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四章 古代流氓

    吴东方坐在河边的树林边缘,他现在能做的只有安静的坐着,任何的移动都可能导致断骨再次错位。

    上午九点左右,河里捕鱼的女子上岸离开,今天她没有抓到鱼,带走的是几只青蛙。

    吴东方一直在河边待了三天,确切的说是等了三天,从第一天开始他就知道自己等的人不会出现,他等待的也并不是结果,而是在等待的过程中逐渐接受残酷的现实,这个残酷的现实就是他已经与以前的世界彻底脱节,目前处在另外一个世界,一个他完全陌生的世界,如果想要在这里活下去,就必须熟悉和适应这里。

    要活下去就要吃东西,三天没吃东西令吴东方饥肠辘辘,他有着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虽然瘸着一条腿要狩猎却并不困难,抓不到跑的快的就抓跑的慢的,这里有蛇,是毒蛇,不过断头去尾,洗去血液也能吃。

    他没有生火,是生吃,他对周围的环境不熟悉,生火就会有烟,有烟就会暴露自己,他无法确定暴露自己所在的位置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这几天那个女人每天都会来捕鱼,但她捕鱼的技巧实在不敢恭维,加上工具粗陋,说是捕鱼,多数时候也只是抓几只青蛙和蛤蟆回去。

    对方没有主动跟他说话,吴东方也不讨好对方,他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同伴。

    就在吴东方撕咬蛇肉的时候,南方不远处传来了尖叫声,吴东方闻声转头,只见那个女人正一脸惊恐的向他跑来。

    吴东方以为有什么野兽在追赶那个女人,就在他警惕的搜寻着周围情况的时候,那个女人冲上前来夺下了他拿在手里的蛇肉。

    “喂喂喂,你干什么?”吴东方试图夺回那段蛇肉。

    女人反手扔掉蛇肉,急切的重复着一句土语,发音既像“木须”,又像“木休”。

    吴东方虽然听不懂对方的言语,却猜到对方是在阻止他吃蛇肉。由于语言不通,他不能冲对方道谢,只能冲她微笑点头。

    那女人一边快速的说着什么,一边自腰间取下一只还没死透的蛤蟆塞到了吴东方的手里,转身拿着自己的棍子快速跑走。

    “这玩意儿有寄生虫啊。”吴东方提着还在蹬腿儿的蛤蟆哭笑不得。

    目送着那个女人跑进树林,吴东方扔掉蛤蟆拾起了那段蛇肉,这种毒蛇确实能够咬死人,但蛇肉却是没有毒的,那个女的很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蛇肉尚未啃完,那女人又回来了,手里抓着一把植物的叶子,见到吴东方又在啃吃蛇肉,脸上露出了愤怒的表情,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再上前抢夺,扔下树叶转身就走。

    “虽然你听不懂我说的什么,我还是要谢谢你。”吴东方说道。

    那女人头也不回,快步走进了丛林。

    吴东方自然没被毒死,由于处置妥当,骨折部位已经有消肿迹象,也没有发烧的情况出现。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那个女人没有再出现,这片河谷很是隐秘,除了先前出现的那个女人,他没有发现有其他人在这附近出现。

    再次见到那个女人已经是半个月之后了,见吴东方还活着,她似乎感觉很是意外,跑过来上下端详,前后打量。

    吴东方此时最关心的就是自己究竟处在哪个年代,比划着进行询问,但对方完全不理解他的意思,最终只能放弃。

    女人照例前往河里捕鱼,吴东方坐在岸边独自发愁,他目前所在的区域位于西南边陲,远离中原,古时候一直是荒凉偏僻的区域,可能连这里的土著居民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代。

    最近几天可能是鱼类产卵的时间,女人今天的收获特别大,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抓到了四五条,她捕鱼的方法很简单,就是用一头尖锐的木棒去戳,戳跑的比戳死的要多得多。

    就在她想要带着猎物离开的时候,几个自下游快速跑来的男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那女人似乎对这些男人非常畏惧,尖叫着想要逃走,但对方有三个人,都是壮年男子,很快追上了她,其中一人抡起手中的木棒将她砸倒在地,翻身而上,骑着她撕扯她本就不多的衣物。

    女人一边高声尖叫,一边挣扎反抗,别看她不如对方强壮,连打带踢,又抓又咬,那男人一直无法得逞。另外两人见状大笑着上前帮忙,试图摁住了她乱抓乱踢的手脚。

    早在女人被打倒的时候,吴东方已经悄然起身向这里移动了,他有伤在身本想暗中偷袭,没想到对方脱裤子的速度这么快,再等上几秒对方怕是就要得手了,情急之下只能高声大喊,吸引对方的注意。

    听到吴东方的叫嚷,两名帮手抓起木棒向他冲来,另外一人仍然压在那女人身上,以双腿撑开了女人的双腿。

    吴东方行动不便,但他并没有把这两个对手放在眼里,若是有足够的时间他或许会考虑制服对方,但眼下的情况万分危急,他只能求快,闪过其中一人急挥而来的木棒,匕首快速刺入对方心脏。反手拔出匕首横削另外一人的咽喉动脉,在倒地之前扔出匕首,插上了最后一人的脑袋。

    吴东方倒地的角度恰好能够观察到某些细节,眼见对方尚在门外,这才松了一口气,暗道好险。

    女人惊魂未定,尖叫着推开了压在身上的尸体,爬起身向树林逃去。

    “你的鱼。”吴东方冲女人喊道。

    女人闻声回头,吴东方指了指对方遗落在河岸上的鱼。

    女人看了看那些鱼,又看了看那三具尸体,最后又看了看吴东方,犹豫良久方才转身走了回来,捡起被撕坏的衣服试图遮羞。

    “你也没什么我没看过的了。”吴东方自尸体上剥下一件衣服扔给了女人。

    剥下衣服之后,他意外的发现这个男人的胸前有着一处奇怪的纹身,有手掌大小,呈火焰形状。

    再看其他两人,胸前也有一模一样的纹身,这个纹身可能是他们所属民族的图腾,也可能是某个门派的标识,如果现在真有门派的话。

    在吴东方细看其中一具尸体纹身的时候,女人已经把另外两具尸身拖进了水里,尸体入水并不下沉,而是顺水漂走。

    除了随身的木棒和麻衣,这些人并没有携带其他物品,线索非常有限,仍不足以判断出目前是哪个朝代。

    等到女人将最后一具尸体拖入水中之后,吴东方问道,“他们为什么打你?”

    女人猜出了吴东方在问什么,一通比划之后吴东方隐约猜出个大概,这三个男人跟这个女人属于两个不同的民族,这条河是那三个男人所在民族的区域,她到了这里捕鱼是偷着来的。

    “搞了半天你是个小偷啊。”吴东方笑道。

    女人自然听不懂吴东方在说什么,东西南北又是一通比划,意思是他们杀了人,不能再留在这里了,得尽快离开。

    二人之间的交谈毫无用处,有用的是手势,吴东方示意她先走,但对方犹豫过后一手提着捕到的鱼,一手拖着他向树林走去。

    “你要带我去哪里?”吴东方问道。

    女人不说话,只是闷着头向前走。

    吴东方没有再问,拄着树枝跟随在后,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如果这个女人是独居的,就会带他去她的藏身之处。如果这个女人是群居的,就会带他去她所在的村庄。

    女人穿的是草鞋,走路很快,赶路之时吴东方自后面偷偷的打量她,这个女人年纪应该在二十五六岁左右,圆脸偏方,身高应该在一米六上下,很瘦,可能是营养不良导致的。此外这个女人很可能生育过,因为她的胯部偏宽。

    虽然女人时不时的停下来等他,吴东方仍然跟的很辛苦,一条腿爬山换谁都辛苦。

    好不容易爬到山顶,吴东方已经满头大汗,刚想坐下喘口气,却发现北方山坳中有一片区域没有草木生长,大量的土石裸露在外,很多赤膊男子正在那里刨挖着什么。

    “那里是你的村庄?”吴东方指着北方冲女人问道。

    女人摇了摇头,指着西北方向说了一句什么,转而催促吴东方不要磨蹭,尽快赶路。

    位置的改变并没有从定位装置上显示出来,上面显示的仍然是他最后降落时的位置,此时它唯一的作用就是时钟功能。

    十二点半,女人带着吴东方来到一处村落,见到这处村落,吴东方放心不少,虽然房舍简陋而破旧,却比他想象中的窝棚要先进的多,就凭这一点他就能确定自己现在绝不是在原始社会。

    女人的房子位于村子东南边缘,两个六七岁的孩童见她回来,喊着“阿么”向她迎来。

    女人将带回的鱼交由两个孩子拖回屋子,自己带着吴东方向村中走去。

    由于男人都在山中劳作,村落里多为女人和孩子,吴东方的到来令她们大感新奇,一边与那女人高声交谈,一边上下打量着吴东方。

    吴东方也在打量着她们,这些女人虽然穿的也是麻衣,却比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要整齐一些,她们住的房子也比这个女人家的房子要结实不少,通过这一点不难看出,这个女人在村里的地位应该是比较低的。

    这处村落占地很广,但房子相对稀疏,房屋与房屋的距离多在十米以上,也许是出于防范蛇虫的考虑,房子都不是建在平地上的,而是以多根木柱撑起一米左右。

    女人带着吴东方来到村子中央一处房屋前停了下来,转而与坐在屋前的一个中年男子说话,这个中年男子缺失了双臂,此时正在以双脚滚动药碾,碾压着里面的草药。

    看到药碾,吴东方心里又敞亮了几分,药碾子为金属器物,根据颜色来看应该是铜器。除了药碾,中年男子胸前的纹身也引起了他的兴趣,这个人的纹身呈不规则十字形状,细看之下是一把剑柄在上,剑身朝下的小剑。

    这个缺失了双臂的中年男子好似并不是房屋的主人,在听完女人的叙述之后,又扭头看了吴东方一眼,这才站起身用脚拉开房门走了进去。

    女人目不转睛的盯着房门,显得很是紧张。而一旁的吴东方则很是轻松,这个女人明显是来请求村里的主事之人收留他,对方如果肯留他,那他就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如果不肯留他,他走就是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