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蛮娇 >

第156章 迷魂汤

    “二姑娘!”

    古嬷嬷追了出来。

    “您千万别同夫人置气,她就是钻牛角尖了。”

    有些话古嬷嬷不好说,连欠条命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当时她站在那块真是吓了一跳。

    蛮清悦走了,古嬷嬷叹了一口气也转身走了。

    于蕊从暗处走出来,却没有去于氏的屋子。

    丫鬟追上来,“姑娘您不去探望姑太太了么?”

    “我去大厨房给姑母熬碗糖水。

    谢慧玉约蛮清欢、蛮清惠逛街,蛮清惠拒绝了。

    “表妹与三姐姐去吧,我都累死了,想歇会。”

    这几天却实累的够呛,蛮清欢不疑有他嘱了好生歇息,回屋换了身衣裳,表姐妹俩出门了。

    蛮清惠回屋就躺到了架子床上,神情恹忧的。

    虽说早就晓得自个配不上表兄,理智上也晓得三姐姐这样的才是表兄的良配,终究是放在心坎那么多年的人,心里难受的紧。

    八岁那年冬天,一夜大雪,她又被气不顺的姨娘揍了一顿,一个人悄悄的躲在园子里假山后头哭。

    是在园子里头玩耍的表兄发现了她,不仅把自个的斗篷解下来给她披上,还把口袋里仅有的一块桂花糕给了她。

    那天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一天,至今都清楚的记得斗篷的温度,以及桂花糕的香味儿。

    菊杏拎着食盒踏着合欢的残花走进芙蓉院,掀了竹帘进屋。

    “姑娘醒了么?该起来用膳了。”

    芳桃忙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往里间睃了一眼。

    “姑娘正睡着了,你小声点。”

    菊杏也往里头望了一眼。

    “姑娘这是怎么了?”

    她家姑娘一向自律,即便这几日累着了,也断没有不起来用午膳的道理。

    芳桃便悄声把今日库房里,谢惠玉说的那些话告诉了菊杏。

    菊杏脸色也不好看了。

    已经躺在床上的蛮清惠却是起了,菊杏忙进去给她更衣。

    蛮清惠脸色白的厉害,菊杏不免心痛。

    “姑娘,三姑娘那么疼您,不如您就去求求三姑娘……”求她把恂表少爷让给您。

    作为心腹丫鬟,菊杏和芳桃多少能猜到自家姑娘的心思。

    “住嘴!“

    蛮清惠突然严厉起来。

    “谁给你的胆子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我这里不用你伺候了,你走吧!”

    三姐姐是待她好,难道待她好就可以得寸进尺,做出如此恬不知耻,猪狗不如的事情?

    菊杏扑通一声跪下。

    “姑娘,奴婢再也不敢了,您就饶了奴婢这一回吧!”

    在菊杏的印象里,自家姑娘一向懦弱温和,第一次见她如此疾言厉色。

    外间的芳桃也跑了进来,给菊杏求情。

    “芳桃,你是不是也有此等的心思?”

    蛮清惠挑着眉头,前所未有的严厉。

    芳桃心头一颤。

    “芳桃不敢。”

    然后一并跪下,“菊杏口无遮拦,可她的出发点是好的,也是为了姑娘着想。”

    这两个丫头是自己身边的大丫鬟,某些时候说的话代表着自己这个主子。

    她从小受这张姨娘和唐氏的夹板气,非常能够理解丫鬟们的不易,对自个院子里做事的下人们多有体恤。

    菊杏、芳桃这两个贴身伺候的丫鬟,更是多有纵容,反正她在府里就不是个多得宠的,身边的丫鬟就算想狗仗人势,也仗不起来。

    没想到自己的纵容,却将她们的心给养大。

    芳桃的话出口,蛮清惠气的拍桌子。

    “到现在还不觉得有错?你们俩都走,我这小院子容不下你们这两尊大佛了。”

    给菊杏求个情,连自己也给搭了进去,芳桃连滚带爬的抓住满清惠的大腿。

    “姑娘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求求你别赶我和菊杏走。”

    从小长大的情份,蛮清惠哪是真的要赶走两人,不过是趁机敲打罢了。

    瞧着差不多了,才让两人起身。

    “这种话以后断不可以再说了,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是尔等说的这般儿戏?”

    “并且……”

    蛮清惠一眼扫过两个惨兮兮的丫鬟。

    “就你们俩这话,若是传了出去,我还活不活?”

    菊杏、芳桃两人的脸色皆是一白。

    芙蓉院被蛮清惠弄得愁云惨雾,抚衡苑的正堂却是一片温馨喜气洋洋。

    于氏正盘坐在罗汉床上喝着于蕊亲手所熬的糖水。

    颗粒饱满圆润的红枣,糯糯的莲子,甜而不腻的银耳。

    于氏喝边感叹道,“银耳甜汤好些年头没有喝过了,想当年我还未曾出阁,你母亲……”

    于是忽然打住话头。

    于蕊却道,“姑母不用忌讳侄女,我不伤心的……”

    不是不伤心,那泪珠儿却像不水一般说来就来。

    嗯,她真不伤心,从未见过面的母亲,能有什么感情在里头?不过是晓得于氏想看到什么而已。

    于氏放下碗,“真是个孝顺的孩子,若是你表姐有你一半这么孝顺,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于蕊用丝帕掖了掖满是水光的眼角。

    “二表姐怎么了?她又惹你生气了?”

    这姑娘连珠炮似的发问,又自顾自的替蛮清悦解释。

    “二表姐马上要出阁了,她这是心里紧张吧,说出来的话可能不大好听,姑母您别往心里去,我想二表姐也不是有意的。”

    句句话都在开解于氏,调解母女俩的关系,可字里行间却在说蛮清悦的不是。

    果然听了这话于是的怒气又上来了。

    “不是有意的?我看她就是想气死我,要不是我坚持,说不得,现在正在床前鞍前马后的伺候……”

    古嬷嬷瞧着于氏越说越没边了,可把她吓坏了。

    这表姑娘一言一行都看在眼里,这一位可不是什么善茬,偏偏夫人喝了她的迷魂汤,听不进旁人的劝,赶紧咳了一声打断。

    于氏也意识到自己话多说漏了嘴,端起糖水慢慢喝起来。

    于蕊竖着耳朵,偏偏要紧的话只听了一半,心里像猫挠似的,又不能明目张胆的问于氏,只拿眼狠狠的睃古嬷嬷。

    都怪这多嘴多舌的老东西。

    却说蛮清欢、谢慧玉表姐妹出了府,谢慧玉一路趴在窗口,透过薄薄的纱窗望着外头,一边同蛮清欢闲聊。

    忽然她咦了一声。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