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大富贵人生 >

第578章 面面相觑!

    一座三孔的拱桥,倒映在粼粼水上。

    贺子龙和王朝风向一处酒厂寻了过去,原本贺子龙是打算把魔都的七宝酒厂看不能自己掺合进去,毕竟看它规模好像也不是挺大的。

    但是,一打听,再听王朝风那么一说,他才知道,似乎没戏。

    上世纪年代,七宝老酒是上海人最常喝的本地白酒。许多人对“七宝大曲”、“上海特曲”、“上海大曲”、“特级玉液”等如数家珍。这些名牌产品不仅连获“上海市优质产品”“商业部优质产品”等荣誉,在长三角也颇有知名度,甚至出口我国香港、日本和东南亚,香飘海外。

    甚至,不少老上海说起白酒时只知七宝大曲,说不出其他。

    上世纪50年代,上海正大力发展农副业,其中一项就是养猪。养猪需要大量饲料,以当时的财力而言,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如果以高粱酿酒,酒糟喂猪,岂不节约粮食,一举两得?于是,上海市商业二局在市郊新建多家酒厂,七宝酒厂为其中之一,商标图案就取自七宝的地标——蒲汇塘桥。

    建厂之初先酿造了酱香型酒,发现上海人不适应,于是专程到杏花村学习,从北方调来高粱,从濉溪请来名师,生产出了清香型的七宝大曲,颇受好评。

    70年代,一位国家领导人在上海进行外事接待,端起茅台,说了一句“上海就没有一款自己的接待酒吗”。于是,造一款代表上海的城市接待酒的任务落到了七宝酒厂。酒厂又学习、借鉴了新工艺,再造新车间,推出了浓香型的上海特曲、大曲和二曲。

    只是时过境迁,如今到了九十年代,七宝酒厂也是大不如以前了,当然,再不行的骆驼也比马大。后世好像还有个神仙酒工厂,还坚持的挺久的。

    贺子龙这会儿去的是与七宝酒工厂一江相隔的另一个小酒工厂,八宝酒厂!

    还刚到门口附近,就看到那里围了一群的人,堵的水泄不通的。贺子龙和王朝风二人没有声张,悄悄的挤了进去,看个究竟。

    却见好多成年人,西装革履的有之,穿工作服的人之,穿一般服装的也有之。都在围住一对兄弟两人,叫喊着什么。

    “小吴厂长,把欠我们的工资发一点吧,这都半年没发工资了,我们这些人全家都指的这点工资生活呢……”

    “小吴厂长,你爸出车祸的事,我们也难过,可是当家人倒下了,应该做的事,却不能就此停下呀。欠我们的钱,什么时候能还呢,这都来了几次了,光车马费都够好多人的工资了……你说是不是?”

    “小吴厂长,再欠也不能欠我们种地人的钱呀,我们给你们酒厂送了两个季节的醇酒材料,再不结点账,只怕是来年我们种地的种子钱都买不起,你说你这良心上过的去吗……?”

    围观的人群中,还有不少人路过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附近的一些老百姓,看热闹不嫌事大,甚至还八不得热闹越大越好。人的天性尔,所以他们会快嘴快说的向其它不明白的人,讲解一下,现场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在这些人的讲解中,贺子龙和王朝风听明白了。果然这里这个八宝酒厂出的事,和自己之前知道的资料上面,大体相等。甚至现场感觉更加严重点,原本以为只是zī jīn duǎn quē,没想到厂长这时候还出了车祸。

    这真是祸不单行呀!

    现场的人越来越多,甚至还有记者,也不知道是哪个把记者都叫来了。

    那给围住走不开的两兄弟,其中一个年长一些的成年年轻男人,给称之为小吴厂长的那位,挥动手臂,推开人群,站到高处,大声向众人说道:“请大家安静,欠你们的钱,早晚一定会还的,就算是砸锅卖铁,我也会把大家的钱给还上!请大家给我们吴家一点时间……”

    只是他这话显然,并不能说服大家。

    他的话才刚说完,马上下面就有其它人乱七八糟的的反驳。

    “时间我们有的是,我们只要钱!说吧,要我们等多久,我大不了把床摆到你们工厂门口来,什么时候有钱,我等到什么时候,我的时候不值钱。时间有的事!”一个原料商一样的男人挥动手臂回答。

    “就是,你这话,你爸说了很多次了,现在他住院了,轮到你又来说这话。我看呀,每次都只是用来拖时间而已的借口,今天别想再跑人了!账上有多少钱,全先还给我们再说。今天不拿到钱,我们是不会走的!”另一人大声喝道。

    看来这吴家的套路,用多了,没人相信了。

    “……”

    不过,根据贺子龙所知的情报和资料,换作任何人如果不开挂,只怕站在这吴家的地步,也都会这么无奈的反反复复,毕竟祸不单行,账上估计也确实是没钱。总不能天上掉钱下来还账吧?

    没钱就是没钱啊!

    现场突然混乱加倍,讨债者们上前,把那个站在高处的小吴厂长拉下来。乱七八糟的的挤成一团,看来没法正常勾通了。

    突然,那个看起来还没成年,大概最多十七八岁左右的另一个吴家的男性,原来和小吴厂长站一块的那个。深吸一口气,硬插到中间说:

    “大家别动手,打伤了人,到了公安局说话,你们有理也没变成没理,打我们打死了,你们一样要不到钱,还说不定要坐牢。这都新中国家了,咱们文明有理的说话。你们要钱没问题,欠账还钱,天经地义,但是现在我们吴家的情况,你们多半也清楚,我们真不是骗人,而是暂时真没有多少钱,工厂账上还只有最后十万块钱。是用来周转生产的,如果给了你们,我们工厂就得停产,最后关闭。”

    “你们这么多人,欠的账加一起,只少有好几百万。一时半会也是还不清的,如果你们硬是要把这十万块都拿走,好,你们这么多人,每个人最多也就分个几百块到手,估计连回去的车费和伙食费不够,有意思吗?给我们点时间,让我们有最后一点钱生产,你们把母鸡杀了,鸡蛋也就吃不到了。保留母鸡不死,鸡蛋细水长流,还给你们的钱,一样算利息,好不好……?”

    “我在这里,可以替我爸和我哥表态,其实这也是我爸晕迷前的意思,那就是工厂账上的钱,绝对不会用来治他的伤,那怕他车祸的伤,把他在医院痛死,也不会动账上这最后十万块,影响工厂正常运作,只要工厂正常开工,钱慢慢的总会越来越多的……”

    这个小男生个子不高,但声音很大,而且说话有理有据,并且还说出了一些隐情。

    一时间,吵乱的现场,竞然让无数人都闭上了嘴里,寂静的很。现场众多要账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面面相觑-

    大富贵人生7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