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科幻小说 > 快穿:救命,男主全都崩坏了! >

第七百二十章 嗷,我不好吃!4

    次日,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耀而下,在这层层叠叠的树影下,勉强落了一丝光线下来。

    莱斯是在第一时间醒来的,不过比起之前的病痛与疲倦,今天的精神倒是格外不错。

    他顿了顿,接着,敏锐地感觉到口腔内的一丝异样。

    那异样怎么说,就好像有人趁他昏迷之际,扒开他嘴巴喂了他一点东西。

    甜甜地,像是鲜血,又像是琼浆玉露,总之,令人食指大动,非常美味,也非常地令人上瘾。

    他砸叭了一下嘴巴,等那股味道彻底消失,心底还升起了一股子失落,如此美味地东西就这么没了,真令人不舍。

    回味了那一下,莱斯就察觉到自己的伤势得到了控制,只一个晚上的功夫,血就不再流了,便是灵丹妙药,怕也不过如此了。

    所以,那蠢兔子在他昏迷时,究竟喂他吃了什么。

    一想到那只蠢兔子,莱斯目光所及,除了一沉不变的景色,四周再无活物。

    他皱了皱眉,想着那只蠢兔子会不会是跑了,带着这样的想法,他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身体,然后,就听到了一声极为细弱地嚎叫。

    “嗷!艹了!”

    苏糖睡在莱斯腹部下面,相当于拿他的狮毛当被子,结果他这一动,直接一爪子踩到了她软弱地肚皮上,那一瞬,她觉得自己看到了兽神。

    真的没有比她更惨的降灾了!

    兔生真的是好艰难啊!

    苏糖这一嚎,莱斯才发现自己身上居然还有只小兔子,比起昨天的灰头土脸,今天地兔子倒是非常干净。

    雪白的绒毛,太阳底下还有些蓬松感,耳朵也比一般地兔子要大上一些,更可爱了,眼睛也不似常见地红,而是琥珀色,很淡,这就是一只被照顾地非常用心的小宠物。

    与他不同,这是一只生活在阳光底下的兔子,他能看到她眼睛里的光芒与骄傲,不似他,除了无边的黑暗便是无止境地算计。

    不过,这样一只兔子,又怎么会落得与他同一个下场。

    昨夜重伤,自顾不暇,他自然懒得多问,可今天不一样了,若要同行,他就必须将这些事弄清楚。

    当然,最重要的便是她到底给自己喂了什么。

    “身份。”

    善良又阳光地莱斯早已不在,如今的莱斯,寡言阴郁,十足十的反派气质。

    比起昨儿地炸毛,如今地苏糖显然十分淡定。

    她说,“身份,不能说,不过我能告诉你另外一件事。”

    莱斯阴沉沉地看着她,那眼神,大有她敢瞎扯淡,就直接把她血溅三尺地错觉。

    哦,不对,这不是错觉,这就是事实!

    撒的谎越多,到时候圆谎就越累。

    兔兔表示,就不能安安静静当一只可爱的小兔叽吗?马甲穿那么多,最后还不是会暴露,与其如此,那就简单点,套路简单点,到时候死也死的痛快点。

    “我是变异体。”苏糖动了动嘴,粉嫩嫩地三瓣嘴让她说话的时候,就像在咀嚼食物,非常可爱。

    可惜,莱斯不懂。

    “变异体?”

    他对这个名词非常感兴趣,前二十年,他一直生活在小村落,能知道的消息非常有限,变异体什么的,也是头一回听说。

    苏糖秉着能不说谎就不说谎的原则,再次开始扯谎。

    “是,变异体,觉醒者的天赋我基本上都没有,相反,还有一系列副作用,比如……”她说到这,琥珀色的眼眸中,充满了生无可恋,“我有夜盲症。”

    莱斯挑了挑眉,我想到昨夜这只蠢兔子的举动,夜盲症什么,的确很像。

    苏糖半真半假,带着自暴自弃地情绪,“整个大陆,变异体似乎就我这么一只,我一点也不想被人抓走研究。”

    她没有给自己编什么可怜身世,反而带着几分警惕地看着莱斯,“我们只是结伴,你负责我的安全,至于其他的,我不说,你也别问。”

    见状,莱斯扯了个冷笑,“可以。”

    这只蠢兔子谈判起来的样子还挺像那么一回事,而他之所以会答应,是因为他知道,她还有事情瞒着他。

    比如昨夜究竟喂了他什么,莱斯一开始有想过问她,不过现在,啧,这怕是这只蠢兔子的保命法宝,又怎么可能与他说。

    “我不问,不过如果你说的事情里,有任何一件说了谎,那么……”淡蓝色的双瞳逐渐变得冰冷,声音也像渗着冰渣,一字一句道:“我会扒了你的皮,一口将你吞之入腹。”

    苏糖听到扒皮二字时,身上顿时泛起一丝寒意,她抖了抖,接着非常嚣张道:“我骗你?我骗你做什么,一个差点把自己玩死的食肉系动物,你身上又有什么好骗的?”

    狮子在食肉系动物里可是数一数二的能者,可就这么一位能者,居然能将自己弄到悬崖底下去,且满是重伤。所以对外人来说,她这话说的没毛病。

    被一只蠢兔子给鄙视了,莱斯只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

    他的前半生,口蜜腹剑的人太多了,所以,像这只蠢兔子一般心直口快地,反而对他胃口。

    苏糖察觉到自己脱离危险,胆子便开始大了,这不,她居然敢指挥莱斯替她狩猎了!

    “喂,你,大狮叽,会捕猎吗?”

    莱斯当初在小村落,那可是捕猎小能手,方圆数十个村落的年轻人都没有一个是他对手,无数村里姑娘心仪对象,所以,捕猎对他来说那就不是个事儿。

    “既然会捕猎,那你去弄点吃的来。”苏糖一动不动,大爷似的指挥人。

    莱斯眯起眼,危险地看向她,“你说什么?”

    苏糖被吓得兔毛都有些小小炸了出来,不过为了人设,她不能怂!

    她要像个大小姐一样,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这样才能刷他的信任度。

    于是,她理直气壮道:“我说,你去弄点吃的,我昨晚照顾了你一晚上,礼尚往来,你是不是应该去捕些吃的回来!”

    莱斯对她的审视,果然没之前那么警惕了。

    这是一个胆小又嚣张的兔子,说白了,就是欺软怕硬。

    不怕你没弱点,就怕你没弱点。

    莱斯察觉到这一点后,警惕心就稍稍淡下去了一分,接着,他按着苏糖的脑袋,直接将人往草堆里怼,“你一只兔子,吃草。”

    苏糖呸呸呸地将草从自己嘴里吐出来,气的当时就破口大骂,“艹,你有病啊!老子食肉!”!22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