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女生频道 > 21世纪穷窑 >

第54章 决定回去

    我的所有的身家几乎都快被马战一个人借光,但遇到这种事我也是没办法了……

    春节逼近,这座小城整天都热闹得不像话!

    烤吧的生意也是夜夜火爆,但因为马站的原因,所以大家都比往常累上了许多。

    晚上下班后,余西一如既往地留下来陪我盘算。

    而今天秦楼月也在:“寒假放多少天?”看着抱着吉他的秦楼月,我问道。

    秦楼月调着吉他,回道:“半个多月。”

    “嗯~?才半个多月,这么惨?”我惊讶道。

    秦楼月抬头对着我笑了笑:“高中学习紧,没办法呀!”

    “那念高中的学生还真辛苦,初中和小学的早放了假,结果你们现在才放假,还只放半个多月……啧啧啧。”

    听闻,秦楼月瞪了瞪我:“你这是幸灾乐祸吗?”

    我躲开秦楼月的眼神:“哈哈哈……我哪敢!”

    这时候余西开了口:“月儿,你会弹吉他?”

    “对呀!”秦楼月点了点头。

    余西满是羡慕的说道:“真好。”

    我停下了手中的活儿,插话道:“要不……献上一首?”

    秦楼月瞅了瞅我:“你想得美!”

    对此,我无话可说,余西却偷偷笑了起来。

    “诶,余儿这都下班啦,你还留下来帮他啊?”秦楼月突然问道。

    秦楼月比余西没大多少,所以秦楼月都是直接亲昵的叫余西余儿……

    不过,两人关系的确不错!

    没等余西回话,我便先抢说的道:“最近她都有留下来帮我盘算账和货。”

    听闻,秦楼月愣了愣,然后突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看着我:“说!你是不是压迫余儿。”

    秦楼月的突然拍桌,我和余西都被吓了一跳。

    会过神来后,余西解释道:“没有啦,是我自己要留下来的,你没见他都瘦成竹竿了么?所以留下来帮帮他。”

    听闻,秦楼月便仔细的打量着我:“嗯!是瘦成竹竿了。”

    我无语的挑了挑眉:“所以马上过年了,我得多吃点补回来。”

    我提起过年这个词后,秦楼月忽然问道:“过年……你打算在哪里过年?”

    对此我沉默了,对于过年……我真的没想过。

    无所谓吧,反正过年肯定会放假,到时候一定是和马秋一家人过。

    但是……秦楼月呢?是啊,秦楼月怎么办,她在哪里过年?一个人?

    “怎么不说话?”秦楼月看着沉默的问道。

    我回过神来,认真的看着她,问道:“你爸会回来陪你过年么?”

    秦楼月笑了起来,笑里却满是苦涩的味道:“回不回来已经不重要了,对吗?”

    我突然反应过来,我不该聊这个话题,因为这个话题会勾起她的心事,让她难过!

    我面无表情的对她应道:“对!”说完,便继续盘算了起来,没在问任何事。

    秦楼月似乎也不想说些什么,所以彼此都沉默了。

    而余西却开了口:“我怎么听不懂你们再说什么?”

    我抢先秦楼月回答道:“过年的事呗!”

    听闻,余西点了点头应道:“哦。”似她乎对这个话题也不感兴趣。

    提起过年,最开心的恐怕是那些懵懂的小孩吧。而对于我这种无亲无故的家伙而言,几乎没什么期盼的。

    三个人都沉默了起来,说实话,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所以从新找了一个话题:“今天为什么带着吉他?”

    “坏了,来的时候顺便拿去修修。”秦楼月很平淡的答道。

    我问道:“修好了么?”

    “嗯!”秦楼月点了点头。

    我犹豫了一下,突然想让她弹上一曲,虽然她刚才是拒绝的,但我还是抱着试探的心态开了口:“能弹唱上一首么?”

    余西突然也开了口,附和我说道:“月儿,你就唱一首呗!”

    秦楼月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余西,犹豫了一下,终于答应了下来。

    “好吧,但我想唱的这首还不太会弹……我尽量唱好吧!”秦楼月说着,便拨动了吉他………

    “我怕来不及

    我要抱着你

    直到感觉你的皱纹

    有了岁月的痕迹

    ……

    ……

    ……

    也许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

    就是不愿意失去你的消息

    你掌心的痣我总记得在那里

    我们好不容易我们身不由己

    我怕时间太快不够将你看仔细

    我怕时间太慢日夜担心失去你

    恨不得一夜之间白头永不分离…………”

    吉他的旋律有时候会出现停顿,但她的声音很细腻很甜美。这便足以让人不在乎那些时而不对的旋律………

    我是一个很少听音乐的人,我想,大概是我不喜欢音乐吧,但这一刻我似乎爱上了音乐……

    因为,她的声音一直在我的心中来回跳动着。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妙,所以,我想我爱上的是这种美妙的感觉吧!

    秦楼月唱完后,余西鼓掌赞道:“月儿,你唱得真好听!”

    “谢谢!”秦楼月微微点头。

    余西却突然站了起来,认真的看着秦楼月:“月儿……你可以教我弹吉他吗,我一直很喜欢,但一直没有机会!”

    秦楼月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手中的吉他:“好呀,有时间我就教你,但我的技术有限,教错了你可别怪我哦~”

    “不会的,不会的!”得到秦楼月的答应,余西激动地说道。

    一旁的我终于插话道:“那我呢?”

    秦楼月问道:“你什么?”

    “教我弹吉他呗!”

    秦楼月看了看我,冷哼了一声:“哼,不教!”

    “我………”

    直到东边天泛白,秦楼月与余西才结伴离去。

    她们离开后,我随便洗洗便躺上了床。

    看着夹在手中的烟,我渐入沉思,想到了即将来临的春节。

    而一想到这些,我便难以入睡……

    今年的春节想都不用想,到时候肯定会在马秋家过!

    但……我却突然想回一趟老家,回去祭奠一下我爸妈,哪怕不是他们的祭日。再说了即使不祭奠,去看看也好!

    虽然我对老家已经没了什么留念,但爸妈的墓相守在那儿,这便成了我回去的唯一理由!

    所以,我决定了!决定回家过年,回去看看,回去烧上些纸钱……

    我想爸妈一定日日夜夜的都在寒风中苦等着我,虽然我们已经无法相望,相拥,相话……

    但我相信,两老一定朝思暮想的正盼着我回去,盼着我能在墓前陪上他们一会儿,或是对着无法相望的他们说上一句:“爸,妈!儿子过的很好,你们不用为儿子担心………”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