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零:极品亲戚都爱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9章:丈母娘逼迫(1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医院里,靳瑞阳满腹幽怨的躺在床上。

    正当他无聊之时,门“砰”的一声被人推开。

    靳御大刀阔斧的走进来。

    “我听护士说,你又想跑出去?”

    靳瑞阳一个激动,从床上爬起来:“你总算回来了。”

    “怎么样,有没有查到那个人的踪迹?”靳瑞阳迫不及待的追问。

    靳御瞥了他一眼,没有计较他想偷跑出去的事,说回正事。

    “查到,他隐姓埋名,换了个名字,目前生活在大木村。”

    “我去,你居然查到那么多。”靳瑞阳面上惊喜,扯到伤口,又躺回去。

    “都查到他的具tǐ wèi置了,你干嘛不直接把人给抓回来?就算不能把叶翔天扯出来,也得把这人捞回去交给上面呀,这人可是从我手中逃脱的,不需要任何证据,他就是当时个三角洲毒枭手下会面交易那个人。”

    靳御难得讽刺了一把靳瑞阳的不冷静:“急什么?”

    曲起手指敲了敲太阳穴的位置,靳御冷声道:“他后续应该还有计划,不如等着他把大鱼拉下水再一锅端了。”

    “你说的也是。”靳瑞阳叹口气:“那这事儿就彻底交给你了,我负伤,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靳御“啧”了一声,也没拒绝。

    “你好点没有?”

    靳瑞阳推了推眼镜:“哟,你还知道关心我呢,不过我还真挺好,要不是你把我按进医院,我也遇不到我的梦中情人。”

    “梦中情人?”靳御额头青筋突突的跳:“让你好好养伤,你还闲不住了?非得我把你押回京都才能学乖。”

    “别……”靳瑞阳抬手止住他。

    “这次不是开玩笑,我认真了。”

    从靳瑞阳口中听到认真二字,靳御觉得天方夜谭。

    不过也没反驳他。

    靳瑞阳继续叨叨:“这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此生唯一,我相信再也想不到像她那么漂亮的姑娘了,我喜欢她。”

    靳御:“你的喜欢真肤浅。”

    靳瑞阳回答的理所当然:“必须肤浅,一见钟情能有几个不肤浅?实话告诉你,我看上了她的脸,这可比食物诱人多了,我现在对你媳妇儿做的美食,已经没那么在意了,就一心想着我的美人儿。”

    靳御嗤笑一声:“你有本事认真谈个对象,别嘴上撩身体骚,实际行动为零。”

    这可是对靳瑞阳这个撩妹高手的奇耻大辱。

    他激动的一下坐起来:“谁怕谁,实际行动就实际行动,不过还别说,这美人真是美到我心坎上了。”

    靳御看他那副痴汉的表情,内心嘲讽一声,有他家念念好看吗?

    要是让他看见他媳妇儿,还不得美死他。

    这么想着,靳御决定,一定要尽量避免这货见到他媳妇儿,免得这逼见了成天惦记。

    靳御正想到这里,靳瑞阳突然乐呵呵的道:“我听强子说,你媳妇儿貌比天仙。”

    “你问这个干什么?忘了我之前的警告吗?”

    靳瑞阳摆手:“那倒不是,我就是在想,你媳妇儿一定没有我见到的那位美女漂亮。”

    靳御嗤笑一声,当靳瑞阳没见过世面。

    怎么可能,他家念念那张脸,哪里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只不过靳御没和他扯这种没有营养的话题。

    “你多久回去?”靳御开门见山的问。

    “好歹我也是你弟,就这么急着赶我走呢?我还告诉你,我要在这里待到休假结束。”

    靳瑞阳打定主意先把美人追到手再说。

    “我要是真的追人,兄弟你可得帮我追一把。”靳瑞阳眯着眼笑。

    靳御觉得好笑:“你不是一向自诩完美绅士,没有任何女人能拒绝你吗?”

    靳瑞阳:“得排除意外情况。”

    靳御:“看来这个女人是你的意外。”

    靳瑞阳想起小仙女的拒绝,还被她看到丢人的一面,就心痛难耐。

    他怎么就那么惨呢?

    想来想去,他觉得都是靳御的错,捂着伤口威胁道:“你帮不帮我?”

    靳御挑眉:“你要是认真的,我就帮你出主意。”

    “那要是追不到呢?”靳瑞阳突然有些担心。

    靳御自信的道:“好歹我也是追到对象的人,有经验,我出的主意,不会太差。”

    靳瑞阳相信了他的话。

    聊了一会儿,靳瑞阳让靳御给他提着输液瓶,带他去上厕所。

    上完厕所回来,靳瑞阳又道:“靳御,去帮我倒杯水,要冷的。”

    靳御给了他一个眼神,事儿逼。

    最后还是去给他倒了热水,从医院出来,靳御才打算去找许念念。

    她脚受伤,也不知道有没有好些。

    想到许念念,靳御唇角的笑都扬高了许多。

    另外一边,许念念因为脚受伤了,就没出去瞎折腾。

    就连杨翠花都没出门,直言说要留在家里照顾许念念。

    吃早饭的时候,许念念能明显感觉当杨翠花有心事。

    光一个早上,她就问了许念念几次:“小靳去了那么久,还没回来呢?”

    靳御昨晚夜里才回来,在这之前,他离开南城一周多时间,杨翠花是知道的。

    许念念以为杨翠花不知道靳御回来了,撒谎道:“呃……可能他还在忙吧。”

    最主要的是她不敢告诉杨翠花昨天夜里靳御已经来找过她了。

    等她说完,许念念就发现杨翠花看她的眼神怪怪的。

    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仿佛有话想跟她说,却又因为什么原因努力憋着。

    杨翠花在家里,除了照顾许念念,就拿着买来的毛线织毛衣。

    当她第N次问许念念靳御什么时候回来的话题后,许念念没忍住问了出来:“妈,你到底想说什么呢?”

    杨翠花用爱怜的眼神看着许念念,因为干农活而布满茧子的手抬起,轻轻的抚摸许念念的脸。

    一开口就是:“我可怜的念宝呀……”

    许念念:“……”

    “妈,你到底怎么了?”许念念追问,知道杨翠花肯定心中有事。

    杨翠花赶紧抹了下眼泪,道:“妈就是心疼你的脚受伤。小靳都没在跟前照顾你。”

    这理由合情又合理,还符合杨翠花都性格。

    因为杨翠花总是见不得她受一点点伤。

    基本上一点小伤在她眼里,都会被放大。

    许念念听了,倒也没有怀疑。

    靳御就是这个时候踏入了屋子。

    许念念和杨翠花还在房间里,就听见外面传来许大伟激动中带着一丝小心的招呼声。

    “小靳,你来了,来来来,快来家里坐。”

    杨翠花突然一个激灵,动作飞快的把毛衣放在床上,冲了出去。

    许念念还没反应过来呢,就听见外面传来杨翠花说话的声音:“小靳,你过来,伯母有事儿跟你谈谈。”

    靳御礼貌的道:“好的,伯母。”

    许念念还以为杨翠花要说的是她脚受伤,让靳御多陪陪她的事儿,也就没在意。

    靳御跟着杨翠花来到院子里。

    杨翠花板着脸走在前面。

    “伯母,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靳御道。

    杨翠花转过身,拉长了脸,吊角眼一瞪,给人一种尖酸刻薄的形象。

    杨翠花直言道:“小靳,阿姨知道你们年轻人血气方刚,但是你也不能不顾忌我女儿的名声。”

    劈头盖脸砸下来的斥责,让靳御完全愣住,漆黑的眼眸第一次有慌乱和无错。

    “伯母,您什么意思?我和念念不是已经订婚了吗?”

    他以为杨翠花是责怪他来找许念念找的太频繁了。

    要是换做别人,靳御才懒得管别人怎么想。

    可现在对象是他丈母娘,靳御能不慌吗?

    杨翠花扫了靳御一眼,激动的说道:“就算已经订婚,可你也不能这么荒唐,我们念念单纯不懂事,你身为一个男人,还比我们念念大那么多,怎么可以这样欺负她不懂事。”

    靳御被数落的一脸懵逼,他哪里欺负许念念了?

    靳御还想反驳来着,下一秒,杨翠花给他扔了一个重磅zhà dàn。

    “你昨晚到我闺女房里干了什么混账事儿,我都听到了。”

    随着杨翠花这句话落下,靳御只感觉“轰”的一下,脸蛋迅速发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