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古代当匠神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小人的蜕变

    这人生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当初杨松带队离开南郑,决议投靠刘备的时候,就已经打定了主意,除非南郑被刘备攻破,否则自己绝不回来,就算阳平关没有夺下也不回来,但如今,看着那巍峨的城门,此刻就如同一头蛮荒凶兽一般,随着城门的缓缓打开,在杨松看来,就是这头巨兽向自己张开了血盆大口。

    “你还敢回来?”负责迎接刘备使臣的,是张卫,当看到杨松的那一刻,张卫的双目中,好似有火光喷出一般,仿佛要讲那杨松给直接烧成灰烬。

    “多日未见,将军憔悴了许多。”杨松嘴角抽了抽,对着张卫微微颔首。

    “走吧!”张卫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转身便往回走,声音飘过来:“路不需我带吧?”

    “不必!”杨松突然感觉双腿发软,有些后悔答应了庞统的要求。

    按照庞统的说法,大意就是张鲁如今已经势穷力孤,坐困孤城,除非他想带着这南郑文武一起死,否则除了投降,他也无路可走,此行成功的可能很大,说服张鲁投降,这个功劳,足够让杨松出任一州别架。

    但此刻在踏入城门的那一瞬间,杨松突然想起来,张鲁说不定真会投降,但庞统似乎没说张鲁会不会杀自己,一般来说,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但这条规定也不是一定就适用,古往今来,被砍了的来使也不在少数。

    以杨松对张鲁的了解……自己的结果恐怕不会太好。

    转身,就想往城外走去,却见守城士卒已经关了城门。

    杨松额头见汗,脸上堆起笑脸看着负责看守城门的将领道:“尚有一物落在了城外,请先开城门,我且出城去取。”

    “未得将军号令,城门不得擅开!”守门的将官冷冷的瞥了杨松一眼,冷漠道。

    杨松不死心,上前笑眯眯的将自己的钱袋不动声色的塞进那守门将官的衣袖:“将军通融一下,松去去就回。”

    守将摸了摸钱袋,看了杨松一眼,点点头,不等杨松露出喜色,对着迎面过来的一队将士道:“我们去休息了,好好看守城门。”

    却是换防的时间到了,来人对着他点点头,然后迅速指挥自己部下的人马接替了位置。

    至于那位收了钱的将官,却是带着自己的几名小弟往城中走去,看都没再看杨松一眼。

    杨松看着对方离开的方向,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扭头,看了看新来的将官,摸了摸身上,杨松苦涩的发现,自己已经没什么能拿来贿赂的了。

    “伯念先生,师君正在太守府中等候,还请先生速去。”一名校尉走过来,对着杨送道。

    杨松苦涩的点点头,事到如今,除了去见张鲁,看来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踱向太守府。

    平日里只需半刻钟的路程,却生生走了一个时辰才到,杨松进入太守府时,感觉自己是在进入刑场。

    “背主之贼,安敢厚颜来此!”杨任看到杨松,霍然起身,瞠目厉喝,单手按剑,双目之中,凶光毕露。

    杨松深吸了一口气,神情却是渐渐松缓下来,看着杨任,也不多言,只是微笑着颔首一礼,昂首挺胸,大步走入正厅之中。

    杨任皱了皱眉,他能明显感觉到在那一刻,杨松身上的气质似乎发生了某些变化。

    恐惧的情绪当攀升到极致的时候,有的人会崩溃,但也有一些人,当恐惧的情绪突破临界点之后,心态会得到一次升华,简单来说,就是那种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心态,反正左右是死,又何必多言?

    当然,杨松可没想过要真的动手,不怕不代表就要去找死,只是神色间,比之前从容了不少,大步迈进厅堂,对着张鲁躬身一礼道:“松见过师君!”

    张鲁看向杨松的目光中,带着几分杀机,淡淡的冷笑道:“杨先生此番准备如何劝吾投降?”

    杨松摇了摇头道:“松虽因故变节,却也未曾忘记松本为师君幕僚,当初变节,只因舍弟命在旦夕,不得已而为之。”

    “好一个不得已!”阎圃看着杨松,冷笑道:“你可知道,便因你一个不得已,使汉中局势逆转,我军困守孤城!?”

    “阎兄真以为,无我变节,便无今日之势?”杨松摇头叹道:“你可知这些时日来我主玄德公在做何事?”

    不等阎圃回答,杨松朗声道:“修缮葭萌关之路,我主麾下有一奇人,葭萌关至此三百里栈道,不过一月便已修缮一新,如今自葭萌关运往这边的粮草,只需五日便可抵达。”

    “这不可能!”众人闻言,面色一变,厉声道。

    “是与不是,松说了不算,诸位若有机会可去看看。”杨松叹息道:“而且玄德公麾下如今马步军有十万之众,却迟迟围而不攻,便是因我主不愿令这汉川之民遭受战火璀璨。”

    “十万?”一旁的张卫冷笑道:“他哪来那般多的军队。”

    “我主入汉川,自带兵马三万之众,后蜀主刘璋陆续派来三万,此外各县守军、关卡驻军,如今已尽投吾主,我汉中有多少兵马,师君当比松更清楚,如此算来,虽不足十万,却也相差不远,而且蜀主刘璋犹在支援,恐怕再有数月,十万之兵绝非空谈。”杨松看着众人沉声道:“成固城坚,不过三日便被攻破,我主兵戈之利,远超诸位想象,便是没有在下献关,师君以及诸位以为,这南郑、阳平关可能守住?”

    “松确有背节之行,也不指望师君以及诸位谅解,然我主如今兵马粮草已然齐备,若非松苦苦哀求,恐怕今日来的便不是我杨松,而是我主十万大军!”杨松看着众人,慨然道:“师君,我主准备数月,如今兵马粮草已足,一但开战,必是天崩地裂,我主仁慈,自不会干那屠城的勾当,然战火一起,这满城尸骸堆积,可是师君想要?”

    张鲁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杨松,默默地思索着,一旁的张卫冷哼一声道:“你以为,我们会向那刘璋投降?”

    “非是降刘璋,而是降我主刘备!”杨松认真道:“我主仁义之名,天下共知,此番虽是助刘璋来攻,但汉中若下,却非属于刘璋,而是属于吾主刘备,师君若是愿降,松愿以满门性命担保,吾主刘备定会待师君如上宾!”

    “这……”张鲁闻言,皱眉看向杨松,一时间,也不好答复,投降刘备?一时间心里还是过不去那道坎,但若不降,就如杨松所言那般,城破如今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就算曹操有心来救,但阳平关已被刘备占据,各处关卡要塞也是如此,曹操短时间内根本攻不进来,南郑能撑多久?

    “我知师君难下决定,松愿留在南郑,若师君答应投降,松愿为信使,若不愿投降,松愿与师君共存亡,也算全了昔日君臣之义!”杨松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张鲁下拜道。

    张鲁目光复杂的看着杨松,良久方才叹了口气:“杨柏之事,吾亦有耳闻,伯念此举虽大节有亏,却也情有可原,伯念且先去歇息,我与诸位再商议一番。”

    杨松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对着张鲁躬身一礼,又对着一众汉中文武一一行礼过后,方才站直了身体,离开了太守府,朝着自己昔日的宅院而去。

    “诸位……”张鲁看向众人道:“以为如何?”

    一众文武面面相觑,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说?

    “大势已去!”良久,阎圃方才叹了口气:“如今我军坐困孤城,这南郑城中,多为师君信众,若师君决议死战,城中军民必能上下一心,只是……此战之后,五斗米教恐不复存焉!”

    张鲁闻言,心中没来由的一抽,五斗米教,是他的心血,若就此而亡……

    “师君!”杨任踏前一步,躬身道:“若师君愿战,任愿舍命与南郑共存亡,只要末将还有一口气在,必不叫那刘备军踏入我城池半步!”

    张卫看向张鲁,张了张嘴,却最终没说话,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五斗米教在张鲁心中的份量,甚至凌驾于自身得失之上。

    阎圃道:“若师君愿意献城,可让杨松与那刘……皇叔商议,保留和支持五斗米教传教。”

    张鲁闻言,有些意动。

    阎圃看着张鲁有些意动,心中叹了口气,其实在阎圃看来,投降曹操要比降刘备更有前途,只是如今势穷,已由不得他们来选择,当下躬身一礼道:“若师君同意,臣愿与那杨松一通去往皇叔大营,与皇叔商议此事。”

    张鲁闻言,犹豫良久之后,点头道:“还有一点,请先生代为转告皇叔,鲁降皇叔,不降刘璋!”

    “师君放心!”阎圃闻言,再度向张鲁躬身一礼后,退出大厅,去找杨松商议这件事。

    次日一早,阎圃便陪着杨松一同去往刘备大营……13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