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五章 四千年前

    等待的同时吴东方趁机细看自己眼前的这栋房子,这是一处很大的圆顶木屋,屋檐下挂着可能是草药的植物和一些动物骨头,屋里有草药的气味传出,通过这些不难看出房子的主人很可能懂得医术。

    二人并没有等上太久,几分钟之后房门被推开了,一个戴着面具的女人走了出来,身后跟着那个没有双臂的中年男子。

    这个女人穿着一身灰白色的长袍,右手拿着一根拇指粗细的铜棍,铜棍顶部铸着一个缩小的牛头,只有真正牛头的十分之一大小,不过铸的惟妙惟肖。脸上戴的面具超出脸部轮廓少许,上面以红色的染料画着夸张的脸谱。

    见到此人的瞬间吴东方几乎笑出声来,对方的打扮让他想起了美国的印第安人,就差在头上插几根鸡毛了。还有就是对方虽然遮住了脸,衣襟开的却很低,胸部有一半露在外面,她的双胸之间也有纹身,但她的纹身并不是小剑,而是一只很抽象的老虎。

    “该露的不露,不该露的全露了。”吴东方暗自心道。

    女人见对方出来,急忙跪倒在地,冲那戴面具的女人磕头行礼。

    戴面具的女人出门之后视线一直在吴东方的身上,直到将他上下瞧了个仔细方才转头冲跪在一旁的女人说了几句什么,后者站起身开始了长时间的讲述,不问可知讲述的是遇到他的详细经过。

    讲述持续了五六分钟,戴面具的女人并没有插言,双眼也没有太多的神情流露,一直等到女人说完方才又问了一句。

    女人转头看向吴东方,指着自己说道“冥宛”,说完又指了指吴东方。

    “吴东方。”吴东方指了指自己,认识了半个多月,他总算知道了这个女人的名字。

    戴面具的女人随后又冲冥宛说了一句什么,后者闻言面露难色,犹豫片刻蹲了下去,拿起树枝在地上画了一个方形,方形的四周各有一个小圆,画完之后抬手指了指自己,随后以树枝指向方形西侧的那个小圆。

    吴东方自然明白冥宛是什么意思,那个戴面具的女人最先问的是他叫什么,这一次问的是他从哪里来,不过这个问题非常复杂,别说语言不通,就是语言很通,他也没办法跟这些古代人解释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冥宛见吴东方皱眉不语,手里的树枝指向了方形南侧的小圆,吴东方摇了摇头。她又指向东侧小圆,吴东方还是摇头。

    冥宛随后又指向北方和中央,吴东方仍然摇头。

    眼见对方一头雾水,吴东方抬手指了指自己,指过自己之后抬手指天,最后做了个从天而降的手势。

    对方本来就糊涂,如此一来更糊涂了,面面相觑,无比茫然。

    短暂的沉默之后,冥宛仿佛想起了什么,快速冲戴面具的女人说了一番话,后者听完眼神之中出现了疑惑的神情,愣了几秒转身走向屋子东侧,自那里的一口陶瓮里掏出了一条眼镜王蛇。

    一开始吴东方并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直到冥宛撸他的袖子他才醒悟了过来,他说自己从天而降,而冥宛又见过他吞吃蛇肉而不死,便把他当成了神仙,戴面具的女人抓蛇出来是要确定他到底是不是神仙。

    “不行不行,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吴东方甩开了冥宛。

    无臂的中年男子见状面露怒意,冲吴东方高声说了一句什么。

    “胳膊都混没了,还叫唤个屁呀。”吴东方笑脸恶言,反正对方也听不懂普通话。

    对方不知道吴东方在说什么,见他面带微笑,以为他认怂服软,冷哼一声没有再逼他。

    冥宛见吴东方拒绝被蛇咬,急切的冲他说着什么,吴东方连连摆手,到最后干脆歪头一旁不搭理她。

    戴面具的女人将眼镜王蛇放回陶瓮,回到檐下冷冷的说了一句什么。

    冥宛又冲着吴东方一通比划,示意他脱下衣服。

    吴东方知道对方要看他有没有纹身,便拉开迷彩服,抠开防弹衣,掀起了里面的背心。

    见到吴东方并没有纹身,戴面具的女人更加疑惑,随即又说了一句什么,冥宛应了一声,又过来比划,意思是让他把上衣彻底脱下来。

    “当我要饭的是吧!”吴东方烦了,拉上上衣拉链转身就走。

    那无臂男子快速上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信不信我把你的腿卸了?”吴东方指着对方的双腿面露杀机。猎豹部队是什么,是全国排名第一的特种部队。特种部队是什么,是比常规部队这一国家机器更加凶狠的杀人机器,如果内心深处没有凶狠好斗的血性,根本对付不了那些穷凶极恶的罪犯狂徒。

    无臂男子听不懂他的话却听得出他的语气,加上吴东方指着他的腿,他更能猜出吴东方说了什么,吴东方话音刚落,他的右腿已经快速撩起,直踢吴东方左颈。

    就在此时,戴面具的女人急切的喝止住了无臂男子。

    无臂男子的右脚此时距吴东方左颈不过三四公分,被喝止之后面有得色的收回了自己的右腿,明显对自己的收发由心很是自得。但右腿收回一半的时候他脸上得意的神情消失了,因为他发现一把样式怪异的短刀已经抵到了他的裆部。

    吴东方收回匕首自无臂男子身边绕了过去,瘸拐着走向村头。他儿时自尊心就比同龄人强很多,去谁家玩耍,如果对方有丝毫不欢迎的表现,他马上就会离开,以后也不会登门。

    冥宛试图说服戴面具的女子,对方却并不做声。

    离开村子,吴东方顺着来时的路原路回返,行走之时后悔不已,又不是活不下去,为什么要过来自取其辱。

    不过心中的懊悔很快就被推断和思考取代了,冥宛先前在地上划出了一个方形,周围环绕着四个圆形,以此表示现有的五个种族的区域分布,冥宛她们是西方的种族,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西方为金,西方的神兽是白虎,那个无臂男子胸前的纹身是把小剑,表明他是金族的族人。而那个戴面具的女人胸前纹的是只老虎,这很可能代表着她是金族的神职人员。

    先前被他杀掉的那三个男人可以为这一推论提供佐证,他们三个身上都有火焰形状的纹身,这表明他们是火族的族人,而五行方位里南方正是属火的,这也与他们所在的区域相吻合。

    如果推断无误,现在的五个种族金族位于西方,成年男性有金属纹身,神职人员有白虎纹身。

    木族应该住在东方,成年男性有木属纹身,神职人员有青龙纹身。

    水族在北方,成年男性有水属纹身,神职人员的纹身应该是玄武。

    火族在南方,成年男性有火属纹身,神职人员很可能有朱雀纹身。

    土族在中间区域,他们有没有纹身暂时还不清楚,因为他们占据着中原地区,文明程度最高,疆域最大,人数也最多,是此时的天下之主,而金木水火四族则相当于现代的少数民族,地势偏远,人数也不多。

    确定了这一点,要推断现在是什么朝代就非常简单了,洪荒时期肯定是过了,因为洪荒时期人类居住的很分散,没有这么明确的种族分布。商周肯定没到,商周时期国家制度已经非常完善,出现了大量的诸侯国,不是现在这种五行格局。

    如此一来就只剩下了夏朝,当年大禹定九州定的只是中原腹地的那片区域,中原腹地之外的其他地方是怎样一种情况没人知道,目前的这种种族分布最有可能出现在这个时期。

    确定了自己所在的大概年代不但没有令吴东方豁然开朗,反而令他情绪低落了下来,夏朝距现代有四千多年,别说人了,就是王八也活不了四千年。

    走出两三里,冥宛自后面追了上来,一脸的沮丧表明对方没有答应她的请求。

    吴东方在前面走,她在后面跟,一直跟到了山顶。

    “回去吧,你的孩子还在等你。”吴东方回过头冲冥宛摆了摆手。

    冥宛一脸的尴尬,低着头不说话。

    “是我主动要走的,不是你们不留我。”吴东方出言宽慰。

    冥宛听不懂他的话,情绪仍然很低落。

    吴东方见状叹了口气,言语不通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冥宛好似忽然想起了什么,拉着吴东方的手向北走去。

    吴东方行动不便,林间又没有道路,二人走的很是缓慢。

    半个小时之后冥宛带着他找到一处山洞,这处山洞位于山脊,洞口向南,虽然不大却足以藏身,洞口的杂草说明这里很少有人来。

    “谢谢。”吴东方冲冥宛道谢。

    给他找到了住处,冥宛心情好了不少,折了树枝清扫山洞,把他安顿下来方才匆匆下山。

    连番奔波令吴东方大感疲惫,习惯性的摸向衣兜,先前的半盒香烟他一直视同珍宝,每次只抽几口就掐灭,就算节省再节省,现在也只剩下了三支。

    犹豫了几秒钟之后,他把香烟放回衣兜躺下休息,事已至此,悲哀没有用,伤感也没有用,总得活下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