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八章 狐狸精

    出手之后吴东方立刻闪身后退,他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女人的动脉被割开,鲜血急喷而出,半瞬的震惊之后,女人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脖子,慌乱的冲出了山洞。

    吴东方没有拦她,她的动脉已经被豁开,必死无疑。对于戏弄和挑衅,他从不会姑息纵容。

    冥宛此时离洞口不过十几步,看到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满身是血的从山洞里冲了出来,顿时吓的面无人色。等到看清女人的长相,直接瘫倒在地。

    被割开咽喉的女人冲出山洞之后跌撞着向东逃去,但她大量失血,没跑出多远就倒在了地上,开始剧烈抽搐。

    吴东方快步走到冥宛近前伸手扶她,冥宛惊惧的看了吴东方一眼,下意识的想要躲闪。

    “那个女人想要害我。”吴东方扶起了冥宛。

    “它不是人。”冥宛说道。

    吴东方以为自己听错了,疑惑的看向冥宛。

    冥宛伸手东指,“你看。”

    吴东方回头望去,又一次被吓到了,转眼的工夫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倒在血泊里的一只灰毛狐狸,此时它还没有彻底断气,后腿儿还在乱蹬。

    “你本领真大,竟然把它给杀掉了。”冥宛欢喜的说道。

    “你见过它?”吴东方疑惑的问道,冥宛本来非常害怕,在看到那个女人变成狐狸之后反倒不害怕了,这说明她对这只狐狸并不陌生。

    “它经常变成女人去勾引村里的男人,还会偷我们的吃的。”冥宛提起了地上的陶罐递给吴东方,“你午饭吃的很少,我给你做了米粥。”

    吴东方茫然的接过陶罐,他虽然曾经听过狐狸变人的传说却从没当真,狐狸和人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生物,犬科动物怎么可能变成灵长类?但活生生的例子就摆在他的面前,由不得他不信,先前他看到的和碰触到的都很真实,绝不是幻觉,那只灰毛狐狸的的确确变成了一个女人。

    “你不害怕?”吴东方抱着陶罐跟上了走向狐狸的冥宛。

    “它已经死了,还怕它做什么?”冥宛用脚踢了踢那只灰毛狐狸。

    “它刚才变成了你的样子。”吴东方强调。

    “它最喜欢变成我的样子。”冥宛随口说道。

    “它还能变成其他人?”吴东方越发惊诧。

    “能啊。”冥宛抓着狐狸尾巴把它提了起来,这只狐狸比普通的狐狸要大很多,一般的狐狸也就十几二十斤,这家伙能有四五十斤,有普通狐狸两个大。

    “它是狐狸,狐狸怎么能变成人?”吴东方始终无法理解这种诡异的现象。

    “活的年头长了就能。”冥宛指着狐狸左侧后腿一处硬币大小的伤疤,“就是它。”

    吴东方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想知道的是狐狸是怎么变成人的,很明显这个问题冥宛解答不了。

    “你怎么知道它是假的?”冥宛问道。

    “它没你好看。”吴东方笑道,其实他之所以能够确认洞里的女人不是冥宛,是因为前段时间火族族人在河岸上想要非礼冥宛,他摔倒之后能看到火族人还在门外,自然也能看到门,他动手之前歪头看了一眼,看的就是这个。

    冥宛见吴东方说她好看,非常高兴,提着狐狸向南走去,“你快吃饭吧,我回去了。”

    “这东西不能吃,扔掉吧。”吴东方皱起了眉头。

    “我要带回去让她们看看,你为我们做了一件大好事。”冥宛提着狐狸回村替他邀功去了。

    刚刚经历了一件极其诡异的事情,吴东方哪里有吃饭的胃口,放下陶罐快步回到山洞,只见那个狐狸先前脱下的衣裤已经变成了几撮灰色的狐狸毛。

    捏着那几撮狐狸毛,吴东方一脑子的问号,先不管狐狸是怎么把毛变成衣服的,就说重量,那只狐狸不过四五十斤,但变成的人有百八十斤,按照物质守恒定律,一件事物不管形态发生怎样的变化,前后重量都是一样的,狐狸变成人之后重量增加了,这明显违背了物质守恒定律。

    物质守恒定律是自然界的基本定律,是非常成熟而准确的理论,不管什么东西,也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遵循这一定律,为什么这只狐狸能例外?

    苦苦思考了半个多小时,吴东方恍然小悟,物质守恒定律的前提是这一事物在发生变化的前后,与周围的环境是完全隔绝的,狐狸在变成人的时候并不是在一个密封的环境下,也就是说它在变化的过程中从自然界吸取了某些东西,所以它的重量增加了,它死了以后,这些东西又回到了自然界,它就恢复到原来的重量。

    能够被狐狸吸收的东西只能是看不见摸不着却真实存在的“气”,也就是说狐狸在变化的时候是吸收了自然界中的“气”,“气”是它体重和外貌改变的根本原因。

    之所以说恍然小悟而不是恍然大悟,是因为他只能想到这里,至于狐狸是怎么吸收“气”的,他想不明白,是怎么利用“气”把毛变成衣服的,他也想不明白。

    实在想不明白吴东方也没有非要想明白,他原来生活在二十一世纪,那时候的科学知识只能把这件事情解释到这里,等以后科学更进步了,或许就能彻底进行解释了,他坚信当科学发展到了极致,所有的唯心主义都可以用唯物主义来解释。他也讨厌在科学还不是非常发达的时候,牵强的去解释一些神秘现象。

    想累了,他也饿了,抱着陶罐开始喝粥,他喜欢喝粥,吃这个晚上不会燥的睡不着。

    临近傍晚,吴东方照例背上箭筒,拿了长弓出去打猎,现在已经临近夏季,动物都开始怀孕繁殖,他一般不会猎杀雌性动物,怕误伤孕妇。

    今天晚上他选择了向南走,此前他一直在村子附近活动,但那里的猎物已经明显减少了。

    这片区域五点多太阳下山,一直到八点多才全黑,这三个小时是狩猎的黄金时间,不过他今天晚上的运气不太好,一直向南走出十几里只打到一只大雉,眼看天色暗了下来,只能调头回返。

    为了在回程途中再碰碰运气,他回来的时候没有原路回返,而是向西绕了绕,在路过一片樟树林的时候听到林中传来了沉重的呼吸声,呼吸声急促而沉重,明显发自大型动物。

    他现在虽然能够行走,却不能负重太多,太大的猎物就算抓到了也很难带回去。

    就在他想要绕路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林中传来了“嗯~嗯~”的叫声,声音很是稚嫩,与人类孩童发出的鼻音有些相似,应该是某种动物幼崽的叫声。

    心存好奇,吴东方爬上了身旁的一棵大树,居高俯望远处樟林,只见在其中一棵樟树下面斜坐着一只很大的动物,白肚皮,黑爪子,白脑袋,黑眼圈。

    “这里怎么会有这玩意儿?”虽然此时光线已经暗淡,他却凭借着那些外表特征判断出樟树下坐着的很可能是一只熊猫,之所以说可能是因为这只熊猫比他印象中的熊猫要大上不少。

    这只熊猫此时正做着奇怪的动作,两只前爪缓慢的刨挖着身体两侧的泥土,在它不远处有一只脸盆大小的小家伙正嗯嗯的叫着试图靠近它,但奇怪的是每当小家伙爬到它近前的时候,这只熊猫就会推开它。

    根据这只熊猫的奇怪举动,吴东方判断这只熊猫现在非常虚弱,但是由于距离太远,无法判断出它是受伤还是生病。

    吴东方从树上滑了下来,快步走进樟树林,一直走到距熊猫十几米的地方这只熊猫都没有站起来攻击他。

    熊猫的肚皮上有些血渍,但血渍只是沾在皮毛上,腹部并没有伤口。

    “难道伤口在背后?”吴东方圈绕着向北走去,刚走几步,脚下忽然传来了滑腻的感觉。

    丛林里行走,最怕的就是这种感觉,踩到滑腻的东西十有七八是踩到了蛇。

    感觉到滑腻,吴东方下意识的躲了出去,与此同时扭头回望,只见自己刚才确实踩到了蛇,这应该是一条毒蛇,通体鲜红,头上长着一根五厘米左右的独角,不过这条蛇已经死掉了,下半截蛇身不见了去向。

    发现了毒蛇尸体,吴东方没有再绕到熊猫的背后,因为这只熊猫明显是被毒蛇给咬伤的。

    此时树下的熊猫已经停止了刨挖地面,沉重的呼吸逐渐消失。

    小家伙哼唧着爬到它旁边,这一次熊猫没有推开它。

    吴东方叹了口气,驱赶着扑向头脸的蚊虫向林外走去,天快黑了,得尽快赶回去。

    不知为什么,他的脑海里始终萦绕着熊猫推开小熊猫的画面,都快死了,为什么要把孩子撵走?

    走出几十米之后,他忽然明白了原因,小家伙可能还没有彻底断奶,那只熊猫是担心孩子吃了自己的奶会被毒死。

    想到这些,吴东方急忙转身跑了回去,把小家伙从已经死了的母熊身上抱了起来。

    小家伙并不领情,挣扎叫唤,还想回头咬人。

    吴东方脱下上衣把它包住,留了个脑袋在外面换气,提着它走出了樟树林。

    “嗯~嗯~嗯~吱~吱~吱~哇~哇~哇~”小家伙一路上都在声嘶力竭的叫嚷。

    吴东方被闹的心烦,冲着屁股就是一巴掌,“别叫了,你比我强多了,你至少知道你妈长啥样……”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