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女生频道 > 花坛葬 >

第四十二章 雾隐迷都

    “街道上怎么这么多人?”月蓝凝倚着窗口,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

    “嗯”度顾卿有意无意的搭着话,他现在比较担心的,是扶苓和纪云,他们两个人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蒙城今天格外的热闹,祭拜鹿山是当地的习俗,这里的人认为,南极仙翁的坐骑——那只鹿,就是从鹿山出来的,说来也是奇怪,这蒙城里几乎家家都有花甲老人,甚至有几位百岁老人。大道上的爆竹,声响不断,有四个壮汉抬着轿子,轿子里有南极仙翁塑像,前面一个人扮作鹿,摇头晃脑,再在队伍前面有四个小孩扮作童子,手捧福禄寿喜四个大字,蹦蹦跳跳的走着,敲锣打鼓,好不热闹。

    “蓝凝,你带着道一和妫画出去走走吧,顺便去鹿山脚下看看情况,我在这里等着扶苓和纪云回来。”度顾卿说道。

    “嗯好。”蓝凝说着便去找妫画和道一,下了楼,这几个人才发现,街道里已经没了落脚的地方,而且这天气又有些热。

    “这太阳,真的毒”妫画嗔怒道。

    “嗯……”月蓝凝不在意太阳怎样,看着街边的小吃,不禁流出了口水,因为月蓝凝是妖族,身体上和人类不同,不怕酷暑亦不惧严寒。

    没有两步,月蓝凝就已经抱着很多吃的了,道一也跟着背了不少东西,小家伙满脸的怨气。

    “小道士,你得感谢你蓝凝姐姐,不然我看你非得睡死过去不可。”月蓝凝看见道一的怨妇脸,不禁说道。

    “对啊,你怎么那么贪睡,要长个儿么?”妫画问道,还摸了摸道一的头。

    道一甩甩脑袋,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贪睡,几乎是一闭上眼就进入梦里,一做梦就是自己在天地之间遨游,飞跃山河湖海,甚至刚才梦见了扶苓和纪云,两人手上拴着红绳在浓雾里走着。

    见道一没有回话,月蓝凝便拿起一块糖,吃了起来。

    “你很喜欢吃糖么?”妫画突然问道,这是她头一次跟月蓝凝正儿八经的说话,要说月蓝凝跟妫画到底是什么关系,是姐妹{都是度顾卿的妻室},还是普通朋友,妫画也说不清楚,月蓝凝更说不清楚。

    “嗯,我喜欢吃糖啊,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东西,甜甜的,开心。”月蓝凝说着,也包了一块给妫画,妫画接了过去,并没有放进嘴里,而是看着月蓝凝,心里想道:“这个月蓝凝变了好多。不似以前那么孤傲,是因为自己没了妖力,服软了么?”

    “你看什么呢?”月蓝凝发觉妫画盯着自己。

    妫画也意识到了有些失礼,便打岔问道:“你和度顾卿,你们怎么认识的。”

    月蓝凝将认识度顾卿的经过说了一遍,但没提花姐的那部分。

    “哦,原来如此。”妫画忖度着,问道“那你妖力全无,是什么让你维持人形?”

    “我也不清楚。”月蓝凝说道:“可能真的成为人了吧”

    “做人有什么好的”妫画说道:“人有生老病死,寿命又短,你看,这一百岁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我也不清楚”月蓝凝又吃了一块糖,说道:“人有人的好处吧,这是妖所不具备的。”

    “那……”妫画问道:“那你知道什么是爱么?”

    月蓝凝突然站住了,走在后面的道一险些撞了个跟头。

    “怎么了?”妫画问道。

    “不要提爱,我……”月蓝凝意识到了什么,顿了顿说道:“我一个好朋友跟我说过,爱上一个人,会死的很惨。”

    “你的朋友是……”妫画问了一句。

    “和我很好的妖精而已。”月蓝凝说着,看见了一处面具摊,跑了过去,妫画刚想问什么,又咽了回去。

    “这个面具好好看。”月蓝凝说道。

    “嗯”妫画应付着,她真不明白月蓝凝手里的,这个青面獠牙的面具到底哪里好看。

    队伍浩浩汤汤的沿着街道走,妫画三个人也在队伍里跟着,不知不觉发现已经到了鹿山脚下,一行人等停了下来,人群里就有人说了:“嘿,我看今年怎么弄,平常都送到山上寿星庙里,这回大雾不散,衙门封山,我看他们怎么弄。”

    “还能怎么弄”另一个人说道:“山脚下烧烧纸,拜祭拜祭就得了。”

    果真,有人从轿子里请出了寿星,摆在山脚下,又放上供桌,将贡品以及福禄寿喜四个字摆在上面,一个身着黄袍的道士做着法事,手里的拂尘挥来挥去,口中念念有词,又扔了一道符纸,道士身后貌似是这里的官员,礼官喊了声“行礼!”

    后面的人按次序,或是两个人一起上香,或是四个人一起上香,或是六个人一起上香。那香炉半人高,妫画和蓝凝以及道一在一旁看着这些人虔诚的上香。

    “诶”月蓝凝突然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妫画问道。

    “为什么人类这么渴望长生呢,连神仙也是这样。”月蓝凝说道。

    “可能他们都有没完成的东西,所以不甘心死去吧。”妫画说道。

    正当这时,鹿山山上突然传来声音,宛若山崩一般,山脚下的人听见了声音,连忙飞也似的逃散了,要不是妫画他们站的地方偏僻,说不定会被撞伤。

    “什么事?”妫画问道,很明显,这座山出现了问题,而且纪云和扶苓现在也没个消息,难不成这就是他们搞出来的动静?

    “山里面,有东西。”月蓝凝瞪大了眼睛想要从浓雾里看出什么来。正看着从雾气里,一个身影飞了出来,又直直的往地面上落下去,月蓝凝翻身上房,身子向前一跃,接住那个人,落地细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扶苓。

    眼前的扶苓一脸泥土,全然没了仙女的超越凡尘的气质,半睁着眼睛说了一声“纪云……”,便昏死过去。

    月蓝凝见状便急忙抱着扶苓回到客栈,也亏度顾卿懂点医术,开了一副稳定心神的药,妫画和月蓝凝又为之擦洗。

    “怎么回事?”度顾卿问道。

    “我也不清楚”月蓝凝说道“我们看着那群人在鹿山脚下烧香,而后山里传来怪声,然后扶苓就从浓雾里飞出来了,叫了声纪云,就昏过去了。”

    “啧”度顾卿皱着眉头,说道“这事不简单,你们看着扶苓,等她起来,相信她会请来法力高的神仙,我得先去救纪云!”正说着,度顾卿拿起了短剑,月蓝凝站起来说道:“我和你一块去。”

    “你去干什么,这不是打闹!”度顾卿有些着急,声音不自觉大了一些。

    “我能帮上忙,我好歹是只妖!”月蓝凝看着度顾卿说道。

    “你已经没有妖力了。”度顾卿回过头:“在这里守着扶苓。”

    “你”月蓝凝一跺脚:“他们两个人去都这样了,你一个人去怎么行,我必须去!”

    “够了,无理取闹。”度顾卿说道。

    “行了,别争了”一旁的妫画说道“扶苓不知多晚醒来,多耽误一会儿纪云就多一分危险,你们俩个人去吧,多少有个照应。”

    月蓝凝在一旁不住的点头,度顾卿刚想说什么,妫画一拂衣袖,坐了下来说道:“都出去吧,扶苓不能再被打扰了。”

    “你为什么非得跟来?”度顾卿问道,此时两个人正飞快赶往鹿山。

    “因为我对山最熟悉啊。”月蓝凝也不差劲,靠妖的体力,跟的上度顾卿的神行千里咒。

    “这山不同于别的山,不是善茬儿”度顾卿说着,就到了鹿山脚下,这里不是上午众人上香的地方,那里已经被衙门口围住了。

    “你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度顾卿看着山里弥漫的白雾,这雾气有往山下蔓延的趋势。

    “走吧,那么多废话。”月蓝凝往前走着。

    “你……”度顾卿摇了摇头,一把拉住了月蓝凝,将一根靛蓝色丝绦拿了出来,系在两个人的手腕上说道:“我看这雾气不同于平常,古怪的很,这样就不会走散了。”

    说罢,两人就一同走入迷雾里,前往鹿山上。

    这雾好似层层叠叠的粗白布,根本看不清前面的人,月蓝凝跟在度顾卿后面只能见到自己的手、一条靛蓝色丝绦,以及度顾卿的手,此时此刻倒是显得无比诡异。

    “喂”月蓝凝叫了一声度顾卿。

    “什么事?”度顾卿问道,此时的度顾卿拿着一根木棍四处探着,好似瞎子一般。

    “我觉得我们应该时常说着话。”月蓝凝说道:“不然我觉的,很别扭。”

    “好,待会儿走几步,你说一声‘喂’,我回个‘诶’,怎么样。”度顾卿说道。

    “好啊。”月蓝凝弯着腰,高处的雾气闻起来很不舒服,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

    “喂”月蓝凝叫了一声。

    “诶”度顾卿回了一声。

    又走了两步

    “喂。”月蓝凝喊了一声。

    “诶”度顾卿应和一声。

    又是两步。

    “喂。”月蓝凝一脸坏笑的叫道。

    “……”

    “喂?”月蓝凝听到没人回应自己,心里不由得一紧。

    “喂,度顾卿,你别闹啦!”月蓝凝看着前面,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一低头,自己的手上拴着一条靛蓝色的丝绦,丝绦的另一头拴着度顾卿的手。

    “度顾卿!”月蓝凝正色厉声道:“你还闹,我都看见你的手了!”说罢,将自己的手往后一拉,没成想,度顾卿的那只手顺势飞到了月蓝凝的怀里,而且仅仅只有度顾卿的手而已,度顾卿这个人却不见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