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九章 逐客令

    挨了打,小家伙叫的更大声,挣扎的也更厉害,哧啦一声抓撕了吴东方的迷彩服。

    “我可就这一件衣服。”吴东方话音刚落,又是一声哧啦。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小家伙已经从衣服窟窿里掉了下去。

    吴东方心疼的看着破了大洞的迷彩服,这件迷彩服对他来说不单单是一件衣服,还是对现代,对部队的一份回忆。

    “嘭”“哇哇哇~”

    吴东方闻声转头,只见小家伙逃跑的时候撞上了一棵大树,撞的七荤八素,正在原地打转。

    吴东方叹了口气,脱下防弹衣过去套住了它,包上迷彩服再度提着向回走,它现在还太小,不能在野外生活,把它放跑就等于让它在野外等死。

    小家伙还不老实,在防弹衣里胡钻乱拱。

    “有本事你把它也撕了。”吴东方快步急行,他看到北方山顶有微微的火光传出,这说明冥宛在那里。

    爬到山半腰,吴东方发现不对劲,提起衣包一看,一条毛茸茸的后腿漏在衣包外面。

    这一发现令他异常吃惊,防弹衣虽然不能防刺却也很难被刺破,先前割下那条弓弦他用了一个多小时,而这只小熊猫被包进去顶多也就二十分钟。

    到得山顶,冥宛快步迎了上来,接过了他手中的弓箭和那只大雉,“衣服里包的是什么?”

    “熊猫,小的。”吴东方说完见冥宛一脸的疑惑,无奈的摇了摇头,冥宛说的夏朝语言他可以准确的理解成现代词汇,但他说的现代词汇冥宛完全不明白。

    摇头过后,吴东方提着衣包走向山洞。

    冥宛借着火堆的光亮看清了露在衣包外的脑袋,瞬时面色大变,“赶快把它放掉。”

    “为什么?”吴东方疑惑的问道。

    “貔貅是凶猛的野兽,你抓走了它的孩子,它的母亲会找来的。”冥宛焦急的说道。

    “看清楚了,这是熊猫。”吴东方解开衣包,揪着小家伙脖子后面的软皮把它提了起来。

    “就是貔貅,你看它的耳朵和眼睛。”冥宛说的非常肯定。

    “你家的貔貅长这样儿啊?”吴东方不以为然。

    冥宛见吴东方不相信她的话,越发焦急,“它就是貔貅,老虎和花豹都怕它,你快放走它,它的母亲迟早会找到这里的。”

    “它妈死了。”吴东方提着哼哼唧唧的小家伙,他在考虑把它放那儿,这家伙用绳子肯定拴不住。

    “你杀的?”冥宛眼神里的疑惑表明她并不相信吴东方所说的话。

    “不是,被一条头上长角的红蛇咬死的。”吴东方将小家伙放回衣包,将衣包递给冥宛,“帮我拿着。”

    “你要做什么?”冥宛胆战心惊的提着衣包。

    “养几天。”吴东方抱起一块青石向山洞走去,他要在洞里给熊猫垒个石圈。

    “貔貅会吃人的,不能养。”冥宛大声说道。

    “没事儿,养几天就放掉。”吴东方随口说道。

    山洞里的血污已经被冥宛擦掉了,吴东方搬运青石在山洞西北角落圈起了一处半人高的石圈,把熊猫倒了进去。

    “它这么大了,已经能自己吃东西了,放掉吧。”冥宛仍然试图劝说。

    “不放。”吴东方烦了,加重了语气。

    冥宛见吴东方坚持己见,也不再劝说,不过脸上的担忧神情却异常明显。

    “你们喊它貔貅?”吴东方检查着自己的防弹衣,坚韧的防弹衣被这小东西生生豁开了几道口子,寻常的熊猫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故此他开始怀疑这小东西是熊猫还是长的像熊猫。

    “我没有看错,它就是貔貅。”冥宛转身走了出去。

    “它喜欢吃什么?”吴东方又问,貔貅在现代被说成是龙的儿子,与大熊猫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东西。

    “肉。”冥宛为火堆添柴。

    “它吃不吃竹子?”吴东方又问。

    “找不到肉的时候才吃竹子。”冥宛说道

    吴东方没有再问,熊猫是由肉食性动物演变而来的,直到现代它仍然会偶尔开开荤,只要这家伙吃竹子,它就是熊猫无疑。冥宛说它是貔貅,说明现代人对貔貅的理解是错误的,貔貅在古代指的是熊猫而不是什么龙子。

    “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吴东方问道,平常时候冥宛一般每天只来一次,而今天这是第三次过来了。

    冥宛不说话。

    “出什么事了?”吴东方问道。

    “我害了你,我不该把狐狸带回去。”冥宛沮丧的说道。

    吴东方迈步走了出来,“怎么了?”

    “我把那只死狐狸带回了村子,大家知道是你杀了狐狸都很佩服你,但巫师很不高兴,让我转告你,伤好以后离开这里。”冥宛说道。

    “她为什么不高兴?”吴东方问道。

    冥宛摇头说道,“那只狐狸很厉害,巫师都对付不了它,你却把它杀了,所以巫师怀疑你的身份,怕你留在这里给村子惹上麻烦。”

    吴东方笑了笑,“人之常情,不怪她,你回去转告你们的巫师,半个月以后我一定走。”

    “是我不好,不该把狐狸带回去。”冥宛很是自责。

    “跟你没关系,是我说不清自己的来历,她怀疑我也很正常。”吴东方随口说道。

    冥宛低头不语,片刻过后从腰间解下一个小布袋递向吴东方。

    “这是什么?”吴东方问道。

    “那只狐狸的丹。”冥宛说道。

    吴东方接过布袋,倒出了里面的东西,是一枚红色的圆珠子,跟鹌鹑蛋大小相仿,有淡淡的香气。

    “原来真有这东西,在它身体的什么部位?”吴东方打量着手里的珠子,看过聊斋的人对这东西都不会陌生,但是很少有人能够亲眼见到真的。

    “有的在脑袋里,有的在肚子里,这个是我在它肚子里找到的。”冥宛说道。

    吴东方将珠子放回布袋,“你怎么知道它肚子里有这东西?”

    “活的年头长的野兽都有,不过很少见到红的,大多是白色的,这个是红的,很值钱。”冥宛的发音并不是钱,因为这时候还没有钱,她说的是“幺云无么”,本意是“能够交换很多东西”。

    “这东西有什么用?为什么红的比白的值钱?”吴东方好奇的问道。

    “好像土族的巫师可以拿它治病,红的比白的少,白的能换一罐盐巴,红的能换三只羊。”冥宛说道。

    “送给你了。”吴东方将小布袋递给了冥宛。

    “你的衣服破了,明天村里的男人去部落送矿石,我让他们带布回来,我给你做衣服。”冥宛高兴的收下了,夏朝的人比现代人要实在,至少冥宛比他见过的现代女人实在,给就收下,不给也不要。

    “让他们多带几罐盐回来。”吴东方说道。

    “好。”冥宛点头答应。

    吴东方将今天打到的那只大雉递给了她,“早点回去,你的孩子还在家里等你。”

    冥宛接过大雉,扭头看向山洞,小东西正在里面叫唤。

    “别管它,刚离娘儿,喂也不吃,快走吧。”吴东方出言催促。

    冥宛提了大雉下山,吴东方坐在火堆旁出神发愣,他并不怪村里的那个巫师,要怪只能怪自己说不清身份和来历,按照他的脾气,对方既然下了逐客令他会立刻离开,一分钟都不会多待,他之所以要在这里再留半个月是为了给冥宛和她的两个孩子多储备一些食物。

    在洞外坐了半个钟头,吴东方起身走进山洞想要睡觉,小家伙本来已经安静了下来,听到脚步声又开始哼唧,吴东方被它吵的睡不着,只能跑到洞外去睡。

    早上起来,吴东方去了趟东南河谷,前段时间被人形火焰杀掉的那个动物尸体现在只剩下了骨架,那几个火族人的尸骨已经不见了踪影,可能是被他们的族人带回去了。

    撵走了几只食腐大鸟之后,他挑选有用的骨骼背了一些回来。

    那只不知名的动物可能存活了很多年,骨骼异常坚硬,而这也正是他看重的,他的弓箭威力一直差强人意,问题不是出在弓上,而是出在了箭上,竹箭太轻,射程不够,准头也不行,他要用这些骨骼打磨一筒骨箭。

    被关在石圈里的小家伙听到他的脚步声又开始叫唤,吴东方走过去看了一眼,回到洞外开始忙碌,由于骨骼太过坚硬,打磨工作进行的艰难而缓慢,不过他并不着急,夏朝除了铜器没有别的金属,而铜明显不适合箭支,太重了,射不远。硬度不够,不锋利。这些特殊的骨头如果能磨成骨箭,威力一定十分惊人。

    中午时分他用陶碗放了些水在石圈里,小家伙不喝,用爪子抓翻了。

    这一天他去石圈查看了五六次,却并没有给小熊猫喂食。

    次日中午,他又把盛满水的陶碗放进去,这一次熊猫喝了,但他还是没有喂食。

    第三天傍晚,小家伙终于拉了一坨屎,吴东方查看了粪便,发现粪便略带臭味,里面掺杂着几颗水果的种子。

    如果单纯吃奶,粪便是不臭的,有臭味说明了小家伙虽然没彻底断奶却已经开始吃肉了,而那几颗水果种子则清楚的说明它先前吃过什么样的水果。

    确定了这些,他立刻出去为小家伙寻找食物,月亮升起之后带回了一只兔子和一堆野梨。

    令他没想到的是小家伙的胃口非常好,坐在墙角吃完主餐又加了七个餐后水果。

    “饭桶,真是个饭桶。”吴东方咂舌摇头。

    话音刚落,洞外忽然传来了异响,吴东方扭头外望,发现一道人影自南侧山脊自西向东一闪而过。

    吴东方快步跟了出去,就在此时,村里的那个女巫师自西坡的一棵大树上飘身而至,闪身来到他的面前,厉声喝问,“你刚才去过哪里?”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