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女生频道 > 21世纪穷窑 >

第115章 错不及防的拥抱

    “死了这条心?你让我怎么死!我也告诉你,我绝对不会放过那些滚蛋的!无论用什么方式,我都会让他们付出千倍万倍的代价!”马秋也咆哮了起来。

    “你为什么要纠结过去,为什么不肯放下!难道要毁了现在的生活你才甘心吗?”

    “我怎么放下?这是一辈子的仇,他们夺走的是我父母呕心沥血的一切!你又怎么能认定我会毁了现在的生活!”马秋的情绪越来越激动。

    “我们现在已经有了起色,你为何必非要急于一时,要去贷那一笔钱?没有那一笔钱会死吗!你为什么不肯想想后果。”

    贷那一笔钱?什么意思?屋里的我听得稀里糊涂的。

    “后果!什么后果?能有什么后果,人生不就是一场难以看清结果的赌注么?难道我要看着夺走我家一切的仇人逍遥一辈子,难道我要背负着仇恨苟活一辈子?”马秋咆哮完,屋外突然传来一道碰撞声。

    吓得我急忙把还没哄乖的马欣颜放在了床上,然后打开了房门。

    只见马秋身旁的墙上出现了一个碗口大小的窟窿,那面墙是隔厨房的两层隔板,很显然是被马秋一拳给砸穿的。

    虽然只是木板修饰的墙,但也有一定的牢固性,很难想象马秋用了多大的力,才将这层墙砸穿!

    然而,马秋也因此付出了代价,他的整个拳头被鲜血染得模糊不清,鲜血也不停地顺着拳头滑落在地上。

    杨芸没再说话,安静了几秒后却突然蹲在了地上,抱头痛哭了起来。

    对此,我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转身走到床边,看着床上还再哭着的马欣颜,忽然觉得自己今晚不该来这里的。

    我决定了,把马欣颜抱给他们,然后我离开。或许,只有他们一家三口在一起,这场争斗才会结束。

    将哭得满脸是泪的马欣颜抱了起来,我果断的转身走出了房间。

    看了看依旧蹲在地上抱头痛哭杨芸后,我抱着马欣颜直接朝马秋走去。

    将马欣颜递向马秋。

    对此,马秋楞了愣,然后用没有鲜血的那只手接过了马欣颜。

    马秋接过马欣颜后,我怕他另一只手不太方便,就在卫生间的洗脸池上挂帕子的地方取了一块帕子,拿给了马秋。

    我没有为马秋包住他那只满是鲜血的手,而是直接递给了他。马秋接过帕子后,随手一绕便将帕子简单的裹住了满是鲜血的手。

    我再次看了看蹲在地上的杨芸后,便一言不语的转身朝门口走去。

    刚伸手握住门把手转动时,马秋突然开了口:“小戈子,抱歉!”

    我摇了摇头:“该抱歉的人是我,原谅我不懂劝人。”说着我便打开了门。

    顿了顿了后又开口道:“马秋哥杨芸姐,元旦节新的一年新的第一天一家人就该……没有争吵其乐融融的在一起。”说完,我一步就跨了出去将门关上。

    这一刻,没人知道门外的我会因为自己的一句,“元旦节,新的一年新的第一天一家人就该……没有争吵其乐融融的坐在一起。”而心里有多难受。

    我站在门外用双手胡乱抹了抹脸后,才带着一颗沉重的心大步离去。

    此时,街上的行人很少,也许是因为入了夜,空气更冷了,所以人们都窝在家里不愿出来受寒风吧,又或许是因为今天是元旦节。

    寒风吹在脸上有种刺痛的感觉,但比起心里的难受,迎面吹来的寒风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沉重的时候往往需要一支烟来安慰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别的选择。

    寒夜的路灯下,吐出的青烟伴着热气更浓,走了没多远天空便飘起了雪花。

    寒夜也更冷了,孤零零的感觉再次重现。雪越来越大,我走的方向是回烤吧的方向,其实我并不想回到那个地方,因为今天一点人气也没有。

    但除了烤吧,这么冷的夜和这样的日子,我能去哪儿?

    脚下的路很快便铺满了雪花,我留下的脚印越来越多,就像一条虚线也越来越长,但也逃不过被大雪渐渐覆盖的命运。

    “小戈子,小戈子!”忽然身后有人叫到我。

    是杨芸的声音,我听出来了。但我没敢立即回头,而是先停下了脚步,愣在原地。

    等听到身后有脚踩在雪上发出的吱吱声后,我才慢慢转过身去,而杨芸也就差几步便接近我了。

    “杨芸姐你怎么来了?”我摸着头故意笑问道。

    杨芸走到我面前,停下后什么也没说,直接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红包。

    “杨芸姐你这是……”我话还没说完,杨芸就已经伸手抓住了我的手,然后将红包硬塞在了我的手中。

    对此,奇怪的看着杨芸又准备开口,结果杨芸突然给了我一个错不及防的拥抱。

    “小戈子,抱歉!今晚的事你别多想,我们永远都是一家人。”杨芸说完才松开我。

    而我,已经愣住了。

    我也因为杨芸的一句“我们永远都是一家人”挥去了心里所有的难受,只剩下暖暖的感觉。

    松开我后,杨芸看着发愣的我深深地吸了口气继续说道:“元旦节的气氛被我和你马秋哥破坏了,所以也不好意思再让你上我们那儿去,毕竟家里的一团糟你肯定也不想看到,你就拿着手里的红包买些好吃的,或是等你那些朋友晚饭后约他们出来嗨一嗨吧。”

    我看着面带微笑的杨芸急忙摇了摇头:“杨芸姐……”

    我还没说完,杨芸又打断了我的话:“好啦好啦,外面这么冷,你就快去吧,我还要回去哄欣颜呢。”说完,杨芸便转身离去。

    对此,我没再开口,杨芸给的红包我也没还回去,就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杨芸一步一步地离去,直到消失在我的视野。

    此刻,难过的感觉已经彻底消失,剩下都是足以融化飘雪的温暖。

    其实,我很想知道杨芸和马秋到底怎么了,但这种时候最不该问的也是这种事情。

    我也没能想到事情会反转得如此之快,前一秒仿佛整个世界都是冰冷的,而下一秒整个世界都温暖了起来。

    看着杨芸留在雪地上的脚印,我又愣了一阵后,才转身离去。

    杨芸让我买些好吃的,或是约朋友出来嗨一嗨,但我并没有这么做。

    因为我觉得这个时候,该喝上一罐酒,然后躺在暖和的被窝里,伴着小酒味听几首欢快的音乐,然后带着心里的温暖幸福的一觉睡到明天,才是最享受的事情。

    很快,我便徒步走回了烤吧。

    但到烤吧楼下时,我却被楼上传来的一阵音乐,凝住了心神。

    是秦楼月曾经弹奏过的那首“至少还有你”。没错,我记得!秦楼月弹过的,唱过的我都记得,因为并不多,所有都深深的刻在了我的脑海。

    “她回来了?她回来了!”楼上传来的音乐瞬间在我脑海中澎湃了起来,我急忙掏出钥匙打开门,关也没关的就往楼上狂奔。

    我就像在沙漠里干渴了许久,突然看到前方有一池清水,然后义无反顾的朝那池清水冲去,完全忘了脚跟带起的泥沙和围绕满身的灰尘。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