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蛮娇 >

第145章 第一百四十三 给我一点时间

    “今个只是给你们一个小小的教训,下回再放在我手中……”一脚踩在汉子刚刚扛在肩膀的那根棍子上,咔嚓一声,棍子裂了。

    “滚!”

    那么粗的棍子,一脚下去就裂了,痞子们内心是崩溃的,在听到那个“滚”字,像得到了特赦令,那场面简直是连滚带爬,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坏人活该!”

    人群中一小孩,朝痞子们丢了一块小石头,正好打在痞子头领屁股上。

    虽不敢在少女面前发作,还是回头瞪了那小孩一眼。

    而小孩也在第一时间被自己的母亲拉了回去,死死地捂住他的嘴。

    孩子七八岁左右,在母亲的手掌中拼命挣扎,对于他来说,只是在那个漂亮姐姐教训了坏人之后,痛快的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并不明白母亲所担心的人心险恶。

    “回来!”

    四散而逃的痞子们像中了定身法,一愣之后全都乖乖的走回来。

    不是他们太听话,而是怕那根长了眼睛的鞭子,还有那少女的气势,像活阎王似的,他们怕不听话,活不到明天早上。

    太可怕了!

    早知如此,倒贴对方五十两这活也不接啊!

    少女指着那眼眸纯真的孩子,“都给我听好了,不许打击报复那孩子,倘若那孩子有任何不测,这个棍子就是下场。”

    踩在棍子上的牡丹绣鞋,用力的碾了一下,早已开裂的棍子终于不用苟延残喘,光荣牺牲了。

    少女走到孩子跟前,围观众人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生怕受到池鱼之殃。

    那孩子却眼睛亮晶晶的站在原地仰头看着少女,好似少女天神般的存在。

    “大姐姐,你可真厉害。”

    孩子穿了一身青布衣裳,虽然粗糙却针脚密实,可以看出母亲的用心。

    少女眉眼弯弯,弯腰揉了揉孩子的头,“等你长大了,也会像姐姐一样厉害的。”

    说完又指了指大汉们,“这些人要是敢再欺负你,你就去镇国将军府找我,姐姐给你出气。”

    孩子眼眸发着光,用力的点了点头。

    “你,你是镇国将军府那个暴力女……”

    痞子头领喊出这句话,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心跳加快内心恐惧,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不住的摇头。

    那啥,姑奶奶你听错了,我没说,我什么也没说。

    少女不自觉的勾了勾唇。

    “连本姑娘的底细都不晓得,就敢上来找茬?是该夸你么勇气可嘉呢?还是该骂你们太蠢?”

    “姑奶奶小的们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就,就当小的们是个屁放了吧……”

    地痞们跪倒在地上,一边打自己一边求饶。

    平时吆五喝六的欺负人,如今却怂的把自己比成一个屁。

    还真是……形象!

    被压抑的民众们,忍不住痛快的放声大笑起来。

    恶人还需恶人磨!

    真是该!

    围观的民众们突然发现,这凶神恶煞的姑娘凶的可爱。

    那个自以为是的书生,悄悄退出人群灰溜溜的溜走了。

    离着此处不远的一间茶楼,一个临街的窗口。

    沈雅珊狠狠的拍了一下窗棂,痛得啊的叫了一声。

    “姑娘!”

    丫鬟赶忙走过来查看她拍红的玉手,沈大姑娘却狰狞着脸一把将人推开,恶狠狠道,“没用的东西,瞧瞧你找的都是什么垃圾。”

    幸好这本就不是她真正的目的。

    那废材一身的蛮力,刺杀这种事,就连她父亲专门训练出来的死士做不到,街上随便找的地痞怎么可能办得到?

    “去找几个人,到各御史府门口好好掰扯掰扯这件新鲜事。”

    这才是她让丫鬟找那帮地痞流氓找茬的真正用意。

    死对那个废材来说太便宜她了,猫玩耗子似的慢慢来,叫她生不如死那样才比较有趣。

    马车里少女在给卢金秀处理胳膊上的伤口。

    “你说你不行就别逞强了,幸好只受了一点轻伤。”不然她怎么向三哥交代?

    少女坐在身侧,低头给她处理伤口,卢金秀只能看到她一个侧颜,浓密的睫毛像一把小扇子忽闪忽闪。

    说话虽然带着责备的口气,字里行间却带着温情暖意,好像一个大姐姐在责备自家不懂事,又爱闯祸的弟弟妹妹。

    卢金秀孤身一人,跟着蛮昱成来到镇国将军府,虽然有纪氏时时向她释放善意。

    可那善意里头也带着对客人的客客气气,和几分慎重的谨慎,哪如此刻少女亲人般,略带责备又维护的唠叨令人暖心。

    仿佛又回到那年,第一次上山打猎,不小心被那捕兽夹子,夹伤了脚踝,哥哥一边给她上药,一边在耳边唠唠叨叨。

    卢金秀秀眼眶微湿,几日来患得患失,沉沉浮浮的心,仿佛找到了停靠之地般忽然安稳下来。

    有一句话在心体盘旋了一番,还是问了出来,“我同你们说的那个李姑娘真有那么像吗?”

    卢金秀并不迟钝,她能感觉出来少女对她那种淡淡的疏离。

    少女手下一顿,然后继续若无其事的上药包扎。

    轻描淡写,“只是外貌相同罢了。”

    晓得这样的回答显得有些敷衍,并不能真正叫卢金秀放下心结。

    并且确实对卢金秀不公平,她有什么错呢?只不过机缘巧合,恰巧和李婉素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与其叫她想东想西,误会越结越深,免得到了风声鹤唳之时,叫有心人利用了去。

    倒不如开诚布公,把一切都摊到桌面上来。

    少女理了理发丝,思忖着从何处切入比较合适。

    “李婉素这个人比较嚣张跋扈,仗着是李德妃的亲侄女为所欲为,先前和我们姐妹有过几次摩擦,后来更是设计二姐姐落水,我一气之下带人打上门去,拆了安阳侯府的门头……后来……”

    少女又一口气把蛮昱旭入狱,安阳侯府所做的那些事说了出来。

    “……我与李婉素不是有过节,而是有仇……”

    深仇大恨那种,虽然最大的仇恨在前世。

    少女深深吸一口气,“化不开的仇恨。”

    大大的眼眸中带着复杂的光,定定的看着卢金秀。

    “我知道这对于你来说不公平,可是你们长得太像了,瞧见你难免会想起她,我知道你不是她,你们是不一样的……,请给我一点时间,给我一点可以完完全全将你们区分的时间。”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