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利亚在穿上了战甲之后,整个人直接就变成了一个铁刺猬,开始不停的攻击着麦当,而麦当只能被动的躲避着,一时间,整个街道都是变得混乱无比,到处都是被卡利亚的攻击砸出的大坑。 “这家伙还真是麻烦。”麦当被卡利亚追着砸,可以说是狼狈无比了。 什么肉包拳,金箍棒之类的攻击,完全就不顶用,什么样的攻击攻击到卡利亚的身上,都是毫无作用的,因为他身上的盔甲实在是太坚固了。 “看来只能使用这一招了。”麦当喃喃道。 “小鬼,除了在十年前碰到那个可怕的家伙之外,我卡利亚还真的没有输过,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卡利亚虽然一直都砸不到麦当,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不爽,反而十分享受这个过程。 因为现在只有他追着麦当打的份,麦当根本就没有反抗的力气,麦当的所有攻击,对他都是毫无作用的。 所以他现在并不急着干掉麦当,而是在戏耍他,就像是猫抓到老鼠的时候,总是要戏弄一番才吃下去。 刚才被麦当打的很惨,他可是丢了不小的面子,他自然是不会这么简单的就放过麦当了。 卡利亚才刚说完话,却发现麦当那家伙并不跑了,而是站在原地,就那么直直的盯着他。 “小鬼,你没力气跑了吗?哈哈哈。”卡利亚见得麦当竟然不跑了,顿时得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麦当闻言,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默默的从耳朵中摘掉了咕咚给他的空气接收器。 “这小子想要干嘛?难道是疯了不成?”麦当摘下空气接收器的这一幕,刚好被卡利亚看在眼里。 在卡利亚看来,麦当就是个疯子,竟然敢将空气接收器给摘下来,要知道火星上虽然并不是真空,但也是不存在空气这东西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火星上,必须要借助空气接收器才可以生存,即便是他卡利亚也同样是如此,但是此时的麦当竟然将他的空气接收器都给摘下来了,这不是疯子是什么? 但是他还来不及惊讶,麦当这家伙竟然再度将空气接收器放进了嘴里,难道这家伙就不怕身体被撑得爆炸吗? 就在卡利亚感到疑惑的时候,麦当直接就朝着他冲了过来。 “不管你打算使什么招式,既然你找死,那你就不要怪我了。”卡利亚的脸上顿时闪过了一抹狰狞之色,控制着自己的身体顿时就飞了起来,随后直接就朝着麦当砸了过去。 而此时的麦当同样也是一个右手冲拳,直接就朝着天上落下来的卡利亚狠狠一拳砸过去。 拳头对利刃,众人仿佛已经看到了麦当被砸成肉酱的画面,而胆小的人更是直接将视线移了开来。 “喂,难道你不打算出手救那个家伙吗?真是个疯子,你难道想就这样看着他死吗?”咕咚见得叶临天一脸无动于衷的样子,开口问道。 叶临天转过头去,看向了咕咚,说道:“我相信麦当,你可要对他有信心,毕竟他的老爹可是麦林啊。” “麦林?”咕咚听见这个名字之后,顿时是眼睛一瞪。 “麦林?!就是那个被称为红魔鬼的男人?曾经一个人单挑整个黑旗舰队,导致整个黑旗舰队都解散的可怕男人?彩虹海谎言的发起者?!”咕咚惊讶的说道。 麦林是谁,他自然是不会不知道了,毕竟彩虹海事件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不只是银河眼,就连其他星系也流传着关于麦林的事情。 而麦林的实力也非常的可怕,毕竟一个可以单挑黑旗舰队,并且还赢了的男人,那实力该有多么的恐怖啊。 “那家伙竟然是他的儿子。”咕咚现在总算是明白麦当这家伙为什么在飞船上一直叫嚷着要去彩虹海了,原来这家伙竟然是麦林的儿子啊。 尤其是刚才麦当的疯狂之举,已经是完全镇住他了。 叶临天看着场上的麦当和卡利亚,他的嘴角顿时是微微一翘,这场战斗,也到此为止了。 当看见麦当将空气接收器放进嘴里的时候,叶临天就知道麦当想要出什么招式了。 肉包冲天炮。 这可是麦当最厉害的招式之一了,即便是因为自己的出现导致剧情被打乱,但是这家伙还是打出了这一招,利用高超的拳术,将体内的压力排出体外,然后造成恐怖的破坏力,肉包冲天炮的威力,跟战舰上面的轨道炮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卡利亚即便是再硬,也扛不住轨道炮的攻击吧? 轰隆! 果然,叶临天才刚想到这里,另外一边的两人就已经重重的相撞到一起了,只听见一声巨大的响声,就像是雷霆咆哮一样,卡利亚败了,他那打不烂的战甲就这么直接被麦当给轰烂了。 而麦当的拳头,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除了有一点微红加脱力之外,麦当一点事情都没有。 “哇,差点憋死我了。”麦当将空气接收器放进了耳中,顿时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还真是个难缠的家伙啊。”麦当看着地上趴着像是死狗一样的卡利亚,忍不住的说道。 因为叶临天的缘故,这变成了他的第一场战斗,如果不是他平常会经常跟包子头妹子的老娘对打的话,令得他的实战经验变得丰富无比,他还真的不一定打得过卡利亚这家伙。 而星际联的执法队见得此时的麦当竟然胜利了,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本来他们以为自己已经是高看麦当了,但是如今看来,他们之前还是太低估麦当了。 此时在暗中观察的笛亚也是一脸的惊讶无比,说道:“这少年看起来不过才十四五岁,跟自己一个年纪,没想到竟然打败了卡利亚。” 笛亚虽然是天王星的人,但是她在火星也生活了不断的时间,卡利亚是什么人,她自然是清楚的。 对于对方的实力,她也是十分的清楚,不然的话,凭借着她的能力,一般人又怎么可能在她的手中抢走乌拉拉呢? 只不过她却没有想到麦当这小子竟然这么厉害,还打败了卡利亚。 “刚才他应该是将空气接收器放进嘴中了吧?这小子真是太疯狂了。”笛亚看着远处的麦当说道,这是她对麦当的看法,明明她也只是一个小女孩罢了,但是语气却是无比的老气横秋。 只不过这也是正常的事情,笛亚从小就没了父母,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生活的,属于早熟的类型,语气成熟一点倒也是正常的事情。 “小子,你干的不错,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厉害,一下子就将这家伙解决了。”没了危险之后,咕咚这家伙第一时间就朝着麦当跑了过去,一边用脚时不时的踢着已经晕死过去的卡利亚,一边对麦当说道。 “这当然了,我可是要去彩虹海的人啊,如果没有实力的话该怎么去啊,哈哈哈。”麦当顿时是哈哈一笑,一点也不顾及周围的人,说道。 “彩虹海?那少年竟然说他要去彩虹海?”星际执法队的人自然是打算处理后事了,所以在麦当将卡利亚打败之后,他们就打算上前将卡利亚带走,而麦当的话也是一字不漏的被他们听进了耳中。 彩虹海无疑是宇宙中的一大禁忌之词,每一次被人提起,都势必会引起他人的注意。 “竟然还有人要去那个地方,难道他就不知道那个地方根本就不存在吗?”一众星际联盟执法官在窃窃私语着。 “没有人看见,并不代表它不存在。”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略显得有些慵懒的声音传了过来,众人转过头看去,只见一名背着伞,穿着红色上衣,红色短裤,穿着一副人字拖,戴着一副墨镜的中年男子,正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唐长官。”看见来人之后,一众星际联盟的执法队队员顿时是安静了下来,敬礼道。 来的人并不是别人,正是驻扎在火星的中级星际联盟执法官,唐伍德。 此时的唐伍德双手插在裤袋中,一脸吊儿郎当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什么星际联盟的执法官,反而像是街边的无赖小混混一样。 “嗯,我一收到卡利亚的消息就赶过来了,本来以为会有一场不错的战斗,如今却是不用我动手了。”唐伍德看了一眼地上那像是死狗一样的卡利亚,笑道。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将这家伙带走吧。”唐伍德顿时是微微一笑,说道。 几名星际联盟的执法官顿时反应了过来,直接就朝着地上趴着的卡利亚走了过去,而麦当则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们,不明白其中的缘由。 暗中,笛亚看着星际联盟的人就要带走卡利亚了,她也是脸色一急,要知道乌拉拉可是被卡利亚给抢走了,放在什么地方,自然是只有卡利亚才知道的。 她虽然知道卡利亚的老窝在什么地方,但是乌拉拉还真的不一定被卡利亚放在老窝,毕竟那玩意银河眼可是悬赏了一万金币啊,而一金币就是一百优,一万金币换算下来的话,就是一百万优了。 这可以说是一笔巨款了,要知道一优在地球上相当于是一百元了,一万金币,那可就是相当于一亿元了啊,可以说这是一笔滔天巨款了。 但是笛亚就算是着急也没有什么用,毕竟从星际联盟执法官的手中抢人,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们可不能带走他哦。”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着不说话的叶临天开口说道。 叶临天推定乌拉拉定然在卡利亚的手中,所以卡利亚自然是不能被星际联盟的人带走了,更何况卡利亚还是麦当打败的,虽然对方是星际联盟的人,但是一声不响的就将卡利亚从他面前带走,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哦?阁下莫非是想要阻拦不成?星际联盟执法,外人不得阻拦,这是规矩。”唐伍德嘴角顿时微微一翘,将视线转移到了叶临天的身上。 他早就注意到叶临天一行人了,只不过他一时间并不知道对方的具体身份而已。 “阻拦?你怕是说错了吧,阻拦我们的人,应该是你们才对,这家伙可是我的人打败的,所以人自然是归我们。”叶临天冷笑道。 “哦?这么说来的话,阁下莫非是想跟星际联盟作对不成?”唐伍德见得自己理亏,直接将星际联盟这座大山搬了出来。 “呵呵,星际联盟?”闻言,叶临天直接就笑了,脸上满是不屑和嘲讽,说道:“既然你们星际联盟的人这么厉害,那你们就尽管来找我好了,人,肯定是归我们的,你们今天肯定是带不走的。” 唐伍德顿时是脸色一沉,但是片刻之后,又突然猛然一变,露出了满脸的笑容。 “那既然如此,卡利亚我们也不要了,给你们吧。”随后,他看向了一旁的星际联盟执法官们,说道:“走吧,我们离开这里,人还给他们。” “大人,可是”一众星际联盟的执法官都愣住了,他们都不明白为什么唐伍德要这样做。 “走吧,不要在固执了。”唐伍德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直接转过身去,摇了摇头,直接离开了这里。 看着唐伍德离开的背影,叶临天顿时是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 远处,离开的唐伍德脸色也开始渐渐平静了下来,说道:“麦当吗?那家伙的孩子实力果然不错,只要给他点时间的话,足够让他成长起来了,只是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我竟然一无所知。” “还好我刚才走得快,那家伙已经对我动了杀心了,真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看来宇宙中马上就要掀起腥风血雨了啊。” 唐伍德早就认出了麦当的身份,他曾经有幸跟麦林结识过,当时的麦林跟他说过,他还有一个孩子。 后来在麦林出事了之后,他也去调查了一下麦当的事情,拿到了一些资料,所以当他刚才看见麦当的时候,他一眼就认出了麦当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