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科幻小说 > 望闻录 >

第三十一章 要玩碟仙

    纪夏说了一句:“要不我们晚上玩碟仙啊?”

    请碟仙,就是用碟子来占卜,它起源于中国古代“扶乩[jī]”,后技术逐渐简化演变而成。

    扶乩”在中国有5000年的历史,1848年“扶乩”开始在美国流行,它是容易再现、简单真实的“占卜技术”。

    扶乩《辞海》的解释是:一种迷信,扶即扶架,乩指卜以问疑,也叫扶箕、扶鸾。《中华道教大辞典》解释:扶乩是古代“天人交通”术的一种,又名扶鸾。

    古人在与死者交流的实践中逐渐改良出一种容易重复再现、简单有效的方法,即将一支木笔绑在一个竹簸箕的边缘,操作者在两边扶着簸箕,建立联系,然后“笔”将会在沙盘上自动写出来各种信息,这就是由中国古人发明的“扶乩”技术。扶乩技术有两大特征要素:第一是木笔会自我移动,第二是木笔会根据人的提问回答问题。

    后来,中国人用碟子取代簸箕木笔,用字盘取代沙盘,扶乩就被简化发展为今天的请碟仙。在台湾“碟仙”曾于六十年代,突然一夜之间风靡了各处城乡中的男女老少,人们沉迷的程度比现今的彩票还要严重。这种奇异的占卜方式已远及世界各国,尤其在夜晚来临时,在世界许多个角落的家庭中,除了桥牌、麻将和大富翁,有不少人正纷纷把手指按在一只小碟子上,怀着兴奋、好奇及某种程度的惊恐,焦急地召请着“碟仙”降临来驱动碟子,游移于各种文字的字盘上,为人们解答疑惑或预卜运气。

    在国外这种捆着笔的簸箕逐渐演化成一种心脏形状的更为复杂的“占卜板”。占卜板大致就是扶乩在国外的一个翻版。韦伯英语词典定义“占卜板”是:一个有三个支撑的三角形或者心脏形的木板,其中两个是普通滚轮支撑而另一支撑是一支笔。当手轻轻接触这种木板时,会自动产生书写现象。

    说起来我还真知道这个,就是在从内蒙回来之后,我在学校图书馆之中找到一本叫《怪力乱神》的书中看到关于碟仙的一篇。那个时候也是因为好玩就认真的看了,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提出玩。

    学校的学生都是那种事小不怕乱子大的主,他们从来不会想后果,只会想好不好玩,刺不刺激,这也是为什么很多鬼片之中都是发生在学校之中,说实话,我对请碟仙还是有一些抗拒,不过没办法,少数要服从多数,其它人觉得有必要玩。

    这次玩的人很多,是两个宿舍之人,我们男生七个人,和妇生七个人。地点就是在这教室之中,当然不会是现在玩,而是等封宿舍之后,偷偷回到教学楼里玩。这就不得不说这帮家伙很牛,胆子也很大。

    好在今天玩不了,因为碟仙玩法并不是像玩笔仙那么简单,因为首先道具就不是那么容易准备,首先要准备一张大白纸,然后在白纸中间按照碟子的大小画上一个圈,之后在这圈里画上阴阳太级图。

    接下来就是以圈为中心画上八卦,之后就开始按字典把字写上,写多少就看能用多少,其实只写一些同音就可以了。接下来那只碟子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也要用朱砂在碟子上画一个小太极图,在碟子一的角画上箭头。

    就是这些就需要一天的工作量,也不知道听谁说的,据说用在月圆之夜玩起来更准。反正后天就是十五,所以这些家伙也不管我同不同意,就把时间定在的后天,并且双方表示要一起完成这些道具的准备。

    我虽然也有一些抗拒,不过同样也有一此好奇,今天晚上大家玩的笔仙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而且后来问的一些问题根本就不着调,比如说某个女生是不是处,和谁破的处,反正千奇百怪的都有,听着我的男生也是心旷神怡。

    第二天,我很不幸的感冒了,病倒了,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反正早上起来我就开始晕晕沉沉的,整个人都不好了,看得都要重影,貌似还有一些发高烧,嘴巴也干,所以老五给我请了一天的假,我这状态根本就不能上学,并且其实就是不请我也会自己逃课的。

    回笼觉睡到早上九点,看到不知道谁给我打的早餐,虽说已经凉了,确也不管那么多,喝了在说,一碗小米粥加上一小碟子榨菜,总算让自己的肚子里舒服,简单收拾一下,我就去学校的卫生院。

    感冒不假,但这心里因为要去卫生院咋还有一点小激动呢。嘿嘿,想到勾秋,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一步三晃的来到卫生院,我根本就没找大夫而是先找勾秋,勾秋此时正在护士值班室坐着呢,貌似因为她的到来,我们学校男病号多起来,就算没病的也会来打一针葡萄糖,丫的也不怕得糖尿病。

    勾秋看到我脸色发白,晃晃荡荡的走进来,马上过来:“你这是怎么了?”

    “感冒了呗,没办法,想见你又没有理由,怕让你觉得我是要泡你,所以昨天晚上给自己洗了一个凉水澡,之后又吹了半宿的凉风,很幸福的我感冒了。”我口花花说道。

    勾秋送给我一个大大的白眼说道:“都病成这样了,还没正型,行了!看样子你是真感冒了,等一会啊,我送你到梁大夫那里。”

    梁大夫是一位老校医,五十多岁的样子,很是和蔼可亲,老太太笑起来特别有亲和感,看到我的样子笑呵呵的说道:“唉!我总算遇到一位真正的病人了,我说小秋啊,这是咱们开学到现第一位真正的病人吧,你要是在我们这干几年,咱们学校医药费是能创收了。”

    这个老太太到是很随和,还能开着玩笑。

    勾秋不好意思说道:“梁姨你又逗我!这是我的好朋友,没有想到病这么重,麻烦您给看看吧!”

    在梁老太太看过之后,哥们也只是重感冒中的热伤风,很重!必须马上输液,很快我就知道,我这感冒可不只是伤风那么简单,还有其它的东西在其中。

    :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