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古代当匠神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假死

    赵范落网,赵家自然得抄上一抄,刘毅现在正好缺钱,赵家作为昔日的太守,掌管桂阳也有三年时间,家中财物倒是颇丰。

    “先生,您来一下。”魏延来到正在查封财物的刘毅身边,躬身道。

    “何事?”刘毅扭头,疑惑的看着魏延。

    魏延没有说话,只是脸色有些遗憾。

    “走。”刘毅不解,与赵云一起,跟着魏延往赵家后方走去,却是被魏延一路带到偏愿附近,远远地,便听到几声啼哭之声。

    “何人啼哭?”刘毅等人也不用魏延指引,顺着啼哭之声过去,正看到两名侍女跪在一具尸体面前低泣。

    刘毅挑了挑眉,不解的看向魏延,赵家死了人,与自己有关系?

    “是那樊氏。”魏延看向刘毅道:“听这两名侍女说,原本那赵范想要带走樊氏的,只是樊氏不愿再如货物一般被那赵范献人,不愿跟随,赵范走后,便在这祭奠她先夫的地方,自缢了。”

    刘毅和赵云闻言默然,赵范当时献嫂,刘毅怀疑赵范别有用心,便婉拒了,说起来,还真跟自己有那么一些关系。

    “不想这位樊氏竟是如此刚烈之女。”赵云有些遗憾的看向刘毅道。

    “是啊,哪个女人愿意如同货物一般被人送来送去?”刘毅点点头,这个时代名士之间相互赠送妾氏的事情也是有的,但樊氏身份显然不一样,上次见面的时候,刘毅便见这樊氏眉宇间有排斥之意,拒绝赵范的提议,一个是担心赵范别有图谋,另外也有不愿强迫人家的意思,只是这年月女子真不如男。

    刘毅走上前去,想了想,从怀中取出一枚观音木雕,这年月佛教虽然在汉朝也有,但并不被本土民众接受,刘毅并不是太喜欢佛教,但他是个实用主义者,观音木雕做出来的属性还是不错的,有万物逢春,慈悲为怀的属性,虽然带在身上也没什么太特殊的感觉,终究算是跟自己有些联系的女子,而且还是个美女,就当送死者一个小礼物,让她走的安详些吧。

    将木雕穿了绳索,扶起樊氏的尸体帮她挂上,身上尚存余温,尸体也还未僵硬,刘毅挑了挑眉,看向一旁的侍女道:“赵夫人何时……过世?”

    刘毅也算见惯了死亡的人了,这樊氏的身体无论触感还是僵硬程度,都不像死去太久的感觉。

    “夫人自家主离去后,便将自己关入房中,我等发现时,已然气绝,当时离现在已有一个时辰了。”一名侍女一边红着眼睛哭,一边道。

    “先生,怎么了?”赵云和魏延来到刘毅身边,疑惑道。

    刘毅摇了摇头,将观音木雕塞进樊氏的衣服里,站起来看向魏延道:“赵范是何时捕获的?”

    “午时左右。”魏延道。

    “也就是说,这樊氏最少也死了一个时辰,按理说,尸身也该僵化了。”刘毅低头看向樊氏的尸体道:“给我一根丝带什么的,我来试试。”

    试什么?

    众人疑惑,却也没问,魏延和赵云在身上摸了半天没找到什么,倒是那侍女机灵,连忙从身上将自己束腰的腰带递给刘毅,自己则捂着衣裙。

    刘毅刚才探过鼻息和心跳,确实察觉不到,此刻却是想起前世一些判断假死的方法,接过那侍女的束带来,将樊氏的衣袖往上捋了捋,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缠住樊氏的手腕,用力绑紧,打了个结之后,方才站起来。

    “先生,您这是做什么?”魏延疑惑的看着刘毅道。

    “一般人若死了,不但呼吸没了,心跳没了,体内血浆也会停止流动。”刘毅一边端详着樊氏的手臂,一边解释道:“但像这般自缢而死或是溺水、窒息而死者,有很多其实并未真的死去,而是处于假死状态,像这般勒紧了手臂,若是活人,因为血脉不得流通,手掌很快会紫涨起来,若是真死了,血脉本就不流通,也就不会有任何异样。”

    赵云和魏延以及旁边的侍女闻言,纷纷看向那被刘毅勒住的手腕,果然见那樊氏的手腕附近开始出现些微的肿胀。

    “先……先生,活的!”魏延看向刘毅道:“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救人啊!”刘毅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

    “这……如何救,也没有医匠!”魏延反应过来:“我去请!”

    刘毅想了想,等着也不是办法,看向两名侍女道,指着一个道:“你给她推拿胸口。”

    “喏!”侍女闻言也不知道怎么做,只是按着樊氏的胸口,不断用顺气的方法帮她推拿。

    刘毅看向另一名侍女道:“你过这边来,吸一口气,然后渡到她嘴里。”

    人工呼吸这种事情,刘毅也只是看过,没做过。

    “呃……”侍女茫然的看着刘毅:“这要如何做?”

    “按我说的做,想不想她活了?”刘毅瞪眼道。

    “喏~”侍女擦了擦哭红的眼睛,不敢多问,一副将要英勇就义般的样子,跪在樊氏身边,想要把樊氏扶起来,却被刘毅止住了。

    “别扶起来,让她平躺着……气脉要保持通畅,拖住她的脖子……差不多就这样,做吧。”刘毅仔细回忆了一番,也想不出太多的要领来,让那侍女照做就是。

    这般一连渡了十几口气,侍女有些发晕的时候,眼尖的赵云发现樊氏的手指动了动,连忙道:“先生,活了。”

    刘毅挥开侍女,上前探了探鼻息,虽然微弱,却终是有了,看着那有些头晕的侍女道:“活了,继续,莫要停下来。”

    “喏!”那侍女也察觉到了,也没有了之前的排斥,继续按照刘毅的说法给樊氏渡气。

    一通手忙脚乱的忙碌之后,等魏延找来医匠的时候,总算是有了明显的呼吸。

    医匠上前把了把脉之后,对着刘毅躬身一礼道:“赵夫人胸有郁气,加上受了些风寒,不碍事的,老夫给夫人开些安神补气之药便可康复,只是这病好去,胸中郁气却要她自己舒解,旁人也帮不得。”

    “另外……”医匠怪异的看了刘毅一眼道:“最好让夫人在屋内休息,本就染了风寒,若是一直躺在此处怕是……”

    就算抄家,这么对一个如花似玉般的女子,也不合适吧?

    “有劳了。”刘毅点头,懒得去解释,示意侍卫去跟医匠取药,顺便把诊费还有出诊费用给付了。

    “真活了?”魏延有些诧异的看向刘毅:“先生还懂医理?”

    “这叫常识!”刘毅摇了摇头:“我昔日曾见过一位溺死者下葬,后来因为要迁葬,重新挖出来后,发现那溺死者面目狰狞,棺椁上有不少抓痕,问过当地一位老医匠才知道,那死者原本未死,只是昏迷过去,却因为呼吸一时不畅,被误以为死去,最后相当于被活活憋死在棺椁之中,这法子,也是那老医匠所传。”

    赵云、魏延也都听说过一些类似的传说,民间说什么的也有,更多的说法是那死者含冤而死,回魂了。

    今日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但眼前的事实,让他们觉得还是刘毅的说法更可信一些,毕竟鬼神什么的,被传得神乎其神,但谁真的见过?

    “那这樊氏……”赵云有些为难的看向刘毅,赵家都抄了,按理来说,这府中的女眷,也算在抄家之列,但一来赵云挺敬佩这女子的刚烈,二来终究跟刘毅有那么一丝关联,人又是刘毅救回来的,如何处置赵云一时间也有些迟疑不决。

    两名侍女也巴巴的看着刘毅。

    “留些财物给她们,这两名侍女也留下吧。”刘毅看了看四周道:“另外这处府宅也留给他们。”

    如此,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再多不可能,刘毅有用,而且留给她们,这府中没了当家的人,也未必守得住,若是有娘家的话,可以回娘家去。

    “便依先生之言。”赵云闻言,点了点头,让人留下一些财物、用度之后,也没有去封赵家府宅,只是将一些抄得的财物搬运出去,给刘毅送到船上。

    “时辰已然不早,先生不如明日再走如何?”站在河岸边,赵云看着刘毅笑道:“云还有许多事情想要请教两位先生。”

    “不了。”刘毅摇了摇头,看了看天色道:“此处距离长沙也不算远,此间事情已然了结,我若继续待在此处,子仲兄怕是会不满的。”

    反正是行船吗,水路会快很多,也不会有什么舟车劳顿的感觉。

    “先生既然心意已决,云也不好多言,便在此拜别先生。”赵云对着刘毅拱手道。

    “子龙,有空来长沙!”多日未曾露面的魏越从船上探出头来,对着赵云招呼道。

    “一定!”赵云笑着抱拳道。

    刘毅带着吕玲绮上船,看着魏越道:“来了桂阳,连船都不肯下,你这将军当的未免也太失职了些。”

    吕玲绮在一旁微笑道:“叔母何时临盆?”

    却是在刘毅离开的这段日子里,魏越跟他那夫人已经成功怀上了,这住惯了墨城的建筑,这怀孕期间,却是不愿意去城里居住,所以就一直待在这舒适感最好的子母船上休息,这段时间魏越担心妻子,所以来了桂阳之后,只是跟刘毅打了个照面,便告假在船上一直陪着妻子。

    “快了,按照医匠说法,再过两月便要临盆了。”魏越笑道。

    刘毅点点头,突然想到这年月人口不多,也跟生产死亡率高有关,自己应该建个产房之类的,提升一下这出生率才行,另外就是医疗条件的提升也是十分重要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