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女生频道 > 花坛葬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度顾卿的心魔

    月蓝凝一脸难以置信的瞪着度顾卿,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自己深信不疑的度顾卿会掐死自己,月蓝凝双腿渐渐离开地面,一旁的妫画拍打着度顾卿,想让他松开手,度顾卿不为所动,反而腾出一手抓住妫画,向后一甩,将妫画摔在地上,道行天尊暗道一声不妙便转瞬来到度顾卿身旁,手中暗暗用力一击,将度顾卿拍出窗外,度顾卿吃痛便松开了手,月蓝凝脖颈一松,便大口的喘着粗气,不住的咳嗽,眼睛里面充满了眼泪。

    纪云也跟了出去,度顾卿手一招,惊神戟飞了过来,短剑紧随其后,纪云连忙向一旁闪去,道行天尊手作剑决,道一声“破!”

    那惊神戟和短剑应声而落,而后道行天尊连忙对着纪云说道:“他的心魔来了!而且已经占据了上风,现在不得不靠你们来帮他治住心魔,否则他就堕入魔道了!”说罢,也不知从哪里掏出了那个乾坤画轴,冲天上一抛,画轴在半悬空打开,一道金光从画中闪现出来,度顾卿被这股子金光吸入画中,纪云在一旁看着,道行天尊左手抓起纪云的肩膀,右手凭空画了一个符拍在纪云右手上,让他攥紧,并且嘱咐道:“等他恢复一点神智时,打开右手让他看此符,记住,不能松手,松手符就失效!快快去吧!”说罢,左手猛的一用力,将纪云扔进半悬空的画里。

    要说这个纪云经过刚才的大战还没过太久,身体里的道力已经没有多少了,而且一个符纸也没有,只有降魔杵,琉璃盏。

    “度顾卿?”纪云进入画中,却不见度顾卿人在哪里,早知道这幅画就是另一个乾坤世界,找不着就可能永远找不到,眼下自己处在一个茂密的林子里,原本是月朗星稀的夜晚瞬间变成了太阳高照的艳阳天,纪云知道,这是道行天尊所转换的,因为白天可以有效的遏制一切邪祟。

    “度顾卿!”纪云大声喊着,迟早都会遇上,不如让度顾卿听见自己的声音,来找自己。于是纪云就一直喊着度顾卿的名字,这山林之大,难以想象,纪云只觉得自己有些口渴,不远处水声潺潺,纪云便奔了过去,那泉水轻盈透彻,纪云口渴的厉害,便蹲下捧起泉水,刚要送到嘴边,幸亏多看了一眼,之间这股子清泉一瞬间变成了波涛汹涌的血河,手里哪里还有泉水,分明是腥风冲天的血水。

    纪云见状连忙将水一撒,向后退去,身后一个人的声音穿来:“怎么,不好喝么?”

    “度顾卿?”纪云回过头,可眼前的度顾卿有些说不出来的古怪,那眼神里没有了忠义凌然,多了些邪魅阴险。

    “纪云。”度顾卿笑着走了过来,纪云见状连忙后退几步,度顾卿看见纪云这样的动作,便笑道:“怎么,你怕我了?”

    “不。”纪云似乎意识到自己有些紧张了,便摇头笑道:“我只是想多走走。”说着便挪到度顾卿的侧面,接下来就是跑也能够没有阻碍的跑。

    “你多晚喜欢运动了?”度顾卿依旧是笑着说道:“我记得,小时候,你不是最不喜欢师父让你挑水挑米么?”

    “人嘛,会变的,多锻炼,也挺好的。”纪云老子的度顾卿的笑,总觉得有些后背发凉,现在的度顾卿就像是一条随时攻击的毒蛇,就等一个锲机,可纪云不给这个机会,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度顾卿明显有些不耐烦了,便说道:“纪云兄,当神仙有什么好的,被这些个狗屁不通的条条框框约束着,还不如和我一样,山林里自在逍遥!多快活!”

    “顾卿兄。”纪云笑道:“我的确喜欢逍遥自在的日子,不过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没有规律,人与野兽有何区别?”

    “纪云兄,这就是你的不懂了。”说着,度顾卿向前走了几步,说道:“规矩这种东西,只是为了弱者而设立的,像你我这种人,就不应该受任何东西约束,你我才是天道!”

    “顾卿兄?你喝大了吧?”纪云后撤两步,似乎很难忍受度顾卿身上的味道,故作姿态的捂着鼻子皱着眉头说道:“怎么这么大的酒味啊?”

    度顾卿一声冷笑,他知道,这纪云在装傻充愣,便没了耐性,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说道:“算了,既然纪云兄无心逍遥快活,那我便不强求,只不过,这天地间不需要叛徒,纪云兄,别怪我失礼了!”说罢,度顾卿冲了过来,黑色的气从度顾卿周围迸发出来。

    纪云连忙后退,攀上树枝,头也不回的的说道:“你明知道失礼,你还追个不停啊!”

    那度顾卿没心思搭理纪云,手中结出一团黑气,抬手向纪云打了过来,纪云身形一晃,躲了过去,可是那团黑气不偏不倚打在了纪云将要落脚的地方,纪云没了支撑,身子一歪斜,便从高耸入云的树梢上掉落下去,身后的树枝厚重茂密,将纪云拦下,而眼前的度顾卿也冲了下来,眼看着那双细长的利爪就要穿透纪云的胸膛,纪云连忙向一旁翻滚,跳了下去。

    说来也是纪云命好,这树比较斜,纪云顺着斜坡滑了下去,虽说有不少地方擦伤,但总比摔断腿好,纪云不敢耽搁,身后的度顾卿已经追了过来,纪云连忙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跑着,不是纪云不敢打,而是不能打,这降魔杵和琉璃盏不知道会不会对度顾卿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而且度顾卿也一直没有恢复神智的意思。眼下只能先遛一遛他,再做定夺。

    纪云虽然一瘸一拐的,但这里丛林茂密,只是一个拐弯,便甩脱了度顾卿,纪云秉着呼吸,匍匐在一处较为茂密的灌木从中,等待着度顾卿离开这里,度顾卿在林子里跟丢了纪云,貌似十分的恼怒,连纪云也没有见过这样生气的度顾卿,之间他面目扭曲,似笑似哭,时而捶胸顿足,时而唉声长叹,就像是疯了一样。纪云仔细盯着度顾卿,生怕他会伤害自己,就当纪云目不转睛的盯着度顾卿之时,度顾卿突然抬起手,那手指枯瘦,就像细长的树枝,指甲锋利,好似小刀一般,度顾卿将指甲一点点逼近纪云的喉咙,纪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