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钞神大明星 >

(一)烟消云散别离日

    杨广财和杨开是在临近傍晚的时候才离开的。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休憩,杨广财才再度恢复到了原本那战战兢兢,颤颤巍巍的状态。但是这次他没有再度陷入疯狂,而是显得痴痴傻傻,双眼呆滞。

    他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疯病模样。甚至在杨开看来,这个骨瘦嶙峋的老头仿佛比以往更加的痴呆了。唯一有点不同的是,他不在神神叨叨,自言自语。他显得极其安静,那或是一种恐惧之后的沉寂。

    三刀在一番诊治之后向杨开确保了杨广财的无恙。这个痴痴傻傻的老头,之前无疑是惊吓过度才会晕厥了过去。至于他忽然发疯发狂的原因,三刀也无法给出具体的解释。

    除了含糊带过,他其实并不想多说什么。

    在给杨广财开了几副药后,杨开便领着杨广财离开了。离去前,三刀告诉杨开,回去之后尽量和老头多说说话,别让他时常一个人,时常处于安静和昏暗的氛围当中,这样只会加剧他心中的恐惧。

    杨开应声点了点头,继而搀扶着杨广财走出了悯生堂。出门时,杨开不由得细看了一眼何秀秀的继母,李珍珠。这个在他眼里除了嗜赌成性,便毫无作为,毫无特别的寻常女人,此刻不知为何却是让他莫名感到了一丝惊疑和寒意。

    ……

    杨广财离开不久何秀秀也走了,说是慧儿约她吃饭聊天,让她非去不可。而在出门前,何秀秀亦是千叮万嘱,告诫三刀和李珍珠,决不能再像昨天一样,晚饭时间赌骰喝酒。

    直到看着二人发下毒誓,何秀秀才稍作放心的驱车而去。

    孤男寡女的悯生堂内一时间莫名显得无比安静起来。三刀带着略微尴尬的神色,不时对着坐在一侧看报的李珍珠瞄上一眼。那或是一种好奇,亦像是一种别有用心。

    而当三刀问起,李珍珠晚饭想吃什么的时候,李珍珠忽然放下了报纸并看着三刀,眼有深意起来。

    三刀被李珍珠看得竟不觉一阵的心跳加速,面红耳赤。紧接着,其便听见李珍珠音色柔美地说:“我说小花啊,要不你陪阿姨出去逛逛?说实在话,阿姨也是有一段时间没上街走走了!”

    “好啊!”三刀二话没说便是点了点头。对于李珍珠的要求,他显然根本就用不着犹豫。毕竟是堂堂的老板老母亲自开口,就算何秀秀知道了也无法说点什么。而且呆在这个气氛莫名有些压抑和尴尬的店里,三刀已然觉得有些不自在了。

    李珍珠一听立时也来了兴致,扬嘴一笑便是扔去手中报纸出了门。

    锁了悯生堂的大门,对于这座城市还极其陌生的三刀自是不知该往哪去逛。不过李珍珠似乎看起来早有目的。她没有在街口拦车,而是带着三刀径直往一条街道走去。

    在一家普普通通的小饭馆里,李珍珠请三刀吃了两碗炒米线,一碗花式炒饭。然后她告诉三刀,吃了她的东西就必须要回报她。这就叫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三刀听得一脸懵逼,他也不知道李珍珠是什么时候付的钱。反正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李珍珠早就吃好了饭,付好了钱。

    在接下去的一段时间里,三刀跟着李珍珠穿过了两条马路,三条巷子,最终来到了一个死胡同里。旋即,三刀便听见李珍珠有些含糊不清的嘀咕道:“啊呀,好像是这里啊,难道走错了?”

    紧接着,三刀又跟着李珍珠穿过了一条马路,两条巷子,一个胡同和一所小区,最终又来到了一个死胡同前。随后,三刀便又听见李珍珠有些气急败坏地嘀咕道:“娘的,肯定是这里啊,难道又走错了?”

    三刀不知道李珍珠要把他带到哪儿去,他也记不起跟着李珍珠走了多少路,走了多久。他只知道李珍珠再度停下脚步的时候,眼前是一排的平房。不过在这些平房中间,却有一个地下通道。

    他看着李珍珠这次终于面带笑容了,所以他确定他们无疑是达到目的地了。很快,李珍珠就踱步走入了平房中间的地下通道。

    这个地下通道的尽头有什么,三刀显然已一清二楚。此刻在他耳朵里响起的,是一阵又一阵的喧哗。而这种杂乱无比的喧哗也无疑为三刀在脑中构建出了一个清晰的环境氛围——在这下面,必然是个赌场无疑。

    事实也正如三刀所感知的那样。这个地下通道的尽头确实是个赌场没错。当二人走到一半时,三刀就看见了几个在地下通道里望风的人。而他们除了望风之外显然也会对进入赌场的人进行删选和排除。

    李珍珠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但在遇到那几个于通道内望风的人时,李珍珠和三刀却都被拦了下来。

    这几个做混混打扮的年轻小鬼在将李珍珠和三刀拦下后并没有开口说些什么。他们只是眼神凶恶的看了二人一会儿,接着摆出一副此路不通的模样。

    李珍珠似乎是又忘记了什么。她在些许的沉吟下忽然翻起了口袋和皮包,待得一阵的找寻捣鼓后,她从包里拿出了一张皱巴巴的卡片。

    “是不是这个?”她将卡片递给了其中一名男子,并略有疑惑地说:“这样是不是就能进去了?”

    男子有些疑惑地看了几眼李珍珠,跟着随口说道:“进去吧!”

    三刀跟着李珍珠很快就走到了地下通道的尽头。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扇小小的木门,推开之后,一阵刺鼻的烟火之气便是迎面扑来。三刀见此急忙伸手在自己和李珍珠面前掸了掸,“啊哟~里面也太烟了点吧!”

    这里显然是一个汇聚了众多赌客,特别是大老爷们的赌场。或者,更确切的说,这就是一个赌博大排档。而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赌场。

    但李珍珠对此却似有欣喜。她凑在三刀的耳边对三刀说:“这地方好,不像之前去的什么澳门,啊哟,搞的像个大礼堂一样,一点也不自在!”她说着看了看三刀的表情,“而且那里啊~”她这时一边摆手一边说:“我去了头疼,哎~以后不去了!”

    “是吗!”三刀有些尴尬的应了一声。他之前就听李珍珠说起过澳门,这一度让三刀再次困惑,这里究竟是不是他妈的地球。

    “小花啊~”李珍珠又开口了,她的音色依旧柔美,“你知道我为啥带你来吧!”

    “啊?”三刀后知后觉地回过神,继而尤显困惑地看着李珍珠:“不知道!”

    “笨啊!”李珍珠说着忽然伸手点了点三刀的脑门,她浅笑着说:“你会听骰子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