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BOSS之路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守株待兔

    接下来的两日,皆是风平浪静,没有什么事端发生。¤八¤八¤读¤书,.☆.←o

    谈无言藏得很严实,一点踪迹都不露。绝命堂的人甚至怀疑他已经离开了北周,因为他们找遍了蜀熙府,还有蜀熙府周边的数个城镇,都未发现谈无言的踪迹。

    清羽两体分化,一体坐镇冷宫之外,为玄真护法,一体化身藏镜人,在暗中行事。还有一魂,入驻旧躯,一直呆在山庄中守株待兔。

    等到第三天,兔子真就来了。

    夕阳西下,留下如血的光辉。敌人就是在这残阳沥血的天色下到来的。

    滚滚而来的血河,恍如和夕阳之光融为一体,带着血色的光辉,那道身影出现在山庄外的空中。

    “血河滔滔,渡尽千秋。”

    熟悉的「魔魂唤血音」,熟悉的诗号,令得楼阁中盘膝而坐的清羽脸色一变,“凌血渡。”

    清羽没有想到,等到的兔子会是这位。

    凌血渡当初在太真宫中的表现,清羽都看在眼里,这是一个不凡的通神强者,他非是过去的对手能比的。

    最重要的是,凌血渡身上有血魔教主留下的后手。也不知道论道之会后,这后手有没有被收回。

    清羽心中怀有忌惮,但没有后退避让之意。

    一来,凌血渡虽强,但知道的也多,若是能套出什么话来,也许能立马确定背后之人的身份。

    二来,清羽这具身体本就是旧躯,坏了死了,也是不愁。

    山庄之外的空中,血河流淌,和夕阳相映生辉,凌血渡还是血衣血发的打扮,这个血色青年抽出袖中血剑,无数血色剑气挥洒而下。%∷八%∷八%∷读%∷书,.≮.※o

    “北周的妖道清羽,凌某受人之托,取你小命。”

    言语之中,不乏轻蔑之意。凌血渡虽然先前没什么名声,但在论道之会后,名声却是迅速传遍了天下。

    和龙虎山真武门的通神境高手放对,且不落下风,之后更是以血魔教主的后手震慑裴东流,使魔道方全身而退。

    他可说是一朝成名天下知,世人给他起了个“血渡千秋”的名号。

    “天道循环。”

    突然出现的太极气形,转动风云,扭转剑气,血色剑气落入气劲涡旋之中,纷乱四散。

    清羽身影出现在空中,手臂挥动,太极涡旋轰然爆散,无数血雨落下,在地面上、房屋上腐蚀出无数深深的痕迹。

    “凌血渡,你与贫道井水不犯河水,为何今日前来寻事?”

    清羽双目紧盯血色青年,似对于这个血魔教的通神强者上门十分恼恨。

    “凌某不是说了吗?受人之托,”凌血渡舔了舔嘴唇,并未透露出一点口风,“不过现在,凌某就不止是受人所托了······”

    他的双眼陡得赤红,瞳孔的血色蔓延到了眼白,使得眼眶尽成一片血色,“多么精纯的精血啊,光是遥遥感应,就令得凌某难以自拔,若是能将其吸收······”

    也许这就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吧,之前还是清羽在觊觎别人的精血,现在就换成凌血渡在觊觎清羽的精血了。

    炼化龙元之后,清羽这具身体的生命力极为惊人。作为生命力的体现,精血自然也是水涨船高,令得通神境血道强者凌血渡都深深渴望。

    “拿来吧!血河滔滔。”

    血剑起杀机,一剑挥出,血河相随,滚滚而来的血河似虚似实,既似气劲所化,又似以真正的血液汇流而成,各中玄妙,连清羽的天子望气术都一时之间难以看清。

    ‘凌血渡,很强,看来是没办法演戏了。’

    原本清羽还想着演一波戏,刻意护住下方的房屋,造成玄真在此的假象,以这种下风的戏码让凌血渡这个反派滔滔不绝地说出不该说的话。

    不过现实证明,这种戏码完全没有成功的可能。先不说凌血渡的智商没这么低,光是他的实力,就不允许。

    以清羽的旧躯对抗凌血渡,要是还想着演戏,就是送羊入虎口,把这具身体送给凌血渡当口粮。

    “天火燎原。”

    磅礴火劲冲天而起,给这夕阳之景再添一份赤红。在离卦气象的显示之中,冲霄的火劲撩噬云彩,将迎来的血河蒸成血色气雾。

    清羽可不是姬丹那个半吊子,天火燎原的火劲升腾,剧烈的气温变化令得下方山庄都凭空起火,转眼间处于火海之中。

    “哈,看来下面果然不是玄真的闭关之所,不过杀你也是没差。”

    凌血渡对此情景并不意外,毕竟他之前已是和那人以法阵通话过。不管是杀清羽还是杀玄真,二人之间的人情皆是一笔勾销。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凌血渡是非杀清羽不可。不是因为人情交易,而是因为清羽的至纯精血。

    “血魄龙影。”

    凌血渡手中的血剑褪去血光,首度露出真容,似是青铜所铸的剑身上浸染着血色,血魄在剑身上哀嚎,更有一条血龙环绕,整个剑身,在其上缓缓游动。

    龙影,曾经的名剑榜第十,不过现在它已是被血河浸洗,成了凌血渡手上的血魄龙影。

    “剑血千屠。”

    血龙长啸,似要脱剑而出,凌血渡竖剑旋动,万千剑影呼啸,无数血魂张嘴嘶吼,放出啸魂魔音。

    狂乱的血色剑潮袭来,其势之大,远胜天火。面对这骇人景象,清羽面色不动,双掌牵引火势,借天火燎原之余威,引动天地之火。

    “轰——”

    下方山庄彻底被火焰笼罩,清羽当空而立,牵动火焰轰掣血色剑潮。

    乾坤第七绝·天惊地动·火兮焚野。

    光焰冲霄,天地之火对撞血色剑潮,火焰撩噬血魄,在这座山上,引发极招的碰撞。

    “轰——”

    夕阳的光辉被两种红掩盖,一者火红,一者血红,将这天空分割成两片不同的天地。

    “呜呜呜······”

    血魄被火劲吞噬,唯在空中留下不甘怨恨的呜咽。但血色剑潮也是劈开天地之火,让火焰四散,在这大山中燃起一片赤红。

    秋天的气候使得花草树木枯黄,火焰一落,便成一片火海,转眼间,此地变成了一座火焰山。11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