辈看看,所以他还真的就按照自己杀人的时间顺序,一幕幕展示给何灵看。

    不仅展示,还给何灵进行了解说。

    他的双手就像科幻大片zhōng tè效启动键一般,手一抬,何灵跟着他来到一个金碧辉煌的办公室。

    “何灵,你看,这就是李安琪的死亡现场。其实,我还是挺有创意的或者说我挺能将就的,一点都不拘泥于固定的模式。李安琪跟我在一起,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最快的一个,我只有机会给她展示一下我的商业奇才。所以呢,只能让她死在办公室里了。这个办公室,倒是我最喜欢的一个,看一看,连空气中都是金钱的味道。”

    “你将她毒杀在办公室,这么大胆的事,你也能做出来?”

    “有什么不能的?她又不是我杀的第一个人,横竖都是一死,既然她喜欢看我工作的样子,那我就满足她了。”

    手一抬,何灵眼前出现一个意气风发的苏致远,旁边坐着一个高挑的浓妆女子。

    那高挑女子拿了本书心不在焉地翻了两页,一个字没看进去,一直都在看埋头处理公务的苏致远。

    她看苏致远的眼神崇拜又欣赏、宠溺又满足,既像个妻子,又像个母亲。

    “她这么爱你,你也下得了手吗?”

    “有什么区别,你看看她这模样你觉得我会喜欢这种人吗?她除了会买奢侈品,她还会什么?”

    “何灵,你知道她怎么喝下毒酒的吗?”

    手一抬,苏致远手中举了两杯香槟,“安琪,你真是我的伯乐,更是我的幸运女神,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没有什么是我拿不下的。看看我今天签下的这一单,爸爸一定会开心的。”

    “honey,我一直都相信你的,你这么能干,只是缺一个机会罢了。”

    “来,为了庆祝我们相识一个月,为了庆祝我能遇到我的安琪女神,为了庆祝我们以后的朝朝暮暮。”

    “为了庆祝我们可以白头到老。”

    “好了,你想看她怎么死的,就这么死的啊。常年泡在酒吧、夜店,熬夜抽烟喝酒,她的身体太差了,一杯酒下去,就这么去了。何灵,还是你身体好,弄都弄不死你。不过,你确定看完了这一切,你能找到我杀人的证据吗?”

    “不能。”

    “承认吧,其实你就是个平庸之辈,要不是你会投胎,你根本无法与我相提并论。”

    “我承认的。”

    “对嘛,这个态度倒是很诚恳的。还想看我的杀人现场吗?不是每一个我都记得了,不过呢,我记得的可以先让你看看。”

    说完,眼前的场景快速变化了。

    各不相同的场景,面容各异的女人,唯一不变的是各种饮品。

    看到最后,苏致远自己先烦了,“唉,这么多人,总是有记不住的,等一下啊。”

    手一抬,眼前出现了一间三室一厅的房子,极简装修风格,全屋灰色,并无一件多余的物件。

    那是苏致远的家。

    何灵不敢开口询问,要是自己问了,说不定这个场景就变了。

    杀了这么多人,苏致远从来不会在自己家里动手的,现在转到他家里,一定是更重要的东西了。

    果然,在苏致远极简风的橱柜里,居然有一个隔板。

    因为苏致远从来不在家中做饭,所以这厨房还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油烟。

    那隔板一打开,有个输入密码的面板。

    苏致远看了看何灵,“想不到吧?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就是猜到死,你都猜不到我会把东西藏在哪儿。”

    何灵心里不以为然,不也还是在家里吗?如果杀人案发,你家里一定是重点搜查的地点,掘地三尺都要给你翻出来。

    “是想不到,你家中没有半分烟火气息,所以我们从来不在你家里过夜的,谁会想到你会在这里藏东西呢。”

    “也不算藏东西了,只是,在这里做个密码柜,觉得很酷。其实整个屋子里,我做了好几个密码柜,他们藏着我的过去和秘密。”

    密码是513907,苏致远一点没避讳何灵。

    “你记住了密码也没用,你没机会去验证的。”

    打开密码柜,从里面拿出一个玻璃罐子。

    何灵仔细看了看里面的东西,好像是幸运星和千纸鹤这个只怕跟杀人是没有半分关系的了。

    “这是琴儿在我昏迷的时候叠的幸运星,是它们保佑我从迷途中顺顺利利地回到了现实。”

    何灵点点头,“琴姑娘真是个好姑娘。”

    “是啊,所以啊,我得替琴儿完成她所有的梦想。你知道吗,虽然我杀人,可是我也做好事的。我给学校捐钱只是为了还当年不放弃我的那份情,其实我还资助了一百多个边远山区的穷孩子。”

    何灵没想到苏致远竟然会有这样的一面,“其实你”

    “打住,我匿名捐的,我根本就不在乎别人对我的评价是好是坏。你看我能眼都不眨一下地杀这么多人,我可不需要你的一句夸赞。琴儿当初初中都没能读完就出去打工,她知道我经常吃不饱饭,所以会偷偷给我寄一点钱和东西。”

    忽然又咬牙切齿了,“就是这样,他们还是要欺负我,不仅欺负我,还要将把琴儿送我的东西都踩烂。总有一天,等我衣锦还乡的时候,我要那些曾经欺凌过我的人都来求我!”

    小心翼翼地将玻璃瓶子抱出来,从里面掏了一个幸运星出来,慢慢地拆开,里面歪歪扭扭地写了几个字,“好起来。”

    字写得很难看又大个,一看就知道动笔这人文化程度不高。

    苏致远将字条又叠回幸运星,又重新拿了一颗幸运星出来,依然慢慢拆开,这一次里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宝右。”

    琴儿早早就辍学去打工了,很多字大概也已经忘了,估计这两个字应该是“保佑。”

    看了一会儿,苏致远又将玻璃瓶放回到密码柜里。

    绕了一圈,客厅电视墙后面也埋了一个密码柜。

    何灵发现他设置的密码都是513907,都不是苏致远的生日,可能是琴儿的生日或者两人的纪念日。

    这个密码柜里,苏致远拿出一张纸条,纸条上有个数字,235。

    这又是什么呢?

    苏致远嘴角扯起一个微笑,“何灵,你猜这是什么?”

    何灵想了想,“银行密码箱?”

    苏致远点点头,“你倒还不笨,是银行密码箱。那你猜猜,密码箱里放的什么?”

    “毒药?”

    “猜错了。毒药这种东西,我经常要用到的又危险,我是不会放在密码箱里的。”

    “那是什么?”

    苏致远这时候居然有心情冲何灵眨巴眨巴眼睛,“再猜,猜出来我就给你看。”

    何灵低头将他说过的话过了一遍,“杀人日记?”

    “不对,不过也差不多了,杀人台账!”

    杀了人还记台账苏致远真够行的。

    一听到杀人台账,何灵先是惊讶,再然后激动起来,杀人台账,这就是证据了!

    这是证据!

    苏致远瞟了何灵一眼,“想看吗?”

    何灵点点头。

    “算了,虽然你死定了,难保会出点什么意外呢,这杀人台账还是不能给你看的。”

    “所以你还是担心自己百密一疏,有让我翻盘的机会?”

    苏致远盯着何灵看了看,“到了现在,你哪儿来的自信能从我手里翻盘啊?想看是吧,给你看。”

    眼前一花,到了沙里路最大的那家银行,再一闪,苏致远手中多了一个厚厚的笔记本。

    就算苏致远十分自负,他也没将笔记本交到何灵手里,只是远远地翻给何灵看了几眼。

    可何灵眼神极好,那几眼已经看出来他居然在笔记上画了方才杀李安琪的现场。

    这得是什么样的犯罪分子啊,将犯罪现场画下来做纪念。

    “你看到了,可是有什么用呢?你什么都改变不了。”

    说完又小心地将笔记本放回到密码箱里,“你放心好了,等你死了,我一定把你这几页好好画画。杀死你太不容易了,这也算得上一个成就了,我得花几天时间来好好回味一下这个过程。”

    眼前一白,又回到了苏致远家中。

    “何灵,你还想看什么,我都满足你。因为我现在想杀你了。”

    “王以恒研制的毒药什么样的,我想看看它到底怎么无色无味的,为什么所有人都没察觉到被投毒了。”

    “还真是所有人都没察觉到被投毒呢,连研制毒药的王以恒,哈哈哈,说起来还挺讽刺的,连他都是被自己的药毒死的。再没有比这更有讽刺意味的事了,王以恒只知道研制无色无味的毒药,他也不想想,为什么所有的毒药都会配以恶臭,那可不是因为毒药原本就该有味道的,而是怕人误食啊。”

    “难道王以恒研制毒药的时候,他没想过给自己准备点解药吗?”

    “你在迷途中难道没遇到王以恒吗?我倒是知道他还没苏醒的,难道他死了?他怎么想的我不知道,反正他还真没留一手。我该说他什么好呢,对人一点都没有防备之心?”

    说完,苏致远手一抬,眼前的场景又变了,变成了一个废弃的工厂。

    苏致远带着何灵走了好几圈,在一个破烂不堪的油罐里翻出一个玻璃罐子。

    苏致远将玻璃罐子递到何灵眼前,得意洋洋地说,“看,是透明的吧?就算我放在你的面前,你也未必会警惕这东西呢,更不要说溶到水里了,你怎么可能察觉到呢?”

    虽然药丸都是无色透明的,可圆溜溜地挤在一起,还是能看出这一瓶子起码有好几百颗。

    “你准备这么多毒药,你到底想杀多少人?”

    苏致远长叹一口气,“其实我也不知道了。何灵,你知道吗,虽然杀人挺有成就感的,可是杀多了,你也觉得挺烦的。尤其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能杀掉的人,太没挑战性了。所以啊,我还是喜欢杀你。你这种杀不死的对手,杀起来才有挑战性啊。可惜了,杀了十多个,就遇到你这么一个。何灵,你说我接下来怎么才能都杀你这样的人呢?”

    何灵上前一步,要伸手去接苏致远手中的玻璃罐子,“没机会了。”

    苏致远把手举高,“嗯,你是没机会了,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所以你马上就要死了。好可惜啊,以后也不知道能不能遇到你这种对手。”

    “苏致远,你自首吧。”何灵手一挥,将玻璃罐子从苏致远手中夺了过来。

    苏致远愣了一下,“何灵,你还真是死到临头都不放弃啊,你以为你垂死挣扎一下就能改变你被杀的命运?”

    “哐嘡”一声,何灵手中的玻璃罐子摔倒地上,透明的药丸滚了一地,还有玻璃碎片弹飞起来蹦到何灵的手上。

    “苏致远,你以为你真的能毁灭证据吗?”

    苏致远长叹一口气,“何灵,虽然我很欣赏你这种不死不休的小强精神,但是,我现在真的要杀你了。”

    眼前一花,何灵又回到了自己的别墅中,床上依然有个安安静静躺着的自己。

    “看,在我的掌控之下,你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你还挣扎什么呢?”

    说完,一抬手,直取何灵的眼睛。

    “你表演完了吗,还有没有想要显摆的?我给你机会让你显摆。”

    “叮”地一声,苏致远的手指戳到了无形的玻璃上,他皱起眉头,“好样的,果然是从迷途中回来的人,就算是死,也要垂死挣扎一番。”

    双手一抬,床上安安静静躺着的何灵突然翻身站了起来。

    “来吧,既然你喜欢垂死挣扎,就让我看看你跟你自己如何斗。”

    粉色hellokitty的何灵双眼猛地睁开,整个眼圈全是红色的,分不出瞳孔还是眼白。

    她弯曲了手指做出爪子的形状,“何灵,你也叫何灵?那我们就看看谁是真正的何灵。”

    身形一飘,她两手紧紧扼住运动装何灵的喉咙,“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她手上一用劲,何灵的脖子几乎被她拧断了。

    苏致远冷冽的笑声响起,“真是有意思啊,就是到了最后一刻,你都不肯放弃。你这种死缠烂打的功夫,确实够你从迷途里爬出来。”

    “咻”地一声,何灵手一抬,眼前粉色hellokitty的何灵消失了。

    手再一抬,眼前的场景变了,变成了徐晓童的小合院。

    徐晓童、韦远、李如瑜面带嘲讽地盯着苏致远看。

    苏致远笑道,“不错,连这招都学会了,不算笨啊。”

    徐晓童骂骂咧咧的声音响起,“狗东西,到了这时候还装!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22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