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零:极品亲戚都爱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5章:我想你媳妇儿(1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他妈有病呢?拖着那么重的伤还往外折腾,我看你就是闲命太长了。”

    靳御无语的看着病床上躺着的靳瑞阳。

    靳瑞阳捂着伤口,懒洋洋的躺在病床上,扭头看向窗外,一脸伤春悲秋的表情:“人总要,疯狂一次。”

    靳御麻木脸:“疯狂的理由就是想过来泡我媳妇儿?我看你小子是胆肥了。”

    要不是看在他受伤的份上,靳御真想把他抡到地上打残。

    靳瑞阳重重的咳了几声:“那是你追上之前的想法。”

    他无奈叹了口气:“我以为你还没追上,打算过来凑凑热闹。”

    靳御:“……”

    忍着发痒的拳头,靳御咬牙切齿的警告:“靳瑞阳,老子警告你,别的事情允许你瞎胡闹,这事儿上面没得商量,你要是敢动歪心思,老子废了你。”

    “啧啧啧,瞧你这猴急的模样,作为一个成功的男人,要优雅。”

    看他一副气定神闲的表情,靳御额头青筋突突直跳。

    猴急他妈是这么用的吗?

    优雅你妈……不对,你爷爷……靳御木着脸,发现骂谁都是他长辈。

    外人都道靳瑞阳斯文俊秀,儒雅绅士。

    只有靳御知道,靳瑞阳这货焉坏焉坏的,从小就是个算计人心的高手,偏巧还他妈从小就是色胚。

    五岁时就想钻进别人裙子底下乘凉那种货色。

    长大了,受了点教育,知道克制一下下。

    可他妈芯子还是坏的。

    “你放心吧,我不会打你媳妇儿主意的。”靳瑞阳拍了拍靳御的肩膀:“毕竟你是我哥,当然,前提还你媳妇儿不会主动喜欢上我,如果真要那样,我们郎有情妾有意,你也不能棒打鸳鸯活活拆散我们不是吗?你得学会祝福。”

    靳御忍了忍,没忍住,揪住靳瑞阳就要打,靳瑞阳猛咳一声,指着伤口:“往这儿打,这里有伤,欺负弱势群体是你的本事,我心甘情愿被你打。”

    靳御:“……”

    简直被他气个半死,偏巧还不能真打死一了百了。

    收了手,靳御大爷似的坐回椅子上:“说吧,来这里的真实理由,别扯那些有的没的,我知道你肯定还有事儿。”

    这么快就被看穿,靳瑞阳眯着眼:“没劲。”

    “行了,我说吧,知道我立功了吗?”

    靳御斜眼横过去,不耐烦的道:“说重点,你他妈屁话怎么那么多。”

    靳瑞阳捂着肚子上的伤口,慢条斯理的往上挪坐好,眼底闪过一道精光:“我只抓到两个,其中一个跑了,我怀疑他会往南城这边跑,那个人我正好见过,以前跟在叶翔天身后办事。”

    “你查到对方资料了?”听到靳瑞阳说跟叶翔天有关,靳御神情立马严肃起来。

    靳瑞阳抿了抿唇,看向靳御:“我渴了。”

    “你他妈……”

    看到他那副惨兮兮的脸嘴,靳御最终还是没有骂出来,转身出去给他接了杯热水回来,粗鲁的塞他手里,然后一屁股坐回椅子上:“接着说。”

    “你想烫死我呢?”靳瑞阳翻了个白眼,把水杯放在一边。

    继续说道:“只查到一半,这人的出入记录,大部分在南城和其他城市之间,不管去到哪里,他总会回到南城待一段时间,至于具体待在哪里,为了不打草惊蛇,我还没查到。”

    “最后一句废话可以省掉。”靳御道。

    靳瑞阳再次翻了个白眼。

    “成了,这件事你不用管,都受伤了还不老实待着,剩下的我来处理,你把你了解到的那个人的具体情况跟我说一下。”

    靳瑞阳才不:“废了那么久的劲儿,就查到这些苗头,你让我现在停手,你觉得可能吗?”

    靳御挑眉:“你觉得我办事能力没你强?”

    “那倒不是。”靳瑞阳解释:“就是担心你办事能力太强,把我功劳抢了,你让我回去谦虚的吹牛逼?”

    靳御:“……”

    这怕是个智障。

    靳御都懒得跟他瞎扯淡。

    说完了正事,靳瑞阳突然道:“你媳妇儿……”

    靳御一个冷眼扫过去。

    靳瑞阳干咳两声:“之前都是开玩笑,现在有正事要说,关于你媳妇儿的。”

    在他逼逼之前,靳御冷声道:“靳瑞阳,老子知道你不会动我女人的主意,但今天话放这儿了,我媳妇儿的玩笑,任何人都不能随便开,就是你也不行。”

    “认真了?”靳瑞阳好奇的问。

    他经常和靳御开玩笑,靳御也从来不会认真警告他,突然看他那么正经,倒是让靳瑞阳有些诧异。

    他是知道靳御对他媳妇儿特殊,但不知道他认真到这种程度了。

    就连明知道他只是嘴上说着玩儿都要警告。

    靳御也不否认,不仅不否认,还直言道:“此生非她不可,除非我死。”

    表情严肃到让靳瑞阳怀疑他是不是被鬼附身了。

    靳狗子居然也有这么……啧,怎么说呢,居然也有这么痴情的一面。

    老和尚落入凡尘还不可自拔了?

    靳瑞阳抿了抿唇,也不继续开玩笑了:“那成吧,以后不开玩笑了,可有句话我得说,你媳妇儿厨艺真好,你回头让你媳妇儿给我弄点吃的?”

    靳御扫他一眼:“你做梦,好好待着养伤,让我知道你再不要命跑出去,马上给你打残。”

    说完,靳御不留情面的甩门而去。

    门被砸的咣当响,靳瑞阳眯着眼躺下去睡觉,翻了个身,啧,真他娘的疼,睡觉睡觉。

    *

    许念念和李清水商定好的事情,李清水第二天就去办了。

    而许念念则在考虑另外一件事,那就是防止鎏月酥变化的方法。

    防腐剂。

    化学防腐剂能防止食物腐败变质,但是防腐剂添加到食物里,人吃多了,对身体会有很大的伤害,尤其对小孩子。

    所以许念念断然不会使用化学防腐剂,只有天然防腐剂才行。

    天然防腐剂不仅能抑制食物腐败,对人体还有益处。

    许念念知道的天然防腐剂中,就有白醋和盐。

    很显然,要放到甜食里的东西,肯定不能用盐,而且要达到保质期至少三个月的情况,可能得齁死。

    所以盐排除,那就只有白醋。

    但是白醋也会影响鎏月酥的味道。

    许念念想了想,或许她可以利用溪水试一试。

    想到这个办法,许念念马上就开始动手。

    去空间里打了一桶水出来,放三瓶白醋在里面,放在锅里不停的熬。

    溪水加上白醋,熬了一个多小时,只剩下三分之二的时候,许念念抬起来,用筷子蘸了一点试试。

    熬的过程中,许念念能清晰的感觉到溪水白醋的味道渐渐从浓郁变淡,直到再也闻不见白醋的那股酸味。

    尝了一下,果然,白醋的酸味已经没有了,但是也没有任何香味。

    就跟普通的白开水一样,只是稍微清甜一些。

    虽然白醋的味道没有了,但是许念念更担心一个问题,会不会白醋的作用也没有了。

    这样想着,许念念赶紧动手做了一批鎏月酥出来。

    这次没敢做太多,只做了一百个不到,中途就把白醋和溪水熬出来的液体倒进机器里和面。

    常温下,鎏月酥的保质期是三五天左右,天气稍冷能保存一周时间。

    天气特别热的情况,则只能保存三天。

    许念念干脆把鎏月酥放到泡沫箱里,用一堆毛巾破布捂着,想着过几天来看看效果怎么样。

    机器加工的过程,就只有和面和分团这个步骤,其余的步骤许念念还是亲自动手做。

    所以味道差别不太大。

    她还特意让一家人都尝了,都说没什么变化。

    就连赵胖等人都说没变化。

    这样,许念念才放下心来。

    转眼,又过了四天,这四天时间,靳瑞阳待在医院里都快无聊的发霉了。

    靳御则是去彻查靳瑞阳说的那个人,都没时间去看许念念,他和许念念都已经快一周没见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