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蛮娇 >

第196章 娶哪一个

    姜嫔久居深宫消息闭塞,隔了这几日才听到,鲁南公府大姑娘落水的消息。

    赶紧的找萧晟过来验证。

    宫女去请萧晟,姜嫔就捏着帕子在屋里走来走去。

    若不是屋里铺着青砖地,非给她整出一条坑来不可。

    “母妃您找我?”

    萧晟一脚踏了进来,姜嫔迫不及待的迎了上来。

    这场景何等的熟悉,在他的梦里曾经出现过。

    梦中他将心中的那个计划告知母妃,当时就是这个场景。

    只是,自个的这个完美计划,还不到实施的时候,他还只是在心中想想。

    怎的梦中就真的出现了?

    并且在梦中,母妃因此而如自个所愿的升了份位。

    莫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白日里那个小野猫对自个理也不理,梦境里就梦到她处处为他着想,时时为自个打算?

    同样白日里的计划,梦中就让它实现了?

    这个解释貌似很合理,可又无端的透着种种怪异,聪明如他却也一时离不清。

    并且隔三差五的,要承受这噩梦的折磨。

    “我儿你老实告诉母妃,那鲁南公府的老姑娘,是否在中元之夜落水了?”

    得到萧晟肯定的回答,姜嫔双手合十双,激动的念念有词。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萧晟嗤笑一声,“这世上事,哪有老天保佑的道理。”

    姜嫔嘘了一声,“小心隔墙有耳。”

    然后小声道,“母妃又不是拎不清,自然晓得这是我儿的手段……”

    只谋事在人,成事还得看天嘛!

    不过她晓得萧晟不爱听这话,放在肚里没有说出来。

    儿子有大事要做,难的来她这里一趟,就不要惹他生气了,她这个做母亲的,帮不了他什么忙,但绝不能拖后腿。

    宫女们上了时新的瓜果,母子俩“闲话家常”。

    姜嫔这头了却了一桩心事,那头鲁南公府却提着心头过日子。

    中元当晚,两个落水的姑娘被丫鬟簇拥着回府,府上诸人就没人能睡个安稳觉。

    虽心知七皇子妃之位不保,可两宫没有消息下来嗯,到底心存奢望。

    甚至那鲁南公思忖,说不得此举正合了两位娘娘的心意,并不一定会退亲呢?

    一会儿又觉得自己多想了,到底关乎皇家的脸面,两位娘娘就算心底乐开了花,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只是除开自家,不知道要便宜的那个。

    一会儿又想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说不得只为出这口气呢?

    当初选定自家的大姑娘,原就是没安好心的。

    左左右右想得鲁南公脑仁子疼,也没个定论。

    府上有此等想法的不在少数。

    直到两宫那边旨意下来了,这才歇了那等无妄的心思。

    心思是歇了,却气不过。

    头一个就是那个大姑娘的亲弟弟,鲁南公府落魄那会儿,处处伏低做小,哪怕只是个四品官家的小子,都敢对他大声吆喝。

    自从他大姐定给了七皇子,那帮人先欺负过他的孙子,哪个条件他不是点头哈腰,想着法的巴结?

    就是从前那些不把他看在眼里的勋贵家的浪荡子,与他说起话来,也一口一个兄弟的。

    享受过被人捧上天的日子,再让他回到从前,简直比叫他死还难受。

    都是二房那个贱人。

    在酒楼里灌多了酒,被人奚落了一番,酒精上头,借着酒胆直接闯到二房,将那连累了大姑娘的堂妹,房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个稀烂。

    其他各方都在憋着同样的气,以至于这位少爷的行为竟无人阻止。

    就连鲁南公都没有惩罚于他,只轻飘飘的,让跪了两个时辰的祠堂。

    暗访的那位堂妹真的好恨,不过是抢先放个河灯而已,谁能想到会发生这等事?

    并且她明明就是遭人算计了好么?

    那一记小石子打在小腿肚上,才膝盖一弯,将人顶了出去,这能怪她吗?

    她也是个受害者好伐?

    宫里头没来旨意之前,鲁南公府上下还抱着侥幸的态度,只把两个姑娘各自拘在房里头,也没个数字的说法。

    这一回两宫圣旨送上了门,那恨归恨,也是彻底歇了心思没得指望了。

    拘在屋里头的那两位就变成了烫手的山芋。

    到底该怎么处置,也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

    送进寺庙青灯古佛,好歹鲁南公府养了一场,那花出去的银子,岂不都打了水漂?

    嫁出去,更是个难事,原就没什么嫁妆,年纪大了嫁不出去,又是被敕封过皇子妃的,这一回就更加艰难了。

    鲁南公想的头如斗大,本来就没几根的胡须,更是揪掉了好几根。

    难办啊!

    鲁南公这一头想着难办,那一头有人为他送主意来了。

    你道是谁?

    自然是那中元夜救人的书生。

    中元夜书生莫元杰与同窗,在金水河畔放河灯,听到有人落水,两人想也没想就跳下河,把人给救了上来。

    翌日也是听了街头巷尾的流言,才晓得昨晚两人救的姑娘,其中之一竟然是钦定的七皇子妃。

    吓了一跳的同时,也为那姑娘的命运堪忧。

    这并不单单是落水这么简单,此事关乎着皇家的脸面,原本可以高高在上的皇子妃,经过此事,也不知道命运会如何。

    或是青灯古佛,或是直接被赐死?

    是以倒是对此事格外关注起来。

    小黄们前脚去鲁南公府传达了两位娘娘的意思。之后他就晓得了。

    寻思着自个救了人,女人姑娘有了肌肤之亲合该负责才是。

    只是当时情况紧急,把人救上来之后,两位姑娘就在丫鬟的簇拥下慌慌张张的离开,自己也不晓得到底救的是哪一位姑娘。

    这亲事该如何提?

    苦恼的莫元杰,去求助同为救人的同窗。

    那位同窗家中早有妻室,人家不寻上门,自不会自个给自个儿寻麻烦。

    听得此言哈哈一笑,“此事好办,你去的那鲁南公府,两位姑娘瞧中那一位娶了哪一位便是,横竖咱双方谁都记不清谁救的谁,只一条,贤弟可不能把为兄给供出去。”

    莫元杰觉得这位同窗说的有些道理,然后便去了鲁南公府。

    只他这人生性耿直,不善说谎。

    去到那鲁南公府就把实话说了出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