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这位高手如何称呼?” 二皇子一脸笑意地向秦殇询问道。 而秦殇看着二皇子脸上的笑意,反问道。 “你难道不知道我叫什么?昨天晚上我可是把刀放在你爹脖子上了。 作为儿子的,竟然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是不是有些不够格啊!” “放肆,竟然敢这么对二皇子说话!” 外面的谢必安听到秦殇的充满冒犯的话,便大声地制止到。 “嗖!” 一把飞刀割掉了谢必安的耳朵,从谢必安的脸颊贴着飞了出去。 “啊!” 突然被人割了耳朵的谢必安,疼的半跪在了地上,用手捂着自己的伤口,眼睛狠狠地盯着秦殇。 “这位朋友,你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我这护卫虽然刚刚有些出言不逊,但是再怎么说也是我的人,理应由我来教训。 你这出手教训,是不是有些不将我放在眼里?” 秦殇没等二皇子将话说完,一把八斩刀就放在了二皇子的脖子上。 二皇子感受着脖子上的寒意,根本口中的话也不由得吞咽了回去。 “我以前没本事,生气了也只能忍着,忍不了也只能在嘴上过过瘾。 后来我不想过这种生活了,拜了师,学了武,之后我做事不废话,能说到一起说。 说不到一起直接动手灭了对方,我的格言,能动手绝对不动嘴。 今天看在范闲的份上,和你多说两句,留你一条命。 但是你记好了,从今天开始游戏才刚刚开始。 帮范闲传一句话,也帮我传!她李云睿不是想玩吗?那我们就陪她玩,但是输了的代价可不是之前那样。 之前输了,顶多失去掌控内库的资格滚出京都,但是从现在起输了,这条命也就保不住了。 这句话我说的,谁阻止也不管用。” 秦殇说完话之后,便起身离开,而范闲也是抱歉的看了二皇子一眼,随后也紧跟秦殇离开了这里。 当秦殇和范闲的身影看不见的时候,二皇子原本眼睛之中的愤怒,变成了一丝阴暗与狠辣。 另一边,范闲追上秦殇,便向秦殇询问。 “我说你到底想干什么?那可是二皇子,我无缘无故现在招惹了这么一个敌人,你这是玩我呢,还是帮我呢?” 秦殇停下自己的脚步,转头看着范闲。 “这个时候谁也不能信!特别是这些皇子,有时候不要把他们的话太当真,当做屁放了就是了。 皇室争权的水,要远比你想的深多了。有些时候你信以为赖的伙伴,往往就是最后捅你刀子的人。” 秦殇说完,便朝着马车走去。 而范闲则是跟在后面,向秦殇质疑到,那按照你说的,你现在就是我信以为赖的伙伴啊,难道你会最后捅我刀子吗?” “不会!咱们两个之间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所以我不会捅你刀子,你要是失败了,我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但是别人可不是这么回事,不管是太子还是二皇子,无论他们之中哪一个人,最终都会与你产生利益上的冲突。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天下攘攘皆为利去,说白了,这天下的一切,都可以用一个利益去说明。 只不过区别就是,有些人的利益是所谓的义气,有些人的利益是所谓的钱财。 利益虽然是一个词,但是在不同的人眼中,所代表的东西也不同。 你还年轻,要学的东西很多,我在这里会留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会交会你这些东西。 范闲记住了,这个世上除了你的五竹叔之外,你唯一能信任的只有我。 除了我们二人之外,连你妹妹范若若,也不能得到你百分之百的信任。” 秦殇进了马车,而范闲也迅速的跟了进去。 藤梓荆仿佛没有听到他们二人之间的谈话,只是认真的赶着车,朝着范府的方向出发。 范闲上了马车,便立刻向秦殇追问。 “你这话把我说的我怎么就不明白了,信任你还有五竹叔,这些不用说,我当然会信任你们。 但是为什么连若若我都不能信任?若若可是我妹妹啊!还有我爹难道也不能够相信吗? 还有,你是怎么知道五竹叔的?我可是从来没有跟你提过五竹叔的事情。” 秦殇听着范闲的质问,抬起了头回复道。 “我说过,你还很年轻,很多事情你都没有经历过。 这世上你唯一能够完全信任的,只有你的五竹数叔和我,因为我们二人在你的一生之中,都不会与你产生利益上的冲突。 但是范若若不一样,他除了你还有别的亲人,还有他的父亲,还有他的弟弟! 你爹范建也一样,他有自己的妻子,有自己的儿子,有自己的女儿。 他们每个人拥有的其实都比你多,换句话说,你是这个世界的外来者,没有发现吗?你一直都没有融入到这个世界之中。 你的行为,你的举动,你的言谈举止,一切的一切,都没有融入到这个世界之中。 因为你从来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只是中途突然插队进来的。 相比于别人,你对这个世界的牵挂太少了,想一想,等回去的路放在你的面前时,你要离开他们,你会怎么选择?” 秦殇的话让范闲冷静了下来。 范闲仔细的回想了一下,秦殇刚才说的话。 如果回去的路现在就摆在他的面前,而他要回去就会与这些人分别,他自己会怎么选择,其实范闲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 “我知道了。” 范闲有些失落的靠在马车中的角落里,马车里面的游戏机,也无法吸引他的注意力了。 “想知道你念念不忘的鸡腿姑娘,到底在哪里吗?” 秦殇看着失落的范闲明白,不能一次打的太狠了,棒子要打,但同样的也得给一些奖励。 “什么?你知道鸡腿姑娘在哪里?” 原本还有些失落的范闲,在听到了秦殇的话之后,立刻来了精神。 “当然了,我要是不知道,会说这种话吗?” “那赶紧啊,还等着什么呢?赶紧告诉我啊! 我的鸡腿姑娘到底是什么人?她家住在哪里,你是不知道,我天天都在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