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女生频道 > 花坛葬 >

第四百零五章 意外来临

    “妫画!”度顾卿身子被人撞了一下,再回过头时,妫画已经摔倒在一旁,那艮铁扫把冲向一旁,又在人魔之中左右开弓,让那些人魔不知所措,不少人魔被艮铁扫把结结实实得撞了一下,顿时血肉模糊。

    妫画躺在地上,脸色煞白,身前的衣衫被鲜血殷红,度顾卿颤抖着手,许久没有反应过来,徐徐走到了妫画旁,身边的纪云等人见妫画被艮铁扫把打中,登时就冲了过来,又是止血又是提防四周时不时冲过来的人魔。

    度顾卿只是瘫坐在一旁,他有些惊慌,有些无奈,有些愧疚,有些怨恨,种种复杂的情感涌上了他的心头,他恨啊,他恨的不光是这些纷争,他尤其更恨他自己,他恨他自己的无能,自己没能力去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他想起了曾经那个意图治理北国,让北国风光无限的少年,他又笑了,他知道自己多么的愚昧,无知,在遭遇这么多磨难之后,他也开始一点点接受自己的无能为力,他尽力在承认自己,他也尽力在否定自己——他承认自己不是盖世英雄,他否定自己一无是处。

    终于,所有的,都在今天来了,那种无助感又一次摆在度顾卿的面前,妫画面色苍白,气若游丝,尤其是妫画脸上,那种挣扎,对死亡的恐惧和那年月蓝凝在北国大殿之上何其相似!度顾卿发现,原来现在的自己,和当年的自己,其实一点都没有改变。

    度顾卿冷笑着,纪云已经止住了血,可妫画已经开始昏沉欲睡。

    “度顾卿?”纪云察觉到度顾卿有些不对劲,一旁茂高川大声说道“怎么样了?我们快顶不住了!”

    “快好了!快好了!”纪云手忙脚乱的摆弄着袋子里的符,什么止血符,保命符,长生符等等,洒了一地,外面的劲风一吹,顿时散得漫天飞舞。

    “都是因为他们。”度顾卿咬着牙,妫画的手还在拉着度顾卿的手,可那双青葱玉指已经开始冰冷。

    “都是因为他们。”度顾卿说着抬起头看向半空中惊慌失措的扫把星君,以及一旁眉头紧锁的扶苓。

    “度顾卿!”纪云见状大声喊道,其他人不知发生了什么,月蓝凝却在清楚不过,她早就发现了度顾卿眼神中的变化,从妫画被艮铁扫把打中的那一瞬间,仿佛不是妫画受了伤,而是度顾卿受了伤。

    “都是——他们!”说着,度顾卿握紧了拳头,用力砸向地面,顿时地上出现一个小坑,庞仙录大声喊道“遭了,他又要成魔了!”

    话音刚落,度顾卿猛的窜了起来,惊神戟和短剑从纪云的背上窜了出去,直奔度顾卿,在半空中合二为一,度顾卿那些花名战戟不冲向底下的人魔大军,反而冲向了扫把星君,扫把星君见状连忙躲闪到一旁,扶苓也赶紧拦住度顾卿,却被花名战戟猛的打向地面,扫把星君见状心知自己闯了大祸,连忙闪身遁去,骑着艮铁扫把便忽而不见,度顾卿见追不得,仰天长啸,如同惊雷滚滚,底下的潘玥见状,笑道“真是可惜,这人怎么就疯了?”

    度顾卿猛的看向地上的人魔,一头扎了下去,巨大的冲击激起无数尘土,在尘土落下的时间里,只见一个黑色的身影来回穿梭。犹如迅雷,人魔大军中惨叫连连,潘玥早就知道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便提前撤走了,其他人魔也陆陆续续逃走,待到那些尘埃落下,地上已经铺满了死尸,皆是人魔大军的,或是残肢断体,或是血肉模糊,死状极为惨烈,而度顾卿也缓缓将花名战戟从一人魔身上抽了出来,转身看向四周。

    扶苓挣扎着爬了起来,被纪云拉到一旁,庞仙录和茂高川则紧盯着度顾卿,月蓝凝在一旁将最后一点蓝色妖气聚在手心,等着最好的机会。

    “度顾卿!”纪云试着喊了一声,度顾卿却并没有理睬,只是盯着地上已经面无血色的妫画,发出一声如同野兽般的惨叫,随即便奔了过来,庞仙录和茂高川两人连忙调动黑气,想要将度顾卿拖延一下,结果黑气刚打到度顾卿身上,却被吸收进去,纪云见状连忙调动道气,扶苓也抽出扶玉宝刀想用藤蔓缠住度顾卿,可一切都毫无作用,度顾卿如同一头愤怒的公牛,横冲直撞的闯了过来,扶苓连忙解下头绳,往度顾卿身上套去,度顾卿用力一扯,那头绳却越来越紧,终于将度顾卿绊倒在地,度顾卿想要挣扎着站起来,却没出使劲儿,庞仙录和纪云以及月蓝凝三人赶了过去。

    “手镯还在,赶紧抽出黑气!”庞仙录说道。

    月蓝凝连忙将手上蓝色的气打进度顾卿体内,可度顾卿依旧是没有好转的迹象。

    “遭了,不够。”月蓝凝说着看向一旁的纪云,纪云一拍脑门,连忙从怀里掏出了琉璃盏。

    月蓝凝见状连忙拦住,说道“你疯了,琉璃盏会害死他的。”

    “那你想要他入魔不成?”纪云喝道。

    “我……”月蓝凝犹豫了,纪云见状连忙抽出手来,将琉璃盏放在度顾卿的背上,只见一道金光陡然而生,直冲九霄,度顾卿惨烈的哀嚎着,声音撕裂如同地狱恶鬼,月蓝凝实在是看不下去,只得背过身,走远了。

    “差不多了!”庞仙录在一旁喊道。

    纪云听见了,连忙收回琉璃盏,一旁的庞仙录念起咒,那手镯一闪,黑气回到了度顾卿的体内,纪云也将惊神戟和短剑收了回来。

    “他……好了?”纪云看向昏死过去的度顾卿,问道。

    “应该是吧。”庞仙录说道“他太容易入魔道了。”

    “我们赶紧走,此地不宜久留!”纪云说罢,便和庞仙录一起,抬起度顾卿,众人往北奔去。

    度顾卿眼睛紧闭,迷迷糊糊之间他来到了一处世外桃源,这里野水清澈,溪鱼肥美,不远处的山被云雾分割成两半,上面白雪皑皑,下面绿树成荫,一颗桂花树下站着妫画,正向他招手,度顾卿见状满心欢喜的跑了过去,可斜叉里却又过来一人——正是月蓝凝,月蓝凝在一旁鼓着腮帮子发着闷气,度顾卿见状挠了挠头,妫画则坏笑着看着度顾卿。

    “呵。”纪云背上的度顾卿突然笑了一声,这一声如此短暂切细微,就像这黎明中的点滴露水,转瞬即逝……5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