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六界神君 >

第一六七七章 狂暴的尸皇 一

    文梵仔细一想不对,蛮荒天皇绝对是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出现在苍穹大陆的。

    “风中笑,你……恐怕是已经死去的蛮荒天皇吧?”

    风中笑说道:“你说对了!我是蛮荒大陆第九代天皇风中笑!你说的对,即便是我消失了对蛮荒大陆来说也不会有什么重大的影响!你说你想在明天与我会面,如果我拒绝呢?”

    “鸿蒙本源,如果我今天晚上在这里与你开战,假如,我是说假如,如果你把我杀了,那么消息很快就会传出去!”

    “那么别人就会说,是鸿蒙本源忌惮赏金联盟盟主在苍穹大陆上的威望,是因为嫉贤妒能,哼!那样的话即使是我不在,天下人的心也依然是在我这里!”

    “所以我说你应该是不敢杀我!对吗?”

    文梵确实是有这方面的考虑,但却也不完全是这样,虽然是被风中笑猜中,但文梵却不能承认。

    文梵笑道:“风中笑,你未免把你自己看的太伟大了一些,你以为你在苍穹大陆上的威望真有那么高吗?”

    “在我看来一个人如果消失了,那么关于他的一切都会随着时间而淡化,不管这个人有过多么辉煌的过往,都会成为过去!”

    “你之所以能在苍穹大陆上发展成现在这种程度那是因为我一直没有来,否则的话你觉得你可以与三大本源相比吗?”

    “风中笑,如果我一直释放血雨剑的气息,相信你用不了多久就会进入狂暴状态了,可是你觉得你就算是在狂暴状态下就能打败两名六阶神君层次的强者吗?不能!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的狂暴状态只能持续一小会儿,之后就会进入虚弱的状态,到了那个时候我要灭了你就易如反掌了!”

    “但如果你愿意配合我的话,那么我向你承诺不会把你灭掉,不但不灭你,而且还让你继续以现在的样子存在下去。”

    “风中笑,请恕我直言,你一个干尸,说白了连生命都没有,实际上你已经不算是什么野蛮人了,既然是跳出五行不在六界之中,那么你并不存在什么归属。”

    “虽然你曾经是蛮荒天皇,但死了就是死了!你不再属于蛮荒大陆,一具没有鲜血和生命的干尸,你的存在本来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你明白吗?”

    风中笑沉默了半天之后说道:“那又如何,我风中笑生是蛮荒人,死是蛮荒鬼!为了蛮荒统治世界的宏伟目标,我风中笑就算是变成尸体也依然要为蛮荒大陆奉献所有的力量!”

    “鸿蒙,我已经死过一次了,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可以再失去了,留给我的只有一个选择,就是为蛮荒再死一次!”

    “来吧鸿蒙,与我战斗吧!”

    文梵叹了一口气,明白了风中笑的决心是不可动摇的……

    和风中笑之间的这场恶战看来是避免不了的了。

    文梵再一次释放出血雨剑的鲜血气息,淡然说道:“好吧,风中笑,那就让我见识一下尸皇的狂暴状态到底有多么强大吧!”

    鲜血的气息一散发出来,尸皇风中笑的模样马上就又发生了变化。

    眼睛变成了血红色,似乎是失去了自控的能力一样,把手中的缚魂索链抖的哗哗响,身体表面青筋爆起,身体好像大了一圈。

    胡不桃一看真的要打了,知道文梵动起手来不会下死手,肯定还会想着留尸皇一条命。

    因为这是文梵的一贯作风,总是想着要以德服人……

    所以胡不桃趁着还没有开打便悄悄的施展出魅影之闪的功法,在祭坛的四周不停的变换位置,等待着文梵和风中笑开打之后暗中寻找机会给风中笑来个致命一击。

    文梵也不敢站在原地等着风中笑进入狂暴状态,同样也是施展出魅影之闪的功法避免被风中笑突然袭击。

    因为文梵不知道尸皇到底有些什么手段。

    传说之中尸皇是无所畏惧的,想让尸皇露出破绽就必须要付出鲜血的代价。

    血雨剑就是鲜血!

    尸皇失去了目标变的更加狂暴了,挥摆着索链在祭台上疯狂的抽打着,先是一索链把石柱给抽出了一尺多深的一条沟,然后回手一索链又砸向血池。

    文梵之前在血池边注意过,血池应该是用一整块金属打造出来的,是非常稀有的一种金属,坚硬无比,被血浸泡之后更是充满了韧性,一般的神器都很难在血池中砍出缺口。

    但是风中笑这一索链直接把血池的一边给砸出了一条沟,一池的鲜血被索链拍起,在空中下起了血雨!

    这一下血雨,处于高速移动之中的文梵和胡不桃可就倒霉了……

    速度再快,也无法避免被血雨落到身上,文梵的身上脸上全是血,粘乎乎的非常难受。

    那是不知道多少个人多少妖兽的血混合在一起,而且在血池之中经过了加温和特殊处理,所以味道十分的腥臭。

    在血雨洒下的一瞬间,尸皇风中笑怪叫一声,身体猛的向着祭坛正中的石柱上扑了过去!

    在祭台石柱上方的不是文梵,而是胡不桃。

    胡不桃认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刚刚尸皇已经把石柱给抽了一索链了,所以最安全的地方应该就是石柱上方。

    但是胡不桃没想到尸皇会利用血来标记他们的位置。

    僵尸对气味是非常的敏感的,达到了尸皇这种级别的僵尸更是可怕,如果被尸皇识别了气味,甚至在数十里之外都逃不过尸皇的追踪。

    胡不桃身上粘的血更多,而且他距离尸皇更近一些,所以尸皇首先就锁定了他。

    发现尸皇扑来,胡不桃想要继续施展魅影之闪的身法离开已经来不及了,尸皇会如影随形的跟着他。

    “大暗黑之天幕降临!”

    胡不桃情急之下直接使用出了六阶神君强者的神通,也是他成为开天本源之后领悟到的暗黑系神通。

    暗黑天幕降临是结界神通。

    进入暗黑天幕结界,就是进入了真正的黑夜,任何光明都无法在这个结界中出现。

    但是胡不桃忽略了一点,尸皇现在凭的不是眼睛发现的他,而是凭借气味。

    风中笑在半空中就把缚魂索链甩向了胡不桃!

    铁链一响,胡不桃就知道坏了!

    胡不桃和文梵一样都感觉到了风中笑手中那条索链可能很厉害,所以很忌惮,害怕被索链接触到。

    但是索链来的速度比胡不桃想像的还要快的多!

    胡不桃之前在血池中装死的时候就已经发现尸皇可以通过血池中的鲜血来控制他。

    当时胡不桃感觉自己全身的血好像是沸腾了一样,有一种身体要爆炸的感觉。

    那个时候风中笑手中的这根索链是连接在血池之中的他和药蟒身上的。

    如果不是文梵及时赶到,胡不桃就不用装死了,他真的会死,当时他已经觉得自己的魂魄已经快要被索链给毁掉了。

    现在这条要命的索链又来了……

    胡不桃堂堂六阶神君强者,从六界三重天开天辟地以来除了三大本源之外最新诞生的本源始祖竟然也有些慌神儿了……

    但胡不桃相信自己肯定会没事的,因为文梵就在自己的身边不远!

    文梵当然不会视而不见!

    当发现风中笑的目标先锁定了胡不桃,文梵首先就觉得太好了!

    文梵心想胡不桃之前在血池里装死都能没事,那条索链文梵觉得危险,但对胡不桃来说应该是没有威胁的。

    再说胡不桃成为开天本源之后身体变成了金色,同时也拥有了铜筋铁骨般的体质,一般的神器很难对胡不桃造成伤害。

    像缚魂索链这种神器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伤害得了六阶神君强者吧?

    另外文梵认为胡不桃应该受到点惩罚,谁让这家伙自己跑到这种地方来。

    让胡不桃被风中笑抽几链子也好!

    结果就是胡不桃以为文梵会出手相助,文梵认为胡不桃挨抽没有大问题……胡不桃可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就连尸皇风中笑可能也没有想到自己可以这么容易的得手!

    缚魂索链呼啸着甩向胡不桃,就好像一条灵活的蛇一样在胡不桃的腰上缠了三圈!

    “小梵!”

    胡不桃被索链缠住之后还有点不敢相信,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文梵竟然没有出手帮他……

    尸皇风中笑愣住了,一只手抓着缚魂索链有点诧异……

    胡不桃也楞在那,感觉到自己的全身血液好像是被冻住了一样,冷!

    文梵还在高速的移动变化位置,但视线却始终没有离开风中笑和胡不桃。

    当看到胡不桃被缚魂索链捆住之后的表情时,文梵有点追悔莫及。

    因为文梵看到胡不桃的目光瞬间就变的黯淡了,似乎是失去了一部分的精神意识。

    再看风中笑,猩红的眼睛中射出一道红光,身体也随之又膨胀了一圈。

    短暂的失神之后,风中笑狞笑一声,手一紧,把缚魂索链向回猛的一拉!

    胡不桃被索链拉向风中笑,在空中的时候一股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