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女生频道 > 旺夫小哑妻 >

第604章 证据

    “怎么叫无关紧要?”温婉反问她,“咱们单说第三个问题,如果你是今日混进来的,那么便是国公府守卫的失职,是主持今日宴会的人的失职,如果你是一早就混进来的,那么便说明你在陆家有内应,能让你在陆家潜藏这么久,想来对方并不是什么低等下人,相反的,那个人手上权利还不小。”

    主持宴会的是小柳氏,她听后当即澄清道:“今儿个的把守十分严密,不可能有外人混进来的,这居心不良的妇人不定什么时候就已经潜进了我陆家,只等着国公寿宴出来演戏呢!”

    越说,小柳氏越觉得苗氏此人不仅可恨,还可疑,“来人,把这毒妇押下去!”

    “慢着!”有位御史夫人冷着脸道:“事情闹得不清不楚,如今关押了证人,岂不是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对方语气太过强硬,身份又摆在那儿,便是小柳氏再生气也不能跟她硬来,只能好声好气道:“阮夫人,今儿个是我们家老太爷的寿辰,孰轻孰重,总该有个分寸,这几个人先前已经占据了太多时间,况且她们言行不一,动机不纯,一旦深究起来,不仅要花费时间,还得花费精力,这是我们陆家和宋夫人之间的事儿,等宴席散后陆家会自行处理,眼下就请诸位夫人随我去后院吃茶赏花罢。”

    阮夫人不为所动,“既然关乎前长公主,那就不是私事,在场的诸位夫人都有权利知道真相。”

    宋姣咬牙道:“你也说了是前长公主,她已经不是皇室中人,她的事,那便是她自个儿的事,与旁人何干?”

    “小姑娘,话可不能乱说。”阮夫人冷冷看过来,“二十多年前,大楚还是有位昌平长公主的。”

    宋姣噎住,说的是啊,二十多年前,长公主还是长公主,那个时候的事,不能算作是个人的私事。

    想到自己什么都帮不上三婶婶,宋姣突然觉得很无力,很难受,不知不觉已然红了眼眶。

    阮夫人不再理会宋姣,目光转向温婉,“宋夫人,这几位证人先前所言,是否为真?”

    温婉没说话。

    “你本人与前昌平长公主,又是什么关系?”

    御史夫人的质问咄咄逼人。

    温婉很清楚,但凡自己答错了一个字,明日在朝堂上,弹劾宋巍的奏折便会满天飞。

    紧了紧手指,她正要说话,厅堂外便传来一把低沉稳重的嗓音。

    “没错,她便是前长公主的亲生女儿。”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众人纷纷扭头往外看,就见到一身天青色锦袍的宋巍缓步而来,高大挺拔的身形,清隽儒雅的五官,在这一刻好似天神下凡,瞬间占据了大半妇人的视线。

    宋巍的俊美本不具备侵略性,可他冷不丁在这样的场合出现,实在太有视觉冲击力,让人不由自主地小鹿乱撞,心神荡漾。

    光是这么瞧着他,就有大半妇人羞红了脸。

    阮夫人却是十分清醒,她一副公事公办的强势语气,指了指苗氏,“先前她们几个还说宋大人是最好的人证,所以你如今是打算亲自出面证实宋夫人的身份了吗?”

    宋巍目不斜视,打从进门开始,他的视线就从未离开过温婉。

    温婉紧绷了那么久,煎熬了那么久,终于见到最熟悉的人。宋巍出现的那一瞬,她先前所有的坚持都崩溃了,全部化为委屈,尽管现场还有很多人,她也没办法再绷住自己的情绪,眼泪珠子断了线似的往下掉。

    “娘亲不哭,不哭啊……”

    进宝撩起小袖子,踮着脚尖要给温婉擦眼泪。

    宋姣也说,“三婶婶,三叔来了,一定会没事的。”

    温婉知道只要他在就会没事,可她还是想哭。

    明明之前都那么坚强的,一见到他就委屈了。

    温婉低着头哭得泣不成声,宋巍已经走到她旁边,伸手在她脑袋上揉了揉。

    很随意的一个动作,却让温婉在刹那间充满了力量,仿佛不管前方是万丈深渊还是刀山火海,她都不会再害怕。

    等她的抽泣声逐渐弱下去,宋巍才站直身子,面对着众人,坦然道:“是,我能作证,婉婉是前昌平长公主的亲生女儿。”

    众人一听,炸开了锅。

    “既然宋夫人是前长公主的女儿,那她生父是谁?”

    “先前的证人说长公主被带走之前把三岁的女儿托付给了宋大人,你能说说长公主到底嫁了几次吗?”

    ……

    ……

    一个又一个言辞犀利的问题朝着宋巍砸来,这些人发了疯似的想从他身上得到最准确的答案。

    苏仪看着,狠狠皱了皱眉头,她是领教过宋巍手段的,这个人突然出现,绝对会坏了自己大事。

    轻咳一声,苏仪道:“这儿是内院,宋大人怎么进来了?”

    宋巍看向温婉,语气听似无奈,实则暗含宠溺,“外男闯内院确实是不礼貌的行为,可如果闯进来能让内子感到安心,我不会介意贵府任何的惩罚。”

    苏仪笑得有些勉强,“既然宋大人都亲口说了宋夫人是前长公主的亲生女儿,那么还请你给大家解释解释吧,怎么回事儿?”

    宋巍顺着先前那几个问题回答:“第一,婉婉的生父是陆驸马,无需质疑。第二,长公主这辈子只嫁过一次,便是与陆驸马大婚的那次,她不是二婚,也不存在某些人口中的‘第三个男人’。”

    苗氏急了,“你说没有就没有?证据呢?”

    “就是就是,空口白话谁不会说,这一听就是在袒护宋夫人,袒护前长公主!”

    宋巍淡笑,“之前不是有人说见到长公主亲自把三岁的女儿交付给了我,这便是证据。”

    他说完,从袖中掏出一物来。17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